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三十六讲 历史重现

2022.03.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三十六讲 历史重现 2019年6月20日,习近平与金正恩会面握手。
KCNA VIA KNS / AFP

一、斯大林由韩战建立的远东国际体系的兴衰回顾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韩战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三十六讲《历史重现》。

在此前的几讲中,我们通过从苏联、中国、朝鲜三方的视角出发,拼出了一个宏大的历史拼图,也就是共产极权阵营试图通过韩战建立起怎样的一套国际体系,以及这套体系一步步崩溃的过程。可以说,韩战的真正策划者、发起者和指导者实际上就是苏联的大独裁者斯大林。为了使美国的军事资源从冷战的主要对峙区域欧洲转移到亚洲,斯大林指使金日成发动了韩战,并引起了美国的军事介入。随后,斯大林又指使毛泽东参加韩战,从而将中国完全绑在了苏联的战车上,进而获得了通过中国获取亚热带和热带战略资源的通道,以及将共产极权势力的触角进一步伸入东南亚的机会。通过参加韩战,中共获得了苏联的大力援助,实现了初步的工业化,并为了维持畸形的工业化经济体系对农民发动了残酷的“粮食战争”,铺好了通往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大饥荒的道路。

斯大林在1953年死后,这一套斯大林精心构筑起来的体系开始一步步走向崩溃。随着毛泽东逐渐对苏联显露出不臣之心,以及赫鲁晓夫对苏联内部的保守势力进行政治清洗,毛泽东和赫鲁晓夫为了强化自身的政治地位,都对金日成进行了争相拉拢。这样一来,尽管苏联和中国曾经支持朝鲜内部的苏联派和延安派发动试图推翻金日成的“八月宗派事件”,但苏中两国并没有阻止金日成在平息“八月宗派事件”后对苏联派和延安派进行的毁灭性屠杀。

在这之后,随着苏中两国的步步交恶,双方对金日成进行了争相拉拢。金日成则采取“等距外交”的立场,对苏中双方都建立起了盟友关系。在苏中全面决裂及毛泽东发动文革之后,金日成尽管一度被中国激进的毛派分子视作追随苏联的修正主义者,中共和朝鲜的关系也随之转冷,但金日成依然模仿着毛泽东通过文革建立起的登峰造极的个人崇拜,在神化自己的同时,清洗了自己所在的游击队派,进而将自己的长子金正日确立为接班人,建立起了世袭制的金氏王朝。然而,此时的金日成已经不再能指望中共对他的革命提供援助。随着文革的降温,尽管毛泽东与金日成修复了关系,但此时毛泽东已经与西方阵营越走越近,中国封锁了苏联的南翼。1975年,在毛泽东与金日成的最后一次会面中,毛泽东对援助金日成统一朝鲜半岛没有表现出兴趣。至此,斯大林通过韩战好不容易在远东建立起来的一整套体系,就走向了土崩瓦解。

但是,值得追问的是,为什么在当今的世界,俄罗斯、中国和朝鲜依然在许多问题上步调一致呢?在1975年后,苏联和继承了它主要领土的俄罗斯,加上中国、朝鲜这三者之间,又呈现出了一种怎样的关系呢?今天的这一讲,我们就要解答这些问题。

 

2019年4月25日,金正恩出访俄罗斯,与普京会面握手。 (AP Photo/Alexander Zemlianichenko, Pool, File)
2019年4月25日,金正恩出访俄罗斯,与普京会面握手。 (AP Photo/Alexander Zemlianichenko, Pool, File)

二、“苦难的行军”:朝鲜陷入孤立与大饥荒

1976年,毛泽东病死,中国进入了短暂的华国锋时代。19785月,华国锋出访朝鲜,受到了盛大的欢迎,看上去似乎是延续了中国和朝鲜所谓“用鲜血凝成的友谊”。然而在此时,在毛泽东死后,对于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相当不满的中共元老事实上也对金日成的个人崇拜,以及金日成建立世袭体制的举动相当之不满。当时随同华国锋出访朝鲜的中共中联部长耿飚曾在内部传达过一个情况,表示中共领导人“并不同意朝鲜关于主体思想的提法和金日成准备将政权传给儿子的做法。”

随着华国锋在此后不久逐渐淡出政坛,中国进入了邓小平时代。19794月,金日成秘密访华,中国随后恢复了对朝鲜的无偿军事援助,并答应以半价向朝鲜提供石油、建立输油管道。在1980年代前半期,中国继续大力援助着朝鲜,援助的内容包括价值达到每年数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和贷款,以及包括当时中国最先进的改装版米格-21在内的军事援助。不过,随着1980年代中共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发展,中国开始在这一时期与韩国不断加强经贸合作。在1984年,中国和朝鲜的贸易额为4.98亿美元,中韩贸易额则为4.43亿美元。到了第二年,中韩贸易额猛增到了11.61亿美元,远远超出了中国和朝鲜之间的4.88亿美元贸易额。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对朝鲜的援助则开始打折扣。尽管金日成对于邓小平在1989年进行的六四屠杀表达了完全的支持,但进入1990年代后,中国对朝鲜的石油供应开始从半价提供改为按照国际市场价提供。随着中共在1992年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路线,中韩的经济往来以更快的速度发展了起来,中韩两国在同一年宣布建交。到1994年末,中国在朝鲜的对外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人员仅剩下25人,在韩国的却有将近1.7万人。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和朝鲜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冷淡期。

198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和朝鲜在意识形态和经济合作领域渐行渐远,朝鲜开始严重地依赖苏联的援助。19845月—7月,金日成出访苏联和东欧共产阵营国家,并在这之后得到了苏联更大规模的援助。19858月,苏联派出了庞大的党政代表团访问朝鲜,在同一年向朝鲜提供了萨姆-3型地对空导弹和当时最先进的米格-23战斗机,并同意为朝鲜援建原子能发电站。(以上内容,参见沈志华:《最后的“天朝”:毛泽东、金日成与中朝关系》尾声《改革开放与中朝同盟基础的瓦解》)

然而,这也是苏联和朝鲜的最后蜜月期了。随着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出任苏共总书记,苏共开始了一系列的政治改革。在这样的背景下,苏联在19909月与韩国建交,引发了朝鲜的猛烈抨击。在这样的情况下,以所谓正统继承了马列主义的“主体思想”为官方意识形态的朝鲜,开始认为中国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道路,并认为苏联也已经不再坚持“社会主义国际主义”。朝鲜依然坚持着坚决反美的外交路线,从而在国际上陷入了空前的孤立。随着苏联在1991年解体,苏联对朝鲜的援助停止了。在这之后的几年里,尽管中国继续向朝鲜大量出口食物和燃料,但奉行改革开放路线的中共在1993年之后也叫停了这种大量援助。1994年,金日成病死,金正日继位。从这一年开始,一场被朝鲜官方称为“苦难的行军”的惨烈饥荒席卷了朝鲜全境。

在苏联和中国的大量援助不复存在的情况下,朝鲜的粮食产量在1994—1996年间减少了六成。由于粮食短缺,食不果腹的朝鲜农民只得在山上开垦土地,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和洪灾,又进一步扩大了粮食短缺的程度。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朝鲜政权依然坚持被称为“先军政治”的政策,使军人能够比平民更优先地获得食物配给,从而加重了粮食短缺的蔓延。结果,朝鲜政权就连军人的粮食配给都已经无法保障了。而与此同时,金正日依然忙于神化“先王”金日成的工作,征发大批民力营建着极尽奢华的锦绣山太阳宫,用于保存金日成的尸体。这样,在19951998年间,惨绝人寰的大饥荒在朝鲜上演。对于这次饥荒的惨景,逃亡韩国的前朝鲜高干黄长烨曾在他的回忆录中有过生动的记录。其中一段文字这样说:

“粮食难弄,人们成堆的饿死。只要稍微离开平壤市中心,就能看到饿死的人,往郊外去,更是成堆的尸体。许多人跑到山涧水里捞鱼吃。平壤尚且如此,地方就更无法想象了。

“据从地方回来的同志报告说,每个火车站都有饿死的孩子们,海滨的人捕鱼太多,导致附近海域鱼子都没了;人们又去深海捕,结果一次就淹死了数百人。

“父母养不起孩子,就送出去讨饭……根据组织部的说法,95年共饿死五十万人,包括五万名党员,今年(11月中旬)已经饿死约一百万人。”(按:“今年”指1996年,见黄长烨:《黄长烨回忆录——我看到了历史的真谛》第十章《逃亡》,北京:华夏出版社,2008年)

在有的地方,残酷的饥荒甚至导致了人吃人的惨象。根据黄长烨的估计,有多达250万人在1995—1998年间饿死了。面对这样可怕的人道灾难,美国和韩国伸出了援手,开始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其中,作为朝鲜的最大粮食援助国,美国从1996年开始通过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向朝鲜提供了大量的粮食援助。仅仅在1999年一年,美国就向朝鲜出口了近60万吨粮食。这样,在自由世界的人道主义救援下,朝鲜这次恐怖的饥荒终于结束了。但在这之后,朝鲜依然不时出现局部性的饥荒,也依然故我地在外交上采取坚决反美的路线。

 

2022年2月4日,普京、习近平进行了会面,俄罗斯与中国在同日发表联合声明。(AP)
2022年2月4日,普京、习近平进行了会面,俄罗斯与中国在同日发表联合声明。(AP)

三、历史重现:热爱自由的人们肩负着捍卫自由的使命

2000年,出自苏联情报机关的普京出任俄罗斯总统。在这之后,普京不断打压政治反对派,逐步建立起了他在俄罗斯的专制统治,开始对西方世界采取敌视的态度,甚至对大独裁者斯大林的所谓“成就”进行正面评价。在这样的情况下,继承了斯大林政治遗产的普京,和金日成的后代又走到了一起。

2006年,朝鲜进行了首次核实验。在这之后,朝鲜又进行了多次核试验。2011年,金正日病死,他的第三子金正恩继承了金氏王朝的“王位”,朝鲜的核试验与核子研究也在不断地进行。而一直到2015年,普京当局都允许朝鲜在俄罗斯境内进行核子研究。此外,在2014年,普京当局免除了朝鲜的100亿美元债务。2017年,俄罗斯和朝鲜扩大了在铁路网建设问题上的合作,使得封闭的朝鲜能够派遣更多铁路工人进入俄罗斯工作。俄罗斯也拟定了中长期的计划,允许更多朝鲜工人前往俄罗斯工作。接下来,在20194月,金正恩又出访俄罗斯,与普京进行了一对一会谈。

尽管金正恩本人有在西方留学的背景,但他绝不是一个所谓的“开明派”。上台之后,金正恩发动了残酷的政治清洗,于2013年将朝鲜劳动党内被视作开明派的政治局委员张成泽处决,而张成泽也是金正恩的姑父。2017年,金正恩的长兄金正男又在马来西亚遇刺身亡。日本放送协会(NHK)在2018年披露,通过采访中国政府内部的消息人士得知,此前张成泽曾在2012年访华时,与当时的中共首脑胡锦涛进行单独交谈,透露了拥立金正男的想法,而这一谈话被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派人窃听,并转告给了金正恩,从而导致金正恩对张成泽和金正男下了杀手。(参见《金正男遇刺案 背后可能暗藏继承人问题泄密》,NHK2018214日)

事实上,尽管中共一度曾因为不满朝鲜的核试验,从而导致了双方产生了一定的矛盾,但随着金正恩在20183月访华并与习近平会面,双方的关系又一次热络了起来。金正恩的这次访华,是他在上台后的首次出访。在这之后,金正恩又两度访华,习近平也在20196月访问朝鲜与金正恩会面。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在上台以来时常利用毛泽东留下的政治资源,打造对自己的个人崇拜,并正在不断挑战着国际秩序。毛泽东的继承人习近平与金日成的后代金正恩在近年来的热络往来,无疑透露了两者加深合作的信号。

接下来,就在今年24日,也就是北京冬奥会开幕的日子,普京与习近平在会面后发表了俄罗斯与中国的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将会展开无禁区合作。224日,普京悍然发动了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并引起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一致谴责和制裁。33日,在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要求俄罗斯停止侵略战争的会议上,中国投下了弃权票,朝鲜则成为了五个投下反对票的国家之一。在这样的局势下,我们的世界似乎又回到了1950年的时刻。当时,斯大林、毛泽东和金日成站在同一阵营,一同投入了试图颠覆世界秩序的韩战。而现在,继承了斯大林遗产的普京、毛泽东的继承者习近平和金日成的后代金正恩,又互相靠拢了起来,试图对世界秩序进行颠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直到今天,我们的世界依然与韩战发生时的世界非常相似。在1950年时,国际社会组织起了拯救韩国,抵抗斯大林、毛泽东和金日成的联合国军,挽救了韩国的自由。在今天,国际社会也正在行动起来援助乌克兰,并正在展开对普京、习近平和金正恩的抵制。可以说,我们一直生活在历史当中。在这历史重现的时刻,热爱自由的人们依然和韩战时一样,肩负着捍卫自由的使命。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