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俄烏戰爭與中國內政

2022.06.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俄烏戰爭與中國內政 俄烏戰爭的一幅相關圖片
美聯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張傑博士 ,週刊《九頭鳥:自由言說》創辦者, “張傑點評”(YouTube)主持人

一、中國內鬥如火如荼

 

李克強主持十萬官員會議

動態清零  vs. 拯救經濟

親俄派樂玉成仕途的起伏

習酷吏陳全國職位的被貶

批李宰相影射文章的興亡

日前召開的北戴河會議

…………

二、習近平普京通話的因由

正值習近平國內面臨挑戰之時,恰逢其生日,俄羅斯總統普京6月15日致電賀壽引發關注。

中俄雙方對這次通話基本相同的表述

習:“相互支持,戰略協作。” “歷史經緯“( 指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歷史淵源)。

“今年以來,面對全球性動盪變革,中俄關系保持良好發展勢頭,兩國經貿合作穩步推進,”習近平對普京說。“中方願同俄方推動雙邊務實合作行穩致遠。中方願同俄方繼續在涉及主權、安全等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相互支持,密切兩國戰略協作。”

習近平在與普京通話時,維持了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給普京留足面子的一貫做法,不僅不提“侵略”,而且連“戰爭”也不提,把炮火連天的烏克蘭戰場描述成“烏克蘭問題”或“烏克蘭危機。”

普:中俄關系前所未有的高度,中方承認俄方特別軍事行動的合法性。 “新疆、香港、臺灣“三大問題上普京支持中方。“俄方支持中方提出的全球安全倡議,反對任何勢力藉口所謂新疆、香港、臺灣等問題干涉中國內政,願同中方加強多邊協作,爲推動世界多極化和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秩序作出建設性努力”。克里姆林宮聲明承認雙方關係“處於有史以來最佳狀態,而且仍在持續改善中”。聲明還表示,習普兩人“還談及進一步發展兩國軍事和防務關係的問題”。

普希望藉此來交換習去兌現“不封頂”的承諾,向俄提供武器、芯片等援助。

普京更促使習在戰略上幫忙,以威懾甚至攻打臺灣來爲普京解圍。

而過去中俄兩國是略有不同表述的

如北京強調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 (含蓄指侵略),而楊潔篪不久前同沙利文談話的基調——中國對俄烏戰爭中立——也與此類似。

俄在烏東的戰事稍有進展,習則趁機在通話中從北京前段“中立”的姿態後退,向黨內展示其聯俄未錯,試圖挽回其因外交失敗而導致的黨內困境。實際上是把普京侵烏克蘭的勝敗與他自己的政治生命拉得更緊了,當今世界最兩個引人注目的政治強人正在綁捆一起,沆瀣一氣,已成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共命運關係。

但習也意圖在中俄關系上佔據主導地位

“中方始終從烏克蘭問題的歷史經緯(這是附和普京的俄烏歷史觀)和是非曲直(這是指不願放棄與烏克蘭的關係)出發,獨立自主作出判斷,積極促進世界和平,促進全球經濟秩序穩定,”習近平說。“各方應該以負責任方式推動烏克蘭危機得到妥善解決,中方願繼續爲此發揮應有作用。”

不過習近平與普京通完話之後,不僅中俄雙方對這次通話出現不同的表述,美國方面也提出了不同於中俄兩國的看法。

美國國務院在習普通話後發表的一份聲明中指出,選擇同俄羅斯站在一起的國家將不可避免地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三、西方外交縱橫捭闔 主導局勢演變

在前段俄烏戰場僵持局面下,爲了打破僵局,美又承諾烏克蘭以十億美元的軍援。

6月15日,從40國到50多國,壯大的烏克蘭國防聯絡小組將加大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美國防部長奧斯汀在布魯塞爾宣稱,50多個國家代表承諾將加大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

英國首相在經歷了不信任危機之後再次訪問基輔,爲烏克蘭提供更多的軍事援助, 包括訓練烏克蘭軍人。

丹麥籍的北約祕書長公開暗示烏克蘭以領土主權換和平之後,遭到澤倫斯基駁斥,美國也對此不表示支持。

然後德國總理法國總統意大利總理以及羅馬尼亞總統到訪基輔表達對烏克蘭的堅定支持。歐盟正式接納烏克蘭爲預備成員。

歐盟的核心領導者法國和德國領導人及其他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對基輔的訪問姍姍來遲,但卻是一個標誌性的轉折點,意味着圍繞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西方的大團結至此最終完成。

法德總體上拋棄了綏靖主義的立場,不光是由於普京在稍早前紀念彼得大帝的相關表態中明確表明了其領土野心——默認其對烏克蘭戰爭的侵略性,而且是由於烏克蘭的堅決抵抗對國際政治的演變產生了積極的“化學反應”:它們決意加入西方的整體抗俄援烏洪流,願意接納基輔,幫助烏克蘭贏,支持其奪回所有領土,只有在此基礎上才能啓動與俄羅斯的新的談判。

美國領導力的恢復;英德法意羅首腦決定拋棄綏靖政策,全力助烏克蘭獲勝。

於是,地緣政治的天平明顯朝着有利於國際主流國家的方向發展。

烏克蘭防長列茲尼科夫週四在布魯塞爾接受《CNN》專訪時透露,美防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英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等西方國防官員告訴他:「奧列克西,別擔心,我們不會停止援助烏克蘭,我們將繼續幫助你的國家、你的人民和你的總統。」列茲尼科夫還補充指出,西方的承諾不僅僅是軍事方面,還包括經濟和政治上的支持。

列茲尼科夫表示,他認為西方盟友已經決定要成為戰勝俄羅斯的夥伴,大家都已明白不去挑釁俄羅斯、避免衝突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俄羅斯現在已被北約視為對手,而不是戰略夥伴,我確信俄國不僅是北約和歐盟的威脅,也是世界安全體系的主要威脅。」

全球政治由於克里姆林宮的軍事冒險正在形成一個新的對立二元結構,一邊是文明世界,一邊是軸心國家小集團。

面對這樣一個巨大變革的形勢,即便萬分不情願,馬克龍和他的歐盟新夥伴、德國總理朔爾茨仍然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及時“止損”,親身對基輔訪問,支持澤連斯基當局打贏俄羅斯,併爲烏克蘭加入歐盟開綠燈。

歐洲四國訪問的效果立竿見影,在第25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俄羅斯總統普京不得不表示,俄羅斯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和他早前對芬蘭和瑞典謀求成爲北約成員國的態度,如出一轍。它們都反映了克里姆林宮某種程度的色厲內荏:在無法阻止的事態面前面對現實。克里姆林宮只對弱者發出威脅。

俄羅斯以及國際社會設想的歐盟北約與普京妥協的前景,一下子暗淡了。

連普京也邪氣不減的同時似乎有點泄氣了。他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演說時,除了痛罵美帝西方,還表示,在結束對烏克蘭的“特殊軍事行動”後,俄羅斯希望恢復與烏克蘭間的關係。

四、澤連斯基對臺灣的含蓄支持

前幾天,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以視頻發言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被記者問到會給臺灣什麼建議,他說烏克蘭給國際社會上了一課:就是戰爭爆發前就應該給面臨侵略的國家協助。他回答時說:國際社會必須在緊張擴大爲衝突之前介入,以確保小國能夠抵抗侵略者。

人們注意到,自俄羅斯入侵以來,烏克蘭一直謹小慎微不與北京爆發衝突,因爲畢竟在戰前兩國關係相當好。而此前基輔還有一點寄望於北京,希望北京能影響普京使之撤軍。但習近平後來的表現,顯然讓烏克蘭斷了這個念想。澤連斯基的這番言論可能打破基輔與北京之間的微妙關係,不再幻想習近平能信守過去所簽約的保護烏克蘭免受核攻擊的立場了。

臺灣與烏克蘭逐漸走進相依爲命的同命鳥關係網。

五、俄烏戰爭硝煙瀰漫

在略有進展幾天後,俄國近日在戰場上又開始受挫。

美國資源烏克蘭的"海馬斯"火箭炮登場,使俄方頓涅茨克摩步第1軍司令部覆滅。

6月19日,俄國軍神、頓涅茨克前國防部長,格魯烏特種兵上校斯特列爾科夫透露,烏軍遠程炮火精確摧毀了頓涅茲克摩步第1軍司令部。

這支部隊由頓涅茨克州俄族男子組成,官兵們基本都參加過8年內戰。有豐富的城市戰和野戰經驗。在這次戰爭期間,這個軍作爲城市戰的老手,一直頂在殘酷的第一線,尤其是在慘烈的馬裏烏波爾戰役中,被嚴重缺乏步兵的俄軍編入一支支小型裝甲機械化分隊投入巷戰。

總統澤連斯基表示,往下這一週,是這次戰爭最關鍵的一週。

烏克蘭什麼時候反攻呢?當俄羅斯耗不下去了,不得不放棄烏東時。屆時普京將尋求不惜一切保住克里米亞。實際上,連核武也是很難保住克里米亞的。若失去克里米亞,普京的政治生命也就完結了。因爲克里米亞在俄羅斯人心中的象徵意義極強,標誌着其國運。

北約在15日防長會議上重申對烏支持,並承諾繼續為烏國提供武器。對此,列茲尼科夫向《CNN》表示,西方的武器將幫助烏克蘭奪回被俄羅斯佔領的領土,包括克里米亞半島和頓巴斯地區。

他強調,目前烏方必須先穩定局勢,防止進一步損失;再來就是恢復224日俄軍侵略前的版圖,最後纔是「解放克里米亞在內的領土」。

六、在俄烏戰爭上,習近平的政治利益

習近平把它的政治信譽和前途,押在了普京身上,押在了俄烏戰爭俄國勝的賭注上。

所以,習近平一定要設法援助普京的。這也是他自己的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所在。

俄軍入侵烏克蘭以來,習近平與普京已經通過兩次話,但號稱在烏克蘭戰爭中保持中立的習近平,尚未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舉行過任何會晤或通話。

前些日子,俄在烏東的戰事稍有進展,習就急於向黨內展示其聯俄未錯,試圖挽回其因外交失敗而導致的黨內困境。實際上是把普京侵烏克蘭的勝敗與他自己的政治生命拉得更緊了。習近平與普京,當今世界最引人注目的兩個政治強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拜登總統今年3月曾向北京發出警告稱,如果中國通過向莫斯科提供軍事支援或協助莫斯科逃避美歐及其盟友實施的制裁,將會有“牽連和後果”。美方官員表示,北京當局迄今爲止,除了口頭上表示與俄羅斯站在一起外,尚未對俄羅斯提供軍援或在逃避制裁上提供具體幫助。

但是,俄國取代沙特阿拉伯成爲中國最大的原油供給國。由於侵烏戰爭引發西方制裁,俄羅斯煉油廠正在廉價拋售原油套現。中共通過這種方式間接在財政上幫助了普京。

而反習派與習近平相反,其利益在烏克蘭勝出;如烏勝,則習在外交上徹底失敗,失去了他幾乎所有國際盟友。有鑑於此,習普兩人是同命運的。

如果普京這次被迫撤出烏克蘭,甚而撤出克里米亞,習近平外交的失敗將使反習派有可能改變外交政策轉而支持烏克蘭,並進而使北京靠近美英歐日澳主流國際社會,並阻遏了習近平攻打臺灣以解救普京的蠢念;也許會釋放出逐步轉變中國國家定位的機會空間,從而豁免美國及其盟友對中國的制裁。

最近的中國國內政爭中,代表習近平親俄路線的前外交部第一副部長樂玉成,原有望接任王毅升任外長,結果被逐出外交部, 被貶爲廣電局一個副局長。這是一個外交政策可能轉換的徵兆。

簡言之,反習派的利益在於俄國迅速戰敗;習派則相反,其利益在普京獲勝

因此,俄烏戰爭與中共內鬥有密切關聯。而這一切,端賴於俄烏戰場戰局的發展。甚至臺灣的和平安定的命運也與此有所關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