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薄熙来的女副官咸鱼翻生 张轩独受习近平政治青睐

2022.05.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薄熙来的女副官咸鱼翻生  张轩独受习近平政治青睐 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组长张轩
视频截图

我们本专栏前一篇文章的标题是《两个无期三个死缓 薄家势力赶尽杀绝》,有读者朋友阅后提醒说,其实薄家势力也有“死里逃生”的,比如当时薄熙来身边的女副书记张轩。

其实,笔者专栏前一篇文章和上一篇文章中的“薄家势力”,是特指薄氏自家人和相当于自家人的驻家秘书们。不过要说那个张轩的话,岂止是死里逃生,如今更已经咸鱼翻生,因为习近平的重用而老树开花,获得了政治上的第二春。

话说2010年底,习近平以“皇储”身份亲赴山城重庆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站台时,尾随薄熙来陪同习近平的当地主要官员,除了我们过去节目中都陆续介绍过的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以及时任重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徐鸣,还有另外一个当时在薄熙来身边同样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当时被坊间称之为薄熙来“女副官”的时任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

当地传说,在机场为习近平接机时,薄熙来把张轩介绍给习近平。习近平双手紧握着张轩的手说:“熙来同志的女副官,副官很重要!”

2012年3月20日,博主“散薄熙来”在其博客上分别发表图片、帖文《独裁者薄熙来的美人市委副书记张轩》、《独裁者薄熙来的美人妇联副主席方俐》、《独裁者薄熙来的美人 共青团副书记周密》,并分别附上三人照片。

这里说的方俐和周密都比张轩年轻,如今虽然都还在重庆为官,但都未被提拔重用。事实上,包括这三个“美人”在内的薄熙来的重庆优余党们,唯一在薄熙来倒台后还能官升一级的,只有张轩一个。

这个当年43岁时即被委任以重庆市高级法院院长,自此步入中共政坛副省部级行列的张轩,其实是在薄熙来上任重庆市委书记之前,即已经因为时任重庆市委书记汪洋的大力举荐,而被中组部任命为重庆市委的专职党务副书记。当时的汪洋还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也就是说,重庆市成为直辖市之后,市委书记进政治局是从薄熙来开始的。

薄熙来2012年3月倒台后,大陆论坛3月21日以标题《张轩:薄熙来打黑绝不是孤军奋战》,转登《重庆日报》2009年的一篇有关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通报重庆打黑除恶的情况的报道。其中张轩提到,2009年9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专门作出批示,称“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

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当时也以《重庆市委副书记:打黑除恶 中央肯定群众拥护》为题,转引了《重庆日报》的这份报道。说的是,“人民群众拍手称快,中央领导高度肯定。今年6月展开的全市打黑除恶行动受到了各方关注。目前进展如何?取得哪些阶段性成效?昨日,市委副书记张轩向市级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代表人士以及市级有关部门负责人通报了相关情况……。”

张轩当时口中的“中央领导”,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年后,习近平驾临,他对重庆“打黑除恶”的评价又要比周永康拔得更高,极力称赞当时以薄熙来首、张轩为副的重庆市委“真正从以民为本出发,开展了‘打黑除恶’斗争,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成果,重大胜利,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是深得民心、大快人心的。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并希望认真总结经验,围绕改善民生、维护民意、便利群众等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平安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我们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介绍过,薄熙来入狱之后,他在重庆市的亲密助手之一黄奇凡怒怼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正告他们,自己之前和薄熙来的关系首先是得到了习近平的认可。一句“习近平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到重庆视察工作的时候,特别叮嘱我要全心全意当好薄熙来同志的助手和参谋,共同努力让重庆市的唱红打黑工作更上一层楼,为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树立榜样”,令自己安然过关!

薄熙来受审(济南中院微博)
薄熙来受审(济南中院微博)


与之同理,2010年底,习近平视察重庆时肯定也是勉励了张轩要当好“熙来班长”的女副官。所以2012年间,这个张轩不但没有因为薄熙来的垮台而受到直接牵连,甚至还在习近平接掌了总书记的中共十八大上连任了中央候补委员。

不过,本来已经是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的张轩在十八大上只是连任中央候补委员,也标明着她晋升正省部级实权职位的前景从此暗淡。2013年的她即被安排转任重庆市人大主任,表面上看是对这个曾经的整个中共政坛最年轻女性副省部级干部的政治犒赏,但地方人大主任这样一个正省部级的岗位,意味着当时年仅55岁的张轩即已经“退居二线”。

这里需要特别解释一下,虽然中共中央总书记不兼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但从胡锦涛时代开始,中国大陆上的省级人大的主任都是由同级党委书记兼任。但如果同级党委书记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话,那么人大主任就会设专职。

在中央一级,因为全国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都和国务院总理一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也就是说“四大班子”的一把手都是正国级。地方上也是一样,省委书记和省长是正省部级,不是由省委书记兼任的省人大主任,以及专任的省政协主席也是正省部级 -- 虽然从实权角度,省政协主席和省委书记绝不可同日而语。

在中共的组织体系里,一些中央和国务院部委里都有“明确为正部长级”的副部长,象中宣部和国务院的发改委,“明确为正部长级”的副部长和副主任都不止是一个,而是一群。

但是在地方上的省一级领导班子里,从无享受正省部级的副职设置。比如,中央国务院部委里的一把手如果是副国级领导人出任的话,那么该部委的二把手,甚至三把手、四把手都会是正部级。但即使在党委一把手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省、市、自治区的党委会里,专职党务副书记仍然也只是副省级。

一般来说,一个从基层党务工作者一步步爬升上去的省委专职副书记,因为经济和行政领导工作的经验不足,决定了就地或者异地升任省行政一把手的可能性很小,直接晋升党委一把手的可能基本没有。那么这批人只要没有调升中央或者国务院部委的机会,在退休之前晋升正省部级的路径,就只有被安排一届省级政协主席或者在由政治局委员出任党委一把手的省市自治区担任一届人大主任。

55岁即被安排为重庆市人大主任的张轩,在2018年召开中共十九大时刚满60岁,所以能够连任一届重庆市人大主任职务;但未再连任中央候补委员,意味着她的正省部级工作岗位也只能停留在地方人大主任这样的“二线“职务上,等待熬满65岁了。

但谁成想,这位当年法律科班出身的前重庆市高级法院院长怎么就又被习近平发现了她的“剩余价值”,委任她为直接向习近平本人负责的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组长要职。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进入百度百科,输入“张轩”二字随即会看到对她的职务介绍是:“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组长,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

可见百度百科的小编也知道,中央政法机关督导组,而且还是一组的组长这一职务,要比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务重要多了。

去年11月,中共《法制日报》曾有报道文章《剑锋所指动真碰硬 16个中央督导组3个中央政法机关督导组全部进驻到位》。这里说的16个中央督导组,指的是中央政法委派出的督导各省市自治区政法系统的督导组;而3个中央政法机关督导组,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其实也就是习近平本人直接派出的,工作任务是督导6家中央政法机关。这6家中央政法机关依序是:中央政法委机关、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安全部、司法部。

众所周知,中央政法委本是其他五个中央政法机关的上级,而公安部又是所有政法机关中的老大,其实际地位一向是位列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之上。而3个中央政法机关督导组中的一组,进驻的是中央政法委机关和公安部,所以是最为重要。该组组长张轩本人虽然只是正省部级,但被她督导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和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都要在她面前诺诺称是。

从中共官媒的公开报道中可以看出,张轩率团进驻中央政法委机关之后,实际主持中央政法委日常工作的陈一新负责向她汇报工作,而她对中央政法委的所谓“反馈意见”也是褒扬为主,但对公安部则不然。

前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Public Domain)
前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Public Domain)


中共《法制日报》去年9月刊登的《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与公安部领导班子见面汇报会召开 张轩讲话赵克志作表态讲话》一文中说:按照党中央统一部署和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工作安排,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近日进驻公安部,对公安部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开展督导。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与公安部领导班子见面汇报会9月12日召开,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听取公安部队伍教育整顿工作汇报。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组长、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出席并讲话。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全国公安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组长赵克志作表态讲话。

该报道中的张轩俨然一副钦差大臣的派头和口吻:“充分肯定前一阶段公安队伍教育整顿取得的成效,同时对下一阶段教育整顿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

习近平的嫡系王小洪在这个会议上扮演的是向张轩汇报工作的角色,而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则当面向张轩表态说:公安部一定要在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监督指导下,进一步深化思想认识,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公安工作的绝对领导,坚持把学习教育贯穿始终,全面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准确把握“自查从宽、被查从严”政策……。

如何理解这所谓的“自查从宽,被查从严”?反正是张轩进驻之后,公安部便在深入追查孙力军的基础上,又查出了一个“孙力军政治团伙”。就在张轩进入公安部一个月左右,原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当时已经退居二线的傅政华便被张轩手下的人伙同中纪委专案组抓走了,继而就是已经从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调任中纪委的刘金国失踪。

笔者今年2月在本专栏发表了《下一个被公开的“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会是谁?》,介绍了去年离奇缺席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一直都没有公开露面,包括继续缺席所有重要会议的情况。在完成本文之前,笔者再次进入中纪委网站查对,该刘金国最后一次参加活动是去年11月。从那以后,照理应该是由他刘金国出席或者主持的会议,都已经由排名在他之后的副书记杨晓超代理。

其实,今年2月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刘彦平的罪案,也都是张轩的“中央督导一组”追查出来的。中央督导一组撤出公安部之前,即已经将刘彦平的问题移交中纪委。

众所周知,中共政权的枪杆子和刀把子如今都是由习近平本人亲自掌控。无论是政法委还是公安部,都已经被他安排了自己的铁杆亲信陈一新和王小洪。

但是,即便抛开已经快要到站下车的郭声琨及赵克志不论,就是对陈一新和王小洪,他习近平都还是需要更得力、更可靠的政治亲信监督他们的工作,同时也监测他们对自己的政治忠心的。而这一重大的监督权,居然会被习近平放心地交给了薄熙来当年的女副官张轩,委实令人意外。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