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薄熙來的女副官鹹魚翻生 張軒獨受習近平政治青睞

2022.05.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薄熙來的女副官鹹魚翻生  張軒獨受習近平政治青睞 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組長張軒
視頻截圖

我們本專欄前一篇文章的標題是《兩個無期三個死緩 薄家勢力趕盡殺絕》,有讀者朋友閱後提醒說,其實薄家勢力也有“死裏逃生”的,比如當時薄熙來身邊的女副書記張軒。

其實,筆者專欄前一篇文章和上一篇文章中的“薄家勢力”,是特指薄氏自家人和相當於自家人的駐家祕書們。不過要說那個張軒的話,豈止是死裏逃生,如今更已經鹹魚翻生,因爲習近平的重用而老樹開花,獲得了政治上的第二春。

話說2010年底,習近平以“皇儲”身份親赴山城重慶爲薄熙來的唱紅打黑站臺時,尾隨薄熙來陪同習近平的當地主要官員,除了我們過去節目中都陸續介紹過的時任重慶市長黃奇帆、時任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以及時任重慶市委常委、市委祕書長徐鳴,還有另外一個當時在薄熙來身邊同樣重要的人物,那就是當時被坊間稱之爲薄熙來“女副官”的時任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

當地傳說,在機場爲習近平接機時,薄熙來把張軒介紹給習近平。習近平雙手緊握着張軒的手說:“熙來同志的女副官,副官很重要!”

2012年3月20日,博主“散薄熙來”在其博客上分別發表圖片、帖文《獨裁者薄熙來的美人市委副書記張軒》、《獨裁者薄熙來的美人婦聯副主席方俐》、《獨裁者薄熙來的美人 共青團副書記周密》,並分別附上三人照片。

這裏說的方俐和周密都比張軒年輕,如今雖然都還在重慶爲官,但都未被提拔重用。事實上,包括這三個“美人”在內的薄熙來的重慶優餘黨們,唯一在薄熙來倒臺後還能官升一級的,只有張軒一個。

這個當年43歲時即被委任以重慶市高級法院院長,自此步入中共政壇副省部級行列的張軒,其實是在薄熙來上任重慶市委書記之前,即已經因爲時任重慶市委書記汪洋的大力舉薦,而被中組部任命爲重慶市委的專職黨務副書記。當時的汪洋還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也就是說,重慶市成爲直轄市之後,市委書記進政治局是從薄熙來開始的。

薄熙來2012年3月倒臺後,大陸論壇3月21日以標題《張軒:薄熙來打黑絕不是孤軍奮戰》,轉登《重慶日報》2009年的一篇有關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通報重慶打黑除惡的情況的報道。其中張軒提到,2009年9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專門作出批示,稱“打擊、剷除黑惡勢力,是讓老百姓過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

人民日報社旗下的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當時也以《重慶市委副書記:打黑除惡 中央肯定羣衆擁護》爲題,轉引了《重慶日報》的這份報道。說的是,“人民羣衆拍手稱快,中央領導高度肯定。今年6月展開的全市打黑除惡行動受到了各方關注。目前進展如何?取得哪些階段性成效?昨日,市委副書記張軒向市級各民主黨派、工商聯、無黨派代表人士以及市級有關部門負責人通報了相關情況……。”

張軒當時口中的“中央領導”,是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一年後,習近平駕臨,他對重慶“打黑除惡”的評價又要比周永康拔得更高,極力稱讚當時以薄熙來首、張軒爲副的重慶市委“真正從以民爲本出發,開展了‘打黑除惡’鬥爭,取得了階段性的重大成果,重大勝利,維護了廣大人民羣衆的基本權益,是深得民心、大快人心的。重慶的‘打黑除惡’做得好!並希望認真總結經驗,圍繞改善民生、維護民意、便利羣衆等構建和諧社會,建設‘平安重慶’,‘打黑除惡’還要再接再厲地向縱深推進。”

我們在過去的相關文章中已經介紹過,薄熙來入獄之後,他在重慶市的親密助手之一黃奇凡怒懟中紀委薄熙來專案組,正告他們,自己之前和薄熙來的關係首先是得到了習近平的認可。一句“習近平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到重慶視察工作的時候,特別叮囑我要全心全意當好薄熙來同志的助手和參謀,共同努力讓重慶市的唱紅打黑工作更上一層樓,爲全國各省市自治區樹立榜樣”,令自己安然過關!

薄熙來受審(濟南中院微博)
薄熙來受審(濟南中院微博)


與之同理,2010年底,習近平視察重慶時肯定也是勉勵了張軒要當好“熙來班長”的女副官。所以2012年間,這個張軒不但沒有因爲薄熙來的垮臺而受到直接牽連,甚至還在習近平接掌了總書記的中共十八大上連任了中央候補委員。

不過,本來已經是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的張軒在十八大上只是連任中央候補委員,也標明着她晉升正省部級實權職位的前景從此暗淡。2013年的她即被安排轉任重慶市人大主任,表面上看是對這個曾經的整個中共政壇最年輕女性副省部級幹部的政治犒賞,但地方人大主任這樣一個正省部級的崗位,意味着當時年僅55歲的張軒即已經“退居二線”。

這裏需要特別解釋一下,雖然中共中央總書記不兼任全國人大委員長,但從胡錦濤時代開始,中國大陸上的省級人大的主任都是由同級黨委書記兼任。但如果同級黨委書記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話,那麼人大主任就會設專職。

在中央一級,因爲全國人大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都和國務院總理一樣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也就是說“四大班子”的一把手都是正國級。地方上也是一樣,省委書記和省長是正省部級,不是由省委書記兼任的省人大主任,以及專任的省政協主席也是正省部級 -- 雖然從實權角度,省政協主席和省委書記絕不可同日而語。

在中共的組織體系裏,一些中央和國務院部委裏都有“明確爲正部長級”的副部長,象中宣部和國務院的發改委,“明確爲正部長級”的副部長和副主任都不止是一個,而是一羣。

但是在地方上的省一級領導班子裏,從無享受正省部級的副職設置。比如,中央國務院部委裏的一把手如果是副國級領導人出任的話,那麼該部委的二把手,甚至三把手、四把手都會是正部級。但即使在黨委一把手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的省、市、自治區的黨委會裏,專職黨務副書記仍然也只是副省級。

一般來說,一個從基層黨務工作者一步步爬升上去的省委專職副書記,因爲經濟和行政領導工作的經驗不足,決定了就地或者異地升任省行政一把手的可能性很小,直接晉升黨委一把手的可能基本沒有。那麼這批人只要沒有調升中央或者國務院部委的機會,在退休之前晉升正省部級的路徑,就只有被安排一屆省級政協主席或者在由政治局委員出任黨委一把手的省市自治區擔任一屆人大主任。

55歲即被安排爲重慶市人大主任的張軒,在2018年召開中共十九大時剛滿60歲,所以能夠連任一屆重慶市人大主任職務;但未再連任中央候補委員,意味着她的正省部級工作崗位也只能停留在地方人大主任這樣的“二線“職務上,等待熬滿65歲了。

但誰成想,這位當年法律科班出身的前重慶市高級法院院長怎麼就又被習近平發現了她的“剩餘價值”,委任她爲直接向習近平本人負責的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組長要職。

有興趣的讀者和聽衆不妨進入百度百科,輸入“張軒”二字隨即會看到對她的職務介紹是:“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組長,重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

可見百度百科的小編也知道,中央政法機關督導組,而且還是一組的組長這一職務,要比重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職務重要多了。

去年11月,中共《法制日報》曾有報道文章《劍鋒所指動真碰硬 16箇中央督導組3箇中央政法機關督導組全部進駐到位》。這裏說的16箇中央督導組,指的是中央政法委派出的督導各省市自治區政法系統的督導組;而3箇中央政法機關督導組,則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其實也就是習近平本人直接派出的,工作任務是督導6家中央政法機關。這6家中央政法機關依序是:中央政法委機關、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國家安全部、司法部。

衆所周知,中央政法委本是其他五個中央政法機關的上級,而公安部又是所有政法機關中的老大,其實際地位一向是位列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之上。而3箇中央政法機關督導組中的一組,進駐的是中央政法委機關和公安部,所以是最爲重要。該組組長張軒本人雖然只是正省部級,但被她督導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和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都要在她面前諾諾稱是。

從中共官媒的公開報道中可以看出,張軒率團進駐中央政法委機關之後,實際主持中央政法委日常工作的陳一新負責向她彙報工作,而她對中央政法委的所謂“反饋意見”也是褒揚爲主,但對公安部則不然。

前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Public Domain)
前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Public Domain)


中共《法制日報》去年9月刊登的《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與公安部領導班子見面彙報會召開 張軒講話趙克志作表態講話》一文中說:按照黨中央統一部署和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領導小組工作安排,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近日進駐公安部,對公安部隊伍教育整頓工作開展督導。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與公安部領導班子見面彙報會9月12日召開,傳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和黨中央決策部署,聽取公安部隊伍教育整頓工作彙報。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組長、重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軒出席並講話。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全國公安隊伍教育整頓領導小組組長趙克志作表態講話。

該報道中的張軒儼然一副欽差大臣的派頭和口吻:“充分肯定前一階段公安隊伍教育整頓取得的成效,同時對下一階段教育整頓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

習近平的嫡系王小洪在這個會議上扮演的是向張軒彙報工作的角色,而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則當面向張軒表態說:公安部一定要在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監督指導下,進一步深化思想認識,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公安工作的絕對領導,堅持把學習教育貫穿始終,全面徹底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準確把握“自查從寬、被查從嚴”政策……。

如何理解這所謂的“自查從寬,被查從嚴”?反正是張軒進駐之後,公安部便在深入追查孫力軍的基礎上,又查出了一個“孫力軍政治團伙”。就在張軒進入公安部一個月左右,原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當時已經退居二線的傅政華便被張軒手下的人夥同中紀委專案組抓走了,繼而就是已經從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位置上調任中紀委的劉金國失蹤。

筆者今年2月在本專欄發表了《下一個被公開的“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會是誰?》,介紹了去年離奇缺席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一直都沒有公開露面,包括繼續缺席所有重要會議的情況。在完成本文之前,筆者再次進入中紀委網站查對,該劉金國最後一次參加活動是去年11月。從那以後,照理應該是由他劉金國出席或者主持的會議,都已經由排名在他之後的副書記楊曉超代理。

其實,今年2月被宣佈“接受調查”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劉彥平的罪案,也都是張軒的“中央督導一組”追查出來的。中央督導一組撤出公安部之前,即已經將劉彥平的問題移交中紀委。

衆所周知,中共政權的槍桿子和刀把子如今都是由習近平本人親自掌控。無論是政法委還是公安部,都已經被他安排了自己的鐵桿親信陳一新和王小洪。

但是,即便拋開已經快要到站下車的郭聲琨及趙克志不論,就是對陳一新和王小洪,他習近平都還是需要更得力、更可靠的政治親信監督他們的工作,同時也監測他們對自己的政治忠心的。而這一重大的監督權,居然會被習近平放心地交給了薄熙來當年的女副官張軒,委實令人意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