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奇奇怪怪的中共國務院部委 “雙首長制”

2021.11.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奇奇怪怪的中共國務院部委 “雙首長制” 中南海正門新華門
維基百科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公安部的雙首長制與王小洪的政治未來》刊登和播出之後,有持續關注習近平當局此番重要人事佈局的外界媒體,以《王小洪成爲了公安部一把手,趙克志降級爲二把手》爲報道文章的分標題,認爲:這個人事變動很奇怪,因爲黨委書記是王小洪,但是趙克志在行政上還是部長,是王小洪的上級;而在黨務上,趙克志變成了王小洪的下級。

確實,按照“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的邏輯,再比照中共地方各級黨委都是黨委書記是一把手,而同級行政一把手中都是在黨委會中任副書記,即所謂二把手。如此推理出王小洪已經是公安部的“一把手”,而趙克志則已經屈居“二把手”,有理有據。

不過,正如我們已經在上篇文章中比照分析過的中共外交部現存領導體制一樣,王小洪被宣佈接任公安部黨委書記之後的公安部和外交部一樣,都是黨委書記是正部長級,而部長則是由副國級的國務委員兼任。

與這兩個部的如此現象正好相反的是,如今國務院系統裏也正在施行雙首長制的交通運輸部的現任黨委書記楊傳堂是副國級 -- 2018年3月起任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並以此職務繼續兼任國務院交通運輸部黨委書記至今。而當時從山西省長位置上調任國務院系統,接替楊傳堂交通運輸部長的中共前國務院總理李鵬的兒子李小鵬,則同時被宣佈在該部黨組中擔任副書記。

當然,先不談公安部從此開啓的雙首長制是否會長期持續,也不談中共二十大和後年的全國兩會之後,外交部的雙首長制是否會被改變,而如今交通運輸部的雙首長制即使是會在明年二十大之後和後年兩會之後被繼續施行,目前這種黨委書記是副國級,而部長是正部長級的現象,應該不會再現。理由是,楊傳堂太過特殊。

楊傳堂這位團省委出身的原山東省地方幹部,是當年胡錦濤在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屆一中全會上冒升中央政治局常委,從此開始分擔江澤民的黨務工作之後,到地方進行組織和人事考察過程中發現的“好苗子”。此後很快安排他楊傳堂“當選”了山東省委常委,但並沒有給他在當時那屆山東省委內安排任何具體職務,而是直接將他宣佈爲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副主席。

當時對西藏自治區幹部調整的具體內容,還包括從四川調去的郭金龍出任自治區委副書記。此時的自治區委書記是1992年接替胡錦濤的陳奎元,日後的胡錦濤成爲政治局常委、總書記,陳奎元則被胡錦濤犒賞了一個副國級,在十和十一屆全國政協會議上連任兩屆副主席。

這個陳奎元當年在西藏爲官的時間比胡錦濤要長,從1992年堅持到2000年,但最終也和胡錦濤一樣,因爲嚴重高原反應導致心臟病而被調回內地,改任河南省委書記。

陳奎元走後,郭金龍遞升。而比郭金龍年輕七歲的楊傳堂,則接替了郭金龍自治區黨委常務副書記的崗位。

2002年召開十六大時,郭金龍和楊傳堂雙雙入選“十六屆中央委員候選人建議名單”。不幸的是,郭金龍因爲是在位一把手,所以和習近平等人一樣,順利當選;而楊傳堂雖然已經在十六大之後就被晉升正省部級,但卻因爲十六大召開時暫時還是副省部級,所以被黨代表們“差額”進了候補中委。

當時在十六大上,黨內高層希望當選中央委員,但事實上落選,不得不進入中央候補委員序列的有:已經內定調青海升任省長的時任西藏自治區委常務副書記楊傳堂;已經內定接任江蘇省委書記的時江蘇省委副書記兼南京市委書記李源潮;已經內定爲河南省長接班人選的時任河南省常務副省長李成玉;已經內定晉升南京軍區司令員的 時任軍區參謀長朱文泉;已經內定出任中聯部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時任中聯部副部長 王家瑞;已經定內升任海軍司令員的時任海軍副司令員 張定發,以及時任副總參謀長熊光楷和時任中央警衛局局長由喜貴。另外兩位當時在中央委員預選過程中被差額掉的,就是鄧小平和陳雲的兩大公子。而他們這批人當中,無論是鄧樸方還是陳元,當時都是以正部級部門負責人身份進入大會主席團。如此安排的目的帶有強烈的暗示性,但黨代表們終究還是不買賬。

如上在十六大上被“差額”進候補中委的人,在候補中委的選舉過程中,楊傳堂得票最高,所以纔在十七大召開前被遞補進入中委。

諷刺的是,如上這些在十六屆中委選舉過程中被“差額”掉的十個人裏,有一半日後都出任副國級領導人。其中,李源潮如今已經從政治局委員和國家副主席位置上退休;另外四人,楊傳堂目前正在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家瑞和 陳元以及鄧樸方都是卸任政協副主席。

十六大開過之後的2003年10月,楊傳堂被安排出藏,接替了青海地方幹部趙樂際的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和省長職務;但在這個職務上只幹了14個月便被胡錦濤安排二次進藏,就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

胡錦濤時代中共官場上有句順口溜,叫“幹部去過西藏,升官當仁不讓;幹部去過‘新西蘭’,日後升官不畏難”。

此時楊傳堂的家鄉山東省的省委辦公大樓裏,傳出了一陣又一陣的祝賀之聲。卻原來,這個楊傳堂的胞兄楊傳升是當時的那屆山東省委常委兼祕書長。

當年楊傳堂被從地委書記位置上安排“當選”省委常委的次日,即被宣佈出任西藏自治區委和區政府副省級職務的故事發生後,引起媒體的強烈好奇,傳出不少所謂“朝裏有人好作官”的說法。但事實上,當時楊傳堂的胞兄,比他年長6歲的楊傳升,還只是省人事廳的副廳長,比進入省委常委之前的地委書記楊傳堂的政治地位還低着半格。

2005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突然宣佈由張慶黎代理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卻原來在此之前,楊傳堂因爲突發腦溢血導致重度昏迷,被胡錦濤下令派專機接到北京救治。命是撿回來了,但醫生的診斷是需要較長時間的休養。

不幸的是,比楊傳堂年長6歲的胞兄楊傳升在2010年10月就“因病搶救無效”,去世時年僅62歲。他當時的職務是中共十七屆中紀委委員和山東省委常委兼省紀委書記,說起來是死在了工作崗位上。

2006年5月29日,楊傳堂被正式宣佈免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職務,被臨時安排爲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正部長級),但事實上並沒有上任。直到2007年年中,楊傳堂被醫生通知可以復出工作了,中組部才又宣佈給了他一個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黨組書記。

2007年10月12日,楊氏被遞補爲中央委員;在隨後舉行的中共十七大上,繼續當選第十七屆中央委員;2011年8月,任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理事會主任、黨組書記。

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時年58歲的楊傳堂先是被宣佈任國務院交通運輸部黨組書記;一個月後,在8月31日結束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上,被宣佈爲交通運輸部部長。

2016年9月3日,楊傳堂被宣佈“不再擔任國務院交通運輸部部長職務”,但繼續擔任交通運輸部黨組書記。

2018年3月14日,64歲的楊傳堂被“當選”爲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晉升副國級。

楊傳堂晉升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後,筆者曾在本專欄刊登專題文章分析說:終於出籠的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名單中,還有一位楊傳堂也和夏寶龍一樣是在十九大上沒有被安排繼任中央委員的。如果說夏寶龍沒有進入十九屆中委名單是因爲他的年齡原因 -- 十九大開召開的當年,即年滿六十五歲。但一九五四年出生,十九大召開時才滿六十三歲的楊傳堂沒有連任中委,似乎也不合“慣例“。當年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間的楊傳堂被從中央候補委員中遞補進入十六屆中委,所以到十九大召開之前,他已經是連任了兩屆半中委。

說起來,這位楊傳堂二十五年前即已經官至副省部級,職務是當時的山東省委常委;援藏一段時間後,調升青海省長是二零零三年初的事情,十五年的時間在多個正省部級崗位輪換之後才滿六十三歲,犒賞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應該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更何況,當年接替他西藏自治區委書記職務的張慶黎已經早於他楊傳堂5年時間,在2013年召開的中共第十二屆全國政協會議上即已經升任副主席了。

筆者當時的分析內容還有,之所以在2017年十月的十九大召開之前即把先他楊傳堂的交通部長職務免去,任命了李鵬兒子李小鵬,說到底就是爲了讓李小鵬能夠順利進入十九屆中央委員會。而當時把楊傳堂繼續留在交通部,讓他專任部黨組書記,目的也不過是爲了讓他楊傳堂在一個具體職務上等待十三屆全國政協會議的召開。繼而沒有在十九大上安排他連任中央委員,同樣也是爲了給李小鵬騰位置的考慮。因爲國務院各部都是各自只有一箇中央委員名額。

但日後看來,筆者的如上分析已經被事實部分證實,部分否定。

證實的部分是,先不說在十九大召開時早已經年過65歲,但因爲當時已經是副國級待遇的在位全國政協副主席張慶黎和盧展工都是在十九大上連任中央委員,就是和楊傳堂同樣是1954年出生,在中共十九大召開的當年才年滿63歲的時任正省部級幹部被安排新任或連任十九屆中央委員的例子可以舉出好幾個:比如,2020年11月20日被宣佈“不再擔任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繼而轉任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陳豪;同年內,也是“因年齡原因”而被免去貴州省委書記職務的孫志剛,以及被免去遼寧省委書記職務的陳求發等等,均是1954年生人。其中的陳豪和孫志剛都還是十九大以63歲年高齡首次進中委,此前5年的十八大上連個“候補”都不是。

而筆者幾年前的分析被事實否定了的內容是,當時筆者因爲楊傳堂十九大上沒有連任中委而斷定他在被李小鵬接替交通運輸部長職務之後,繼續擔任部黨組書記的安排僅僅是一個過度,唯一的目的是要讓他楊傳堂在十九大召開之後至次年十三屆全國政協會議召開之前的5個月左右的時間裏,不處於“暫時退休”狀態。但是,到本文截稿爲止,中共十九大已經過去了4年多1個月的時間,楊傳堂被安排把交通部長職務交給李小鵬之後,他的交通部黨組書記的職務已經被持續了4年零5個月的時間。雖然這4年多時間裏的官方公開宣傳中,極少出現楊傳堂以交通運輸部黨組書記身份亮相的報道,但該部的官方網站中清清楚楚註明,部領導是黨組書記楊傳堂在先,部長在後。而部長李小鵬的官宣簡歷中則清楚註明,他同時的黨內職務是交通運輸部黨組副書記。

這與如今的外交部和公安部的官網上主要負責人的排名正相反,這兩個部的部負責人排名都是以國務委員身份出任的那個部長排名第一,而部黨委書記排名第二。

有所不同的是,如今公安部裏的新任黨委書記王小洪的行政職務仍然還是他此前已經擔任的常務副部長兼一個特而又特的局長;而外交部的現任黨委書記則是專職黨務人員,不同時兼任副部長。

關於爲什麼會有如此“雙首長”制的安排,以及至今繼續施行或者剛剛開始施行了“雙首長制的國務院部委之間的異同,我們本專欄的下篇文章中還會繼續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