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讲 时代革命·五

2021-11-24
Share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讲 时代革命·五 周梓乐去世后,香港市民在公祭活动中向他献花。
(来自维基百科)

一、周梓乐之死:2019年11月的血腥开始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三十讲《时代革命·五》。

在上一讲中,我们回顾了2019年9月和10月期间的香港历史。在这一时期,尽管林郑月娥宣布香港当局将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这根本无法平息民众的怒火。在以新屋岭扣留中心内的暴行为代表的警暴事件在这两个月大量出现、曝光的情况下,香港当局并没有认真调查乃至追究这些暴力事件的打算。相反,面对民众的抗议,当局的镇压手段变得越来越残酷。在这样的情况下,示威者的抗争手段也在持续升级。在双方的武力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反送中运动迎来了最为血腥、最为残酷的一个月——2019年11月。
香港人的2019年11月,是以一起悲惨的青年死亡事件为开端的。

2019年11月3日夜晚至11月4日凌晨,在新界将军澳一带,民众和警方进行了通宵的对峙和冲突。那天晚上,警方滥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并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向人群喷洒胡椒喷雾。11月4日凌晨,当晚最为悲惨的事件发生在将军澳的尚德邨停车场。在与警方进行冲突期间,香港科技大学大二学生周梓乐从停车场的三楼坠下,身负重伤。

在这之后,根据亲历这起事件的目击者回忆,在现场的警察曾一度用枪指吓义务急救员;救护车也因为警察封路,在事发后20多分钟才抵达现场。最终,身负重伤的周梓乐在弥留数日后,于2019年11月8日早上去世,享年22岁。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同一天夜晚,在港岛的商场太古城中心也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罪行。当天入夜时分,有上百名市民在商场内组成人链,并呼喊反送中抗争口号。这时,一名讲普通话的灰衣暴徒突然冲出。这名暴徒首先撞倒了一名女士,然后又猛踢这名女士的头部。接着,他挥刀乱砍,又使两名民众受了刀伤、大量失血。在现场试图进行调节的民主派区议员赵家贤也遭到了灰衣暴徒的攻击,被咬掉了一只耳朵。接着,这名暴徒又挟持了一名市民作为人质。忍无可忍的民众便围了上来,对这名灰衣暴徒拳打脚踢、制服了他,并解救了人质。
然而,在那血腥的一晚,香港人流下的鲜血,仅仅标志着2019年11月的开始。在这个月,还有更多香港人将会流血,并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与当局暴行。反送中运动的高潮阶段,到来了。

二、校园变战场:全港大三罢与港中大之战(2019年11月11—15日)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在校园发生冲突。(美联社)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在校园发生冲突。(美联社)

香港中文大学简称“港中大”。这所学校依山傍海,位于新界的吐露港边,地形险要。在2019年11月中旬,全副武装的精锐警察向港中大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将校园变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这场战斗之所以会发生,则与当时全香港的抗争形势有关。

2019年11月11日早上,香港各区民众自发组织起来,发起名为“黎明行动”的“全港大三罢”,进行了遍及香港各地的罢工、罢课、罢市活动。在这一天,全港多处爆发了血腥的冲突。其中最残酷的一幕,发生在港岛的西湾河。在那里,一个名叫关家荣的警察掏出手枪,向年仅21岁的年轻示威者周柏均近距离射击,使周柏均中枪倒地、大量流血。之后,周柏均被送医抢救,在被切除了半个肝脏和右肾后活了下来。在这之后,周柏均只能长期依靠轮椅行走。

在当天的镇压中,警方继续滥捕市民,有多达287人遭到逮捕。在香港中文大学,一场大规模冲突也在这一天一触即发。在11月11日早上,港中大的学生们响应“黎明行动”,控制了该校与外界连接的要道二号桥,并封锁了附近的港铁交通。大批防暴警察随即赶到二号桥,与桥上的示威者对峙。在学校的另一侧的崇基门和大门一带,也有警察集结,与排出伞阵的示威者对峙。当天,警方和示威者在崇基门、二号桥等地多次激战,警方发射了大量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示威者则投掷燃烧瓶进行还击,壮烈的港中大之战开始了。到下午4点,双方的冲突告一段落。在这一天结束时,示威者仍然坚守着防线。

第二天,也就是11月12日,香港各区的民众继续进行罢工、罢课、罢市的全民抗争行动,并将这天的行动命名为“破晓行动”,警方和示威者的血腥冲突则在持续进行。这一天,在港中大之外,最为令人动容的一幕发生在香港的金融中心中环。这天下午,大批身着西装的中环上班族涌上街道,进行集会抗议,并排出了伞阵,在几乎没有防护装备的情况下对抗警方的催泪弹。而在港中大,战斗则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当天下午,大批警察团团包围了港中大校园,从各个方向封锁了学校的出入口。下午5时20分,警方开始在二号桥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有示威者被爆炸的催泪弹烧伤。5时30分,港中大校长段崇智、副校长吴基培、教授马岳及多名立法会议员抵达冲突现场,试图进行调停,但这一调停以失败告终。7时30分,警方开始又在二号桥大量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和海绵弹,有催泪弹在段崇智面前不远处爆炸。进行调停的学校高层随即撤离现场,示威者则在二号桥头依托路障投掷汽油弹,与警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在示威者防线上,竖起了一面写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字样的黑底白字旗帜。这面旗帜在战斗期间挺立在硝烟中,成为了香港人不屈抗争精神的象征。当一线的抗争者在进行舍生忘死的战斗时,不少赶来增援的市民和学生们组成了人链,不断向前线补充物资,使得前线的战斗能够一直进行下去。

在警方的猛烈攻击下,桥头的一线抗争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断有受伤者被抬出前线,并被送往校园内被称为“战地医院”的临时医疗场所救治。在二号桥一带,多处燃起了大火,熊熊的火光和弥漫的催泪烟下,抗争者们一边投掷燃烧瓶、一边推动路障,缓缓向前推进。到夜晚9时37分,抗争者已经控制了一半的桥面,警方在战斗中处于明显的下风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警方调来水炮车进行增援。夜晚10时,水炮车抵达战场,开始向示威者的防线发射蓝色水柱。与此同时,警方则继续发射催泪弹。尽管抗争者的防线在水炮车和催泪弹的攻击下后退了一段距离,但这条防线依然维持着完整。见实在无法冲破抗争者的防线,警方便在晚上10时07分撤离。次日凌晨,又有警察来到二号桥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但随后很快退去。激烈的二号桥之战,就这样以抗争者的胜利和警方的败退告终了。

抗争者获得二号桥之战胜利的原因,除了他们舍生忘死的不屈精神外,也与当晚香港各地民众普遍地进行“遍地开花”的“围魏救赵”行动有关。那天晚上,香港的每个区都爆发了激烈的警民冲突,警方在各区都发射了催泪弹,甚至有一辆警方的冲锋车在沙田一带被示威者彻底烧毁。由于民众的“围魏救赵”行动,警方兵力严重分散,难以集结起一支庞大的力量专门进攻港中大。这一前提,是二号桥之战得以胜利的关键。

在二号桥之战中,坚守中大的抗争者付出了相当惨烈的代价。根据《端传媒》记者的报道,由于医护人员无法弄清楚水炮车“颜色水”的成分,因此只能用水冲洗被水炮车击中的人们。在“战地医院”的地上“很快汇聚起蓝色的水流,空气里弥漫着催泪弹的气味,赤裸上身的示威者在水中发出嚎叫”,甚至有一个浑身被蓝水射中的人“痛到一度休克”。(见端传媒:《2019香港风暴》第八篇《烟与火的战记》,台北:春日出版有限公司,2020年)当局的野蛮残酷,由此可见一斑。事实上,为了攻打港中大,香港当局投入了极大的力量。在二号桥之战后的第二天,港中大学生公布了一个数据,表示他们在中大校园内居然捡到了足足2356个催泪弹的弹壳!

在接下来的三天,也就是2019年11月13日—15日期间,香港全城的三罢活动仍在继续。这三天的行动,分别被抗争者命名为“晨曦行动”、“曙光行动”和“旭日行动”。在这一期间,击退了警方的抗争者全面接管了港中大校园。抗争者们在学校的出入口设置了检查站,对进入校园者进行搜身检查,并接管了校内的车辆,开始自行运作学校内的公交系统。有抗争者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表示要求当局在24小时内释放所有被捕者,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然而,抗争者的诉求没有被当局回应。到11月15日晚上,为了避免集结重兵死守绝地的情况出现,抗争者们主动撤离了中大。这样,港中大之战就以抗争者在击退警方后主动撤离而告终了。

三、迎来一场更惨烈的战斗:理大之战爆发(2019年11月16—17日)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在校园发生冲突。(美联社)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在校园发生冲突。(美联社)

在港中大之战落幕后,一场更为残酷和血腥的冲突马上就开始了。11月16日,香港全城持续进行着“大三罢”活动,这天也被示威者们命名为“荣光行动”。就在这一天,大批示威者向位于九龙红磡的香港理工大学校园集结。早在“大三罢”行动开始后不久,理大校园就已被身着黑衣的示威者接管了。与依山傍海、有险要地形的港中大不同的是,理大的校园位于九龙红磡的市区当中,四周城市建筑林立。整个理工大学校园内有二十多座建筑,这些建筑大多互相连接,可以称得上是一座城市中的堡垒。然而,只要包围理大的一方封锁理工大周围的所有街道,防守的一方就会陷入绝地。

在占领理大后,示威者在学校旁的街道上设置路障,于11月13日封锁了连通九龙和港岛的红磡隧道。到11月16日夜晚,随着聚集在理大的示威者越来越多,警方与示威者在理大周围的街道上爆发了冲突。警方大量发射催泪弹,示威者则依托路障、投掷燃烧瓶进行还击。到11月17日上午,一批亲当局的“蓝丝”人士来到理大附近的街道上,开始清理示威者设在那里的路障。示威者上前阻止,随后就遇上了赶来的警察。双方的冲突持续到了入夜时分。在这一期间,警方出动了水炮车和锐武装甲车,抗争者们则用汽油弹、运动用弓箭、弹弓和自制投石机进行还击。在理大旁的枪会山军营,驻扎在这里的中国驻港部队则在步枪上安装了刺刀,摆出杀气腾腾的姿态。入夜以后,手持装满实弹的自动步枪的警察,已经团团包围了理大,并从各个方向对理大展开了攻击。

这样,反送中运动最令人难忘、最惨烈的一夜到来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