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二十大上年滿六十五歲的王小洪"不進則退"

2022.07.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二十大上年滿六十五歲的王小洪"不進則退" 中國新任公安部長王小洪
路透社圖片

中共當局對外宣佈了王小洪在已經是公安部黨委書記的前提下,又把公安部長的行政職務也一併接過去之後,相當比例的外界評論都還是在從所謂“人事鬥爭”甚至是所謂“權力爭奪”的角度入手,而筆者則認爲習近平決定提前把公安部長的位置由趙克志換成王小洪,並非權力鬥爭,而是人事佈局:爲今年十月或十一月必將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的高層人事安排提前進行的人事佈局內容之一。正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王小洪已經是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最可能接班人選了》中已經分析過的那樣,相對於王小洪從去年十一月底接替公安部黨委書記之後的晉升前途,一九五三年出生,今年已經六十九歲的趙克志即使是習近平的鐵桿親信,也只能是“無可奈何花落去”。與他同歲的習近平無論如何也不會考慮把一個和自己一樣年邁的人安排進入未來的二十屆中央政治局並接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如今仍在臺上的所有中共法制系統中的副國級和正省部級領導人中,趙克志是最沒有可能,或者說完全沒有可能在二十大上晉階中央政治局並接掌中央政法委的。即使是沒有唐山燒烤痁打人事件的發生,甚至還可以假設沒有一個孫立軍及其政治團伙的被揪出,今年秋天的中共二十大及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樣都會是趙克志仕途的盡頭。也就是說,二零一七年籌備召開中共十九大期間,一經決定了由時任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在連任中央委員之後即接替“按部就班”晉升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的公安部長職務並等待接替郭聲琨國務委員位置,就已經預示了他趙克志在五年之後,也就是在今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斷無可能象當時的郭聲琨接替孟建柱一樣接替郭聲琨。

到目前爲止,距中共二十大的召開只剩三個多月的時間了,習近平對十九屆中央政治局成員們的誰去誰留,以及新科政治局委員的人選,還有明年三月召開的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上纔會正式對內對外宣佈的所有非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的副國級位置的繼任和新任人選,諸如全國人大黨內副委員長、全國政協黨內副主席、國務院國務委員以及最高檢和最高法的一把手等,無疑是都 已經心中有底。這其中的新任政治局委員中,當然就包括接替郭聲琨中央政法位書記的那一位。

所以筆者比較傾向於相信如今習近平下令打破“慣例”,安排趙克志趕在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就把公安部長職務“提前“交給王小洪,並非是基於“從趙克志手中奪回刀把子”的考量,而是爲了讓王小洪以公安部長和中央政法委副書記的身份在未來中共二十大上順利進入中央政治局進而接替中央政法委書記的職位。

如果這一分析成立的話,那麼二十大的繼任或者新任中央委員中,也會產生出一個接替王小洪公安部長職務者,此公然後還要再等待到明年三月的十四屆全國人大上被安排爲一屆國務院國務委員。這個人可能會是習近平的另外一個政治嫡系、現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也不排除會依照“慣例“,還是把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這樣一個副國級職務犒賞給到二十大召開時仍還具備一定年齡優勢的在位省委書記。

當然,退一步分析,如果王小洪在未來二十大上連任了中央委員,但在隨之召開的二十屆一中全會上未能進入中央政治局,那麼他繼續擔任他的公安部長職務,並在明年三月的十四屆全國人大上再接替趙克志的國務院國務委員位置,就是百分之百。

這一切,都要從中共高層換屆的年齡限制潛規則“七上八下”分析起。

當年胡錦濤在感恩江澤民終於把軍委主席也交到他手裏時,曾把個江澤民誇得跟朵花兒似的,說他爲我們黨、國家、軍隊高層領導新老交替的制度化、規範化和程序化作出了歷史性貢獻。這裏的高層領導無疑是指的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特別是政治局常委會這一層。制度化之一是年齡標準即新任或者連任者的年齡限制;二是任期,五年一屆,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黨的最高領導人在內的所有黨內職務都只能連任兩屆。

以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修改黨章再到二零一八年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上修改憲法爲標誌,已經篤定了習近平必將會在今年的二十大上打破“慣例”,開始他的第三屆連任。但在此前提下,從邏輯角度判斷,他習近平不但不會允許自己這個總書記兼中央軍委主席和國家主席之外的其他所有黨政軍職務均取消任期限制,應該也不會對他自己之外的所有連任和新任黨政軍中央級領導人取消年齡限制,即外界幾乎人人都知道的中共副國級和正國級領導人的年齡限制規則:“七上八下”。

所謂的“七上八下”,是江澤民與胡錦濤交接班階段內形成的高層人事更替的潛規則。意思是每次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的當年,年滿六十七歲者仍可繼任或新任,年滿六十八歲者即不再考慮。而在此之前的一九九七年籌備中共十五大高層人事時,江澤民提出的副國級以上職務的新任和連任的年齡限制是七十歲封頂,但他江澤民本人例外。所以,出生於一九二六年的江澤民本人在一九九七年召開的中共十五大上連任總書記時已經七十有一,同時連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鵬和朱鎔基,以及同時連任政治局委員的錢其琛則都是六十九歲。而當時已經擔任了一屆國務院委員的陳俊生等,則因爲出生於一九二七年,召開十五大時剛好年滿七十歲而被排除了連任的可能。

而從七十歲封頂進一步年輕化到了“七上八下”的潛規則 出臺之後,出生於一九三二年的李嵐清在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召開的當年剛滿七十歲,於是江澤民只有忍痛割愛,讓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第一副總理李嵐清和時年七十四歲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一同退位。

這裏需要提醒的是,也有一些媒體人,甚或是中國問題專家還是沒有搞清楚這個“七上八下”,指的是全國黨代會召開的當年的副國級以上領導人的新任或者連任年齡限制,也就是就職當年的最高年齡限制是六十七歲,而不是任職的最高年齡限制。

換句話說,和正省部級領導人的“六十五歲”封頂的區別在於:“七上八下”規則中的“七”,也就是六十七歲,指的是新任或者連任“黨和國家領導人”上任的起始年限。只要是在全國黨代會召開的當年是六十七歲或者以下得以連任或者被安排新任副國級或者正國級職務者,上任後即會任滿五年,不存在一個在兩屆黨代會或者兩屆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大會期間中途“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的可能性。而所謂“六十五歲封頂“,指的是國務院部長也好,省委書記和省長也好,最高任職年限是六十五歲。然後就是“退居二線”,即使你當時還是在位的中央委員或者中央候補委員。

在筆者過去多年發表過的相關文章裏,曾經以胡錦濤時期的十六大、十七大,以及習近平開始執政的十八大上的政治局委員一級的人事安排中的具體人選例子,證明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的新任或留任設限則是“七上八下”,意即六十七歲的可以連任甚至新任,六十八歲的必須出局。有興趣驗證是否真有其事的讀者和聽衆可以覈對一下從二零零二年召開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確實沒有一個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在被安排新任或者連任的那一年已經年滿六十八歲的。

二零零二年胡錦濤在十六大上接過江澤民總書記職務的同時,退位的上屆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輕者爲時年六十八歲,出生於一九三四年的李瑞環。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被胡錦濤特別介紹爲“老大哥”的羅幹生於一九三五年,時年六十七歲。

二零零七年召開的十七大上產生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中最年長者爲連任政治局常委的賈慶林,出生於一九四零年,時年六十七歲。而出生於一九三九年的曾慶紅因爲時年六十八歲而“到點下車”,未能連任政治局常委。

二零一二年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上,新任政治局委員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是劉延東和俞正聲,都是出生於一九四五年,時年六十七歲。而與胡錦濤等一同退位的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中的最年輕者爲出生於一九四四年的李長春,時年六十八歲。

二零一七年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一九四八年出生的王歧山因爲年已六十有九而未能連任政治局常委。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齡最長者爲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慄戰書,時年六十七歲。

這就是爲什麼說,即使趙克志不但是習近平的政治嫡系而且還是習近平認爲是“勞苦功高”,年齡因素也決定了他斷無可能成爲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繼任人,在今年二十大上必定出局。正式退休的時間當然還是會在明年三月十四屆全國人大召開之時。屆時將斷無可能連任國務委員。

至於爲什麼一定要安排王小洪趕在二十大召開之前,提前幾個月就接替他趙克志公安部長職務,本文還要在上文分析內容的基礎上,再從一個角度,那就是習近平至今並沒有讓王小洪在二十大上入局,進而接掌整個中央政法委的設想,只是“單純”計劃讓他擔任一屆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職務的可能性角度分析,讓王小洪趕在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提前接替公安部長職務,應該也還是技術層面的安排,基於年齡角度的考量。

外界都知道中共政權的全國黨代會是五年一屆,地方各級黨委在同級黨代會上換屆也是五年一次。而中央對省委換屆的提名年齡的限制是什麼呢?

每屆全國黨代會召開的當年擬定連任和新任中央委員名單時,都會大致遵行所謂“三上四下”之說,即當時還在正省部級領導崗位上而且並沒有被內定提拔爲副國級者,六十三歲的可以進入新一屆中委候選人名單----無論是新任或者連任,六十四歲的就不行了。

正是爲了適應這個中央委員的“三上四下”,那麼在新一屆全國黨代會召開的前一年爲省級黨代會換屆做準備的省委書記、省長大換班過程中,就要以六十三歲爲限了。而新一屆黨代會召開的當年召開的省級黨代會上,時年六十三歲者仍可入選。

我們本專欄在中共十九大召開的一年之前,即2016年9月曾發表一篇標題爲《省委書記六十三歲乃常態而非變態!》的分析文章,介紹了此文發表之前的兩個月裏接連被宣佈從省委書記位置上“下崗”的時任江西省委書記強衛、時任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和時任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一樣,全都不是六十五歲“下崗”,而是六十三歲“下崗”。原因都是在他們均不是習近平準備在十九大上提升爲副國級考慮人選的前提下,到2017年10月召開十九大時都已經年滿六十四歲,中央委員沒有可能連任,所以他們就只能被安排在六十三歲的當口上在省委書記崗位上“提前下崗”。

那麼在“三上四不上”的前提下,今年七月就滿六十五歲的王小洪在今年二十大上面臨着“不進則退”的局面,即如果不被內定晉升副國級,篤定不能連任中央委員。所以如果王小洪只能以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進入二十屆中央委員預選名單的話,那麼屆時的黨代表們也許會質疑他的六十五歲的正省部級封頂年齡。而避免這種可能出現的最簡單辦法,當然就是讓黨代表們明白他王小洪既然提前接替了趙克志的公安部長職務,那麼他就是待任副國級,所以“限制”他的年齡標準不是“三上四下”,而是“七上八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