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司法部黨組書記提前下崗是因爲其真博士學歷刺痛了“習博士”的玻璃心?

2021.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司法部黨組書記提前下崗是因爲其真博士學歷刺痛了“習博士”的玻璃心? 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黨組書記、局長畢井泉
(Public Domain)

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的主要介紹內容就是標題所概括的“奇奇怪怪的中共國務院部委的‘雙首長制’。衆所周知,自從“文革”結束之後,中共國務院部委雖然經過了N次“機構改革,但四十多年下來,大多數的國務院部委都一直施行的是單一首長,或者說黨政職務合一制。即國務院各部委的部長、主任同時擔任該機構的黨組書記(少數機構設黨委而非黨組),黨、政職務合一,黨組會議、部長辦公會議等都由其主持。

而從胡錦濤到習近平時代,已經先後有七八個國務院部委先後或者正在施行“雙首長制“。在中國大陸內部,它有時也被稱之爲”雙長制”或者“雙頭制”。

不過,與我們上篇文章中集中介紹和分析的交通運輸部,外交部還有公安部所不同的是,其他的曾經施行過雙首長制的國務院部委,有的是因爲行政一把手爲“黨外人士”,所以必須再安排一箇中共黨員擔任黨委或者黨組書記。有的則是因爲在機構改革的過程中,多部門合併導致合併前的那些機構的正職負責人的去向成了中共當局的組織難題,於是便採取了一個最爲簡單的解決辦法,那就是合併前的兩個機構的一把手,在這兩個機構合二爲一之後,一個出任新合併機構的行政一把手,另一個出任新合併機構的黨組或者黨委書記。

這方面的例子很多,比如2001年,當時的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與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合併,組建新的“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簡稱“質檢總局”),兩個副部級單位重組爲一個正部級單位。原檢驗檢疫局局長李長江出任質檢總局局長,原質量監督局局長李傳卿出任質檢總局黨組書記。再如2013年國家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合併組建爲新的“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原廣電總局局長蔡赴朝、原新聞出版總署黨組書記蔣建國,分別出任新總局的局長、黨組書記。而這些機構的“雙首長制”因爲本來就是權宜之計,所以施行的時間都不是很長。

另有一個值得特別介紹的是2018年3月新組建的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也曾是“雙首長制”。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局長張茅是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首任局長,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黨組書記、局長畢井泉爲國家市場監管管理總局首任黨組書記、副局長。該局屬於國務院直屬機構,改革方案中明確,其職責主要包括原工商總局、質檢總局、食藥監總局的職責,還有部分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的職責。

此後,這個新組建的國家市場監督總局裏的“雙首長”的工作分工和交通運輸部的“雙首長”之間的工作分工最大的區別就是前者的黨組書記兼副局長,除了主管黨務之外,還分管部分行政職務,即原國家食藥監總局主管的那一攤。但是,這種狀態僅僅持續了不足半年的時間。

2018年9月25日,中共官媒對外報道說: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召開黨組擴大會議。中央組織部幹部四局局長鍾海東同志宣佈了中央關於任命張茅同志爲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的決定。

張茅以行政一把手身份再被任命爲該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該局也結束了短暫的“雙首長制”設置。

本來,按照中共中央組織部的如意算盤,當時的這個新組建的國家市場監督總局的“雙首長制”是要持續到一年以後----出生於1954年的張茅 “到點下車”的時候。屆時再安排比張茅年輕一歲的畢井泉“黨政雙肩挑”,順理成章。

但很不幸的是,長春長生疫苗事件發生了。

2018年7月15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通告指出,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爲。 這是該“長生生物”自2017年11月份被發現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符合規定後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質量問題。

2018年7月20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向市場監管總局黨組反饋了巡視意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在整改意見中提到,相關疫苗問題處罰偏輕,失察失責。

8月16日,中共所有官媒同時播發新華社通稿《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 聽取關於吉林長春長生公司問題疫苗案件調查及有關問責情況的彙報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聲稱“這起問題疫苗案件是一起疫苗生產者逐利枉法、違反國家藥品標準和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編造虛假生產檢驗記錄、地方政府和監管部門失職失察、個別工作人員瀆職的嚴重違規違法生產疫苗的重大案件,情節嚴重,性質惡劣,造成嚴重不良影響”。

會議同意,對分管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管工作的吉林省副省長金育輝予以免職;對在金育輝之前曾負責該省食品藥品監管工作的,當時已經從吉林省副省長職務轉任省政協副主席的李晉修責令辭職;要求時任長春市市長劉長龍和時任市場監管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畢井泉引咎辭職……。

在對畢井泉的敘述文字裏,特別說明了他2015年2月-2018年3月任原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局長,以證明他對這個事件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失察”之責。

次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在作2019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說,長生公司問題疫苗案,吉林檢察機關依法批捕18人。 而畢井泉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無疑應該是因爲他的責任僅僅是“失察”。

這個畢井泉當年從北京大學獲得經濟學學士學位之後便進入國務院部委工作,先後任職國家計委,國家物價總局,國務院發改委,國務院辦公廳等,2015年1月升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局長和黨組書記之前,已經擔任了7年時間的國務院祕書長職務,在整個國務院系統裏有着相當的人脈。所以他被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要求“引咎辭職”的消息公佈後,爲他抱屈者爲數衆多。

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黨組書記、局長畢井泉。(Public Domain)
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黨組書記、局長畢井泉。(Public Domain)

好在被要求“引咎辭職”之後只委屈了不到兩年時間,這位“犯了錯誤”的幹部還是被習近平當局體恤了一把,於去年8月將他增補爲全國政協委員,同時委以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具體職務。

而原本應該比他畢井泉早一年離開一線崗位的張茅在年滿65歲之後被安排的二線職務,也不過就是全國政協的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下場”完全一樣。

2018年3月開始的另外一個國務院施行雙首長制的國務院新組建部委是應急管理部。當時的機構改革方案說明的是將此前的安監總局的職責、公安部的消防、民政部的救災、原國土部的地質災害等11個機構的部分職責整合後成立這個新的應急部。應急管理部首任部長由原安監總局局長王玉普擔任,黨組書記則由公安部原黨委副書記、副部長(正部長級)黃明擔任。

2020年12月8日,王玉普因病醫治無效逝世。今年4月,黃明出任應急管理部部長,應急管理部結束了“雙首長制”架構。

還有一個施行雙首制一段時間後又被恢復爲單一首長制的比較典型的例子是司法部。

司法部“雙首長制”的配置也是源於機構改革。2018年3月,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提出重新組建司法部,將司法部和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的職責整合,重新組建司法部,作爲國務院組成部門。不再保留國務院法制辦公室。

重新組建後的司法部首任黨組書記由原國務院法制辦公室黨組書記、副主任袁曙宏擔任,首任部長由原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正部長級)傅政華擔任。袁曙宏同時也還兼任副部長職務。

2020年4月,時任遼寧省長,因爲其浙江省委紀委出身而被視爲習近平“浙幫”的重要組成人員的唐一軍被宣佈接任司法部部長職務。此時的袁曙宏仍爲黨組書記兼副部長。

今年8月4日,司法部官網“部領導介紹”欄目更新。唐一軍的職務調整爲司法部黨組書記、部長,同時,袁曙宏的職務介紹僅剩下了副部長和黨組成員。司法部的“雙首長制”至此結束。

接下來的故事是,這位袁曙宏擔任副部長和部黨組成員的時間只有短短兩個星期,即被於今年8月19日宣佈免去司法部副部長職務。

今年9月1日全國政協十三屆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決定增補袁曙宏爲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增補袁曙宏爲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此時的袁曙宏剛滿63歲,等於是爲了給習近平的“浙系”騰位置而被迫提前退居二線。

要知道,這位袁曙宏是19屆中央委員,而唐一軍只是19屆中央候補委員。如此不講道理的人事安排令中共內部的許多官員,特別是司法系統內的官員們敢怒不敢言。有人調侃說這都是因爲袁曙宏的個人簡歷中特別註明了他自己的法學博士學位是憑“脫產學習”拿到的,因而刺痛了當今對上“習博士”的玻璃心。

說起來,這位袁曙宏確實是中共整個政法系統內不可多得的真正的“專業人才”,獲有法律界的學者型官員的讚譽。他1980年憑高考進入安徽大學後就讀的本科就是法律系,畢業後即留校任法律系助教,講師;1987年出任安徽大學國家法教研室副主任,期間到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做了一年的訪問學者……。

這位袁曙宏的個人簡歷中的接下來的部分,先是特別強調了自己從1990年開始在北京大學法律系“脫產攻讀博士學位”;言下之意自己是真博士,自己的法學博士學歷和學位毫無“注水”之嫌。

袁曙宏再往後的經歷就是從大學教授及博士生導師和律師界的交叉兼職,然後就是教職和國務院部門的職務交叉,直到升任國務院部門的副部級幹部之後纔不再繼續兼任教授和博導。

在中國大陸但凡有個學歷和學銜的人士都知道“注水博士”或者“注水碩士”是怎麼回事。

在中國大陸的食品市場上,“注水豬”從來沒有被完全禁絕過。所謂“注水豬”就是不法商販在整個屠宰過程中給即將上市的豬肉注射了水以增加重量。“注水博士”和“注水碩士”的說法由此而來。形象而又貼切!

而當今聖上習近平就是最最典型的“注水博士”。“讀博”期間不但從未有過哪怕半天的清華大學校園經歷,全部“受業”過程就是靠一個“馬列教授”給他寄的幾盤授課錄音帶,而且即使在把政治門類也歸於“法學”的前提下,他的所謂“論文“從標題到內容仍然都與“法學”毛關係沒有。

如此說來,那位當屆中央委員袁曙宏63歲上就被迫退居二線,是因爲自己強調自己的法學博士學位的“貨真價實”而刺痛了就怕聽到“注水”二字的習近平的玻璃心的推測確實是能夠成立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