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二十大意外落选中委的江金权与他的前任们

2022.1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二十大意外落选中委的江金权与他的前任们 2019年11月1日,江金权出席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新闻发布会。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有句老话叫“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2002年江泽民在自己退位的同时,也把中央领导人换届的年龄标准“七上八下”严格执行开来。与此同时,对正省部级领导人进中委的年龄标准,则确定了“三上四不上”和“三上四下”,意思是在召开党代会的当年年满或不满63岁者有资格上,64岁则没有资格了。而对在任中央委员来说,只要不是已任或被内定待升副国级者,都是63岁还可以连任中委,64岁即要退出中委。

这个所谓的“三上四下”,有人说还是邓小平在世时就提出来的, 从一九九二年筹备十四大开始,在制定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时,新当选中央委员就被要求“原则上遵循‘三上四不上’的年龄限制”。

我们在本专栏过去的节目中已经介绍了在中二十大的高层人事安排上,习近平虽然为他自己和为与自己同龄的王毅以及比自己还年长两岁张又侠开了“破八”的先例,但对其他所有连任和新任的中央政治委员及书记处书记的年龄上限,还是67岁,即1955年生人。

与此同时,在制定二十大中央委员候选人推荐名单的过程中,也还是继续遵循了“三上四下“的原则,即1959年及之后出生,今年年满63岁或不足63岁者有资格入选,1958年或者之前出生,今年年满64或者以上岁数者,没有资格连任或者新任----除非是在任或者拟提拔为国家级领导人者。

我们从本篇文章开始,就是要陆续介绍和分析一下那些所谓”符合年龄“,也就是今年才年满或者还不足63岁的在任正省部级领导人为何会落选二十届中央委员。

首先一个是被外界相信为习近平智囊的现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1959年出生,今年才年满63岁的江金权。

时评人岳山上月底即发表《蔡奇受宠登场 王沪宁老巢凋零》一文,文中把没有出现在二十届中委名单中江金权称之为习近平“首席智囊”、认为江金权的政治地位和前几任主任,特别是王沪宁形成极大落差。而中央政策研究室是王沪宁的政治老巢,在二十大前有逐步被拆解的迹象,这和习近平亲信蔡奇取代王沪宁,似有所对应。所以岳山说据此相信,,二十大后新版本的中共内斗已经开始。

去年11月12日,中共各大官媒都以显著的标题报导了江金权在中共中央新闻发布会上对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的介绍,肉麻吹捧“党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对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这具有充分的实践依据,那就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根本在于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航掌舵,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航向。两个确立,符合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

到此时此刻,应该说无论是中共党内党外,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江金权居然在二十大上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没有混上。五年前的十九大上,他当时以副部长级的中央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组长身份,好歹还混上了一届中纪委委员。

这个江金权是在被安排为十九届中纪委委员的次年被调回他的原单位中央政策研究室并被晋升正部长级的常务副主任的。然后又于两年前的2020年10月被突然宣布接替接替王沪宁的中央政研室主任兼职。在此之前,王沪宁已经占居了这个位置长达18年之久。

这个所谓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说起来还是江泽民一手建立起来的。1989年7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撤销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的通知》、《关于撤销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的通知》和《关于成立中央政策研究室的通知》,成立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

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策研究室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中央政研室承担下列职能:负责起草全国党代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报告;根据中央领导同志指示,单独或组织、协同有关方面起草、修改中央的有关重要文件;起草中央领导同志部分重要讲话。

对党的建设、思想理论重要课题和中央重大决策的可行性进行调查研究,提出政策性建议。

参与党中央大型会议的文件起草。

对全国经济形势跟踪、收集、分析、整理,以及报送党建和思想理论的重要综合信息、动态,为中央决策提供建议和咨询。

承办党中央交办的其他事项。

由此可见该机构的无比重要性。

研究室成立之后的首任主任是时任中宣部长常务副部长王维澄,当时是十三届中纪委委员。日后因此职务而在1992年被安排为十四届中央委员。

1997年8月,为了让时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在维基百科里被称之为“中南海第一笔”,当时在中南海里有“江泽民的秉笔太监”之称的滕文生顺利“当选”十五届中央委员,江泽民说服王维澄提前把位子交给接班人。

王维澄是1929年生人,召开十五大的当年已经年满68岁,不可能连任中央委员,江泽民给了他三个“二线”职务交换,即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和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主任委员。

滕文生接班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职务三个月后,顺利“当选”十五届中央委员。

如上王维澄也好,滕文生也好,原本都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的中共党内左王邓力群的理论打手,江泽民上台之后才将他们招至自己麾下。

1940年出生的滕文生到2002年召开十六大时,年方62岁,故被安排继任一届中央委员,但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位置被安排交给了已经担任了数年副主任的王沪宁,滕文生本人转任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直到退休。

王沪宁是1995年被江泽民点名调到身边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的,三年后升任副主任。2002年10月正式接替了主任职务,并被安排为16届中央委员。

2007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王沪宁晋升副国级,此后以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兼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王沪宁又被安排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继续兼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王沪宁晋升中央政治局常委,除了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和中央文明委主任外,仍然继续兼任着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直到2020年10月才放手。

说起来,中共副国级领导人在位同时兼任一个中央或者国务院部委一把手的情况非常多,但是正国级领导人同时兼任一个中央或者国务院部委一把的情况则少之又少。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一个中央党校。截止五年之前的十九大之后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陈希被宣布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此前几届中央党校校长都是由相当于“副总书记”的那个主管党务的专职政治局常委兼任,所以中央党校的常务副校长,从来都是当然的正省部级。

而自王沪宁以中央领导人身份兼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2007年11月开始,该室的副主任里一直都没有“常务”一说,全都是副部级。两年零8个月之后,已经在王沪宁手下担任了长达9年时间副主任的何毅亭于2009年6月才被中组部宣布为常务副主任,正省部级“。

这个何毅亭出生于1952年,知青出身,1979年考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连续读完本科和硕士研究生之后才“参加工作“,被分配到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工作。1989年春夏之交,这位何毅亭刻意与当时的中央政改办主任,前不久刚刚去世的鲍彤等人,特别是与鲍彤先生手下的政改室综合研究局副局长,也是从北师大去的师兄高山保持距离,因此而顺利通过的”六四“镇压之后的政治审查,并在鲍彤先生的政改办被江泽民宣布撤消之后,被安排调入了新成立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一步步从副处长、副局长、局长升至副主任期间,其”业务“主要是”党建“那一块。

习近平2007年在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后,何毅亭曾频繁陪同习近平前往各地视察、调研,从此成为习近平所器重的“笔杆子”之一。

2012年10月习近平接班的中共十八大上,何毅亭被安排为中央委员。

请各位看官和听众注意,2012年召开中共十八大时,时任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常务副主任就已经和中宣部的常务副部长、中组部的常务副部长等一样待遇,被安排成中央委员了。,

在这次中共十八大上,随着习近平的登基,其此前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了五年时间的中央党校校长职务交给了刘云山。不久习近平就把何毅亭安排成了中央党校的常务副校长。

2017年召开中共十九大时,当年年满65岁的何毅亭没有资格继任中央委员,次年3月被安排了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社会建设委员会的主任委员职务。但是他的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校(院)长职务,一直坚持到2020年12月,才被安排交给了李书磊。

何毅亭当初调到中央党校“分管日常工作”之后,王沪宁继续兼任主任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又进入了没有常务副主任的阶段,直到2017年2月,此前已经以中宣部副部长身份兼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达4年之久的王晓晖被中组部对外宣布“兼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正部长级”。

2017年10月,王晓晖也和五年前召开十八大时的何毅亭一样,以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身份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委员。

2018年1月,这位王晓晖又被宣布为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中央文明办主任。一个月后,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成了江金权。

2020年10月江金权被宣布由常务副主任升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时,因为被接替的是中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怎么可能不引起媒体的强烈关注。

当时的中国内地财新网曾以《江金权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为题目报道说:“时隔18年,中央政策研究室易帅;江金权此前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是十九届中央纪委委员”。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也适时刊登和播出了《江金权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二十大能否取代王沪宁充满变数》一文,文中介绍说: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不再是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兼任,而由江金权接任。外界关注王金权是否会在两年后的20大接替王沪宁政治局常委职务,但按照中共的晋升惯例,机会并不大。

文中引用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女士的话说: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如果被纳入最高决策层,当然十分重要:“如果真是纳入习体制,当然是一个重要的步骤。王沪宁就是在江时代就当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他(王沪宁)的接班人肯定是受习重视的,否则上不来。”

笔者当时也在本专栏发表了《陈伯达之后有张春桥,王沪宁之后会有谁?》等几篇文章,认为何毅亭在习近平和王沪宁等人眼中的重要性,怎么说也不会亚于如今突然显露头角的江金权,但如此老资格的何毅亭到底也没有凭其高级幕僚之一的身份而在中共政坛上突破“正部长级待遇”的“天花板”,所以江金权的政坛前途也只会止步于此。但当时的笔者也没能想像到这个江金权居然在二十大上落选了中央委员。个中原委,留等本专栏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和读者们分析介绍。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