专栏 | 纵横大历史:《回顾文革》第十七讲 文革到底是什么?毛泽东的文革:理想主义?争权夺利?(五) 对比大清洗和文革(3)

2022.08.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纵横大历史:《回顾文革》第十七讲 文革到底是什么?毛泽东的文革:理想主义?争权夺利?(五) 对比大清洗和文革(3) 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作报告
维基百科


一、大清洗和文革的相同点:主要受害者都是平民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对比斯大林的大清洗和毛泽东的文革的节目,看一看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异同。

在上一讲里,我们回顾了斯大林展开大清洗的整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斯大林首先利用基洛夫遇刺案,发动了大清洗运动。他在这场运动当中,首先任用对他来说不那么可靠的内务人民委员雅戈达,肉体消灭了以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为代表的党内左翼反对派。接着,他又用更为忠顺的鹰犬叶若夫替换雅戈达成为内务人民委员,顺便屠杀了包括雅戈达在内的3000多名原内务人民委员部成员。接下来,通过季诺维也夫等人在被逼供时的攀咬,斯大林和叶若夫顺藤摸瓜地杀掉了又一批党内高干。再通过这批党内高干的攀咬,他们又肉体消灭了以布哈林为代表的党内右翼反对派。除此之外,对于军队、党组织的清洗也大规模地展开,成千上万的军官和干部被斯大林和叶若夫下令处死。最后,斯大林又用贝利亚取代了叶若夫,将叶若夫卸磨杀驴式的处死,并将大清洗中的大规模杀戮责任都推给叶若夫,从而结束了大清洗这场疯狂的屠戮。

另一方面,在大清洗期间,还有数以十万计的平民惨遭屠杀,数量远远超出了死于大清洗的共产党干部。在这些人当中,最多的死者死于针对富农的阶级屠杀,第二多的死者死于针对所谓“波兰间谍”的种族屠杀和政治屠杀。

那么,通过回顾整个大清洗的过程,我们能看出这场运动与毛泽东的文革相比,有哪些相似的地方呢?首先,我们必须要认清的一点就是,无论是斯大林的大清洗也好,还是毛泽东的文革也罢,人数最多的死者都不是共产党的干部,而是平民百姓。然而,在如今流行的叙事体系中,这两者都没有得到人们足够的重视。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只要一谈到大清洗,会想到的就是斯大林大量屠杀共产党的干部和军事将领,苏联死了多少个中央委员、死了多少个元帅和将军、死了多少个党委书记之类的东西。而只要一谈到文革,会想到的就会是毛泽东大量迫害所谓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有多少个老干部、有多少个所谓的“开国元帅”和“开国将军”遭到“残酷迫害”之类的事情。然而,那些在斯大林的阶级大屠杀中死去的富农、在斯大林的种族屠杀中死去的波兰裔民众、在斯大林的政治屠杀中死去的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等各民族的人们,那些在文革中死于老红卫兵在“恐怖的红八月”中烧杀抢掠的市民、在“二月逆流”中死于军队屠杀的学生和工人、在文革中的大规模阶级屠杀和政治镇压里被大量杀害的黑五类和造反派、在极端残酷的种族杀戮中惨死的藏人和蒙古人,很多时候并不是非常为人们所知,甚至处在人们的认知图景之外。

二、人们为什么会对大清洗和文革有扭曲的认识

那么,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最大的原因首先当然是共产党本身对历史的扭曲。尽管早在苏共倒台前,赫鲁晓夫已经在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上做过否认斯大林政治路线的秘密报告,且在这份名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中按照赫鲁晓夫的方式否定了斯大林的大清洗。尽管这份报告被许多人认为带有某种“改天换地”、“和过去决绝地告别”这样的性质,然而只要仔细读一读其中关于斯大林大清洗的评价,就会发现它的实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份报告中,赫鲁晓夫表示,斯大林的错误在于在党内斗争中采取了“最极端的做法”。赫鲁晓夫的相关论述如下:

“难道能够说,在必要的情况下,列宁就没有决定过对革命的敌人采取严厉的手段?不,任何人都不能这样说。列宁要求严厉镇压反革命和工人阶级的敌人,必要的时候无情地使用这种手段。请大家回忆一下,1918年列宁在反对社会革命党所组织的反苏维埃的暴动和反革命富农的斗争时,曾毫不动摇地对这些敌人采取了最坚决的措施。但是,列宁采取这种办法是用来反对真正的阶级敌人的,而不是用来反对那些犯了错误,迷失了方向,但是仍能用思想影响的办法引导前进,甚至还能继续担任领导工作的人们。”

在这一段论述里面,赫鲁晓夫认为,在所谓“必要的情况下”,且反对的对象是“真正的阶级敌人”,是所谓的“反革命和工人阶级的敌人”时,是应该采取“严厉的手段”、“最坚决的措施“的。他将列宁在俄国内战时期进行的种种大规模屠杀作为例子,认为这种大屠杀是必要的。接下来,赫鲁晓夫进一步说道:

“在非常必要的情况下,譬如,剥削阶级疯狂地反对革命,斗争你死我活,而且必须具有最尖锐的形式,直到采取国内战争的形式时,列宁是采取了严厉的措施的。而斯大林采取最极端的办法,是在革命已经取得了胜利,苏维埃国家业已巩固,剥削阶级已被消灭,社会主义关系在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已经确立,而且我们党在政治上业已巩固,无论从数量上和思想上来看已经受到了锻炼的时候。事情很明显,斯大林在很多情况下都表现了不耐心、粗暴和滥用职权。他不是去证明自己在政治上的正确性,不是动员群众,而是往往采用镇压和肉体消灭的手段,不仅镇压和消灭真正的敌人,而且镇压和消灭对党和苏维埃政权没有犯罪的人们。”

在这里,赫鲁晓夫的真实观点已经和盘托出了。他认为,在所谓“剥削阶级疯狂地反对革命”的时候,是有必要对这些“阶级敌人”进行最残酷的镇压的。在赫鲁晓夫看来,斯大林的错误仅仅是在苏共的政权已经巩固的情况下,“表现了不耐心、粗暴和滥用职权”,对不少人采用了“镇压和肉体消灭的手段”。在报告中,赫鲁晓夫所举的斯大林在大清洗中杀人的例子,也集中在斯大林对共产党干部的杀戮方面。至于那些大清洗中人数最多的遇难者,也就是死于阶级屠杀、种族屠杀和政治屠杀的几十万民众,赫鲁晓夫并没有关心。实际上,赫鲁晓夫岂止是“不关心”这些“阶级敌人”,在面对这些所谓的“阶级敌人”发动的反抗时,他就迅速表现出了和列宁、斯大林一样的残忍和冷血。同一年10—11月,面对匈牙利人民反对共产极权统治的抗争,赫鲁晓夫就派出苏联军队,和他崇拜的导师列宁一样,对那些共产党眼中的“阶级敌人”和“反革命”采取了他所说的“严厉的手段”和“最坚决的措施”,展开了血腥的大屠杀,致使匈牙利人付出了3万多人死伤的残酷代价。在事后的秋后算账中,匈牙利又有数百人被枪决、2.2万人入狱、20万人被迫流亡国外。

从赫鲁晓夫一边批判斯大林进行残酷的党内清洗,一边派兵凶残地屠杀匈牙利民众来看,他对死于大清洗的民众漠不关心完全是“正常的”——准确地说,作为一个共产极权主义者,赫鲁晓夫毫不关心死于大清洗的普通民众是“正常的”,因为共产极权思想的信奉者向来是对民众十分残暴和冷血的。尤其是在面对所谓的“反革命”和“阶级敌人”的时候,他们更是不会有任何怜悯。而大清洗当中人数最多的受害者,恰恰就是死于阶级屠杀的富农,以及被当作外国间谍遭到种族屠杀和政治屠杀的各族裔民众。无论是在列宁、在斯大林、还是在赫鲁晓夫的眼中,这些“反革命”和“阶级敌人”都是可以被“严厉的措施”、“最坚决的手段”屠杀掉的。当赫鲁晓夫面对他眼中的“非常必要的情况”,比如说匈牙利起义这样的事情时,他当然不会有半点“温和”的姿态,而是会举起血腥的屠刀大开杀戒。而那些死于列宁、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的屠杀之下的民众,在遇害之前一般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心思去分析列宁、斯大林和赫鲁晓夫谁更“党内民主”、谁更像“改革派”之类的问题。他们都是同样的、被共产极权势力屠杀的、活生生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在共产极权主义者定义的“非常必要的情况下”被杀害。而共产极权势力无论如何“反思”他们内部的“党内民主”问题,都不会认为这些惨死的“政治贱民”的苦难有什么值得他们过多关心的地方。

匈牙利1956年起义。(Public Domain)
匈牙利1956年起义。(Public Domain)

三、怎样才能接近真实的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赫鲁晓夫的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是一份人们借以了解大清洗情形的重要文件。无论是斯大林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在讨论大清洗的时候都会引用这份文件,对其中的观点进行支持或者反对。这样的情形,正是像极了1981年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今天的人们无论支持毛泽东还是反对毛泽东,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往往都会引用这篇决议,并对其中的观点进行支持或者反对。提倡“反思”大清洗和文革的人们,有不少都认为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和中共1981年的决议有很强的正面作用,揭露了斯大林和毛泽东在打击党内政敌时采用的种种手段。而认为斯大林和毛泽东没有罪行的人们,又会说被斯大林和毛泽东迫害的干部们罪有应得,或者说那些迫害行为实际上都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政敌干的、斯大林和毛泽东遭到了栽赃。而且,持上述两种相反观点的人,也在一直进行着激烈的论战。

然而,只要真的了解大清洗和文革的历史,就会发现,持有上述两种观点的人的论战,实际上都在有意无意地淡化乃至忽视最重要的问题:大清洗和文革的主要受害者并不是共产党的干部,而是大批平民。如果把最多的精力放在争论这两场政治运动中被迫害的干部是否罪有应得,而不是遇难民众的身上,那么实际上就是忽略了问题的最关键之所在。

事实上,后斯大林时代的苏共和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共长期以来都在试图宣扬的叙事,就是大清洗和文革在他们的历史中,是某种特别突出的罪恶。在这种叙事体系里,大清洗和文革之前的那些残酷的政治运动,则并不具有那种“特别突出的罪恶”,而是具有所谓的“正面意义”或者“必要性”的——尽管这些政治运动造成的死亡人数,有的还要超过大清洗和文革。这就意味着,在这种叙事体系当中,民众所遭遇的苦难、所遭受的冷血屠杀,从来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也不是衡量一场政治运动的所谓“好”与“坏”的标准。如果一场政治运动没有伤及什么共产党干部,而是杀害了大量的平民,那么这场运动也可以被认为是“好”。而大清洗和文革之所以“坏”,在这种叙事体系里的主要原因也不是因为有许多民众受苦受难,而是因为许多共产党干部在这两场运动里遭到了迫害。

因此,在探究大清洗和文革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明白,这两场政治运动最为残酷邪恶的地方,都是大量的平民在其中遭到了屠杀和迫害,两场运动的最主要受害者也都是平民百姓。只有认知到大清洗和文革的这一相同点,我们才能真正跳出苏共和中共给我们划定的框架,真正地接近真实的历史。

撰稿、主持、制作:孙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