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冷戰殘局:六四—俄烏—臺海

2022.06.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冷戰殘局:六四—俄烏—臺海 2022年6月4日——六四33週年,恰好是俄國入侵烏克蘭100天。
美聯社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先生

一、六四33年,俄烏之戰100

 2022年6月4日­——六四33週年,恰好是俄國入侵烏克蘭100天。冥冥之中,這兩個事件有了關聯。看起來,似乎只是偶然的關聯。

冷戰殘局的形態

其實,六四與俄烏戰爭二者之間是有其歷史邏輯鏈條的。胡平先生認爲,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戰,就和六四有很大關聯。俄國之所以敢於發動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就因爲得到了中國的鼎力相助;而中國之所以要支持俄國打烏克蘭,是因爲中國把打烏克蘭視爲打擊美國、打擊西方的戰鬥。

上世紀1989-1991,蘇東波發生,冷戰在主場勝利結束。但在亞洲的中國,經過六四屠殺,中共存活下來,構成了冷戰殘局。

蘇聯在1991年解體後,俄國發展並不順利。於是一些大俄羅斯主義者抨擊戈爾巴喬夫膽怯軟弱並說:看看人家中國吧,還是共產黨掌權。中國已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 

這就表明,俄國之所以從民主倒退到威權,俄國之所以成爲今天這個樣子,原因之一就是,中國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壞榜樣。所謂“中國模式”,是建立在六四屠殺之上的。

這一論斷,是有其見地的。確實,北京已經成爲替代前蘇聯的反西方的戰略性堡壘。這是當下冷戰殘局的基本形態。

冷戰殘局的軌跡

本來。冷戰在主戰場已經結束,共產主義已經失敗。現在國際社會與中國面臨的是冷戰殘局。但是,中國在冷戰主場戰爭結束後,出人意料地,出現了一段迴光返照之日。這使冷戰的殘局,具有了某種複雜性、曲折性甚至不確定性。

以中國模式爲主體支撐的冷戰殘局,在鄧小平韜光養晦的策略下,在黨國極權維穩體制下,在廉價勞工及低人權優勢下,中國經濟得以起飛。於是,中共得以金錢爲誘餌,賣給全球以排山倒海的“中國製造”,買遍全世界的高科技和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不加掩飾地擴張中國模式的一帶一路。有了幾個髒錢之後,得意洋洋,撕毀國際協議,摧毀中國唯一的自由港香港以及兩大金融中心——香港與上海。它磨刀霍霍,劍指臺灣,妄圖一舉血洗這一自由瑰寶、民主示範和高精技術重鎮。最近,又利用其因北京早期隱瞞而禍害全球的新冠病毒而起的動態清零政策,對中國僅存的尚有一絲自由氣息的上海封城達兩個多月,摧毀了這個國內金融中心……惡行種種,罄竹難書。

從1989天安門——2020武漢新冠病毒——2020香港國安法——2022上海封城——20xx 年武統臺灣——眼看這個野蠻的紅色政權,在1989年死裏逃生後,要危及東亞及全球的自由秩序了。

回溯這段歷史,有一條很清晰的路徑:六四屠城——蘇東波瀾起——歐洲冷戰終——鄧式韜晦,政左經右——一國兩制治理香港——維持現狀穩住臺灣——中國經濟起飛——習氏掌權,撕毀協議——香港隕落——臺灣受逼。

殘局下的冷戰似乎正在呈現逆流。

殘局逆流遭遇圍堵

北京這個企圖逆轉冷戰之後人類趨勢的狂妄野心,引發了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從川普政府到拜登政府的警醒和反彈。

恰在此時,與北京抱團取暖的俄國普京。依仗自己冷戰後僅存的軍事強權,不甘心於蘇俄大帝國領土的收縮,仿效中共的六四霹靂手段,悍然舉兵烏克蘭。

兩個專制強人普京與習近平,雙管齊下,幾乎在同時向現存國際秩序發難,一個指向烏克蘭,一個指向臺灣。世界危矣,人類處於大災難的邊緣。

普京侵烏而北京聲援,冷戰後日益頹糜分裂的西方,突遭瘟疫襲擊,突聞歐洲炮響,歐美從“多極化”迷夢中驚醒,在俄中兩大舊時赤色盟友的驟然聯手威脅下,美歐日澳緊密抱團,重新劃線組合

。“腦死”的北約滿血復活,西東兩翼分路圍堵,反美力量驟然式微。美國重新振作國威,騰出主要精力,集中關注北京的戰略威脅。歐盟則主要集中力量馳援烏克蘭,擊退並長期性地削弱俄國的戰略威脅。

習普二人自作孽的冷戰殘局中的反西方軸心,成功地“激活”了北約,成功地“激活”了民主同盟,推動了北約戰略轉型和戰略任務向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轉移,推動了跨大西洋和跨印度-太平洋盟友及夥伴體系的整合,華盛頓趁勢彌補了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軍事薄弱環節和短板,從而加速了美以外交和政治爲主構建的“四方安全對話”+以軍事安全爲主構建的戰略東轉的北約和“AUKUS”機制+以經濟貿易爲主構建的“印太經濟框架”三位一體的相對完整的競爭和對抗體系的形成。

於是,太平洋鎖鏈橫空出世,重新圍堵掃蕩冷戰殘局戰場,把31年前未盡的全球功業徹底收官。

只要共產主義不徹底退出歷史舞臺,那麼六四對於激活全球的冷戰記憶,激活西方的團結,激活民主同盟集合起來對抗北京,無疑是一個持久的刺激點。

二、中國國內演變與冷戰殘局

國內政局動盪

返觀中國,國內政局近來動盪不已。衆所周知,中共二十大幾個月後即將登場。國內外民間輿論關於“習近平是否能連任“以及相關的所謂“習下李上“……正在沸沸揚揚, 傳播四方。這些中國政局的小道消息雖然大多無法證實,但揆諸中共官媒的微妙變化,證諸西方歷史悠久注重聲譽的傳媒如《華爾街日報》的大塊文章等,當可知傳言並非空穴來風。

中國國內目前的政局變化,除了與中國內部各種力量演變的脈絡相關之外,與國際局勢的變化,特別是上述冷戰殘局的逆流遭遇圍堵的大格局有否相關性呢?

國內政局是否隱然折射了國際冷戰殘局

考慮到習近平在俄烏戰前對普京的公開聲明“不封頂“的支持,考慮到美歐多次警告北京不要支持普京,否則後果自負;考慮到美國衆議院通過的《軸心法案》罕見地把習近平名字嵌入法案名中,考慮到這次國內高層權鬥帶有某種意識形態色彩,考慮到索羅斯等金融大鱷多次公開號召推翻習近平……很難說國內政局與國際大勢是不相關的。

美國總統拜登5月27日在美國海軍學院畢業典禮演講,從印太戰略談到烏克蘭戰爭,然後話鋒一轉,提到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他當選總統之夜致電祝賀時,又一次對他說:“民主制度在21世紀無法持續,專制政府將統治世界,爲什麼?因爲事情變化如此之快,民主國家需要凝聚共識,這需要時間,而你沒有時間。”作爲回應,拜登當時對着臺下學生說:“習近平錯了!“

拜登認爲:“下一個10年將是本世紀決定性的10年。”也預示着在世界範圍內,民主與專制的大決戰將發生在下面的10年。

這是自從六四發生以來,自從前蘇聯解體歐洲冷戰結束以來,美國總統發表的意識形態色彩和冷戰色彩最爲鮮明的演說之一。可以說是冷戰殘局開場的信號彈吧。

這次,是北京,而不是莫斯科,成了冷戰殘局的主角,雖然參與熱戰(俄烏戰)的是莫斯科。而上次冷戰,主角是莫斯科,雖然參與熱戰(韓戰)的是北京。兩者的角色互換了。而對方的主角,常青不變:美利堅合衆國。

警惕習氏在臺灣冒險

習在黨內鬥爭白熱化,估計自身無法獲勝時,不排除其鋌而走險,進攻臺灣。這種把權位視爲生命的賭徒,不是不可能跳下這萬丈深淵的。

習近平如果這樣做,將同時面臨兩種危機。一方面是中共內部暫時妥協的反習勢力會抓住機會,直接威脅習本人;另一方面,拜登已經通過三次“口誤“把清晰的美國對策的信號傳給了習。習若蠢動,將提前見毛,政權消亡,萬劫不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