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九讲 时代革命·四

2021.11.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九讲 时代革命·四 2019年10月20日,香港警方的“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水炮车)在九龙街头发射“颜色水”。
(来自维基百科)

一、“我们都是香港人”:谁来定义香港人的身份?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二十九讲《时代革命·四》。

在上一讲中,我们回顾了从2019年7月下旬到8月31日的香港历史,讲述了从721元朗事件到831太子站事件之间发生的事。在这一期间,香港当局对市民的镇压变得越来越残酷,民众的反抗也变得越来越激烈,香港的街头已经变成了战场。香港警方在831事件中表现出的冷血和野蛮,与721事件中的白衣暴徒如出一辙。随着警方的暴行不断刷新着民众认知的下限,香港民众进行了更为广泛的社会动员和反抗,反送中运动也朝着更为激烈的方向演化而去。

在讲述接下来的历史之前,我们还是先从一个历史场景开始说起吧。

2019年10月20日下午4时,一辆香港警方的水炮车开到了位于九龙尖沙咀的九龙清真寺附近。这辆水炮车当时正在执行的任务,是驱散在那一带集结抗议的民众。当水炮车驶近时,有一批市民正站在清真寺正门门口,其中有好几位南亚裔人士。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在当时并没有在进行抗议活动。然而,水炮车在看到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后,依然向清真寺正门发射了两发水炮,蓝色的化学剂水立即染蓝了九龙清真寺的正门和内闸。

水炮车是香港警方从2018年5月开始使用的装备,正式名称是“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在进行发射时,水炮车的喷水装置会在50米的距离内发出有145磅至200磅威力的水柱,体重比水流力量轻的人甚至有可能被射击到抛起。在有的案例中,曾有记者在被水炮车击中头部后当场休克、脑部出血。(《〈癫狗日报〉摄记遭水炮车水柱射中须手术抽出淤血》,香港电台,2020年2月28日)尽管香港警方曾表示,水炮车发射的蓝色水只是“对人无害的食用染料”,然而这个说法却与大量被水炮车击中过的抗争者的亲身经历有矛盾。不少人表示,在被水炮车击中后,会感觉到强烈的皮肤灼痛和红肿,且就算在冲洗身体之后这种感觉仍然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绿色和平组织曾在2019年10月对水炮车射出的“颜色水”成分进行分析,认为这种水可能含有有害催泪溶液或者催泪性有毒化合物。(《绿色和平验出水炮车颜色水含粘合剂 警方拒答是否含有毒化合物》,香港01,2019年10月25日)对此,人权观察亚洲主管布拉德·亚当斯曾在2019年12月发表评论,表示他在此前从未听闻有任何国家将令人皮肤灼痛的化学试剂混入水炮进行发射。对于香港警方的做法,他感到“震惊及忧虑”。(《【专访】人权观察亚洲主管:国际专家组总辞决定正确 震惊水炮混入致灼痛化学剂》,立场新闻,2019年12月13日)

2019年10月20日,九龙清真寺入口处被警方水炮车发射的“颜色水”染蓝。(来自维基百科)
2019年10月20日,九龙清真寺入口处被警方水炮车发射的“颜色水”染蓝。(来自维基百科)

当水炮车击中九龙清真寺正门的时候,被击中的人出现了咳嗽和呕吐的症状。被水炮击中的香港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表示,身中水炮之后的感觉如同被火烧一样。值得注意的是,毛汉此前曾经参加过2019年7月的一场撑警集会。在被水炮车攻击后,他对警察采取了批评态度。至于毛汉的弟弟、媒体人褚简宁则早在这起事件之前就曾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要求林郑月娥接受示威者的“五大诉求”。

就在九龙清真寺被水炮车攻击的同一天,一批南亚裔香港人在著名的南亚裔居住区重庆大厦外公开站了出来,向街道上行进的示威人群发放饮用水和食物,并向人们热情地打招呼,说道“我们都是香港人”。在香港的750万人口中,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等国家的南亚裔人士占了约1%的比例。在这场抗争中,他们也成为了警察暴力的攻击目标,也成为了香港抗争的参与者。通过反送中运动,各族裔的香港人团结了起来,构成了一个反抗的共同体。

二、《愿荣光归香港》的意义(2019年9月)

831太子站事件之后,香港民众在2019年9月初展开了新的一轮抗争,并采取了新的抗争形式。9月1日,一批示威者进行了名为“机场交通压力测试日”的行动。他们聚集在机场大楼外设置了路障,也有人尝试堵塞地铁的交通,向铁道投掷杂物。第二天是香港各间学校在暑假后开学的日子,但重返校园的学生们没有放弃这场抗争,来自两百多间学校的数千名学生进行了校外罢课集会。

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特首林郑月娥终于在9月4日第一次正面回应了香港民众的“五大诉求”。这天,她发表了电视讲话,表示香港当局将会采取“四项行动”,包括撤回“送中条例”、在由特首委任的成员组成的“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简称“监警会”)中增加两名成员、特首和高官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以及邀请专家、学者独立研究和探讨包括住房、土地在内的多种社会问题。

客观地说,如果在6月12日民众包围立法会、试图阻止“送中条例”二读时,林郑月娥能够提出这四项行动的话,也许反送中运动此后的走向就会截然不同了。然而,对于民众在7月1日占领立法会时提出的“五大诉求”,林郑月娥实际上也只满足了一项。这时,警方日渐残酷的暴行已经激起了民众强烈的愤恨,而“五大诉求”中的其它四项诉求,包括要求当局收回对6月12日抗争的“暴动”定义、撤销对抗争者控罪、彻底追究警方滥权、实行真双普选,当局都没有进行回应。因此,对于林郑月娥的这种表态,民众是无法满意的。

警方极其残忍的暴行,是大量民众愤怒的原因。事实上,到了9月,警方对待被捕示威者所采取的一系列酷刑开始被披露了出来,在新界北部边界附近的新屋岭扣留中心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新屋岭扣留中心始建于1979年,位于通往深圳的文锦渡口岸附近。这里地理位置偏远,没有手机信号,扣留中心的出入口、会面室和搜查室也没有监控设备。被捕者被送进新屋岭后,等于身处“黑箱”之中,与外界无法有任何联系。在这座被市民们称为“新屋岭集中营”的黑牢中,当局的警察对被捕民众施加了各种各样的酷刑,进行百般折磨,有人被打得脑出血,有人的牙齿被打落了,有人的手被打到整个断掉、仅剩皮肤与身体相连,有人被绑住四肢及带上头套、遭到多名警察的轮流虐待;更令人发指的是,还有被捕者遭到了性侵……在警方的百般虐待和折磨下,有30多名被捕者在进入新屋岭扣留中心后,又被送往医院就医,其中有6人身受重伤。

被揭露出来的新屋岭暴行,事实上仅仅是当局暴行的冰山一角。在2019年9月,警方在街头持续进行着残暴的镇压,而勇武派抗争者则广泛地进行化整为零的游击战。每一次集会,大量“和理非”抗争者和人数较少的勇武派抗争者都在进行着充满默契的合作。为了掩护“和理非”的集会和撤退,勇武派抗争者在街头千方百计地和警察进行周旋,使警方疲于奔命。在9月15日的示威中,勇武派抗争者曾用燃烧瓶投中了警方的水炮车,使水炮车一度起火。这个月,港岛、九龙、新界的许多地点都发生了大型集会,反送中运动正在继续向香港各处社区深入发展。

2019年10月1日,一名警察用手枪射击中学生曾志健胸口时刻的影像。(来自维基百科)
2019年10月1日,一名警察用手枪射击中学生曾志健胸口时刻的影像。(来自维基百科)

在这个月,脍炙人口的香港抗争歌曲、被许多人称为“香港国歌”的《愿荣光归香港》开始在香港的大街小巷传唱。这首歌曲在2019年8月31日被上传到了网络上,立即引起了无数香港人以及全世界一切热爱自由的人们的共鸣。在这首歌的开头,歌词提出了“何以这土地泪在流,何以令众人亦愤恨”,“何以这恐惧抹不走,何以为信念从没退后,何解血在流”等问题,展现了香港在当局暴行之下的惨状以及民众的愤怒和反抗。对于这些问题,歌词以“昂首拒默沉,呐喊声响透,盼自由归于这里”,“建自由光辉香港”做出回答,展现了香港民众为自由挺身而战的勇气。在歌曲的中段,歌词说“在晚星坠落彷徨午夜,迷雾里最远处吹来号角声”,表达了在迷茫与痛苦中民众毅然反抗的精神;而“盼自由,来齐聚这里,来全力抗对,勇气智慧也永不灭”,则描述了香港人一次又一次大规模集会、抗争的情形。歌曲的最后,以“黎明来到,要光复这香港;同行儿女,为正义时代革命”表达了黎明终将到来,“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理想将会实现的信念;最后一句“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我愿荣光归香港”,则点出了香港人的政治信念,成为铿锵有力的结束语。值得注意的是,这首歌将来自本土派的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与本土派和民主派一致认同的“民主与自由”理念融合在了一起,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句口号在2019年7月后也已经冲出了本土派的圈子、成为香港所有抗争者的口号。也就是说,这首歌表达了一切热爱自由的香港人的政治共识。

三、反送中运动的继续激烈化(2019年10月)

在《愿荣光归香港》的歌声中,香港人迎来了更为血腥的2019年10月。10月1日,是中国当局的“国庆日”。这天,中共在北京进行了庆祝“国庆70周年”的阅兵,大规模展示武力。而在同一天的香港,不屈的示威者持续抗争,击碎了中共构筑的楚门世界。在这一天的香港,抗争者在多个区和警方周旋,并向习近平画像泼墨。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填满了港岛铜锣湾至中环一带的街道,也有大批示威者在九龙的黄大仙、深水埗至旺角,以及新界的屯门、荃湾、葵涌、沙田一带进行抗争。在这一天的香港各地,警方出动了水炮车,并大量发射催泪弹、布袋弹和胡椒喷雾,勇武派抗争者则设置路障,用燃烧弹向警方还击。当天下午4时许,在荃湾的海坝街,一名警察掏出手枪,向一位名叫曾志健的18岁中学生的胸口近距离射击了一发实弹,将他打倒在地。这颗子弹打穿了曾志健的左肺,一块子弹碎片距离他的心脏仅有3厘米。在曾志健倒地后,一位名叫邱宏达的香港理工大学博士生走上前去查看曾志健的伤势,却被警方拘捕,并被罗织了“非法集结罪”。最终,曾志健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下得以幸存,但警察向一名中学生的胸膛直接开枪射击的情形迅速通过媒体传遍了世界,再一次刷新了人们对香港当局下限的认识。这一天发生的曾志健中枪事件,被香港民众称为“十月一,枪杀人”。这起惨案,连同721元朗事件和831太子站事件,成为了令香港人难以忘怀的记忆。

在整个10月,面对警方持续升级的暴力,勇武派抗争者的抗争手段也在继续升级,不少中资企业和亲建制派的商铺遭到了抗争者的破坏。此外,由于在831太子站事件后,简称“港铁”的香港铁路公司因为拒绝公布事发时的站内监控录像,港铁的不少车站设施也因此遭到了勇武派的针对性破坏,港铁也被示威者称作了“党铁”。在这个月,香港的十八个区全部发生了示威活动,而警方的攻击则蔓延到了宗教设施。在本讲开头所述的10月20日九龙清真寺遇袭事件,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在警方的暴行下,各区、各族裔的香港人都已经投入了这场日渐惨烈的社会运动。在香港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这样一个时刻,能将这座城市中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如此紧密地连为一体。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反送中运动迎来了最为惨烈、最为血腥的一个月——2019年11月。在这个月,不但有抗争者在与警察的冲突中死去,警方也对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展开了大规模攻击。香港抗争当中最为令人难忘、最为悲壮的一幕幕场景,即将上演在世人的面前。而国际上的自由国家也将在这个月展开行动,对香港进行道义上的援助,并制定法律援助香港民众,对侵犯人权的中港官员展开制裁。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