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又临六四 清零囚醒新生代

2022.06.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透视:又临六四 清零囚醒新生代 1989年5月30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
六四档案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李恒青先生,经济学家與政治评论家,1989年学运参与者

 

一.33年来,北京“遗忘六四工程”的效果

作为1989年六四人的观察,应当说,北京取得了相当的成功:新生代大多已不知六四为何物,而三十年来全球最瞩目的六四标志­——香港维园烛光晚会也已经在一年多前被北京用港版国安法及大逮捕所取缔……

六四就此从历史上消失了吗?

恆青作为当年天安门八九民运参与者,并成为清华学生高自联成员。64日早晨,他是最后一批离开广场的学生之一。恆青对中共遗忘工程的观察与分析。

二.2022年六四前夕,清零政策下的中国大学生

上海:

复旦大学,424日,因学生抗议野蛮清零而造成暴力事件,公安使用催泪瓦斯镇压,校内也遭断网。因为时间点与1989年六四学运十分接近,传出中共高层已将其定性为「六四之后最大学生运动」,下令严查严办。

北京:

北师大:524日,由于封校,引起学生不满,在校内发起游行,学生以「大楚兴、陈胜王」为游行口号,让外界联想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

原北师大教授李元华认为,对于「六四」,应该是学校的那些领导更敏感,这一代的学生很多人不知道「六四」是怎么回事情。

李元华:「你想出生之前的六四都已经过了十几年了,他们现在就是二十岁左右的,那『六四』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讲,其实他们不大知道『六四』是怎么回事情。我倒觉得可能中共这个官员倒是很敏感,因为确实是也快到『六四』了。」

有学生发帖质疑,为什么北大、人大和北航等院校学生都已经返乡,但北师大仍要禁止。

李元华:「因为北大最早是有这个反抗声音,所以它(中共)就让学生能离校就离校,它这个等于就是化简。因为它知道北大的号召力、影响力是最大的,那像北师大它就是等于疏忽了。」

中国政法大学: 523日学生发起抗议后,成功获得离校返乡权。

李元华表示,大学生血气方刚成千上万聚集在一起,就很容易形成这种气氛,只要有号召肯定容易行动起来,这也是中共当局最害怕的。

天津:

天津大学:526日晚间,天津大学学生也群聚抗议要求跟校方对话。有过百学生聚集喊出“打倒形式主义!打倒官僚主义!”

目前两个学校都已经回应学生诉求,开放学生返乡。

三.新生代与父母一代“六四人”建立共情关系

新生代大学生,几年前还沉醉于“厉害了,我的国” 的国家主义激情中,两年前,2020年仍在嘲笑外国抗疫不力,要他们“抄中国的作业”。而到2022年,“中国的作业”把他们囚禁入方舱等各类集中营,失去自由之后,他们终于从自己的父母一代六四亲历者中知晓了六四真相。这原是父母一辈害怕告诉他们,他们也没有意愿耐心倾听的中国真相。

于是,野蛮的动态清零政策,唤醒了国人的六四记忆。

这一记忆终于在新生代大学生与他们的父母一代六四人之间建立起了精神纽带,建立起了两代人的共情关系。

虽然上海即解封,但网络广泛流传着一句反映绝大多数上海人共识的帖子:

如果这两个月你生活在上海,还能满身正能量,解封时还能感恩戴德,那你是什么...

四.三十三年了,六四重回中外视野

1)六四与中共当前的全球孤立,国内清零导致民怨沸腾、政经危机的历史和心理关联:

最近几年来北京的倒行逆施,特别是2020年香港事件、新冠病毒自中国大流行至全球事件,中共武力胁迫台湾,新疆种族灭绝事件,以及中共在南海武装岛礁事件,使美国与西方警觉:中共六四杀人的基因不仅仍然存在,而且变本加厉,并想反噬西方,称霸世界了。

进入2022年,中国主政者正处于空前的内忧外患之中:动态清零政策引发民怨沸腾,经济处于危机之中,俄乌战争北京援俄而遭遇欧美日澳等西方主流国家孤立,中共党内高层权斗日趋白热化,政治风云诡谲难测……特别是与世界各国格格不入的非人性的野蛮清零防疫措施,成了国之大灾、经济滑落的罪魁祸首。

几个月的清零囚禁,终于使中国青年人喊出:“我们这是最后一代,谢谢!”的决绝呼号。他们已经忍无可忍,这就在精神上与其父母一代的六四绝食宣言在33年后接轨传薪。

香港的维园火光被《港区国安法》浇灭了,香港的六四博物馆被取缔了,但是2022年,六四纪念馆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重新开馆,传递薪火。

六四事件33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中国依旧铁腕扼杀一切有关六四的记忆,而香港维园烛光晚会也连续三年遭禁,公开纪念六四的接力棒现在传到了台湾。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本周六(64)将揭幕重制的港大“国殇之柱”,并安排悼念亭、艺展等活动来让六四精神永存。

……

这表明,33年后,那些埋入泥土下的种子并未死灭,它们已破土而出。六四仍是中国现实的一部分,並未湮灭,也并未沉没于历史深处。

因此,重新反省六四以来中共崛起的历程,反思绝不悔改六四屠城的中共本性,认清北京政权的残忍嗜血且一意孤行行为方式,以此来警醒世界,特别是民主国家,防止在中共遭遇孤立困境而示软之后西方的绥靖政策再生,是非常必要的,是当务之急。

2)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期待“六四人”能扮演中枢性的关键角色。

事实上,自六四事件之后,中国社会内外存在着一个特殊的群体——“六四人”,包括:天安门一代(参与当年运动的北京及其他城市的以学生为主体的人群)、六四市民抗暴者、天安门母亲群体、因六四而改变一生命运者(被关押、被流亡、被移民者……)、香港维园秉烛者、六四传薪人(誓言传承八九精神的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等。这一“六四人”群体,精神上受过六四洗礼,种下了共同的六四情结,拥有了共同的“六四基因”,啜饮了“八酒六四”这杯烈酒。这杯酒,经年累月,在沉默与黑暗中发酵……。无论身处何国何地,无论何种职业岗位,甚至何种不同的政见派别,在中国内外的六四人,虽然他们外在与常人无异,不显山,不露水,然而,一旦极权的裂口撕开,一旦历史的集结号响起,全球的六四人,心有灵犀一点通,久蕴心中那口发酵的六四酒,将如冲塞的香槟,喷薄而出,汇聚成巨大的政治能量。

目前中共所造成的危机,是世界性的,攸关人类命运。在六四33周年这一关节点,在北京政权内忧外患面临变局这一历史时刻,需要“六四人”承担历史责任,全力投入。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