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清零,還是放棄清零,這是個問題?

2022.01.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清零,還是放棄清零,這是個問題? 2022年1月19日,北京海淀一個流動病毒監測站排隊等待檢測的人們。
(美聯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李恆青先生,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一、 當前新冠疫情全球大勢

1)尾聲的開始

奧密克戎(Omicron)變異株可能會讓全球進入大流行疫情的終局。

“我們快到了,現在是一段尾聲的開始,至少在英國是如此,”利物浦大學的感染與全球衛生主席朱利安·希斯考克斯教授(Prof Julian Hiscox)說,“我想2022年的生活將會幾乎回到全球大流行之前的樣子。”

選擇有兩個——我們要麼撲滅新冠病毒,就像我們終結西非的埃博拉(Ebola,伊波拉)病毒一樣。或者疫情會慢慢平息,但是卻與我們長期共存,它會成爲各種地方性流行(Epidemic disease)的一種——比如普通感冒、HIV、麻疹和肺結核等,一直存在。

目前世界各國絕大多數的重症病例都發生在沒有接種疫苗者的病患身上,一旦一個國家度過了Omicron這道關卡,後續的確診病例應該會顯着減少,在這種情況下,各國就能以應對季節性流感的方式來治療新冠。

我們已經看到跡象,隨着我們的身體越來越熟練地與之對抗,新冠病毒將會變得不那麼致命。

我們將必須要習慣的一個新關鍵詞:“地方性流行(endemic)”——這意味着,新冠病毒毫無疑問還會繼續存在。

“這個病毒寫滿了地方病的特徵——在一種疾病的強度比較一致和可預測的時候,被列爲地方性流行”——倫敦大學聖喬治學院的病毒學家伊麗莎貝塔·格羅佩裏博士(Dr Elisabetta Groppelli)說。新冠病毒依然存在,但是我們不再需要限制我們的生活,我們已經自由得多了。”

比爾. 蓋茨指出,Omicron變異毒株將創造出許多免疫力,但在未來一段時間裏,大家可能得每年接種一次新冠疫苗。
萊利教授也認爲,“很可能的情況是,我們所有人會去打流感疫苗,生活看起來不會與2019年的秋天有太大不同。”

唯一可能的重大轉折是,一種能夠擊敗奧密克戎並引發更嚴重疾病的新變種。但種種跡象表明,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極小。

二、 2020全球第一險——中國清零


但是,前面提到的全球防疫大勢,有一個例外,就是中國。
1) 當前世界獨一無二防疫法——中共絕對清零政策

美國的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將中國的「清零政策」列爲2022年全球政治風險清單上第一名,理由是「清零」將重創中國的內需經濟、傷害全球供應鏈,最終拖累全球經濟。

「歐亞集團」表示,中國大陸 的清零政策會更加嚴格實施隔離和封鎖,這將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而且效果不會很好。大陸感染率不高,人羣中的抗體也不多,這個戰略在2020年是全球最好的,但是,換作2022年將是最糟的。

從12月23日開始,中國西安市有1300萬居民裏被限制在家中,這是自2020年武漢市封鎖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封鎖行動,當時武漢有1100萬居民被封鎖在家中。而今將近1300萬的中國西安的封城,全城「人不出戶、車不上路」,至今已達三週以上。而在西安之後,河南禹州市、固始縣和鄭州 2 個區以及山西永濟市也相繼封城,河南周口市太康縣以及浙江寧波、天津部分地區也進行了封控,封控區實行「人不出區、嚴禁聚集」等措施。而自西安封城以來,人民坐困愁城、缺糧斷食,已逼近了人們生理忍受的底線。


清零政策有嚴厲的懲罰措施配套。河南警方近日通報的11起"涉疫典型案例",例如,一名在未設置發熱門診的醫療機構工作的醫生對發熱病人實施診療,由此被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立案偵查,因爲當地防疫措施規定,只有設有發熱門診的定點機構才能對發熱病人進行治療;另一例是,某藥房負責人向顧客銷售退熱藥品,被處以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處罰。文章解釋道,當地的藥店已暫停銷售這類藥品,"因爲想購買這類藥品的人有故意隱瞞新冠病情之嫌。"

爲此,中共越來越多地訴諸於刑法。據中國媒體報道,大連某管理有限公司在2020年12月對進口冷鏈貨品進行裝卸搬運作業中,違反防疫措施,導致新冠病毒由進口冷鏈貨品向社會面擴散傳播,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公司三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承擔刑事責任,被判處4年9個月到3年3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法蘭克福匯報》的文章認爲,這個案例與中國官方宣傳的論點相呼應:"新冠病毒可能是通過進口冷凍食品進入武漢的"。

消息透露,西安居民連續七天買不到一根青菜,政府不發送食物也不提供購買渠道,慢性病人得不到急救醫藥,一名少年因爲奶奶飢餓難忍外出買饅頭,卻被防疫人員攔截後圍毆痛打,一名老人心臟病發需要送醫急救,卻因處於管制區不得外出而病死家中,有孕婦遭醫院拒收而當場在院外流產,大樓一人染疫,整樓居民拉到「城外管控區」集中隔離,即使在隔離區,竟是12人一室的上下鐵牀鋪、一個洗手盆、沒有暖氣和獨立衛生間,設施極其簡陋……。

但是情況顯示,即使中國實施嚴厲的清零,也無法控制疫情的蔓延。天津、北京、上海的疫情發起和發展,也表明了這一點。

即使如此,「武漢/西安經驗-封城/清零政策」及其顯而易見的負面效應,依繼續在其他地區持續沿用和擴大,這正是因爲疫情不可能在短期內清除。

鑑於上述情況,中國將陷於「長期清零」的狀態。這是一個可預期的結果。

中國對疫情的「零容忍」政策非但無法控制感染,可能還會導致更大規模的爆發,如此會導致更大的經濟混亂,更多的國家干預。對世界來說,這意味着更多的供應鏈中斷問題。這意味着世界更大範圍內更持續的通脹,加劇經濟不安全感和公衆不滿等問題,並將繼續成爲一個首要的經濟和政治挑戰。

對中共而言,雪上加霜的是,冬季奧運會已經進入倒計時,而北京恰在此刻被奧密克戎(Omicron)攻克。北京風聲鶴唳,習近平草木皆兵。

既然如此,習中共爲何還要一意孤行,抗拒全球多數國家做法,堅持清零政策?

2) 何以堅持清零?習中共沒有退路,騎虎難下

其所以如此蠻幹,執迷不悟,原因在於:

a. 清零——防疫的“中國模式“

中國的「清零」政策,不是科學防疫,也不是理性治理,而是「習近平意志-中共特色極權」的貫徹,是防疫的“中國模式“,一種好強、爭功和死要面子的「運動防疫」。

這是因爲中國政府執迷於極權主義動員力量,認爲「武漢模式」取得了成效,堅持在防疫工作上採取「清零」政策,在防疫體制上採取「幹部問責制」,以致地方政府壓力重大,防疫幹部人人自危。爲了保住烏紗帽,地方政府祭出極端作爲,即使反人權、反人性、反人道,也在所不惜。

前述河南在這個時候公佈典型案例,就是因爲河南是目前奧密克戎(Omicron)病毒爆發的中心,中共企圖向外界證明,其清零策略也能經受住奧密克戎毒株的考驗。


b. 清零,已成了習近平防疫政策正確的符號,是所謂“制度優越性“的證明。他已經放不下來了

防疫工作成了政治運動或兵團作戰,把防疫當「文革」,把清零當「長征」,動輒調動解放軍進駐,全世界有哪個國家運用軍隊來防疫的?實際上,中國的疫情專家並非沒有提出「共存」理論,但都被習近平厲言訓斥,以致科學家噤言閉聲、不敢造次。

不久前,上海張文宏醫生倡議的“嘗試與病毒共存”,導致衛生部前部長在人民日報子刊上發文, 前部長表示,中國防疫策略是中國製度優勢的體現,反映了集中統一領導的權威,“中國式防疫”不容質疑。

張文宏等人被扣上崇洋媚外的帽子,更有人向復旦舉報張文宏學位論文涉嫌造假,終於讓張徹底閉嘴。(復旦在接受舉報以後開展了調查,最終結果宣佈張文宏論文存在不規範,但不存在造假和抄襲等問題。)

實際上,全世界都知道「清零」不可能,但只有習近平相信,並且硬要全世界都看到只有中國共產黨可以做到,因爲,屆時若是大功告成,「我的國」就真的「厲害了」!

c. 雖然病毒難控,但極權制度下人民可控

然而,即使民怨沸騰、效果不彰,中國也不感到警惕和威脅,因爲中國的官員不是人民選出,所以不必在乎民意。
習近平既然宣稱防疫大戰由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在他高居中央一聲「清零」令下,舉國體制、億萬必從,無人敢違逆;但是清零政策一落到地方,卻變成「強制隔離、集體拘留」等嚴厲措施。

次生災難氾濫:「政策滴漏」效應,指的是一種越到地方越嚴厲的「重力加速」效應,導致過度防疫、粗暴防疫、無序防疫,視疫民爲瘟豬、隔離如趕羊,完全脫離了正常的防疫軌道。由於西安染疫死亡人數爲零,但因清零而受害者不在少數,導致「人沒染疫就已家破人亡」的荒誕結果。這是政策殺人,

依據病毒學的專業估計,早已認定只能與病毒「共存」,不可能把病毒清除殆盡,只能依賴廣泛而有效的疫苗接種,與病毒進行「滾動式對抗」。西方國家絕不輕言封城,頂多只是小規模區域性的短期「封區」,一方面沒有這種極權動員的能力,一方面全面封城將嚴重衝擊民生、侵犯人權。

人類歷史上無數次的瘟疫,沒有一次是可以「清零」的,歷史上已發現的病毒,至今爲止也沒有完全清除殆盡,只不過是在普及疫苗接種下,提升人的免疫力而避免感染,在長期防疫之後,病毒因爲人們免疫力強化(形成中和抗體)而下降爲低致命的「一般(地方)流感」。

在中國,所謂「清零」只是一種政治任務或作戰目標,決不是科學決策,乃至根本是習近平的「一人決策」。

例如西安把社區內檢測陽性的居民拉到郊區或外縣市,再對留下的健康居民進行檢測,豈不全面清零了?把染疫病人趕出西安以外的外縣市,西安城內不就清零了? 對於西安居民無法忍受飢餓而發出的求救信號,官方一律以「有害信息」加以封鎖,於是,「清零」實際上是「清人」,它清除不了病毒,卻清除了人性。

d. 中共疫苗對防阻傳染的無效性


目前世界各國絕大多數的重症病例都發生在沒有接種疫苗者的病患身上。接種疫苗比例高的國家,已經或正在進入羣體免疫。故前景看好。

中共所以不敢放棄清零,還在於他們深知,中共疫苗對防阻傳染是無效的,特別不能防阻Omicron的傳染,倘若在中國放棄清零,由於中國的科興疫苗等的無效,勢必引發大規模流行。而要在中國研發出類似輝瑞、莫丹納那樣的疫苗,還需一年時間。假設如此,產生的經濟、社會、政治後果,使習中共不寒而慄。

e. 習近平的僥倖心理

習明知絕對清零越來越難,但在沒有其他出路的情況下,就只好訴諸僥倖心理:“我就不信這個邪。”像大躍進時的毛澤東一樣,硬着頭皮頂。倘若僥倖頂過去了,那麼對比於西方國家日染數萬病例,豈不證明當今世界「東昇西降」?豈不證明「中國模式」傲視羣倫?

但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他要中國人陪葬,只能落得類似毛害死幾千萬人的千古罪人的相似後果,走上歷史的被審判臺。

f. 堅持絕對清零,不僅戕害中國,而且禍害全球

因爲中國的絕對極端清零政策將造成生產中斷、全球供應斷鏈危機。

若中國政府的防疫政策仍然堅持嚴厲的封城措施。有調查顯示,有五分之一的在華德商表示,若疫情短期內不好轉打算離開中國。經濟學家紛紛警告,若中國持續相信病毒可以根絕、對病毒零容忍,全球供應鏈將陷入缺貨、漲價、斷鏈困境。

COVID-19變異株omicron(奧密克戎)在中國造成新一波疫情,西安、天津、河南紛紛傳出封城的消息,中國官方對病毒採零容忍、“清零政策”,產生經濟後挫力。

西安是生產智能手機用芯片、汽車零件的重鎮,供應對象遍及全球和中國品牌。韓國的三星(Samsung)和美國的美光(Micron)在當地生產智能手機、個人電腦和服務器所需DRAM及NAND記憶體芯片。美光已表示恐延遲出貨。

西安封城影響芯片生產 日本羅姆天津廠被迫臨時停工。

中國封城造成生產中斷 五分之一中國德商考慮離開。

尋找替代的供應商作爲因應,歐洲的客戶和消費者必須因應交貨期拉長和價格上揚的問題。

科隆德國經濟研究所(Instituts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所長鬍特(Michael Huther)認爲,只要中國繼續相信病毒可根絕,一人感染就全部封城,供應鏈的問題就不會解決。據調查近五分之一中國德商表示若疫情未好轉,考慮今年或之後離開中國。

劉佩真提到,長三角、珠三角、北京是半導體重鎮,中國疫情擴散的話,臺灣還能持續接獲海外客戶轉單,臺灣相對受益。

估計清零的經濟後果是在焦頭爛額的冬奧之後,習近平在國際、國內、黨內受到的最大壓力。特別是,在其他國家走出困境,而中國還在「長期清零」的狀態中,中國經濟將崩壞,習的連任企圖將走向失敗。

三、 習最後有無臺階可下?

三種可能:

1) 習堅持到底絕對清零

結果,國外羣體免疫,國內長期清零,風聲鶴唳,與世界脫鉤,經濟斷崖式下滑,甚至瀕於崩潰邊緣。習如願以償,達到真正的“閉關鎖國”。

完全回到毛時代。但最後黨內開明勢力聯手國際力量,使之下臺。——可能性不大

2) 習改弦更張,放棄清零,與病毒共存。

迴歸鄧小平甚至趙紫陽路線。——可能性更小。

習近平的政策已經騎虎難下,左右爲難。

3) 習中共口頭上不放棄清零,但實際做法上逐步放鬆,竭力靠攏國際主流

如仿效上海,先做不說,逐步區分防疫等級,把封城這一類層級的措施上調標準,“精準防疫”。先做不說,然後,特別在所謂20大後,再放寬對防疫策略的討論。——可能性較大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