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滿城耳語國殤日 ——中共建政73年回首

2022.09.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滿城耳語國殤日 ——中共建政73年回首 2022 年 9 月 24 日,北京天安門廣場。
法新社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夏業良教授,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中共建政73年了。今年中國大陸的國慶日,正是中共的二十大召開前夕,而此時的中國,上上下下,街頭巷尾,卻都在議論撲朔迷離的中南海所謂“政變”祕聞,籠罩着種種不祥之兆。

1. 政治傳言蜂起的背景:73歲的黨國內外處境

1)清零政策成全球獨家,中國各階層民衆不堪忍受,天怒人怨

2)外企外資撤離,脫鉤潮起;中國房地產衰退,科技巨型企業遭清算,人口下降,經濟迅速下滑

3)外交慘敗:在俄烏戰爭中,策應俄國;在臺海周邊,以射彈鎖島威脅美日;鑑於此,北京被美日歐強化警戒和圍堵;在美國主導下西方結成環環相扣的各種同盟夥伴關係,進一步孤立俄國與中共:遭遇美、英、澳大利亞、日本、印度、工業七國、北約、AUKUS, QUAD, FIVE EYES歐盟……國際主流社會圍堵與孤立,習中共已陷入四面楚歌之中。近日中俄雙雙被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起訴即爲最新一例…………

4)習中共無力對抗被西方孤立的大勢,開始走向閉關鎖國

5)中共內外的非習和反習力量在上述背景下集結起來,發起反擊,試圖改變習政策,重回改革開放路線

2. 1949——2022:中華人民共和國曆史一瞥

1949年中共武力奪權, 至今已經73年了。

共產黨君臨中國,是中國自十九世紀向現代社會邁進的歷史進程中的最大一次斷裂。

中共建政73年,可劃分爲4個時代:

毛時代、鄧胡趙時代(八十年代)、鄧江胡時代、習時代

1)毛時代 (1949-1976)

毛時代特點

毛澤東統治中國,是典型的極權主義時代,其特點,是運動治國。

在橫的方面,毛中共建構瞭如水銀泄地一樣的控制社會的天羅地網。這種“黨-國“式控制網羅,主要是通過“單位制”及“戶口制”以及1958年開始的“公社制”進行的。

在縱的方面,毛主要通過週期性的政治運動來進行統治。毛時代展開了幾十場政治運動,最爲著名者爲:
大躍進運動導致的大饑荒(人類史所罕見)

文化大革命(掃蕩人類文明,摧殘中國人性……)

1976年毛澤東去世後,中共發生宮廷政變,毛妻江青及其政治同黨被捕,三起三落的鄧小平於1978年奪得最高權位,中國進入鄧時代。

2)鄧胡趙時代 (1978-1989,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的特點

以經濟建設爲中心, 在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具體操作下,引入市場因素, 把中國向世界打開, 進二退一,市場列寧主義使中國經濟開始發展。

在共產中國的這四個時期73 年中,僅有鄧胡趙時代即人稱的八十年代,可算其中異數,那是共產中國略微具有人性和開明色彩的10年。

3) 鄧江胡時代 (1989-2012)

六四鎮壓開局

改開十年後中共遭遇民間社會成長帶來的政治危機,鄧爲維護中共的壟斷性權力,不惜在1989年6月4日,把坦克車開上大街,用野戰軍血腥鎮壓了和平示威的民衆。此一血腥句號終結了逐漸向文明世界靠攏的八十年代,開啓了後鄧的鄧江胡時代。

基本特點

1992後定型了“政治收緊、經濟放鬆”的統治模式,社會走向權貴市場化:弱勢羣體邊緣化。 貪腐盛行,道德淪喪,中國社會犬儒主義流行。權力精英、經濟精英與知識精英相結合的“鐵三角”精英統治出現。在西方一些政治精英的綏靖政策與經濟精英的利益合盟下,中共利用了二戰後美國及西方國家主導的國際主流政經秩序,加入世貿組織,然並未履行入世時的承諾,憑藉中國的廉價勞力和低人權優勢,成爲世界工廠,獲取了巨大經濟利益,同時加劇了貧富分化。

4) 習近平時期(2013--)

習時代特點

逐步向毛時代倒退

以選擇性反腐清洗政治對手,高度集中權力。

搞修憲醜劇,取消主席任期制,企圖終身執政。

重新啓動意識形態戰爭; 發“九號文件”,搞“七不講。強化封網,鉗民之口,拒絕普世價值。

重提“反動知識分子”,囚死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迫害許志永、許章潤、任志強、蔡霞、…..整肅維權律師高智晟等,重走“反智主義”的毛氏歧途。

加強黨管企業,阻遏資本外流,回收企業家的財產

拆毀教堂,壓制基督教等各種宗教信仰自由

悍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譭棄一國兩制,以港版國安法箝制香港,以窮兵黷武之姿咄咄於南海。

外交政策:拋棄韜光養晦,擴張反自由的“中國模式”,以大撒幣大外宣收買人心,以“一帶一路”擴張勢力範圍。在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中,北京策應莫斯科;在臺海周邊,以美國佩羅西議長訪臺爲藉口,以射彈鎖島威脅臺灣中華民國與美國日本。

窮途末路習中共

脫鉤、圍堵與孤立

鑑於中共早期隱瞞自武漢爆發的人傳人新冠病毒,致使之肆虐全球,追責之聲至今未息,

鑑於其極端清零政策,使中國形同監獄,怨聲載道,成爲業已開放與新冠共存的國際社會中的一葉孤舟,鑑於北京冒天下之大不韙,以港版國安法強行實施於香港,廢止國際條約承諾,毀滅國際金融中心及自由港,觸怒美英歐盟及國際社會,鑑於中共在新疆建立令人髮指的百萬人集中營,迫害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權,鑑於習近平中共倒退之路日益明顯,對外擴張日益猖狂,國際社會終於下定決心,全方位改變對中共的戰略方針。

北京已經處於國際主流社會的脫鉤、圍堵與孤立之中。

中共之命運

迄今爲止,歷史上所有共產黨政權,其壽命沒有一個超過了74年的。

過去我們比較過前蘇聯與共產中國的歷史及其壽命,注意到有一個意味深長的數字:前蘇聯陷入深度困局的1990年,距離其最初建政的1917年,是73年;習近平的中共陷入當下困局的2022年,距離其最初建政的1949年,也是73年。這個數字,是啓人思索,值得玩味的。

這大概是三代人的時間長度。

早在1954年,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就預言:“……社會主義國家將要發生一種演進性的變化。” 他告誡人們,要有足夠的耐心和信心,要把希望寄託在社會主義國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人的身上。”

前蘇聯與東歐的演進,驚人地兌現了他的預言。

目前處於謠言紛起時代的習近平政權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