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十四講 金氏王朝·中

2022.03.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十四講 金氏王朝·中 1957年11月,毛澤東在蘇聯參加十月革命四十週年慶祝會議時發表講話。
(來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一、中共爲什麼沒有制止金日成清洗“延安派”?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四講《金氏王朝·中》。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北韓首腦金日成在1950年代如何運用政治手腕,對朝鮮勞動黨內的“國內派”、“延安派”、“蘇聯派”等政治派系進行大清洗,從而使勞動黨內僅剩下金日成所在的派系“游擊隊派”的過程。可以說,通過這些行爲,金日成不但將自己變成了北韓國內的獨裁者,也使他和蘇聯、中國的關係產生了相當大的變化。在這之後,北韓歷史將會怎樣發展呢?蘇聯、中國、北韓的三方關係關係又將如何演變呢?在這一講中,我們就將回答這些問題。

如上一講所說,在1956年的“八月宗派事件”中,朝鮮勞動黨內的“蘇聯派”與“延安派”試圖發動政變推翻金日成的統治,卻敗給了金日成的一系列政治手腕。儘管蘇聯和中國的代表團曾在同年9月到達平壤,對金日成進行了施壓,要求他不得清洗“蘇聯派”和“延安派”,得到金日成的同意。但在蘇中代表團離開平壤後,金日成迅速違背了他此前在壓力下做出過的承諾,於1957—1958年展開了一場斯大林式的大清洗,屠殺、關押了一萬人,將“蘇聯派”和“延安派”徹底毀滅。

事實上,參與“八月宗派事件”的人士,大部分都屬於與中共有歷史淵源的“延安派”。“延安派”和“蘇聯派”在謀劃推翻金日成時,也曾在中共方面得到毛澤東的同意。在金日成開始進行大清洗的1957年,仍然有大批所謂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部隊,即韓戰期間開入朝鮮半島的中共軍隊駐紮在北韓。然而,當金日成對“延安派”進行大屠殺時,這些中共部隊卻沒有進行過多幹預,反而在1958年撤離了北韓。這一切的發生,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呢?

促使中共作出從朝鮮半島撤軍決定的一大原因,與毛澤東試圖在斯大林死後奪取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領導權有關。對於國際共運而言,斯大林曾是當之無愧的最高領袖,毛澤東、金日成則是聽命於他的棋子。然而,在斯大林死後,毛澤東在很大程度上成爲了國際共運當中所謂“革命經驗”最豐富的人。因此,在斯大林死後,毛澤東便開始漸漸地顯露出了他對蘇聯的不臣之心。這樣,對早已對蘇聯和中國對北韓的控制有所不滿的金日成進行一定程度的拉攏,便成爲了毛澤東考慮的首要問題,而“延安派”在北韓的安危則成爲了一個次要問題。值得一提的是,在1956年11月時,北韓就曾自行提議請聯合國召集有關國家會議來解決朝鮮半島的問題,顯示了他試圖繞開蘇聯和中國自行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想法。

二、拉攏金日成:毛澤東從北韓撤軍的原因

1958年10月25日,最後一批撤離北韓的中共軍在平壤登上列車,在平壤車站受到北韓官方組織起的歡送。(來自中國政府網)
1958年10月25日,最後一批撤離北韓的中共軍在平壤登上列車,在平壤車站受到北韓官方組織起的歡送。(來自中國政府網)

事實上,自從韓戰停戰協定於1953年7月簽訂以後,美軍和中共軍就已經開始不斷撤離朝鮮半島。到1956年時,美軍和中共軍已經從朝鮮半島各自撤出了大半部隊,巔峯時期在北韓境內擁有120萬兵力的中共軍僅剩下44萬人,留守在韓國的美軍則僅剩下以兩個師爲主體的兵力。現存檔案文獻的記錄顯示,毛澤東是在1956年11月最早提出從北韓撤軍的。當時,毛澤東在與蘇聯駐華大使尤金會面時,就曾向尤金提出過從北韓撤軍的想法,並向蘇聯領導人徵求了意見。1957年1月,周恩來到訪蘇聯,得到了赫魯曉夫對於中共撤軍的同意。1957年11月,蘇聯舉行了十月革命四十週年慶祝活動,於莫斯科召集了有六十四個國家的代表參加的“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毛澤東參與了這次會議。一方面,根據赫魯曉夫的回憶,毛澤東在這次會議上放出了令蘇聯和東歐共產國家難以接受的狂言,表示“不要怕戰爭。既不要怕原子彈,也不要怕武器。無論這場戰爭是什麼戰爭,我們社會主義國家都一定會取勝。”“如果帝國主義把戰爭強加給我們,而我們現在6億人,即使我們損失其中的3億又怎麼樣,戰爭嘛,若干年之後,我們培育出新人,就會使人口得到恢復。”另一方面,毛澤東也在當時向同在莫斯科的金日成提出了撤軍的動議。

在11月9日與金日成的會面中,毛澤東表示,去年他派彭德懷加入向北韓施壓的蘇中代表團,“可以看成是對朝鮮勞動黨內部事務的干涉”,並說“我們決定不再幹這樣的事”。此外,毛澤東還詢問金日成,能否讓因“八月宗派事件”流亡中國的“延安派”人員回去,遭到了金日成的拒絕,毛澤東也就沒有再過多追問。正是在這次會面中,毛澤東提出了中共準備從北韓撤軍的動議,並表示這樣做能使美軍也從韓國撤走兩個師。(相關情況,參見田武雄:《同聲異氣:中國1958年從朝鮮全部撤軍方案的形成》,《聊城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5期)值得注意的是,在毛澤東提出這些動議時,金日成針對“延安派”和“蘇聯派”的血腥清洗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也就是說,“延安派”事實上已經成爲了毛澤東的棄子。

幾天後,金日成答覆毛澤東,表示他同意中共軍隊撤離,並說他會在回國後與黨中央進行討論,再作出進一步答覆。金日成在回到北韓後,於同年12月提出了兩套撤軍方案,第一套是由北韓向中方和聯合國方面致函,分別要求中共軍和美軍撤離朝鮮半島。第二套則是由中國政府聲明提議雙方撤軍,北韓則進行附議與響應。在中共中央進行了討論後,毛澤東在1957年12月31日部分採納金日成的第一套方案,但在此基礎上進行了修改,表示北韓不應該向聯合國寫信要求美方撤軍,而是改由北韓方面公開聲明提出相關撤軍建議。因爲在中共看來,如果北韓在這一問題上與聯合國進行接觸,便會導致整個聯合國在撤軍問題上成爲“敵對的一方”,會生出更多枝節。

最後,經中共修改的撤軍方案步驟,首先是由北韓政府發表公開聲明主張撤軍,中國政府隨後表示響應和支持,蘇聯政府則也表示支持,並提出召開有關國家會議的建議。最後,再由中國代表團訪問北韓,與北韓發表聯合聲明。這樣一來,就避免了北韓在撤軍問題上與聯合國的直接接觸。隨後,周恩來在1958年1月8日向蘇聯駐華大使尤金上報了這一撤軍方案。1月23日,尤金向中方轉達了莫斯科方面的態度,表示蘇聯完全同意中國的意見。(參見田武雄:《同聲異氣:中國1958年從朝鮮全部撤軍方案的形成》)

三、中共軍撤離北韓與“中國人民志願軍”活動的終結

1957年11月,毛澤東在蘇聯參加紅場閱兵。毛澤東身旁的人爲赫魯曉夫(右三)。(來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57年11月,毛澤東在蘇聯參加紅場閱兵。毛澤東身旁的人爲赫魯曉夫(右三)。(來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接下來,一切就完全按照蘇聯、中國、北韓三方商議出的劇本上演了。1958年2月14日,周恩來率代表團到訪北韓,在次日開始與北韓方面進行有關撤軍的協商。2月19日,中國和北韓發表了關於撤軍的聯合聲明。接下來,仍在北韓的44萬中共軍隊分爲三個批次,於1958年3月12日—4月25日、7月11日—8月14日和9月25日—10月26日陸續撤出了北韓。1958年10月25日,當最後一列裝載着中共軍人的列車從平壤出發時,金日成曾率領北韓高層到場歡送。然而,這一片看上去的其樂融融,事實上是經過各種利益交換和算計才達成的。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共軍撤離北韓以後的幾十年裏,朝鮮半島上實際上還有一小批以“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名義活動的中國軍人。這是因爲,在1953年7月的停戰協定簽署之後,聯合國在朝鮮半島設置了名爲軍事停戰委員會的機構,用於監督雙方的停火。這一機構有聯合國軍、北韓軍和中共軍的代表參加,會在分界線上的板門店不斷舉行會議,磋商相關事宜。而其中的中共軍代表,就以“中國人民志願軍代表團”的名義長期存在了下去。1991年3月,美方決定由韓國代表擔任聯合國軍代表團職務,遭到了北韓方面的反對,因爲北韓認爲韓國並非停戰協定的簽字方。在這樣的情況下,北韓方面退出了停戰委員會,並在1994年4月28日宣佈停止“朝鮮人民軍代表團”在停戰委員會中的活動。在這樣的情況下,停戰委員會已無法維持運作。1994年9月1日,中國外交部宣佈會召回在板門店的中方代表團。同年12月15日,時任中國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召回了板門店的所謂“中國人民志願軍代表團”。這樣,儘管中國方面未曾官方宣佈過解散所謂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但從這時起,中共軍隊以這個與事實相差萬里的名字在朝鮮半島的活動,就算是徹底地告一段落了。

隨着中共軍隊在1958年撤離朝鮮半島,蘇聯、中國、北韓三方的關係發生了更爲微妙的變化。此時,毛澤東已經對蘇聯顯露出了相當明顯的不臣之心,蘇聯和中國的決裂即將發生。另一方面,金日成則終於擺脫了令他深感不安的中共大軍,開始向蘇聯方面表達了展開更多軍事合作的意願。1958年5月28日,金日成在與蘇聯駐北韓武官季亞科諾夫談話時,表示北韓的空軍和海軍很弱小,完全需要蘇聯的幫助。如果蘇軍總參謀部認爲有必要在北韓境內建設空軍和海軍基地,就可以馬上進行,北韓方面則會提供足夠的水泥。(參見田武雄:《同聲異氣:中國1958年從朝鮮全部撤軍方案的形成》)同處一個陣營的蘇聯、中國和北韓,即將迎來一場連環背刺的大戲。這場大戲的結局,則是使斯大林通過韓戰苦心經營起的那個體系走向了崩塌。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