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兩個無期三個死緩 薄家勢力趕盡殺絕

2022.05.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兩個無期三個死緩    薄家勢力趕盡殺絕 圖爲李訥,王景清,王效芝一家人合影。
(Public Domain)

我們在《夜話中南海》專欄上一期刊登和播發的《紅二代相互之間仇將恩報都是“爲了黨的長遠利益”》中,介紹了退役上將劉源本應對毛澤東懷有殺父和辱母之仇,但他“爲了黨的長遠利益”,居然能夠做到“仇將恩報”,不但親自給毛澤東唯一的孫子毛新宇授予少將軍銜,而且還與同樣也是和毛澤東及夫人江青有着殺母之仇的薄熙成一起,努力促成了毛澤東和江青唯一的外孫王效芝的所謂“門當戶對的美滿姻緣”,而且還是由劉源主持的婚禮。

這裏的“唯一的外孫”,是指毛澤東和江青兩人唯一的外孫。毛澤東本人還另有外孫,但和江青毛關係沒有。

至於所謂“門當戶對”,是因爲當時由薄熙成出面爲毛澤東和江青唯一的外孫保媒一事,是由薄熙來主持的薄氏家族會上,“經過認真討論做出的重大決定”。因爲,被指定下嫁給毛澤東和江青外孫的這個叫王偉的姑娘,是薄熙來兄弟們的親外甥女。對此有興趣的讀者和聽衆不妨上網搜索一下,內容爲“他是江青唯一的外孫,職高畢業,妻子是薄一波的外孫女”之類刊登於中國官媒上的公開報道文章。

也就是說,毛澤東和江青的外孫子娶了薄一波和胡明的外孫女,而胡明當年正是被江青迫害致死的。正如我們上篇文章中介紹的那樣:薄熙來的生母胡明“文革”開始不久,因不甘受辱而懸樑自盡。已有史料文章透露,當時的周恩來連曾經擔任過自己祕書的胡明都保不了,皆因當時的毛夫人江青直接插手了對胡明的迫害。

當年胡明自殺後,薄熙來等薄家幾兄弟曾聲言要抬屍遊行,向毛澤東和江青的“造反派”打手們討還血債;並在家裏用留聲機高聲播放《紅梅贊》一曲,寄託對母親的哀思。他們的這一勇敢行動,在當時被稱爲“狗崽子”的落難老幹部子女中一度傳爲美談。

而日後薄、毛兩家的後代關係,不但從“組織上”結爲姻親,薄熙來垮臺之前在政治上更是全面繼承了毛澤東。

王效芝和王偉的結婚典禮。(網站截圖)
王效芝和王偉的結婚典禮。(網站截圖)


習近平上臺之後,海外網媒《環球實報》曾刊登了楊光的文章《從薄到習:毛派復興路線圖》。文章把從薄到習的“毛派復興”之所以成功,首先歸咎於鄧小平未能肅清“毛毒”遺患。
文章中回憶說,一九七六年毛澤東去世,毛時代告終,毛的屍身入了“太廟”,夫人和侄子蹲了大牢,“豐功偉績”和“嚴重錯誤”寫進“歷史決議”。曾經風光無限的毛派勢力失去了毛的庇護,也就失去了往日的威風,迅即被他們的文革對手“老幹部”反攻倒算,從此在黨內失勢,被打入政治冷宮。

但是,“以鄧小平爲核心”的中共第二代高層沒有再接再厲,徹底揭開毛澤東殘暴統治的黑蓋子。鄧試圖以“三七開”中止評毛議題,爲此他不惜雙拳出擊,右手打“兩個凡是”,左手打“非毛化”即“資產階級自由化”。打“凡是派”當然不全是爲了“解放思想”,更主要是爲了解放他自己,以便取華國鋒而代之。不許“非毛化”則至少有兩個原因,一是“毛主席犯的錯,我們也有份”,鄧小平怕“非毛化”最終“非”到了自己頭上;二是所謂“反周民必反,反毛國必亂”,“否定了毛澤東,就會天下大亂”(最近習近平又重申了鄧三十多年前的這一觀點)。鄧小平擔心“非毛化”撼動共產黨的統治根基,輸掉了毛澤東遺留下來的政治贓物“黨天下”。所以,在毛澤東身後,毛派雖然政治行情(一度)一落千丈,卻始終沉而不寂、消而不散、崩而不潰、衰而不亡……。直到薄熙來、王立軍在重慶“唱紅打黑”,轟轟烈烈,肆無忌憚,公然大搞“紅海洋”、“專案組”、“學習班”、“黑監獄”那一套,善良的人們這纔再度領教了毛式政治的巨大殺傷力。在當時氾濫成災的重慶紅潮面前,中共中央竟聽之任之、無力阻止,甚至也不敢阻止,整個社會竟安之若素、無動於衷。反過來,倒是有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一大半當時的那屆政治局常委親自到西南取經,爲薄熙來加油打氣、吶喊助威。

楊光9年前寫就的這篇文章即已經認定,“薄習本同根”。在中共新一代當權派裏,有毛澤東情結、紅衛兵脾氣的大有人在,政治能量與薄熙來相當的人物也不止薄熙來一個。“今上”習近平大概就是另一位有着毛澤東情結、紅衛兵脾氣的人物。

習近平和薄熙來。(AFP)
習近平和薄熙來。(AFP)


薄習二人也許沒有多少私交,甚至可能相互厭惡;二人仕途上也許沒有多少合作關係,甚至可能互視對方爲爭權奪利的敵手;但是,在政治思想方面,在治國理政的方式方法上面,二人其實頗相類似,足可呼朋引類,互爲“同志”。薄習二人不信憲政信專政,不信法制信運動,其政治相似性幾乎與生俱來,這當然要歸功於他們共同的“偉大導師”毛澤東.

楊光的文章認爲:與薄熙來一樣,習近平其實也相當尊毛、崇毛:他曾三次遠赴韶山參拜“革命聖地”,曾干預史學研究“不能醜化黨史”,曾指示“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曾誓言“毛澤東思想不能丟,丟了就會喪失根本”……。這些都不是官話套話,也不是明哲保身的違心之論,而是“老紅衛兵”愛毛、護毛的真情告白。

楊光在這篇文章的最後一部分寫道:毛澤東走了,毛派還在;薄熙來倒了,毛派不倒。從薄到習,毛派“偉大復興”在望。

對這個議題感興趣的讀者和聽衆,不妨對照讀一下筆者上月中旬在本專欄發表的《薄熙來當年的重慶舉措全是爲習近平搞的政治試點》一文。確實,習近平的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說到底就是毛澤東統治術的全面復辟。但是,正因爲他習近平自命自己是創造性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毛澤東的事業,所以從“武大郎開痁”的心態出發,也絕不情願被薄熙來搶了頭功、站了先機。所以一經從組織上拋棄薄熙來,便乾脆把薄熙來的政治勢力趕盡殺絕。

筆者在本文特別介紹楊光的如上文章內容,是因爲我們本專欄過去關於薄熙來的文章中介紹過的那位前商務部人士曾向筆者推薦這篇文章,說他首讀這篇文章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爲與文中類似的分析,也都是薄熙來的大祕,如今正在受審並等待判決的徐鳴“出事”前,經常談論到的。

我們在本專欄上月中的一篇文章中已經介紹了,這個徐鳴已經於上月7日被宣佈起訴,罪名是“爲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

薄熙來案庭審現場(視頻截圖)
薄熙來案庭審現場(視頻截圖)


按照中共“兩高”2016年出臺的《關於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涉案金額在30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爲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貪污、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可以判處死刑。符合前款規定的情形,但具有自首,立功,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或者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等情節,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裁判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爲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習近平上臺之後,“數額特別巨大”的黨內經濟罪犯,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代表人物是犯罪金額高達17.88億人民幣的賴小民;

被判處死緩附加終身監禁的代表人物是前陝西省委書記,受賄金額高達7.17億人民幣的趙正永;

比較知名、級別是副省部級以上的貪官,被輿論普遍認爲是輕判典型代表的是國家統計局原黨組書記、局長(正省部級)王保安,受賄金額超過1.53億,僅被判處無期徒刑。之所以被普遍認爲是輕判,是因爲這個1.53億的金額就被認爲是“嚴重縮水”。因爲在審判之前,央視對此案情的報道中就說過,王保安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爲一些商人辦事情、批項目,商人則以贈送豪宅、豪車等厚禮略表心意。爲了逃避檢查,王保安從不將這些豪宅、豪車登記到自己的名下。該官方報道中還舉例說,在王保安所收受的豪宅中,其中有一套豪宅位於玉淵潭公園北岸,東側緊鄰釣魚臺國賓館,離他辦公位置極近,面積約318平米,購房、裝修總費用5000萬。

所以當王保安只被判了一個無期的消息公佈後,輿論普遍認爲,那些沒有登記到王保安名下的名車、豪宅等,應該都沒有折價記入王保安的實際受賄總額。

就與如上三例作比,如今已經被官媒對外揭露了其經濟犯罪涉案時長約24年多,甚至在離職後仍繼續“利用影響力”受賄的徐鳴,雖然已經被檢察院認定了“數額特別巨大”,但能夠被最終落實的不但遠不及賴小民,也趕上不趙正永;能否與王保安一比高低,還要看一審判決前的法院的“落實”情況。

但是,按照那位前商務部人士的說法,即使最終被法院認定的犯罪金額不會上億,因爲他徐鳴“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的這一項“潛罪”,無期肯定是跑不了。

事實上,象徐鳴這樣從政治角度分析“情況特殊”的貪官們,在從中紀委到檢察院的“移案”過程中,其未來的刑期即已經被內定了。而中紀委向檢察院傳達的“建議”,實際上就是中央領導人的內部指示。

王效芝和王偉攜女兒韶山紀念外公。(網站截圖)
王效芝和王偉攜女兒韶山紀念外公。(網站截圖)


從上個月8號開始,我們已經在本專欄接連發表了《薄熙來大祕徐鳴真正的罪名應該是“妄議中央”》、《徐鳴曾揭露薄熙來夫人喂毒殺人的真正動機》,以及《徐鳴眼中薄熙來與習近平的“瑜亮情結”》等數篇文章,其中介紹了薄熙來落馬之後,自稱是鍾紹軍保了自己的徐鳴在被張德江趕出重慶市委常委會之後,本來是自願要求回到商務部只當一名司局級調研員的。被中組部安排到國務院副部級機構擔任副職,但卻可以保留副部級待遇,令徐鳴大喜過望。日後通過消息渠道得知,這是習近平辦公室主任鍾紹軍向中組部打了招呼。

而當年徐鳴與鍾紹軍的結識,緣於2010年底鍾紹軍陪同習近平專程前往重慶,爲薄熙來的“唱紅打黑”站臺的那幾天……。

完全可以想像,薄熙來倒臺後,回到北京的徐鳴之所以毫不收斂,繼續我行我素,甚至還敢跑回重慶去“利用影響力”,也是因爲自信“上面有人替我說話”。沒想到,他的“朋友”中居然有人把他的“酒後狂言”直接揭發到了中紀委第一副書記楊曉渡那裏,這纔有瞭如今被以“貪污受賄”罪名治罪的下場。

薄谷開來在法庭中做出視頻陳述。(AFP)
薄谷開來在法庭中做出視頻陳述。(AFP)


筆者上個月的《徐鳴眼中薄熙來與習近平的“瑜亮情結”》一文被文學城等網站轉載後,有讀者不分清紅皁白地指責文字作者玷污了“瑜亮情結”四個字,但其實這是楊曉渡收到的對徐鳴“酒後狂言”原話的揭發內容。

如此說來,加上這個徐鳴也將會領受一個無期徒刑,整個薄氏家族的成員裏,從薄熙來和薄谷開來夫婦算起,加上薄一波和薄熙來父子兩人的祕書們,已經是是三個死緩,兩個無期。

三個死緩分別是薄谷開來,以及薄一波生前的兩任祕書王益及董宏;兩個無期,則是薄熙來本人再加一個祕書徐鳴。詳細的內容,留待本專欄下篇文章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