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从二十届中委的产生过程看江金权等人落榜的可能原因

2022.11.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从二十届中委的产生过程看江金权等人落榜的可能原因 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
百度百科截图

我们在本专栏刊登和播出的上篇文章里已经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了不久前的中共二十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名单中的4个身为正省部级但却被习近平恩准“破五”者,那就是均为1957年出生,今年召开二十大时已经年满65岁的现任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中国侨联主席万立骏,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以及二十大召开之前才被任命为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的应勇。

不出意外的话,如上4人大概率都会在明年三月晋升不是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出任的副国级领导职务,无论届时的张军会转任最高法院院长还是到全国人大接替前最高检察长曹建明腾出的副委员长位置,应勇肯定是最高检察长接班人。

至于铁凝,应该会是接替李斌的全国政协女性副主席位置。另外,被铁凝接班的前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就在这个位置上担任过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而比孙家正更具政治优势的铁凝,除了是在任全国文联主席,同时还是已经连任四届的中国作协主席,在她之前的中国作协主席只有两个,即茅盾和巴金。其中茅盾以沈雁冰的名字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然后是巴金连任了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说起来,这两人还都是病逝在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领导岗位”上。

而现任侨联主席万立骏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前景,早在中共二十大召开的前两年即已经在全国侨联和中央统战部内传闻开来。

至于如今以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的身份进入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的曲青山,相比于较他年轻两岁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却被排除在中央委员会之外,足见他曲青山肯定是更被习近平信任和器重。所以,不排除习近平已经内定了明年三月由曲青山接替目前暂时由石泰峰兼任的社科院院长职务并同时被安排高就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可能。

不过,鉴于此前的三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都进中委,而且已经有两任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常委副主任也都能够进中委,接替了王沪宁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位置的江金权在二十大上的“落榜”原因,还是很值得分析的。

今年10月22日,也就是中共二十大宣布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委检察委员会委员名单出台的当天,新华社即抛出了无疑是事先早已经写就的长篇报道《高举伟大旗帜 谱写崭新篇章——新一届中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诞生记》。

文章首段是:2022年10月2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2300多名党的二十大代表和特邀代表,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出由376名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组成的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和133名中央纪委委员组成的第二十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请注意,这里强调的是“无记名投票方式”。只不过这里的所谓“无记名投标方式”,是大会全体会议上进行的等额选举。而这个等额选举的候选人名单,则是大会期间,“各代表团以差额选举方式对‘两委’人选进行预选”后产生出来的。而这个“预选”所依据的名单,则是此前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的“二十届‘两委’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 。

该报道文章具体介绍说:以习近平为组长的“二十大干部考察领导小组”研究提出了二十届“两委”人选遴选对象之后的2022年9月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统筹考虑,研究提出二十届“两委”人选建议提名方案。继而,9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二十届“两委”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提名二十届中央委员候选人222名,差额17名,当选205名,差额比例为8.3%。提名候补中央委员候选人188名,差额17名,当选171名,差额比例为9.9%。提名中央纪委委员候选人144名,差额11名,当选133名,差额比例为8.3%。

该新华社报道还介绍说:10月21日,大会主席团第三次会议通过了经预选产生的“两委”候选人名单。候选人名单中,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组成人员中继续提名130名,占34.6%;新提名246名,占65.4%。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组成人员中继续提名47名,占35.3%;新提名86名,占64.7%。

这里说的“候选人名单”,指的是各代表团将“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进行了“差额”之后产生的那份提交全体大会正式选举的等额名单。而各代表团分别进行的“差额选举”的结果是如何被大会主席团汇总成为一份等额选举名单的,恐怕普通党代表们也都不清楚。

 该新华社报道中还说:从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组成人员看,主体为省部级和军队战区级以上领导骨干,也有一些地市级和军队军级领导干部以及金融企业、国有重要骨干企业、高等院校、科研单位的领导人员,还有工人、农民中的优秀代表和解放军英模代表,专家、学者和各条战线的优秀代表。

从新一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组成人员看,主体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有关负责同志、省区市纪委书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等,还有一些单位的主要负责同志或班子成员。

那么,身为省部级领导骨干之一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还有我们本专栏下篇文章中会陆续介绍和分析的同样也被排除在二十届中委及中纪委委员之外的现任司法部长唐一军,以及现任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等,到底是一开始就被习近平为组长的“考察领导小组”排除在“二十届‘两委’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之外,还是在“预选”过程中被“差额”出去了呢?

如上新华社报道文章中还介绍说:在二十届中委推荐名单产生的过程中,“高瞻远瞩 深谋远虑——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部署、亲自指导把关, 为二十届“两委”人事准备工作指明正确方向”。“两委”人选推荐、考察、提名工作,严格按照中央规定的步骤和方法:“谈话调研和推荐”,“确定考察对象”,“深入考察”,”提出遴选对象建议名单”,“提出‘两委’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 不搞“海推”“海选”,充分发挥谈话调研作用……。

文章引述了习近平指示的具体内容:“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我们的重要优势,也是历次换届总结出来的重要经验”,“要切实发挥党组织的领导和把关作用,不搞‘海推’‘海选’,决不能简单以票取人”,“党的领导和民主是统一的,不是对立的,两者不能偏废,要确定合理的民主方式,完善考察办法,进一步提高民主质量和实效”……

按照习近平的指示:进不进“两委”,不能对号入座、想当然、依惯例,首先政治上要达标。对人选政治素质和政治表现,综合分析、仔细甄别、严格把关,凡是政治上不合格,存在“七个有之”等问题、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的,一票否决。

请特别注意这段话里“不能对号入座、想当然、依惯例”的含意。

该报道文章中还介绍道:严把廉洁关,是选人用人的底线要求。党中央强调,在廉洁问题上必须“零容忍”,不能把有硬伤、暗伤的人选进来。考察工作坚持“四必”核查要求,即干部档案必审、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必核、纪检监察机关意见必听、有可查性的信访举报必查。严格履行廉洁把关责任,落实党委(党组)书记和纪检监察组长“双签字”规定,综合运用巡视巡察、信访、审计等方面成果,全面了解人选“廉洁情况,切实防止“带病提名”。

这里需要提醒的是,所有中央委员的“遴选对象”,都是要由该人所在地或单位的纪检部门首长签字,保证其通过了廉洁审查,这在中共建政史上应该是第一次。而“必核”的所谓“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则强调了“适当扩大房产查核地域范围”和“注意了解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等情况”。

如上新华社报道文章中还具体介绍了如下一组数字,二十届“两委”人选考察过程中,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征求对“两委”人选的意见1007人次,查核个人有关事项报告731人次,经严格把关,20余名人选没有列为考察对象、遴选对象。

那么,这没有列为考察对象、遴选对象的20多人里,是否包括江金权,以及我们本专栏下篇文章会详细分析和介绍的唐一军、李小鹏等人呢?

该新华社报道文章中不点名举例说,有位人选在会议推荐中排名靠前,也符合有关结构需要,但再次谈话时,大家对其德才素质、工作表现有不同意见。考察组经过深入了解、慎重研究,不降格以求,最终没有将其列入考察对象名单;一名干部在谈话调研、会议推荐中票数较高,但廉洁问题存在疑点,一时难以查清。这样的干部能不能作为人选?考察组态度坚决、从严把关,没有将其列为考察对象。

那么,无论是江多金权,还是唐一军,或者是李小鹏,他们三个正在担任的职务决定了他们都应该是“会议推荐中票数较高”的,最终未能进入中央委员会和中纪委的原因,还真有可能是所谓“廉洁问题存在疑点”。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他们为什么都在未能进入中央委员会,那怕是中纪委委员名单的前提下,仍然还继续留在现任的正省部级领导岗位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疑点”尚未查清的前提下,耽误了“封爵”,但撤消现有职务则必须是在“疑点”被落实为真凭实据的前提下进行。

上月底在网上读到过岳山先生的分析文章,标题是《蔡奇受宠登场 王沪宁老巢凋零》,分析江金权与其老上司王沪宁一样是有些手段的“政治化妆师”,为江、胡、习等人包装过不少“理论”,为何政治待遇差距如此大?

岳山的文章中详细介绍说:2020年10月,江金权接替王沪宁出任政研室主任,2021年11月12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后,江金权在中共中央新闻发布会上解读代表习近平党内地位巩固的所谓“两个确立”口号。今年二十大后,江金权也参加中共中央的新闻发布会,卖力解读二十大报告。从以上情况看,江金权对习近平的“忠诚”起码表面上是做到了,这次没有在二十大获得一个中央委员的身份来支撑任职,合理的解释可以是习近平认为江金权达不到他的要求,或者是在王沪宁之后,中央政研室已失去最高智囊地位。但笔者认为,可能与二十大高层人事变动,主管政研室的常委换人有关,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主子换了,原来的奴才好日子也结束了。

岳山的文章中认为:“王沪宁失利用价值 习需要蔡奇”。中共二十大上,王沪宁留任政治局常委,按出场排名惯例,预料明年两会时正式掌管政协。新晋级的常委蔡奇,同时兼任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已明确接管意识形态和宣传,包括分管中央政策研究室。

岳山的文章中引述北京官场传说,作为习嫡系的蔡奇看不起“三姓家奴”王沪宁,不喜欢王沪宁的阴暗。蔡奇也未必喜欢王沪宁原来手下的这帮文人。也因此,在内定蔡奇接班王沪宁之后,中央政研室的人事早已闻风而动。

8月25日,原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秘书长林尚立,平调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副部长级)、党委副书记。林尚立是王沪宁在复旦大学时的学生和同事。2017年7月担任中央政研室秘书长,2020年11月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兼秘书长。

其实在王沪宁在十九大入常后,中央政研室人事基本“只出不进”。2014年以中宣部副部长兼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王晓晖,于2018年1月份升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2020年正式卸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2022年4月调任四川书记。2017年3月份升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的张季,2018年3月已调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而在林尚立今年8月调出后,目前中央政研室的副主任仅有田培炎一人。王沪宁的政治老巢人事可谓一片凋零。相信江金权本人也会很快被蔡奇整走,王沪宁从此和蔡奇结下梁子……。

岳山先生文中所说的中央政研室的其他人事异动都是有案可查,而江金权日后在蔡奇手下是否会被较长时间留任,恐怕是要等到明年三月王沪宁接掌全国政协主席位置,向蔡奇全面交权之后才见分晓。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