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金融危機 風起神州

2022.07.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金融危機 風起神州 2022年7月10日,大批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外聚集抗議。
路透社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李恆青先生,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一、 銀行爆雷 儲戶維權

今年4月,河南有多家村鎮銀行因遇到資金危機,無法提供取款服務,共計有四百億。一些儲戶此前已在鄭州舉行了多次維權和抗議活動,到6月更有維權儲戶聲稱自己的手機防疫健康碼被“轉紅”,並因此被隔離禁足,懷疑是有人濫權利用防疫工具作維穩用途。 7月上旬在央行鄭州分行門前的儲戶維權抗爭,大批來自中國各地的儲戶聚集到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前,拉出“沒有存款,就沒有人權”、“反對河南政府腐敗、暴力”等字樣的白色橫幅。

河南當局事後宣佈懲處相關官員,但未能平息衆怒。

二、河南墊付儲戶“封口費” 又出意外?

中國河南村鎮銀行暴雷後,事情愈演愈烈,最終當地政府不得不出面“維穩”,決定15日先“墊付”給存款5萬人民幣以下的存戶,而單家機構單人合併金額5萬元以上,則陸續墊付,墊付安排另行公告,以平息民怨,不料,15日兌現當天,因登記人數太多導致“墊付”系統當機,存戶被
卡在身分認證環節,難以登記。

一位名叫孫姓存戶從早上開始嘗試登記,始終難以登錄,感到很困惑。有存戶立刻在中國社交平臺爆料,稱“今天登記,竟說我金額不對,有毒”,馬上有許多存戶留言“我也是”,存戶懷疑:“這次系統問題是接口”、“就是阻撓”。一名張姓存戶則比較幸運,直到中午過後順利登錄並拿到錢,他說:“看到錢出現在帳戶裏,鬆了口氣”,悲嘆追回錢的過程“太累了,太複雜了。”

據報,河南村鎮銀行受害者約40萬人,涉及金額人民幣400億,7月15日一天只有300人成功拿到墊付金額。而這些存戶火速將錢轉到其他銀行,以免“重蹈覆轍”。

何以鄭州儲戶呼籲“李克強,查河南”?

這場被暴力鎮壓的示威,罕見打出的口號,包括指習近平親信、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有“通天關係”,又呼籲“李克強,查河南”。雖然扯出習近平和李克強,未必真有所謂境外勢力或高層不同勢力的攪和,是因爲中共已經傷到了民衆的底線——錢,所以人們一定會站出來。

數十年來,特別是六四後,經歷中共“悶聲發大財”的洗腦,人們若爲精神信仰維權會被指爲幼稚,於是一切看錢看。然而,“錢能載舟,錢亦能覆舟”,當局沒有料到的是,現在中國人因金錢受損而進行維權的行動,反而形成威脅中共的風暴。

至於民衆維權口號扯上習李,說明人們早已清楚中共高層的內鬥關係。就像上海封城,上海人都知道中南海有兩條防疫路線之爭一樣。

三、 政爭引發停貸潮 還是停貸潮起掀政爭?

爛尾樓停貸潮緣何而起?

風暴起因,無關權鬥

一場截至7月18日已橫跨25省、多達逾52城,300多 個項目參與,持續擴大的爛尾樓停貸潮,風起雲湧。目前中國房市正面臨泡沫破裂危機、數百萬民衆拒繳房貸,整個風暴還在擴大當中,據估計,總金額高達近一萬億。再加上房屋滯銷引爆的連環系統性危機,被視爲如同2008年“次貸危機”風暴。

有人認爲習派想製造金融風暴整李克強,讓其背鍋擔責進而垮臺。

實際上,習派沒膽亦沒能力製造如此大的風暴。這波爛尾樓業主全國性的集體強制停貸行動,從諸種現象分析,不是北京的某派勢力的政治操作。它的初始原因,不必聯想反習派借事件對習近平二十大連任攪局,或是習派針對李克強,而是中國的長期積累的房地產危機導致金融危機瀕臨臨界點的大爆發。

民間業主創發的精妙安全的維權措施

集體“躺平” 拒絕付款 無需集結 令誰焦慮?

人們看到,這次爛尾樓業主集體停貸,和前幾年全國老兵進京維權一樣,是經過串聯的統一行動,說明維權者比過去聰明。特別是房產業主集體斷供,一方面是人數衆多、分散,令官方難以維穩;另一方面是本人無需出面上街示威,只是選擇“躺平”不給錢,令當局無計可施。

政府黔驢技窮

爛尾樓斷供浪潮席捲中國各地,先前只是單一的民事糾紛,但現在由經濟事件變成了政治事件。政府不敢彈壓幾百萬的斷供業主,銀保監會面臨巨大壓力出面希圖安撫人心,首要措施是:保交樓。將壓力轉到開發商頭上。但開發商本來就是因爲資金鍊條斷裂而爛尾的。所以,政府不得不“出面做莊”,通過專款專用,以借貸等方式向開發商提供資金,要求開發商優先處理爛尾樓保交屋,問題是這些借款要怎麼償還?

爛尾停貸,又是政府先墊付款項?其實這樣做問題多多。一是錢從哪來?上半年,全國財政赤字5萬億;二是,國家拿錢墊上了,會不會最後又成爛賬?三是,爛尾、墊付、再逃債,會不會成爲示範效應,催生新的爛尾樓。

反之,政府不拿錢墊付,開發商資金短缺,爛尾樓造成的巨大社會民生問題、銀行金融黑洞和市場金融恐慌、連帶政治影響力,將帶來社會騷亂。

北京急了。假手銀保監局和央行,祭出幾招,企圖挽狂瀾於既倒。

第一招就是拿起號稱監管的大刀,中共銀保監局和央行出手,針對預售資金監管,給地方政府和相關銀行施加壓力,但是這個壓力已經無濟於事了,大家都沒錢了。

第二招是“保交樓”。中央政府施壓地方政府吐出一點賣地錢,讓個別開發商做下“樓盤復工”假動作配合淡化危機的宣傳,但也只是維持一陣子,地方本身財政虧空,連公務員都要減薪。開發商如果翻身乏力,維權者又很聰明,當局的緩兵之計並不起作用。

第三招,當局發出打擊爛尾樓腐敗的信號,要從爛透了的黨的肌體割下幾塊爛肉,捉一批貪官以平民憤。7月14日,官媒指爛尾樓背後存在違規審批、濫用職權、權錢交易、失職瀆職等腐敗。

多個省份住建廳有關負責人陸續被查。問題是,這些官員是近幾年落馬的,拿下他們後,爛尾樓問題依然如故,只能說明無官不貪,“前腐後繼”,在不同的領域都一樣。另外,貪腐好像都只是地方的事,中央並未觸動。人們常說,中央反腐的實質,只是因爲下邊的官員動了他們的奶酪,減少了中共頂層權貴們的收入。

根本問題是:政府已經捉襟見肘,沒有錢來補漏洞了。

習若想爛尾金融危機嫁禍於李,將反受其禍

若想把這把爛尾樓資金匱乏的火燒到李克強頭上,習派有三個關口擋在前面,難以逾越。

1、習近平爲控制房市過度擴張,在2021年1月1日推出“三條紅線”控管房市底線“,直接令房市硬着陸,出現窒息狀態,引爆房市泡沫破裂,包括數個大型房企破產倒閉,連鎖致中小房企直接落跑丟下爛危樓,購屋人成了最大受害者。三條紅線具體爲:(1)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超過70%(2)淨負債率不超過100%;(3)現金短債比不小於1。根據“三道紅線”的觸線情況,將房企分爲“紅、橙、黃、綠”四擋:紅色檔:如果三條紅線都觸碰到了,則不得新增有息負債。

實際上,各地政府現在房企是“救助”的,很少提習近平的“三條紅線”了,這就意味着各地政府已實質棄守“三條紅線”,否則房地產泡沫破裂將愈演愈烈。

2、習近平自己在河北雄安劃了一個“千年大計”,建造了中國最大的“爛尾樓”。最近雄安新區被爆每天只有一趟往返北京西站的列車,實實在在成了“千年爛尾”工程。如果習爲對付政敵,要搞爛尾樓反腐必先自習自己的雄安新區這個最大的爛尾樓開始反。

3、更爲嚴重的金融困境是習近平防疫的清零政策造成的。中共的清零政策如今絲毫沒有改動,說封就封。如果下半年這樣的地區封控來回來去,經濟蕭條,3萬多億的地方專項債全年額度在上半年就用完了,政府還有錢來墊付銀行和開發商的資金短缺嗎?清零政策勢將成爲習的滑鐵盧。

鑑於此,習當局要把爛尾樓引到政治對手身上爆炸,不會那麼容易。但是它一定會有社會政治的後果的。

4、 何以金融危機易於產生政治後果?它與一般的其他經濟危機有何區別?

1) 歷史案例:金融危機的政治後果

爛尾樓斷供浪潮席捲中國各地,它雖非政治起,卻必導致政治果。

事實上,現在它已經由經濟事件變成了政治事件。

聯想歷史上金融危機導致的政治後果:1948-1949年南京國民政府的金融危機,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使亞洲國家多個政權倒下,韓國、泰國和印尼政府倒臺)2008年金融海嘯……

2) 何以金融危機容易導致政治後果?

不像普通的其他經濟危機,只涉及有關的經濟部門的人羣。

金融危機涉及所有的人,涉及他們全體的身家性命。沒有人能側身事外,倖免於難。

因此,金融危機常常引發政治變遷。

北京一直以爲它能用錢買政權安全。但是,“錢能載舟,沒錢亦能覆舟”。當金融危機大爆發,它沒錢了,就惶惶不可終日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