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终于彻底剿灭了中央政法委里的“孙立军政治团伙”

2022.11.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终于彻底剿灭了中央政法委里的“孙立军政治团伙” 2022年9月23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CCTV via AP

随着陈文清以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出任新一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王小洪以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成为唯一的副书记,有严重“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嫌疑的原第一副秘书长白少康的名字也和赵克志的名字一起消失。至此,中央政法委的副秘书长们也全是习近平和王小洪的政治亲信了。

 一个月前,就在中共二十届一中闭幕的次日,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及时发表了《陈文清的"入局"与习近平的"警察治党"》一文,提醒读者和听众们关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出台的“新一届党中央领导机构”的重要看点之一,就是习近平不但要“警察治国”,甚至还要“警察治党”,居然在二十届中央书记处里同时安排进去了三名职业警察。除了时任国家安全部部长、便衣警察头子陈文新,还有公安部部长兼党委书记、制服警察头子王小洪和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刘金国。

在此之前,中共历届中央书记处的书记群里,如果有,也只有一个警察头子。而且当时无论是在中央书记处,还是在中央政治局,或者国务委员里的这些个“警察头子”们,还都不是职业警察出身。各位看官和听众不妨回顾一下,无论是周永康、孟建柱,还是郭声琨、赵克志,哪个不是“半路出家”?全部都是此前从未穿过半天警服,从省委书记位置上调任了公安部长,直接挂衔总警监。而现如今的二十届中央书记里的三名“警察书记”,个个都是警龄几十年,而且全部都是从基层派出所的普通警员或者基层公安局负责人一步步爬升上来的。

就在我们如上内容发表后的第二天,央政法委官网中国长安网对外发表消息,宣布由新“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的陈文清接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此消息发表的次日,该网站更新了中央政法委“领导机构”栏目。除了原政法委委员陈文清成了政法委书记,取代了郭声琨。在把公安部党委书记和公安部长职务陆续交给王小洪之后,到二十大召开时仍然还是以国务院国务委员身份兼任中央政法委第一副书记的的赵克志的名字去掉了,王小洪成了仅有的一名副书记。也就是说,如今的新一届中央政法委的书记和副书记,均是中央书记处书记。

而王小洪的名字之下的所有中央政法委委员的排名则是二十大上继任中央委员,二十大开过之后,仍然需要留任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长到明年三月全国“两会”召开的周强和张军,继而是在二十大上由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晋级为中央委员,已经担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职务近五年的陈一新。不过其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职务后面注明了一个“兼“字,因为他此时也已经被对外宣布了接替陈文清升职后空出的国家安全部部长职务。

陈一新的名字之后,依序是司法部部长唐一军,中央军委政法委书记王仁华,武警部队司令员王春宁。

如上人等,只有唐一军一个未能在二十大上名列中央委员名单。个中原因,留待本专栏下篇文章再做详细的介绍和分析。本文着重介绍和分析新一届中央政法委三个副秘书长。排名顺序是訚柏、王洪祥和林锐。

我们在本专栏11月1日发表的文章《习近平借二十大换届完成了对孟建柱余党的清洗》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过,现如今的陈一新,二十大前在中央政法委委员中排名在他之下的陈文清成了他的顶着上司,他本人则是在被宣布接替陈文清国安部长职务之后,政法委秘书长成了他的兼职。至于这个政法委秘书长和国家安全部长由一个人担任的情况是否会长期持续,可能性不大。

已经有中共内部人士在二十大召开之前,即已经把未来陈一新政法委秘书长职务的最可能接班人选放在了新任副秘书长訚柏身上。

二十大召开之前的七月中旬,中国长安网“领导·机构”一栏更新显示,訚柏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景汉朝不再担任。

此番被去职的景汉朝已经在这个职务上坐了五年多,担任这个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职务之前是平级的最高法院副院长。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次正常的人事更替,1960年出生的景汉朝已经62岁,按照副省部级60岁封顶的年龄规定,已经是“超龄服役”两年整了,不进则退。其实不然。

事实上景汉朝此前是在孟建柱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时被从最高法院系统提升为政法委副秘书长的。日后虽然没有在孟建柱退位的十九大上进入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委检查委员会,但却是在2018年3月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上被安排为全国人大常委和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官至正省部级。同时还继续担任着2017年3月上任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遴选委员会副主任。

所以,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按部就班的话,这个景汉朝即使不被进一步提拔重用,退休年龄也应该是65岁。62岁上被宣布免去已经担任了5年多时间的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职务之后便再未公开露面,据信应该也是被列为“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嫌疑成员”之一处于被内部审查阶段。

而当时接替景汉潮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的訚柏是目前的中央政法委系统中最年轻的一个。他1969年生,云南省纳西族人,此前是从云南省跨省交流到青海的,到青海之前的最高职务是正厅级的云南省政法委副书记省维稳办主任,以及迪庆藏族自治州州委书记。2016年1月调任青海之初即被宣布为为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候选人和党组书记,从此官至副省部级。

此后的訚柏先后担任了青海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青海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青海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青海省委常委兼省委组织部部长和政法委书记,青海省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书记和省行政学院院长,青海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等职务。

笔者第一次注意到訚柏这个名字,是去年年中习近平到青海省考察之后不久的事情。一位在当地任职的干部对外透露习近平在这次考察期间对訚柏的评价颇高,考察行程中还专门抽出十几分钟听訚柏讲他本人所属的纳西族和云南境内藏区的情况。听訚柏说自己是1969年生人,习近平还鼓励了他一句:“年轻有为,好好干!”

2022年5月26日下午,中共青海省第十四次代表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西宁召开,訚柏“当选”为省委专职副书记。

从跨省“交流”到青海之后在青海省委内被频繁更换重要职务的情况说明,当时的訚柏是被当成就地晋升为省长的方向培养的,但在刚刚被宣布为青海省委专职副书记不再兼任政法委书记之后,又因为其在云南和青海两省的长期政法工作经历,被认为是留在政法系统内更为合适,这才有了调升中央政法委的机会。

说起来,如果是继续留在青海省委专职副书记位置上的话,那么他訚柏在二十大上会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而调升中央政法委后,虽然暂时还是副省部级待遇,但却在二十大上被安排成了中纪委常委,二十大闭幕后,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陈一新为国安部长的同时, 被任命为国家监察委员会委员。正式晋升正省部级;

10月19日,中共二十大开幕的次日,大会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招待会是由訚柏以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身份,率领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院长、一级大法官贺荣,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检察长、一级大检察官童建明,以及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和司法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左力等人,向记者宣布所谓围绕“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指引下,我们在法治中国建设领域取得了五项重要的成就”。

这里的贺荣和童建明都已经在二十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而訚柏同时被任命的中纪委常委待遇,说起来是相当于中央委员,但最高法和最高检无疑是被置于中央政法绝对领导之下的。

到二十大和二十届一中全会闭幕为止,此前于2017年初与景汉朝一起被孟建柱任命为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的白少康仍然还是第一副秘书长,新来者訚柏排名在他之后。

我们在过去的节目中也已经介绍过这个白少康。说起来他还还是李克强以及如今已经在二十大上高就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统战部长的石泰峰的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学弟,比如上二人晚两年入学。

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据这个白少康当年的一位同班同学介绍,当年的白少康毕业时居然选择了同校同系同学们大都看不起的警察职业,主动要求“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到家乡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处当了一名普通刑警。但也因为他的北京大学法律系的亮眼学历,所以省厅领导对他很器重,令他很快就从副主任科员、副科长、科长、副处长,省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省厅刑警总队政委、省公厅刑事侦查局副局长、政委等职务上一路递升,2006年即已经升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党委委员。同学们日后聚会时,都感慨“还是白少康聪明”。

2010年3月,白少康获得了时任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器重,从副厅级的省公安厅副厅长升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但在这个位置上只停留了一年半时间,即又被孟建柱安排为公安部局级岗位中最重要的一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同时兼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当时的顶头上司是部领导中分管国保,原本就是一局局长出生身的陈智敏,以及公安部里当时号称周永康第一亲信的是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兼中央601办公室主任李东生

日后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李东生被判15年,陈智敏也被免职,但在周永康倒台之后公安部的第一轮大清洗过程中,白少康不但全身而退,而且还被孟建柱向中组部提名为上海市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兼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不久后又依被惯例被安排为上海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和党委书记。而接替他白少康公安部一局局长兼二十六局局长职务的不是别人,正是孙力军。

接下来,赶在十九大上退位并交出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的孟建柱抢在十九大召开之前的2017年4月把白少康召回京城,委以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职务,同时兼任政法委机关党委书记。

中共十九大上,孟建柱被宣布退休,白少康被安排为十九届中纪委常委。但是在次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把时任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安排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同时,习近平却没有依照孟建柱的“遗愿”行事,没有安排把在十九大上已经被安排为中纪委常务委员的白少康递升,而是把时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调升政法委秘书长。

此后的白少康甘居“后来者”之下,一路配合过来,表面上看是相安无事,但就像我们过去文章中所分析的那样:随着孙力军被查,此前每个曾被孟建柱和孙力军看好并提拔上去的干部都成了被逐一重点审查的可疑对像,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打入“孙力军政治团伙”。

果不其然,1962年出生,今年才满60的白少康未能在二十大上连任中纪委委员和常委。在决定二十大人事名单过程中,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出身的刘金国出生于1955年,不但留任中纪委常委,而且还晋升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和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与白少康同龄或者还比他年长的张升民肖培喻红秋傅奎都连任了常委和副书记,新当选的副部长级的中纪委委员中也有好几个都是和他白少康同龄。比如王爱文、许罗德、侯凯。

接下来,随着陈文清被对外宣布接替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新一届中央政法委领导机构名单上,白少康的名字已经不见,顶替了他中纪委常委席次的訚柏也顶替了他中央政法委第一副秘书长的排名。

到此为止,习近平算是彻底剿灭了中央政法委系统里的“孙立军政治团伙”。

与此同时,继续留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的王洪祥和林锐则都是福建背景。王洪祥是今年4月从福建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位置上平调到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的。而今年5月才从公安部副部长改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和的林锐则是从福建省的基层警员起家,日后追随王小洪一路晋升上去的。详细的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