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顏色革命、 權力鬥爭還是地緣政爭?——哈薩克斯坦局勢觀察

2022.01.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顏色革命、 權力鬥爭還是地緣政爭?——哈薩克斯坦局勢觀察 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街頭的俄羅斯軍人。
(美聯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張傑博士 ,週刊《九頭鳥:自由言說》創辦者, “張傑點評”(YouTube)主持人

一、 背景

哈薩克斯坦1月2日起發生大規模全國抗議,起因爲燃油價格暴漲引發民怨,怒火延伸至執政近30年的獨裁者、81歲前任總統 現任國家安全會議主席 納扎爾巴耶夫。過去一週,抗議者將納扎爾巴耶夫位在市中心的雕像推倒,一度佔領機場,全城陷入暴力與混亂。

哈薩克斯坦自1991年從蘇聯獨立出來,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執政30年,他成爲該國的代名詞。“納扎爾巴耶夫把哈薩克斯坦當成私人公司經營”。政府還是一直在推行對他的個人崇拜。

他的執政黨掌握了80%的國會席次,長年的威權統治也讓許多民衆不滿,這次暴亂危機振動了該國的政治,納扎爾巴耶夫也失去了名位。

哈薩克斯坦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死忠支持者,在此之前,蘇聯崩解之後,中國已經變成哈薩克斯坦的最大貿易國。從10年改到25年,當地政府與中國企業的腐敗勾結,引起了人民憤怒。

這一次石油和天然氣上漲的主要原因,也是“一帶一路”所帶來的債務引起,政府爲了償還債務,把全國最大的曼根什套油氣公司一半股權,用100億美元賣給中國,拿這些錢償還外債,因此,基本上,哈薩克天然氣或石油價格,是被中國操控。

二、 顏色革命

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街頭的情景。(美聯社)
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街頭的情景。(美聯社)

1) 習指爲“顏色革命”

習近平帶口信哈薩克斯坦總統: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勢力破壞哈薩克斯坦穩定、威脅哈薩克斯坦安全,堅決反對任何勢力破壞哈薩克斯坦人民的平靜生活,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盪、策動“顏色革命”,堅決反對任何破壞中哈友好、干擾兩國合作的企圖。

有些觀察家開初反應也認爲是顏色革命。因爲看來條件符合:哈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2019年才下臺的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位長達近30年,威權國家,順理成章,發生顏色革命合乎邏輯。而且,人們認爲自然與美國有關。

2) 初期情勢

客觀地說,不能說沒有一點顏色革命的色彩。特別是1月2日後的開初幾天在抗議漲價的民生問題之後指向前總統的政治訴求。政府提高主要汽車燃料價格只是觸發點,但真正的原因是民衆對國內物價飛漲,生活水平下降和對政府腐敗的長期積怨,民生問題開始轉向政治訴求,劍指前總統。

但是,到1月5號,情況就變了。

3) 1月5日,情勢突變

據紐約時報報道,阿拉木圖的人權活動人士加利姆·阿格列洛夫(Galym Ageleulov)指出,5日(星期三)在抗議現場的警察在中午左右突然撤離,接着“就出現了這夥人”。他稱這夥人是野蠻的暴徒,“看上去就是惡棍,而不是普通人,如學生、異議人士或者中產階層”。

阿格列洛夫表示,這幫暴徒“分明就是有組織的犯罪團伙”,看起來訓練有素,他們衝向市政廳,沿途放火燒燬汽車,衝擊政府機關。

哈薩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圖,一個由大約2萬人組成的“組織嚴密的團體”於5日聚集在市中心,企圖控制市政府大樓。該團體不僅擁有人數優勢,甚至還有着比執法人員更精良完善的武裝。

阿拉木圖發生的動亂看起來像是納扎爾巴耶夫的政治勢力試圖扭轉頹勢而做出的一次努力。他說:“這完全是由那些掌握實權的人精心策劃的”,納扎爾巴耶夫的侄子似乎在這場動亂中發揮了重要的組織作用。

馬西莫夫曾兩度擔任哈薩克斯坦總理,後出任哈薩克斯坦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日前騷亂者衝進阿拉木圖政府大樓,馬西莫夫隨即被解除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的職務。

顯然,此次哈薩克斯坦局勢起初的由下而上的顏色革命色彩很快爲高層的權爭所乘所用,事態迅速複雜化了。

三、 權力激鬥

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街頭的警察。(美聯社)
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街頭的警察。(美聯社)

1)雙雄演義

這場動亂演變成哈薩克斯坦兩大政治集團之間“你死我活的權力爭奪””。紐約時報等多方觀察者作如是觀。

所謂政治集團是指今年68歲的現任總統託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的勢力和前任總統,今年81歲的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勢力。

在建交30週年之際,習近平在1 月3日同時致電這兩位哈薩克最高權勢人物。致太上皇時,他說“納扎爾巴耶夫首任總統是我的老朋友”,而致電託卡耶夫總統時,則純粹是官方口氣,並無私人交情之語。

納扎爾巴耶夫也是30年前 前蘇聯的哈薩克斯坦加盟共和國的總統,蘇聯解體後,繼續擔任哈薩克斯坦總統,執政近30年。

納扎爾巴耶夫和中國打得火熱,在位期間曾訪華二十多次,和中國開展經濟合作,油氣資源大把大把賣給中國,再從中國進口工業製成品。

2)代理人的權力鬥爭及其與中共的關係

兩位留學中國的蘇聯留學生的故事

在哈國實際發生的是:哈薩克斯坦內鬥 的最高層是兩大北京校友火併:均爲中國通 ,均來自北京語言學院。

一位是託卡耶夫,現任哈薩克斯坦總統,第一把手;

另一位叫馬西莫夫,曾任哈薩克斯坦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第二把手。

幾天前,託卡耶夫宣佈以“叛國罪”逮捕馬西莫夫。

由此,哈薩克斯坦最高權力層,兩名“中國通”上演了罕見的宮廷內鬥。

兩位比較起來,跟中國交集更多的,是剛剛被逮捕的這位哈薩克斯坦前總理馬西莫夫(當然最多的是其後臺“納扎爾巴耶夫首任總統”,老納這次玩的是代理人出面權鬥)。

兩人分別是北京語言學院1984屆蘇聯留學生和1989屆蘇聯留學生,中間相差5年。託卡耶夫則要比馬西莫夫大整整12歲。

當馬西莫夫從北京語言學院畢業的時候,託卡耶夫已是前蘇聯駐中國大使館二等祕書。

1989年9月,馬西莫夫又以前蘇聯留學生的身份,進入武漢大學法學院攻讀國際法本科學位。

其時,託卡耶夫剛剛作爲前蘇聯最後一批駐華外交官,結束長達八年的中國歲月,返回母國哈薩克斯坦,由此進入政壇。

1992年7月,在託卡耶夫還在哈薩克斯坦政壇打拼的時候,馬西莫夫則從武漢大學獲得學士學位畢業,他在進入哈薩克斯坦核心權利層之前,一直在對華貿易有關的崗位工作。

他先後擔任哈薩克斯坦外經貿部駐中國新疆辦事處首席顧問、哈薩克斯坦商貿部駐香港首席專員。

由於受到納扎爾巴耶夫總統的賞識,馬西莫夫迅速成爲哈薩克斯坦政壇的新生力量,職位不斷攀升。

2007年,馬西莫夫成爲哈薩克斯坦總理。

在這個位置上,他先後呆了7年,成爲擔任總理職務最久的哈薩克斯坦政壇人物。

在擔任哈薩克斯坦總理第二年,馬西莫夫就回到武漢大學,受聘成爲武漢大學榮譽博士。

由此可見其與中國的淵源。

在一個國家的最高層,“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是不折不扣的“中國通”,這種現象非常罕見。

而如今,兩位“中國通”在最高層的政治內鬥,則更是罕見。

不過,必須注意到,兩位最高層中國通在北京留學時是蘇聯留學生的身份。這也昭示了他們與俄羅斯的淵源。

託卡耶夫在週三動亂最激烈的時候宣佈,他接管了納扎爾巴耶夫卸任後一直控制的安全委員會負責人的職務。納扎爾巴耶夫在2019年下臺,但他依然掌握着很多權力。託卡耶夫還撤銷了納扎爾巴耶夫侄子的安全委員會副主任職務,並清除了忠於納扎爾巴耶夫的幾名官員。

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Kassym-Schomart Tokajew)稱,挫敗了一起未遂政變,恢復了國家秩序。他表示,恐怖襲擊者中有在國外受訓的伊斯蘭極端分子,對他們的搜捕仍在進行。

託卡耶夫說,未遂政變來自“單一中心”, “在自發抗議幌子下,爆發了一波騷亂......。很明顯,其目的是破壞憲法秩序並奪取政權。” 他強調,在國外受訓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是襲擊者的組成部分,阿拉木圖成爲主要目的地。他稱,若阿拉木圖失陷,就將爲掌控人口稠密的南部乃至整個國家鋪平道路。他許諾,哈薩克斯坦會很快向國際社會提供相關證據。

顯然,迄今爲止,高層權鬥已成爲哈國事件的主軸。天平的砝碼已經倒向現任總統託卡耶夫一方,垂簾聽政的老王納扎爾巴耶夫業已失勢。

四、 地緣政爭

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Kassym-Schomart Tokajew)正式將騷亂定性爲一場“未遂政變”。圖爲街頭的軍隊。(美聯社)
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Kassym-Schomart Tokajew)正式將騷亂定性爲一場“未遂政變”。圖爲街頭的軍隊。(美聯社)

1)俄國出兵

情勢危急之際,哈薩克斯坦當局向莫斯科求援平定騷亂,普京稱,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 派遣的維和部隊湧入哈薩克斯坦並控制機場和主要政府辦公樓後,當地秩序正得到恢復。

隨着哈薩克斯坦得到莫斯科救援,這個國家陷入了對俄羅斯的依附。不管俄羅斯軍隊是拯救現在的當權者,還是另立新君。

普京強調,派遣部隊旨在防止武裝分子削弱哈政府權力。他稱,對哈薩克斯坦國家地位的威脅絕非來自抗議燃料價格上漲的自發集會,而是由於內外破壞力量利用這一局面。他表示,那些武裝分子與最初抗議物價上漲的人們有着全然不同的目標。他同時保證,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部隊不會長期留駐哈薩克斯坦。普京說,一旦使命完成,哈總統表示不再需要協助了,部隊就會撤離。

託卡耶夫的一名發言人日前也表示,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部隊在哈薩克斯坦駐紮時間預期不會超過一星期。除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外,該聯盟還包括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塔吉克斯坦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爲俄政府派遣傘兵協助鎮壓哈薩克斯坦抗議活動辯護,稱這一行動表明俄羅斯不會允許外部力量破壞周邊國家穩定。

2)中共有苦難言

在俄羅斯出兵的同時,中國也提議派出自己的特種部隊支持哈薩克斯坦。但是,這一提議並未受到託卡耶夫和普京理會。

哈薩克斯坦在習近平的世紀工程'一帶一路'中具有樞紐地位,是中國通往歐洲的大陸橋。尤其是北京在近年來企圖通過東海南海上的“一帶”的擴張企圖遭遇強力圍堵而日益困窘之際,哈薩克斯坦就成爲其'一帶一路'的關鍵所在。

穩定哈薩克斯坦,當然符合習近平利益,所以習近平纔會急急於帶口信給哈國當權的兩位(口信略有親疏不同,作爲政敵的兩位自會感受到),並強調反對“顏色革命”。

但是,由俄羅斯部隊獨自維穩,顯然有損中共的地緣政治利益,特別是一帶一路的利益。在事關這條重要通道的控制權歸屬問題上,俄中之間早就有難於公開的利益衝突,而今日,其衝突恐怕越來越難於掩蓋了。

就目前而言,中共正在受到國際主流的疏遠乃至孤立,北京急迫地有求於俄國;而普京也要習中共改變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 習已經照辦了。故日前俄中兩國正在高調宣示戰略盟友關係。有鑑於此,北京雖然極其不滿莫斯科單獨出兵並陳兵哈薩克斯坦,而自己從過去在哈國的主導地位退居邊緣,但礙於自身有求於俄國,卻不得不隱忍下來,眼睜睜看着自己在該國的影響力、經濟利益(包括在能源貿易中的定價權等)的迅速滑落。

這次事件,就地緣政治而言,最大的贏家是俄國,輸家是中共。在近30年來,侵蝕了相當大一部分原蘇俄勢力範圍的中共,經此事件,恐怕不得不讓渡出相當部分給俄羅斯。中共一帶一路利益將受到部分衝擊。

五、 不同的利器及其運用之道:普京與習近平在世界舞臺上

022 年 1 月 7 日,哈薩克斯坦在抗議燃油價格上漲後爆發暴力事件後,安全部隊在阿拉木圖市中心的街道上。(法新社)
022 年 1 月 7 日,哈薩克斯坦在抗議燃油價格上漲後爆發暴力事件後,安全部隊在阿拉木圖市中心的街道上。(法新社)

哈薩克動亂雖然並未塵埃落定,但大局輪廓已基本浮現。

人們可以就此更清楚觀察到普京與習近平在世界舞臺上各自的強項與軟肋,及其各自運作的策略技巧。

總體而言,俄國國力遠遠弱於中共,但俄國在國際上所攫取的利益卻與其國力不成比例,中共的情況恰恰相反。

這些年來,習的強勢是金錢和霸凌式脅迫,頻頻搞撒幣外交,謀取政治經濟利益。他的弱項是在軟實力上——堅守業已失敗的意識形態,且不知進退,不知“文武之道,一張一弛”,落得個踢到鐵板,灰頭土臉。

鑑於中國經濟迅猛下滑,中共最重要的優勢,也開始捉襟見肘,一年不如一年了。

普京的強項是軍力,弱項是其經濟實力。他老謀深算,深諳揚長避短之道,不把軍力藏之深山,窮盡其潛能。頻頻以軍力爲後盾爲威懾,軟硬兼施,不戰而屈人之兵,換取經濟和政治利益。

普京敢於冒險,善於妥協,深諳文武之道。習則剛愎自用,八方樹敵,把手中一副好牌打爛了。

這正是二人在國家實力及其攫取的政治經濟利益上不相稱的原因之所在。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