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从退林还耕、农管、土地财政看中国的地权

2023.05.25
专栏 | 中国透视:从退林还耕、农管、土地财政看中国的地权 中国某地官员在桥上铺土种植农作物,称之为"退路还田"。
微博截图/古亭提供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1、涉及土地产权的中国当下三大问题:退林还耕、农管、土地财政

最近,在中国有几个热点问题引人注目,那就是:退林还耕、农管、和土地财政的溃败危机。

1)退林还耕

前不久,习近平反转他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退耕还林”国策,突然宣布要搞“退林还耕”,保证“饭碗要端在自己手中”的大规模运动。

于是,中共的这一举国体制开始了大折腾:中国城乡处处毁林造田,无边林木纷纷倒下,硕果累累的果园,竹园菜地,荷塘鱼池。在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隆声中,绿水青山一夕之间变回泥土石头之地,甚至有些地方成为秃岭荒山。

成都是一个典型案例。那里造价341亿的环城100公里美丽利民的生态公园,数日之内,悉数铲平,意图打造10万亩水田。付出如此大的代价341亿,需要10万亩水稻田442.8年的收入才可能还清。这种败家子的荒谬大手笔,举世罕见,举国叹息,必将在历史上留下耻辱性记录。

为何要如此荒诞地折腾?

据说是是为了“粮食安全”。 实际上,中国目前年生产的粮食为6.8亿吨,每年消耗的粮食为7.8亿吨,缺口一亿吨,这个缺口通过进口完全可以弥补,而且国际市场粮食价格要比中国粮食的收购价便宜得多,质量也好得多,完全不必为了自产自食而退林还耕,作出这样大的破坏。

这一决策反映出习的危机潜意识中闭关锁国不惜一战的赌徒意志,也就是他不顾一切代价,要保卫自己摇摇欲坠的权位的意志,是一种战时思维。

但即使是战争思维,习当局也是昧于当代基本国际文明现状的。

以当下国际环境与文明水准来看,即使开战,封锁一切也不会封锁粮食出口,这是最低的人道主义。现代的国际共识是,不管你这个国家干了怎样的人神共愤的坏事,国际制裁清单上永远不会包括粮食和药品的。

当年中国大饥荒中苏对抗,中共称苏联逼着还债,只能将粮食产品作价运给苏联,实际情况是苏联提出暂缓还债,国际社会也希望出口粮食救中国人民于饥饿之中,但是当时毛泽东为了面子,为了要与帝修反争一口气,不顾百姓死活而拒绝。但是看看今天俄乌战争,乌克兰的粮食出口虽然出现了一些困难,但基本还是正常的。俄国侵略乌克兰,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制裁就没有包括粮食和药品。这是最基本的国际道义,基本的人道主义。

水利专家王维洛针对时下的退林还耕说:“退林(草)还耕、水稻上山的结果是大面积的水土流失,造成地质灾害”。98年中国发生洪灾,是大面积砍伐森林造成的恶果,痛定思痛,于是提出“退耕还林”。二十年过去了才初见成效,水灾得到稍稍遏制。现在重又“退林还耕”,二十年的心血付之东流。但是有人简单思维,顾头不顾脚。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曾说:严重饥荒实际上是一种人为的短缺经济,是一种政治决策的后果。大饥荒只发生在没有新闻自由的专制国家。统治者故意将目标人群长期置于食物、住房、医疗、教育等必需品严重供应不足、或价格远远超出消费水平的状态。以此来控制他们,迫使他们陷于一种仅仅能满足生存状态的苟延残喘之中,而无暇去进行其它政治诉求活动。

“退林还耕”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再次改变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的形式,彻底剥夺农民对土地的权利,剥离农民和土地的联系,让农民再次成为新的计划经济的下的游离的原子,成为国有农场的打工者。这样就能达到去房地产存量的目的。

“退林还耕”再一次体现了中国社会皇权主义的本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过,。“莫非王土”,变成“莫非党土“。

所以,这里的根本问题在于,中国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所谓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也变成无法与政府争锋的徒有其名的东西,予取予夺。他们不能自己决定土地的用途及其收益,无法干预政府任何对土地的随意处置,随意使用。无论官方如何折腾,农民都毫无发言权。

2)农管

 为了与“退林还耕”配套,北京还成立了农管部门,并随之下乡,加强对本已奄奄一息的农村的管制。

早自今年初,各级地方政府就传出并先后组织“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也就是俗称的“农管”,全中国目前总计有8.2万名在编在岗的农业执法人员,他们分散在约2500个相关机构中执勤,拥有自己的制服、车辆与执法装备,依据官方说法,这是整合了过去种子、农药饲料、农机等领域由多个部门分散管理的新行政法职责。

这些农管以执法为名,暴力强拆农民的蔬菜大棚,甚至有抢夺鸡鸭,扣押农户的猪只,不仅大查农民所谓违规的机具和所需的驾驶证,更要求农村开始缴纳“物业费”。因为他们的恶形恶状和城市执法队伍的“城管队”不相上下 ,被村民形容为“村霸”。这种暴力维稳式的农管,引发民情愤怒,忍无可忍,最近终于爆发了出来。

据中国官媒《今日头条》报导,浙江省这次又走在前列,成立不到几个月的「农管」终于率先被取消了。估计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省效法而取消「农管」

3)“土地财政“的危机

中国的土地财政是指地方政府依靠“卖土地”所获得的财政收入,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与土地有关的政府的非税收入,如土地租金、土地出让金、新增建设用地有偿使用费等。二是与土地有关的税收,如耕地占用税、房地产和建筑业等的营业税、土地增值税等。截至2020年,土地出让金是中国政府经营土地所获得的财政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

政府把土地作为商品进行买卖,把土地的收益当做非纳入预算的小金库,这其实是中共制度上的失败。

目前,随着中国房地产爆雷的危机频繁出现,中国的土地财政面临全面危机,有些地方财政业已破产,欠债累累,资不抵债了。

2023年贵州政府公开承认无力解决债务一事,引发广泛关注。此事只是冰山一角,贵州债务问题显示,中国地方债深陷泥淖。贵州公开躺平,要求中央帮忙收拾烂摊子,表明中国地方财政已经很难撑下去了。一些城市降低了公务员工资。有些城市削减医保福利的做法引发了街头抗议。

这个土地财政与房地产业的兴衰是紧密相关的。因为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把土地的开发权通过长期合约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但由于近年来房地产业的泡沫危机,卖地收入已经大幅减少,进入大衰退的阶段。

但中共一直不敢使用在其他国家显而易见的财政收入选项:房地产税。因为这将涉及巨大人口中拥有房产者的基本利益;同时它也理不直气不顺。中国人被中共剥夺了土地所有权,房地产仅仅拥有70年的使用权。既然我没有所有权,你有什么权力征收我的房地产税?

2、中国的土地所有权问题

地权:关键的关键

以上的退林还耕、农管、土地财政这三个问题:其根源都与五个字有关,那就是土地所有权。揭开中国的纷繁复杂的现象,其实用土地所有权这把钥匙就能揭开很多秘密。

几千年来,土地问题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中共长期宣传说,传统中国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土地集中在地主手中。而正是洞悉了地权的秘密,毛泽东以“打土豪分田地”为号召,骗取了贫苦农民参军,为夺取政权准备了重要的暴力武装力量。

很多国家在工业化初期都推行过土地改革。本来土地改革只要通过有价收购的和平手段将土地分配给农民也就完了。台湾实行的三七五减租进一步将土地分配给自耕农,未流一滴血便完成土地改革。

中共不是,中共1949年上台后发动了一场暴力土改运动,其前提是侵犯和否定原有的财产权,并把财产拥有者视作罪人,是彻底剥夺乡村士绅地主富农的土地财产人格尊严乃至生命。它杀掉了多达200万被贴上“地主”标签的农民。

中国农民在共产党领导下仅仅只有四、五年作为土地的主人领有土地证,但很快就是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一直到人民公社,至此,又回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状况, 土地收归国有了。

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农民成为农奴,实行的一直是通过工农剪刀差来为城市和工业输血的政策,对农村农民的残酷的盘剥是通过生产资料和劳动产品进行相对简单粗暴掠夺。作为奴隶的农民生活极端贫苦,没有任何权利和财物,在大跃进期间,被驱赶到公社大食堂吃饭,最后,饿殍遍野,农民被活活饿死三千五百万到四千万,造成人类历史上因为政治原因造成大饥荒的最高悲惨记录。

45年前,处于饥饿边缘的安徽小岗村农民决定不管他们必须在人民公社干活的规定,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冲破了中共强加的土地所有制,恢复了家庭包干制,并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耕种土地,造就了农业生产的繁荣,并引发了后来一系列资本主义式的改革,使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仍是唯一地主——中共

但这些改革未能扭转早期采取的将土地所有权国有化的政策。

改革开放之后,党国对农民权利的剥夺转变为对生产要素的掠夺。按照中国现有的土地法规,中国农民在土地承包中所获得的权利是相当不完整且相当不公平的。

这给农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了负面的影响。由于没有真正的土地所有权,就意味着农民无法购买、出售或租赁土地,以创造经济上可行的更大片的土地,也无法将土地用作贷款抵押,限制了他们筹集资金的能力。虽然他们可以离开土地去城市工作,但没有财产权意味着他们无法用土地来帮助为新生活提供资金。

结果是农村普遍的经济停滞。2018年,城镇居民收入比农村居民收入高出近3倍,与1978年经济改革开始时的差距大致相同。

现在又加上政府随意折腾土地用途,他们不能抗拒从“退耕还林”到“退林还耕”的反复折腾,加上暴力维稳的农管,农村是否要倒退到1978年之前的黑暗时代?

尽管近几十年来一直有模仿某种土地市场的努力,但中国的每一块土地仍掌握在国家手中。中国,从1949年之前的亿万土地所有者的国家变成了只有唯一的地主—中共—的国家,至今仍然如此。

这是所有农村问题的关键症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