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七讲(本系列完结)香港人

2022.0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七讲(本系列完结)香港人 新界荃湾,一间设置有连侬墙的“黄店”。
(来自维基百科)

一、追求自由的历程:香港历史的总体回顾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三十七讲,也是本系列的最后一讲《香港人》。

在此前的三十六讲中,我们以“自由”这一理念为主轴,回顾了香港的历史。香港历史的源头,是在漫长的古代身处海滨的那群自由民。这群中华帝国长期以来无法有效统治的海滨自由民,在1841年随着英国人的登陆迎来了香港开埠。在这之后的一百多年里,香港作为大英帝国在远东的自由港,在英式政体和普通法体系的保护下享受着长期的繁荣。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一批批向往自由的人们为逃避中国的专制政府与长期战乱而来到香港。在这里,他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将香港变成了一座大都会。除了共产主义分子的暴动和二战造成的波折外,香港在大英帝国治下一直处在财富不断积累的状态,拥有驰名国际的声誉。

在英治时期,香港的政治民主化进程虽然缓慢,但却一直处在不断推进的状态。在这一进程中,处在英式政体框架下的民众不断昂扬地为自身权利进行着抗争,政府则不断用各种姿态回应着民众的诉求。尽管双方之间的互动有时并不愉快,而且冷战时期的中国长时间阻碍着香港的民主化进程,并曾用恐怖主义的方式制造过六七暴动。但经历了种种艰辛之后,香港依然形成了自己的公民社会,并在1995年迎来了民主。

牛津英语词典对Hongkonger即“香港人”一词的定义。(来自脸书账号The Hong Konger Club)
牛津英语词典对Hongkonger即“香港人”一词的定义。(来自脸书账号The Hong Konger Club)

然而,这一切来之不易的成果,随着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付之东流了。在1997年之后,中港当局不断蚕食着香港的自由与民主,逐步加强着对香港的控制。在这一过程中,热爱自由的香港民众发起了一次次勇敢的抗争。可以说,1997年后的香港史就是一部香港民众的抗争史。从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到2006—2007年捍卫本土记忆的天星、皇后码头抗争,再到2012年的反国教运动,香港民众的反抗声浪前后相继,终于迎来了火山爆发的时刻,也就是争取真正普选权的2014年的雨伞革命。在这一过程中,自从可以被称为转折点的2008年开始,香港人对中国的认同感急剧衰落。激进民主派和本土派的思潮,也在这一时期开始成型。

随着雨伞革命的爆发,香港进入了一个全民抗争的时代。作为一次自发性极强的街头抗争,2014年的雨伞革命给此后的抗争创造了许多可供借鉴的模式,包括手持雨伞的民众大规模占领街道、以连侬墙传递信息和鼓舞士气、以“黄丝”自居等等。在雨伞革命失败后,香港民众重整旗鼓,展开了下一波反抗。2016年的鱼蛋革命,则展现了青年世代采取“勇武”行动对抗当局暴政的决心,为之后的抗争运动提供了另一种可供借鉴的方式。在此前后,本土派和自决派的青年组织迅速发展了起来,并一度在立法会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席位。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港当局开始了政治镇压,取消了多名本土派、自决派和激进民主派议员的议员资格,并对雨伞革命和鱼蛋革命的许多组织者与参与者进行了逮捕。接下来,他们悍然宣布准备推出被称为“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案”。在这样的情况下,数以百万计的香港人自发行动起来,在2019年6月全面展开了波澜壮阔的反送中抗争。在反送中运动期间,香港人借鉴了雨伞革命和鱼蛋革命的经验,采取了“无大台”的自发行动和“和勇不分”的抗争模式,展现出了感动人心的英勇献身精神,并在当局骇人听闻的残酷镇压下付出了巨大牺牲。在中国当局于2020年6月推出香港“国安法”之后,香港的自由在空前的政治镇压下变得荡然无存。然而,尽管大规模街头抗争已在香港本土转入低潮,但在世界各地仍然在持续进行。在香港,民众也没有对当局高压表示屈服。面对中港当局的暴行,国际社会也行动了起来,为香港人提供各种各样的援助。可以说,反送中抗争绝对没有终结,香港的历史也绝对没有结束。

以上描述的一连串抗争,行动的主体都是“香港人”这一群体。那么,“香港人”这三个字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含义呢?事实上,“香港人”的含义正是由香港民众在争取自由的过程中塑造的。

二、香港人的含义:反抗的共同体

美国的港人团体“美国香港人会馆”,在团体名称中使用了Hongkonger即香港人一词。(布鲁斯提供)
美国的港人团体“美国香港人会馆”,在团体名称中使用了Hongkonger即香港人一词。(布鲁斯提供)

自2008年以来,香港人对“中国人”这一身份的认同感就保持着持续走低的趋势。如此前所述,随着中国在这一年成功主办奥运会,香港18—30岁的年轻人对“中国人”这一身份的认同曾达到了1998年以来的顶峰,有41.5%的年轻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41.2%认为自己是“广义中国人”。但就在2008年,随着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刘晓波被中国当局判刑等事情的发生,香港民众对中国的观感开始极速恶化。在这之后,随着2012年的反国教抗争和2014年雨伞革命的相继发生,香港民众对“中国人”身份的认同感更是达到了历史新低。在2014年,只有9.5%和11.8%的香港年轻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和“广义中国人”。

随着本土主义思潮的兴起,香港民众对香港人这一身份有了更明确的定义。由香港大学学生会出版于2014年9月的《香港民族论》一书,阐释了香港民族主义的内涵,表示“中国官方民族主义侵入性的国家统合政策最终激发了当代香港民族主义”,认为“香港民族”这一概念是现代历史过程中的建构产物,并指出“所谓香港民族主要是以共同命运、共同政治社会体制、共同心理特征与共同价值等标准来界定的,与血缘、种族无关。(这本书)年轻的作者们虽然强调香港民族具有共同的粤语文化,然而这个文化与香港价值一样,本质上是开放,可以经学习而获得的。这个开放的公民民族论,恰与北京的血缘民族论成为鲜明对比。”

这种不以血缘、种族,而是以“共同命运、共同政治社会体制、共同心理特征与共同价值等标准”来界定身份的方式,事实上反映了在香港民众心目中,“香港人”这一身份的内涵。作为一个开放的但又有明确边界的概念,“香港人”成为了一种有别于“中国人”和“广义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在接下来的反送中运动期间,这种身份认同将会被赋予更多新的意义。

自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香港人常常以“手足”一词来称呼同为抗争者的人们。以“手足”互相称呼的人们或在街头并肩作战,或在网上互相打气。值得注意的是,“手足”这一称呼有着很强的外延性,而且不分种族和国界。例如,在香港内部,投身反送中运动的南亚裔居民会被称为“南亚裔手足”。对于香港之外支持反送中运动的人士,则会有“外国手足”、“内地手足”这一类的说法。以“手足”一词称呼香港及世界各国的反送中抗争参与者这一做法,开始于反送中运动刚刚爆发的时候。2019年6月14日,在港岛中环遮打花园的一次集会中,香港民主派议员邝俊宇在接受《苹果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我不要我的手足流血、我不要我的手足受伤,我的手足是这里的所有人。”(按:原话为粤语“我唔要我嘅手足流血、我唔要我嘅手足受伤,我嘅手足系呢度嘅所有人。”)在这之后,“手足”一词很快成为了反送中运动参与者和支持者互相称呼的最常见词汇。

究竟应该如何定义香港人口中的“手足”这个词汇呢?事实上,通过反送中抗争,“手足”这一原本表示兄弟亲密无间的词汇对于香港人有了一种全新的定义。在一场场抗争集会中、在一次次街头激战中、在一次次加油打气中,人们通过互相称对方为“手足”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共同体意识。通过被称为“无大台”的自发方式聚集起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反送中抗争中的一名“手足”,无数个身穿黑色服装、呼喊着同样口号的“手足”们,构成了一个整体。通过“手足”这样一种亲密的称呼,每一名反送中运动的参与者和支持者都成为了所有其他参与者和支持者的“手足”。通过“手足”这个称谓,每个人都变成了大家,大家又代表着每个人。以“手足”相称的人们为了同样的目标连结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反抗的共同体”。

由无数个“手足”构成的“反抗的共同体”,是通过一系列经济行为、政治行动和文化符号紧密相连在一起的。在经济行为方面,最为引人瞩目的就是香港人构筑的“黄色经济圈”。在反送中运动开始之后,香港人将商铺根据政治态度进行了划分,将中资控制的商铺称为“红店”,将持亲共、亲当局立场的店铺称为“蓝店”,将支持反送中运动的店铺称为“黄店”,并采取了抵制红店和蓝店,前往黄店进行消费的原则,从而为反送中运动获得资金支持,并为“黄丝”群体创造更多就业和职业培训的机会。由黄店构成的经济圈,就被称为“黄色经济圈”。彭博社在2020年5月的一篇报道中引述了香港学者沈旭辉的估计,指出黄色经济圈的市值可能达到了1000亿港元。随着反送中运动在世界各地获得响应,以及大批香港人在“国安法”时代流亡世界各地,黄色经济圈也开始走向了世界。例如,在英国就有港人团体在2021年1月推出了英国版的“黄蓝地图”,用于引导人们在英国前往黄店消费。由于黄色经济圈的存在,反送中的参与者和支持者们不但在行动和理念上构成了一个共同体,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经济共同体。

三、香港的未来,将由香港人与热爱自由的人们书写

2022年2月3日,在旧金山中领馆外,进行抵制北京冬奥会示威的香港人举起“光时旗”。(范旭明提供)
2022年2月3日,在旧金山中领馆外,进行抵制北京冬奥会示威的香港人举起“光时旗”。(范旭明提供)

如此前所述,在政治行动上,世界各地的香港人也在持续着追求自由的行动,持续推进着远没有结束的反送中运动。2022年2月3日,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夕,世界各地迎来了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行动日”系列集会。在世界各地的集会队伍中,活跃着身着黑衣,手举“光时旗”和“香港独立旗”的香港人的身影。而在香港本土,尽管“国安法”的高压正在变得日渐恐怖,但仍然不断有人进行着反抗。最近的一起事件,就是古思尧被捕一事。在2022年2月4日,原本计划在这一天前往中联办抗议北京冬奥会的香港社运人士古思尧,被香港国安处的警察上门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带走。同一天被捕的人,还有另外四名香港社运人士。

总而言之,经历了全民抗争洗礼的香港民众,已经形成了一个遍及世界的共同体。而这一共同体的名字,则可以被称为“香港人”。事实上,英文为Hongkonger的“香港人”一词,正在被热爱自由的香港民众普遍接受。在这一共同体中,每一个被称为“手足”的人们都是“香港人”,而“香港人”这一概念本身既是每一位手足,又是一个反抗的共同体。在这一追寻自由的共同体当中,拥有共同历史记忆、政治理念、经济行为与文化符号的人们,会为同样的事情欢乐、悲伤、振奋、难过。

到这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就要告一段落了,我们已经来到了我们所处的当下时刻。目前,在中国极权主义势力日益扩张,将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关入集中营,不断迫害打压藏人的信仰自由和政治自由,大量抓捕维权人士和宗教人士,并肆无忌惮地派出军机骚扰台湾,对香港民众施以大规模政治迫害的情况下,香港的历史走向正处在又一个十字路口。香港这座自由之港,究竟能否能再重现昔日的荣光?这一问题的答案,也就是香港的未来,将由每一位香港人,及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书写。
至于书写的方式,香港人及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已经用那句响彻世界的口号做出了回答: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