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看行业:“煤超疯“重现人间,风水轮流转?

2021-09-11
Share
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看行业:“煤超疯“重现人间,风水轮流转? 图片:煤炭批发市场上,一名工人正在整理煤砖。
法新社资料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人狠话多的子朝。这期节目啊,我们来聊聊最近火热的煤炭。

煤超疯”再现人间

99日,A股市场迎来了“煤好”的一天,煤炭的煤。这一天煤炭、钢铁、水泥等大宗商品板块集体暴涨,包括巨无霸中国神华在内的多家煤炭企业股票出现涨停。其实,煤炭行业的火爆已经持续了近一年之久。

2020年年底以来,中国煤炭价格开始回升。到了2021年春天,这个煤炭消费的传统淡季,在供需缺口进一步拉大的刺激下,中国煤炭行业“淡季不淡”。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的动力煤,从3月到5月,现货价格涨幅超过50%519日,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点名要遏制煤炭等大宗商品过快上涨,不过2021年总理的话很多时候并没有什么鸟用,煤价继续一路挑战极限,截至98日,环渤海地区动力煤价格指数又比5月上涨了20%。秦皇岛港的现货价格更远高于此,动力煤每吨超过千元,焦煤更达到2000元以上,按照价格来讲已经达到了2008年的历史高位水平。

煤价的上涨,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煤炭企业了。且不说股票受到投资者的追捧,一线的厂矿职工也感受到了久违的大景气。一切仿佛又回到了2010年前后,挖煤就是挖金子,晋陕蒙产煤区经济增长傲视全国的那个黄金年代。

 

需求侧:“新周期”真来了,有人关心吗?

  中国一次能源消费的六成来自于煤炭,是主要经济体中占比最高的。加上中国生产了世界一半以上的钢铁、电解铝和水泥,对煤更有根本性的依赖。煤炭行业的荣枯,与经济周期的波动息息相关。煤矿的开发和运营,投入大、工期长。煤价高涨时增加的产能在经济下行时难以迅速调整,经济低迷时被调整掉的产能在经济复苏时难以及时恢复,更加放大了它价格的波动。其实周期性行业这种情况还是挺普遍的,别的不说,之前黄了快十年的海运行业,今年就狠狠地报复性反弹了一把。 

上一次的“煤超疯”出在2010年前后。但煤炭行业实际上在20162017年也有过一轮小阳春。那一年,一个词”新周期“红极一时。恒大地产用1500万年薪聘请的那位著名野生国师任泽平先生,提出观点说中国经济会在2017年后进入了新一轮周期。这个新周期,不是指一个季度或年度的经济繁荣,而是类似2002-2007年那种连续很长时间的大繁荣周期。那几年正好是中国每年放出两百万亿M2的时候,这么多钱往哪里去呢?一个奇怪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涨价去库存。大概思路是,老百姓和投资者都是买涨不买跌的,通过推动上游价格上涨拉高各类资产和商品一起涨价,便可以改变市场预期,也就不再有过剩的忧虑了,迎来新的经济景气了。

执行这一思路最彻底的当然是疯狂到顶点的房地产市场,通过政府天价卖地、地产商疯狂贷款抢地演出了最后的也是最盛大的狂欢。其实说起来,恒大许老板高价请任国师,也主要就是为了忽悠人买房子吧。不过任大国师确实像是揣摩到了”上意“,房产之外,作为主要控制在国企手中的最上游的大宗商品,煤炭价格十分听话地迅速拉升,带动下游电力、钢铁涨声一片。天量的货币似乎借此都能流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不断上升的资产价格和强烈的通胀预期也刺激了全社会的投资热情。居民杠杆率在五年内翻一番,中产人均贷款炒房,屌丝人均超前消费,一个新的盛世就在眼前。

在太平时节为了制造繁荣人为吃药雄起,真碰到麻烦,手里头就没牌了。中国经济被海量的货币这么一泡,全社会除了炒房就是各种金融投机,以及假装成互联网创业的金融投机,实体经济眼看药丸。加上高涨的资产价格和通胀灭掉了居民消费,外头看着还行,内里已经上来了。偏偏2018年以来,中国和西方的关系急剧恶化,资金进出的主要门户香港被自己玩坏,加上疫情冲击,不顺心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全球资本对中国未来的信心可谓每况愈下。为了抵御经济脱钩和外资撤退的影响,中国政府不得不反其道而行之,在经济急需刺激的环境下,进行一系列限制投资、打击消费行动,“高位冻结”了房地产市场,最后还不忘了搞一场名为“共同富裕”的劫富未必济贫的表演。

这一切都是试图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到党的手中,用来解决自己制造的麻烦——这是我们早先一期梳理过的内容,此处不再赘述。我们只需要知道这场运动的后果,是造成了包括中国人自己在内的全球投资者,更加对中国的未来丧失信心,资本更加疯狂的以各种形式逃出中国就可以了。

2021年,全球经济开始复苏,疫情中被打得乱七八糟的全球供应链无法应付全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突然高涨的需求,沉寂多时的大宗商品价格开始暴走。按正常的情况,这就预计着新一轮周期的开始了。但在中国,人们关心的只是薛定谔的铁拳下一次将砸向哪个行业,哪个有钱人又要捐钱出来共同富裕,xx国际大公司又夹着尾巴逃跑了之类新闻,自己不要变成两亿灵活就业人口的一员。中国经济目前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那点靠低人权优势卷出来的创汇能力了。

上游成本的高涨,在这种情形下自然是极其不受欢迎的。但无所不能的中国政府,却做不成狙击大宗商品价格这件事。这鸦飞雀乱人仰马翻的时刻,谁还记得什么劳什子新周期到底来了没有呢。大家都跟商业大佬们一样,只能互相鼓励“活下去”。虽然有些看起来是真撑不下去了,比如任国师曾经的东家,“新周期”最知名的信徒,恒大许老板,哈哈。

 

供给侧:自损一千“煤炭制裁”,荒腔走板“碳中和”

虽然煤炭的火热,主要还是因为周期性供需失衡加上全球经济快速复苏带来的需求,但要说我们高瞻远瞩的总加速师什么都没做,那也是太贬低他老人家了。需求不好管,我去搅合下供给总可以了吧,正好这是国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事情。

海外许多人把中国从去年底开始出现的煤炭供应缺口,归咎于中共对澳洲进行的煤炭进口禁令。其实客观来说,中国全年从澳洲进口煤炭只有几千万吨,相比于中国一年近50亿吨的消费量来说是九牛一毛,且可以问其他国家进口。但澳洲向中国出口的主要是高价值的冶金用炼焦煤,主要进口地则是远离北方产煤省份的东南沿海。“煤炭制裁”虽不至于伤筋动骨,却足以在一定时间内打乱相关企业的生产节奏,使局部地区出现短时间煤炭供应不足。进而引发市场投机情绪。

真正要命的,是它提示市场,中国政府可能随时制造一波不可预知的波动,引发市场恐慌。不管是金融资本的投机,还是各地用煤企业的囤积备货需求,都加剧了煤炭供应的紧张。可是这一禁令企图“教训“的对象,长期被中国当成卫星国”颐使气指“的澳洲,却迅速开拓了新的出口市场,今年煤炭出口量可望继续增长7%,还托煤价大涨的福大赚了一笔。而把正常贸易变成流氓勒索工具的中国政府,却是结结实实的并未杀敌八百,纯粹自损一千。

另外一层,就是2017年以来的环保风暴,乃至今年突然成为流行概念的“碳中和”了,这些事情本来都是很正确、很值得夸赞的好事。但是中共的体制里,所有人都只对上面派下来的指标负责,为此不惜把一切事情推向极端,所谓的环保减排,从稳健有序的计划变成一场罔顾民生和经济的表演。一会儿大跃进式推行煤改气,甚至发展到要农民即便冻死都不准烧煤取暖的地步;一会儿又迫于外汇吃紧,发现还是自家挖煤自家发电更香。美好的愿景在实际执行中变成弹出弹入的抽风,为本来就充满波动的周期性行业平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如果身处这样一个行业中的企业,哪怕为了稳妥起见,也会倾向于对产能扩张采取更审慎的态度。一旦碰上需求井喷,供应吃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从长期来看,这种不确定性自然会导致产能波动的放大。

 

 忧虑:“新时代”与我们的地球

这轮“煤好岁月”,虽然算是正常的周期波动,但在中国主动“去全球化”开始加速迈向内循环的今天,却也带上了些许怪异的色彩。

中国今年PPI即生产价格指数与CPI即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之间的剪刀差扩大到了惊人的程度。本来呢,因为疫情期间各国普遍扩张了货币,全世界都有通胀压力。但煤价及其下游电价的上涨,在中国却没怎么传导到消费物价上。大家想想也知道,一个人只吃不拉,那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不动如山的CPI证明的不是中国物价稳定人民生活幸福,而是居民消费已经乏力到躺平的地步。而且未来随着世界各国陆续适应与病毒共存的新常态,未来全世界对中国商品的依赖也将逐渐减少,就更加迫使中国不得不通过压低各项包括工资在内的各项成本来保持出口创汇的能力,同时尽可能遏制包括煤炭在内原料价格的上涨。我们可以做一个合理的推测:中共当局在牺牲消费保出口创汇的同时,也会强化对上游大宗商品生产的管制,计划经济新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这还只是中国自己的问题,但有些事情,我们即使不在中国,都无法置身事外。拜登总统昨天刚刚又一次强调气候变化是全人类共同的威胁,中国作为世界第一碳排放大国,对于应对这一挑战有多重要的意义自然不用多讲。在中美关系降至冰点的限制,克里前国务卿一次次访问中国,这几乎成为当前中美之间最主要的合作领域,可见这一人类共同面临的威胁之紧迫。但出于对所谓“能源安全”的忧虑,越来越走向与西方对抗、害怕被卡脖子的中国,却又开始大开倒车,将能源消费从更清洁高效的石油和天然气,转向高排放、高污染但是可以自给自足的煤炭。

据最新的报道,中国在拒绝按期提交应对气候变化的减排计划的同时,公布了后面几年要新建43座燃煤发电厂的计划,这一计划可能导致中国到2060年每年碳排放量增长1个百分点以上,与所谓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蓝图完全背道而驰。中国不是刚刚搞过鸡飞狗跳的运动式环保嘛,这又是要闹哪样?

其实我倒是想要为维尼大大说两句公道话。他又不是愚昧的塔利班,自由贸易、市场经济香不香,环境保护重不重要,他真能不知道?其实他也追求过这些东西,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点缀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巩固他老人家的权势地位。再香再好的东西,如果在他看来会导致他看重的什么东西被不受自己控制的力量掌握,那是万万不可以的,哪怕把它毁了砸了也在所不惜。不论是亲手毁掉中共最重要的金库香港,还是逼迫出海有成的中国科技公司回来接受党委领导参加共同富裕,思路大抵如此。西方势力想借着环保的借口增加中国对进口能源的依赖或者提高中国出口产品的成本,那更是要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你趁早死了这条心罢。更进一步的是,气候变化作为自由世界最后一项愿意与中国进行合作的事务,居然也被中共当局开发出了人质外交的价值。

在外交部战狼的口径里,只有西方接受了中国那些无理的条件,中国才愿意坐下来谈减少排放应对气候变化的事情。就仿佛中国的温室气体和pm2.5全都飘出去污染了外国的天空,中国自己是在平行地球上吃瓜看加州山火德国大水一样,参与减排计划纯粹是为了给“外国地球”上水深火热的人民表示人道关怀而已。当然,在中共某些人看来,河南洪水西南大旱那确实不是“属于中国的地球”发生的事情,反正中国人民从不抱怨。嗯,也许吧,不过作为一个正常人类,也只能对他们比个中指,愤怒地说一声:How dare you

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子朝,咱们下期再见。

 

 (本文中对上市公司的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自由亚洲电台的立场,且不包含任何投资建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