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四讲 万马齐喑

2022.01.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四讲 万马齐喑 2020年10月23日上午,示威者手持写有十二名被捕港人姓名、粘有纸船的纸板进行抗议。
(孙诚拍摄)

一、屡兴大狱:“国安法”时代的大逮捕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三十四讲《万马齐喑》。

在此前的连续八讲当中,我们回顾了波澜壮阔的反送中运动的全过程。在2020年6月30日中国当局通过香港“国安法”之后,世界各地的香港人及热爱自由的人们还在继续奋战,使这场抗争在世界各地不断发展壮大。然而,在政治高压之下,香港本土的抗争从2020年秋天开始转入了低潮。随之而来的,就是中港当局大规模的政治迫害,以及港人的流亡潮。

2020年8月23日,一艘快艇在香港东南面的中国领海基线的毗连区,被中国广东海警截查,快艇上的12名香港青年全部被中国海警逮捕,送往深圳市盐田看守所关押。这12名香港青年的名字,叫做邓棨然、乔映瑜、郑子豪、严文谦、张铭裕、张俊富、黄伟然、李子贤、李宇轩、郭子麟、廖子文、黄临福,年龄在16—33岁不等。他们之所以乘坐快艇出现在那个位置,是因为他们都是反送中运动的参加者,面临着当局的多种控罪。为了避免政治迫害,他们决定乘坐快艇离开他们的家香港,前往台湾申请政治庇护,却不幸落入了中国海警的手中。

这起被称为“十二港人案”的事件震惊了国际社会。在世界各地,人们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对十二名身陷牢狱的香港青年进行了声援。在2020年12月16日,除廖子文、黄临福两名未成年人外,其余十人都被中国当局以“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和“偷越边境罪”判处了徒刑。其中,邓棨然和乔映瑜分别被判刑三年与两年,其余八人则被判刑七个月。被判刑七个月的八人于2021年3月刑满后被释放回香港,随后又被押往香港各地警署,遭到香港当局的进一步迫害。其中,李宇轩更是面临着香港“国安法”的指控。

在“十二港人案”中,遭遇政治迫害的人不仅只有这十二名青年。在十二名青年被捕后,当局兴起大狱,逮捕和迫害了更多的人。2020年10月10日,香港警方拘捕了9名政界人士和市民,表示他们涉嫌向十二名青年的流亡提供帮助。到2021年1月14日,香港国安处又逮捕了包括九龙城区议员黄国桐在内的十一人,指控他们协助十二名青年流亡。此外,为十二名香港青年提供法律援助的中国维权律师任全牛,也在2021年2月2日被中国当局吊销了律师执业证书,他的律师事务所也在这之后被当局要求自行解散。

仅仅在“十二港人案”这一个案件当中,中港当局就逮捕、迫害了数以十计的人。然而,这仅仅是香港在“国安法”时代中大量政治迫害案件中的冰山一角。事实上,屡兴大狱、广泛株连,可以说是香港已有一年多的“国安法”时代的特色。经过这些残酷的政治镇压,香港变成了一座完全失去了政治自由的监狱。在这座大监狱里,许许多多的人身陷囹圄、大批社会团体被迫解散、许多传媒停止了工作。

在“十二港人案”之后不久,香港当局兴起的另一次大狱,是发生于2021年1月6日的大逮捕。在这起被称为“民主派初选大搜捕”的政治镇压中,有多达数十名本土派和民主派人士被香港国安处逮捕。在那天一片肃杀的气氛中,香港国安处出动了足足约一千名警力,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逮捕了多达54人。在同年2月28日,其中的47人被当局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起诉,其中包括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前民主党主席胡志伟、香港大学学者戴耀廷、区议员赵家贤、《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前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主席岑子杰等等。民主派初选,是2019年11月民主派与本土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之后,民主派与本土派人士制定的一项计划,希望能在区议会选举大胜后,在即将于2020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中获得过半席位。这次初选本身并不具备法律效力,目的是由香港选民投票选出参选立法会的人选。2020年4月28日,戴耀廷在《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指出在民主派获得立法会半数席位前后,独裁者将因为恐惧民主而将香港拖入“揽炒”的境地——“揽炒”一词,本是粤语中形容“同归于尽”含义的词汇。在反送中运动期间,有不少抗争者都在使用这个词汇,表达与当局同归于尽的态度。

2020年7月11—12日,在“国安法”已经在香港实行的情况下,民主派初选如期举行,61万名选民参加了这次活动,选出了自己的议员候选人。对于香港民众无惧“国安法”,自发选出自己的民意代表的行为,当局相当恐惧。首先,特首林郑月娥于7月31日以新冠疫情防疫的名义,宣布将原定于2020年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定在2021年9月5日举行。接着,便是当局在2021年1月对数十名本土派和民主派人士进行的大逮捕,将代表港人民意的政界人士抓捕殆尽。这场大逮捕引发了国际社会与海外港人团体的强烈谴责。随着香港当局根据“国安法”在2021年2月28日对47名本土派和民主派人士提出起诉,“不认命,还我47”迅速成为了海外港人集会时呐喊的新政治口号。

二、万马齐喑:媒体与政治社会团体纷纷解散

2021年1月6日,香港警方出动千名警员进行大抓捕。图为拥有美国国籍的第六届荃湾区议会民选议员(海滨选区)岑敖晖(Lester Shum)被警察带走。(路透社图片)
2021年1月6日,香港警方出动千名警员进行大抓捕。图为拥有美国国籍的第六届荃湾区议会民选议员(海滨选区)岑敖晖(Lester Shum)被警察带走。(路透社图片)

与此同时,当局的镇压对象也指向了媒体。2020年8月10日,香港国安处出动超过200名警员,杀气腾腾地冲进了位于将军澳的壹传媒大楼,将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运营总裁兼财务总裁周达权、首席执行官张剑虹逮捕。此外,就在同一天,前香港众志副秘书长周庭也被当局逮捕。接着,在2021年6月17日,国安处又出动了超过500名警员,再次冲进壹传媒大楼,将壹传媒及其旗下《苹果日报》的五名高层抓走。此外,壹传媒的大批资产也遭到了冻结。当局给这些被捕者罗织的罪名,包括“违反国安法”、“欺诈”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壹传媒旗下的《壹周刊》于6月23日宣布停运,广受香港民众欢迎的《苹果日报》则在6月24日出版了最后一期实体报纸。在6月23日夜晚,香港的天空下着雨,大批市民来到苹果日报社大楼外,表达对《苹果日报》的支持和送别。在6月24日当天,100万份最后一期《苹果日报》被排起长龙的市民几乎购买一空。在“国安法”时代香港人心之所向,由此展示无遗。

在壹传媒高层被捕、《壹周刊》与《苹果日报》停刊后,当局对香港传媒的镇压与威胁远远没有结束。下一个遭殃的媒体,是成立于2014年的网络媒体《立场新闻》。《立场新闻》在2016年和2019年曾两次被香港民众评价为最具公信力的媒体。在反送中运动期间,《立场新闻》曾因如实报道抗争情况,并现场直播了721元朗惨案的情形而广受市民好评。在元朗惨案发生时,《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还曾在直播时被白衣暴徒殴打受伤。2021年12月29日,香港国安处冻结了《立场新闻》6100万港元的资产,逮捕了《立场新闻》的六名高层及前高层人士,包括曾赴联合国作证的香港艺人、《立场新闻》前董事何韵诗。在这样的情况下,《立场新闻》不得不在同一天宣布停刊。接下来,另一媒体《众新闻》也在2022年1月4日宣布停刊,成为了“国安法”时代又一家消失的媒体。

在一个个媒体相继停刊的同时,大量政治及社会团体也在“国安法”时代不断消失。根据统计,仅仅在2021年1月到9月之间,香港就有49个团体停止运作。在高压之下解散的各团体中,许多都曾在过去的一系列抗争中扮演过重要的角色。其中,香港自决派的代表香港众志于2020年6月30日“国安法”实施当天宣告解散。从2003年七一大游行开始一直坚持抗争、组织过许多大规模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在2021年8月13日宣告解散。自2013年起致力于推动香港实现普选的真普选联盟,在2021年8月18日宣告解散。成立于1989年的民主派团体香港支联会在2021年9月25日解散,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及邹幸彤则在此前不久被当局指控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在这之后,纪念六四事件的多个雕塑,包括港大校园内的“国殇之柱”及存放于港中大校园的民主女神像也在同年12月被移除。此外,本土派的青年政团也在大量解散。在“国安法”实施当天,成立于2016年的本土派学生团体学生动源宣告停止运作。另一本土派学生团体贤学思政,则于2021年9月24日宣告解散。在无数团体相继解散的情况下,人们悲哀地发现,香港的公民社会已经走向了死亡。

三、香港的自由已经荡然无存

2021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前,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投票站附近站岗。(美联社)
2021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前,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投票站附近站岗。(美联社)

在当局屡兴大案、多家媒体停止运作、大量政治及社会团体解散的同时,很多人被当局指控、入狱并被判刑了。在这当中,许许多多的有志青年被判处了相当长的刑期。2021年11月23日,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被当局以“分裂国家”及“洗黑钱”两罪判处3年7个月的徒刑。在2020年七一抗争中的勇武派青年唐英杰,于2021年6月30日被当局以“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和“恐怖活动罪”判刑9年。刑期最长的人,则是勇武派青年、绰号“老汤”的本土派团体香港民族阵线成员卢溢燊。2021年4月23日,他被当局判处了12年的徒刑,成为反送中运动被捕者中刑期最长的人。

除此之外,在“国安法”时代,香港当局也开始对部分网站进行封禁,中国著名的“网络防火墙”的阴影已笼罩向了香港。2021年1月7日,香港警方以“违反国安法”的名义封锁了网站“香港编年史”,首开香港以“国安法”之名封锁网站之先河。在2021年9月,纪念六四事件的网站“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也遭到了封锁。在“国安法”之下,香港民众连自由浏览互联网内容的权利都已经被剥夺了。

在进行了种种政治镇压,使香港的政治环境急剧“墙内化”的同时,为了确保民主派和本土派再也没有可能在议会中有效发声,中国人大首先在2020年11月11日取消了4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从而引发了泛民主派议员的总辞。此后,在2021年8月26日,香港当局剥夺了立法会内最后一名民主派议员郑松泰的议员资格,香港立法会内只剩下了建制派。接着,中国人大在2021年3月11日通过了《全国人大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根据新的制度,香港立法会将设置90个席位,其中包括40席选举委员会选举席位、30席功能界别选举席位和仅仅20席直选席位。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所谓的选举委员会席位和功能界别席位基本上会是建制派的天下。直选席位不但仅剩下了区区20席,而且在民主派和本土派政团大量解散、民主派和本土派人士大量被捕的情况下,能够与建制派在选举中抗衡的人士也已经寥寥无几。2021年12月19日,被世人视为假选举的新一届立法会选举举行,功能界别选举和直选选举的投票比例分别创下了1985年和1991年以来的新低。在那一天,大批香港民众通过选择郊游出行的方式,拒绝配合这次完全无法代表民意的选举。最终,在90个议席中,建制派得到了89席,仅有1席由中间派政党获得。至此,香港立法会中不再有民主派和本土派的身影,香港立法会本身已经变得和中国人大或政协十分相似了。

随着时间进入2022年,香港的自由可以说已经是荡然无存,整个香港陷入了一片“万马齐喑”的氛围当中。但是,在这样的高压之下,香港人仍然没有放弃希望。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动力使得人们仍然愿意坚持下去呢?香港未来的道路,又究竟在哪里呢?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