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司法部新班子:習近平"就是要用外行領導內行"的代表作

2022.0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司法部新班子:習近平"就是要用外行領導內行"的代表作 中國司法部大樓
網絡截圖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被制裁和未被制裁的四任新疆自治區政法委書記》中,介紹到了近些年來陸續和正在擔任新疆自治區政法委書記的熊選國,朱海侖,王君正,王明山四人中,只有熊選國一人沒有被美國和西方國家制裁,也只有他一人至今也沒有得到提拔重用。因爲當時的他身爲對“敵”鬥爭的一線指揮政法委書記,居然對“少數民族分裂勢力”不會鬥爭、不敢鬥爭、不善鬥爭,所以落得個在年富力強之際被習近平當局下令“雪藏”的下場,跟隨張春賢黯然回京後,連最高法院都已經沒得回,只是被安排了一個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的司法部副部長職務委屈至今,而且已經陸續伺候了吳愛英、張軍、傅正華和唐一軍四任部長。

而他熊選國目前正在伺候的,因爲其浙江省委紀委出身而被視爲習近平“浙幫”的重要組成人員的唐一軍,是中共司法部自成立以來的第12任部長,也是唯一一個被任命爲司法部長之前從未有過一天政法系統工作經歷者。而且其“學歷”也與手下的所有副部長們形成顯明對比。

在司法部的官網上,對唐一軍的介紹是:唐一軍,男,漢族,19613月生,山東莒縣人,19777月參加工作,1985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央黨校研究生……。

雖然在司法部自己的官網上,部長唐一軍的具體一點的學歷似乎是被刻意“從略”,但是,中共的其他官網上都能夠查得到他的內容詳細得多的簡歷,特別是他的“學歷”部分。

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網站上截止目前一直都是使用的唐一軍被浙江寧波市委書記調升遼寧省長後,由當時的《遼寧日報》發佈的由唐一軍本人親自審定的簡歷。和學歷有關的那部分內容是:1977.07-1980.10浙江省青田縣石溪公社、麗水縣富嶺公社、永康縣寮湖公社知青;1980.10-1986.07浙江省麗水地委黨校資料員(其間:1984.09-1986.07浙江省委黨校理論本科班政治經濟學專業學習)2005.10-2010.04浙江省寧波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2003.09-2006.07中央黨校函授學院在職研究生班經濟管理專業學習)。

筆者數年前曾在本專欄發表《中共官場從政策源頭鼓勵僞學歷、假學歷》,和《習近平用人爲何對“黑五類”情有獨鍾?》等文章,介紹了中國大陸各級官員們的各類僞學歷和假學歷的各種名目。

中國大陸自一九七七年恢復高考之後,所謂“成人高等教育”規模也日益擴張,夜大學,廣播電視大學、職工大學、函授大學應運而生。

當時的所謂“再職大學”學歷,包括了所有的“不脫產“的成人教育學歷,當時主要是由廣播電視大學、夜大學,函授大學和職工大學這四類“大學”組成,其中的廣播電視大學和職工大學從體制上講相對獨立,只是大部分師資都是從正規大學裏高薪聘請的兼職人員,而許多中共現職領導人,比如慄戰書等人當年“畢業“的所謂的夜大學和函授大學基本上都是寄生於一些以“創收”爲目的的正規大學,簡單說來就是正規大學以賺錢盈利爲目的開辦的“函授班”和“培訓班”。如上四類“大學”的生源都有“在職”和“非在職”兩類。在當年被統稱爲“四大生”。

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中共官方媒體都承認,“四大生”被社會歧視性的稱爲“黑四類”。其中的“非在職生”畢業之後仍然會面臨找不到工作的窘境。不少單位的招聘公告上都赫然註明,“四大生除外”。上述“四大生”加上“文革”中產生的“工農兵大學生”一共五類,鄙視他們的稱他們爲“黑五類”,他們自己面對恢復高考後的歷屆全日制正規大學畢業生也自覺矮人一等,故戲謔自己是“五大郎”學歷。

不過,無論是“文革”中的“工農兵學員”的“脫產學習”,還是“文革”後在恢復高考之後隨之推廣進來的“成人教育”的“脫產學習”形式,學員的學習經歷無論是兩年還是三年,都是“全日制”的在校學習。

而相對於“脫產學習”,“文革”結束後那些通過“不脫產學習”,或者說是“業餘學習”所取得的“學歷”,其“含金量”還不如“文革”中的“工農兵大學生”們的“大學普通班學歷”。

具體到本文所介紹的唐一軍唐部長,1961年出生的他16歲下鄉插隊,從年齡上看應該是沒有高中畢業的基礎學歷。

1977年開始,此公用三年時間,分別在浙江省的三個不同縣份的不同公社裏當知青,不知道是怎麼運作的。然後就是所謂“知青回城”,直接進入浙江省當時的麗水地委黨校,“官職”爲黨史資料員。期間或者是沒有參加高考,或者是參加了高考但沒有被錄取。

在麗水地委(即現在的麗水市委)黨校工作的6年(1980.10-1986.07)時間裏,通過兩年時間(1984.09-1986.07)的“不脫產學習”,取得了本省省級黨校的“理論本科班”的政治經濟學專業的“學歷”。

一個省委黨校的“理論本科班”會是個什麼水平,在這種“本科”裏進行“不脫產學習”和憑高考進入正規、正經大學裏生活四年的區別是什麼尚且不論,更關鍵的問題是他唐一軍怎麼只花了兩年的“工餘時間”就讀完了一個“本科”?而且還是就憑這個“本科”學歷,一“畢業”立馬就從地委黨校的資料員升任省委宣傳處的理論幹事,“畢業”一年後即又升任副處級待遇的副主任幹事。

在這個“理論本科班”學歷的基礎上,唐一軍的“在職研究生學歷”雖說也只是從黨校下屬的“函授學院”取得的,但前後經歷時間是3年,比他取得“本科”學歷的時間還多了一年。

相比於唐一軍這種非正規、不正經的黨校“理論本科班”學歷,同爲習近平的“浙系”或曰“之江新軍”班底,與他唐一軍當年同在浙江寧波任職、現如今已經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的陳敏爾,雖然也有過一段浙江省黨校“理論班”的“在職”學習經歷,但人家陳敏爾一是不敢說這種“理論班”是“本科”,其次是人家陳敏爾在這次黨校“深造”之前,是已經有了正規、正經的大專學歷的。從陳敏爾的簡歷內容中可以清楚看出,他是在1978年參加了高考,可能是因爲成績不夠而未能被“大本”錄取,所以進入了紹興師範專科學校中文系在校學習了三年。他簡歷中特別註明的“19818月參加工作”,也證明了他在此前是全日制學校的學生。

與之相區別的是唐一軍的簡歷中註明他是“19777月參加工作”。這是他16歲下鄉插隊的起始時間。不過這不屬於簡歷造假,因爲當年的“插隊知青”在農村或者農場的務農時間無論長短,都是被日後的政策允許“計算工齡”的。比如習近平簡歷中的“參加工作”時間也是從他到陝北梁家河插隊的19691月算起。當時的他滿打滿算的年齡是15歲半。

而相比於唐一軍唐部長的如上“學歷”,他手下的所有副部長們的學歷,不但個個正規、正經,而且還全都是“專業對口”。

我們過去的節目中已經詳細介紹過了,相比於習近平的“法學博士”頭銜,唐一軍到任後,在司法部副部長中排名第一的熊選國是貨真價實的法學博士。而熊選國之下的另外三位副部長,劉志強、劉炤和左力(女),首先全都是貨真價實的,均獲得了學士學位的大學本科學歷,其次是他們的研究生學歷都是靠全日制學習拿到的,均獲得了正經的碩士學位的;再次是他們在晉升司法部副部長之前,都是一直在政法系統內持續積累長達十幾甚至二十幾年工作經歷的。

如此說來,這位被習近平從遼寧省長位置上調任國務院司法部長的唐一軍,不但沒有過高中以上的正經學歷,從未受過哪怕是半天時間的與司法有關的專業知識和技能訓練,而且更沒有過哪怕半天時間的與司法相干的工作經歷。習近平如今的這種人事操作,完全是對鄧小平當年在否定“文革”之後倡導的幹部“專業化、知識化”的反其道而行之。這不能不令人聯想起中共建政之初的首任司法部長史良大律師,在當年的司法領域,縱觀全中國大陸,那真可以說沒有比她更專業的了。日後的她,也是中共執政中上最著名的“大右派”之一,當時被羅列的“右派反黨罪行”之一就是鼓吹“外行不能領導”。

 “外行不能領導內行”,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毛澤東政權“反右派“運動所堅決打擊的右派言論之一。毛澤東於1958520日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中特別強調了“再講一個外行領導內行問題”。

毛澤東說:外行領導內行,是一般規律。差不多可以說,只有外行才能領導內行。過去右派提出了這個問題,鬧得天翻地覆,說外行不能領導內行。

“只有外行才能領導內行,是否可以這樣講呢?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是處於被動地位。過去報紙在這個問題上,對右派的批判不繫統,講的不透。爲什麼說外行領導內行是一般規律?因爲人人是內行,人人是外行。

“政治家是搞人與人的相互關係的,是搞羣衆路線的。這個問題我們要很好研究一下。因爲有許多工程師,科學家看我們不起,我們有些人也看不起自己,硬說外行領導內行很難。要有點道理駁他。我說外行領導內行是一般規律。”

到了“文革”時期,更是大批“專家統治”和所謂“白專道路”,並把堅持“外行領導內行”與“黨領導一切”並列。

197673日的《人民日報》曾刊登標題爲《黨必須領導一切----批判鄧小平反對黨領導衛生工作的反動謬論》的署名文章,說是“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在去年大刮右傾翻案風的時候,也沒有放過衛生領域。他氣勢洶洶地叫嚷‘不懂業務‘的人,不能領導衛生工作……,說穿了,就是“外行不能領導內行”的翻版。對這種謬論,我們並不陌生,它是一九五七年右派分子向党進攻時使用過的惡毒語言。它的實質就是否定黨的領導,取消無產階級專政……。”

日後鄧小平復出工作後,憤怒指斥當時招收習近平和陳希等“工農兵學員”的清華大學應該改名爲“清華小學”,並下令在全國範圍內恢復高考,繼而將“知識化、專業化”作爲選拔中共各級黨政領導幹部的硬性標準。

但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習近平上臺之後,本來因爲自己的僞學歷和假學歷在有正規、正經學歷的同仁面前說話都不硬氣的“五大郎”們紛紛昂首挺胸,而且“外行領導內行”也已經成爲習近平在重要崗位上的一大用人特色。有興趣的讀者和聽衆們可以參照閱讀筆者曾經在本專欄發表的《習近平長兄習正寧對外交部黨委書記齊玉的知遇之恩》,或者上網搜索閱讀一篇標題爲《習近平王岐山清洗外交部 “習家人”跨界監軍部長王毅》的外部評論文章。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