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刘源曾说过“近平掌舵离不开熙来二哥的辅佐”

2022.05.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刘源曾说过“近平掌舵离不开熙来二哥的辅佐” 习近平和薄熙来。
(AFP)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次节目刊登和播发的《刘源因为曾力挺薄熙来而不被习近平原谅》一文中,介绍了“文革”中被毛泽东和周恩来直接下令迫害致死的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也是刘少奇和王光美及其他妻子们留的下众多子女中唯一一个从政者刘源,曾被习近平说成是和他一样,主动离开北京“下基层从政”的红二代成员;其在地方任职期间的职位一度比习近平还高,政坛仕途也一度比习近平更看好。

1982年,已经在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飙身边当了两年多政治秘书的习近平“主动要求”脱下军装,下基层的第一个职务就是河北正定县的县委副书记,一年后即升任县委书记。而同年,大学本科毕业的刘源则是从河南省新乡县的七里营公社党委副书记干起,一年后在县人代会上当选副县长;副县长当了一年多一点时间,又在县人代会上被推举过县长,而且是全票当选。

再往后发生的故事就是,1987年底至1988初召开的河南省人代会上,本不在候选人名单上的刘源被代表们临时动议提名为副省长候选人,而且是高票当选。如此说来,比习近平年长两岁的刘源晋升地方副省部级的时间,要比1993年底才晋升福建省省委常委的习近平早了将近6年。

更重要的是,习近平从“下基层”的第一天起,其每个政治台阶上的具体职务都是以上级组织部门的任命或者“调令”形式安排,而不是像当时的刘源,不但经历了基层人代会的选举过程,而且还是被人大代表们主动推举上位的。

对于刘源日后为什么没有像当时的河南官场上众人预测的那样,接替奉调河北的程维高空出的河南省长职务,而是停留在副省长位置上一段时间后,突然被“民转军”,成了一名与地方副省级政治上平级的武警部队少将?中国大陆境内流传甚广的说法是,他刘源是同期红二代里少有的几名“反对用军队对付学生运动”的人。更有境外媒体称他为,“唯一反对六四镇压的太子党”。

这个叫程维高的当时的河南省省长,是刘源当年在河南官场上的死对头。此公日后在河北虽然进一步晋升为省委书记,但2003年因违纪被开除党籍、被中纪委宣布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

程维高被中纪委调查的问题,主要都发生在他调任河北省长,日后又升任了河北省委书记的任期内。当时中纪委宣布的调查结果是:程维高在担任河北省主要领导期间,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利用职权,对如实举报其问题的郭光允同志进行打击报复;与其配偶收受他人翡翠摆件等一批贵重物品。不过中纪委同时也宣布,程维高对两任秘书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犯罪活动负有重要责任,但本人不至于要负刑事责任。

接下来,因为儿子在海外,所以这个程维高在去世之前居然可以在海外出版一本《程维高亲述痛思录》。程维高在书中直言不讳他在担任河南省长期间,与刘源的积怨。

故事回到1987年底至1988年初召开的河南省人代会期间,在刘源被代表们突然提名为副省长候选人后,时任省委书记杨析综紧急召集几个副书记开会讨论对策。副书记兼省长程维高首先发言说,“这种做法是典型的自由化,与中央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精神不符,我坚决反对。”

按照程维高的说法,他自己放了一炮后,其他与会者都是相互对视,谁都不发一言。后来他程维高才知道,大家都不发言是因为在众多副书记中有两个人,即姚敏学和胡笑云,与刘源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程维高干脆就认为,人代会上刘源被代表提名副省长候选人,然后就高票当选的事件本身,就是这些人背后策划的。

按照维基百科的介绍:1989年北京学生运动期间,刘源在天安门广场和火车站等地夜以继日地劝学生保持理性,并成功劝回大批到北京声援的河南学生。在国务院总理李鹏宣布戒严时,刘源反对镇压。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亦是当时少数几个反对镇压的省份。六四天安门事件最终以镇压收场,包括总书记赵紫阳在内的中共高层易人,刘源及河南省委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的态度不仅使刘源本人的仕途受挫,连整个河南省也遭一股势力大肆攻击。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后的20年间,河南省几乎没有中央任何利好政策,经济、教育遭打压。

事实是,“六四”事件爆发前后的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杨析综,确实是在日后的政治清查过程中没有过关。但当时整他的最主要原因,还不是因为他在武力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问题上立场不鲜明,而是他与赵紫阳的关系。此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是赵紫阳在四川推行包产到户的得力助手,并因此而获得政治资本,先是升任四川省长,1985年又升任河南省委书记。

“六四“镇压后不到一年,这个杨析综便于1990年3月被免去河南省委书记职务,仅保留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等待中央结论”。1992年召开中共十四大之前对赵紫阳结案,杨析综被认定与赵紫阳之前只是“工作关系”,于是便把他调回四川省担任了一届专职人大常委会主任。

按照程维高的日后回忆,无论杨析综是否下台,当时河南省委里支持刘源的副书记们都不愿意程维高留在河南,“因此坚决想把我赶走,于是,就对我制造谣言,进行政治陷害”。

刘源。(Public Domain)
刘源。(Public Domain)


据程维高回忆,“这几个人”大量搜集他在省委常委会、常委扩大会、干部会上的讲话,选择敏感问题对原话进行取舍、编造和歪曲,从而“炮制”出程维高反邓小平、反江泽民、反李鹏、反党反社会主义的11条罪状,然后,由他们出面到北京告状。“他们告状的目的非常明确,打不倒我也要把我赶跑,由Z(刘源)来当省长。”


当时,围绕“六四”问题,河南省委召开了近两个月的民主生活会,其中有22天时间是坐在那里进行面对面的争论、争吵与攻击。程维高回忆,在民主生活会上,他与杨析综、姚敏学主要就三个问题,同包括胡笑云在内的两个副书记、副省长Z(刘源)及其同盟做了“十分艰苦的斗争”。这三个问题是:一、“动乱”期间,为什么河南学生到北京的多;二、学生到底有没有发生卧轨事件,省委对学生“动乱”是支持还是制止;三、全国“动乱”平息以后,6月21日,开封市的河南大学为何又出现学生上街游行事件。


从程维高的回忆内容看,当时的中共河南省委和省政府内的一班人,包括刘源在内,都是在竭力把“制止动乱不力“的责任推给自己的政治对立面。互斗的结果就是中央下令,把当时的那届整个河南省委和省府大换血,刘源本人也失去了就地晋升正省级的机会。

刘源在纪念杨尚昆一文中公开提到,“1991年,杨爸爸主动对我说,小平叔叔几次讲过军队与地方的干部要互相交流。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久,中央调我到武警水电部队。”

毫无疑问,武警部队下属的水电部队的政委也好,司令员也好,都是吃苦的角色。不过,邓小平去世之后的第二年,刘源就被安排升任为武警总部副政委。此时的武警总部已经在江泽民主导下从副大军区级晋阶为正大军区级,刘源随之也晋升为武警中将警衔,

接下来的刘源脱下警服换军装的时间是2003年7月,被江泽民任命为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习近平“军改”之前的解放军“三总部”中,总后勤部相比于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事实上是低半格的。在干部衔级上,总政副主任和副总参谋长都是正大军区级,但总后勤部的副部长和副政委则都是副大军区级。

刘源晋升为正大军区级的时间是2005年,也就是习近平在北京浙江大厦,以浙江省委书记身份作东宴请他刘源和一票太子党兄弟姐妹的前一年,刘源的官职已经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晋升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政委。

而到刘源年近65岁被宣布完成总后勤部政委的5年任期时,他已经在不同的正大军区级官位上任职了两个5年还多几个月。所以仅仅是“论资排辈”的话,在退役之后被犒赏一届副国级“二线”职务在党内党外已能服众,更何况他还有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这一最高规格的红二代背景。

当时的邓小平儿子邓朴方已经完成了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任期,陈云的儿子陈元正在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任期当中。但是,就是因为习近平对他刘源曾经的挺薄言行一直耿耿于怀,到底还是否决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对安排刘源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建议。原因就是他刘源和薄家“走得太近”。

刘源、习近平等的照片。(Public Domain)
刘源、习近平等的照片。(Public Domain)

当刘源在总后勤部政委位置上成为退役上将的消息传出后,当时香港《明报》以《明年或升副国级领导人 告別讲话证总后变身军委后勤保障部》为题报道说:“已故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宣称,他即将由军队退役;同时证实,作为‘四总部’之一的总后勤部即将归入中央军委新组建的军委后勤保障部。有消息指,刘源退役并不意味着其仕途的终结,在明年两会上,他很大机会升任副国级的国家领导人,但暂时未知是在人大还是政协任职。”

该报道中还说:据悉,刘源今次属届龄退役,但他在仕途上仍可能更进一步。全国政协在令计划及苏荣落马后尚有两个副主席空缺,因此也有消息称,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属“太子党”且关系密切的刘源,很有可能升全国政协副主席,跻身副国级领导人行列。”

但就在这段时间里,有“好事者”在中国内地网络重新贴出一张刘源在薄一波家中灵堂里与薄熙来及兄弟姐妹们的合影。合影中一身戎装的刘源居中,薄熙来和其他薄一波子女分站左右,背景是薄一波的巨幅遗像。

据笔者过去文章中介绍过的那位前商务部人士回顾,这张照片最早是薄家人自己贴上去的。2012年,薄熙来垮台后就有“好事者”把它翻腾出来,以证明刘源与薄熙来关系的非同一般。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薄熙来被“调查”之初,刘源曾对薄家人透露过他已经上书中央,力陈对薄熙来的处理应该“就事论事”。而2012年4月初传出的薄熙成传话内容“薄熙来案已经被中央做实,大家各自保重,不必再努力”,也是第一个传给刘源的。

按照这位前商务部人士的说法,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刘源曾在圈子里说过“将来近平掌舵,离不开熙来二哥的辅佐”。这番话毫无疑问会传到习近平的耳朵里。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xxxy
2022-05-03 11:47

将来近平掌舵,离不开熙来二哥的辅佐“” FP狗说的话。
中国能人比这些共产狗崽子不知强多少倍!奈何政权被匪类把握,人民被劫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