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司法部新班子:习近平"就是要用外行领导内行"的代表作

2022.0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司法部新班子:习近平"就是要用外行领导内行"的代表作 中国司法部大楼
网络截图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被制裁和未被制裁的四任新疆自治区政法委书记》中,介绍到了近些年来陆续和正在担任新疆自治区政法委书记的熊选国,朱海仑,王君正,王明山四人中,只有熊选国一人没有被美国和西方国家制裁,也只有他一人至今也没有得到提拔重用。因为当时的他身为对“敌”斗争的一线指挥政法委书记,居然对“少数民族分裂势力”不会斗争、不敢斗争、不善斗争,所以落得个在年富力强之际被习近平当局下令“雪藏”的下场,跟随张春贤黯然回京后,连最高法院都已经没得回,只是被安排了一个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司法部副部长职务委屈至今,而且已经陆续伺候了吴爱英、张军、傅正华和唐一军四任部长。

而他熊选国目前正在伺候的,因为其浙江省委纪委出身而被视为习近平“浙帮”的重要组成人员的唐一军,是中共司法部自成立以来的第12任部长,也是唯一一个被任命为司法部长之前从未有过一天政法系统工作经历者。而且其“学历”也与手下的所有副部长们形成显明对比。

在司法部的官网上,对唐一军的介绍是:唐一军,男,汉族,19613月生,山东莒县人,19777月参加工作,1985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

虽然在司法部自己的官网上,部长唐一军的具体一点的学历似乎是被刻意“从略”,但是,中共的其他官网上都能够查得到他的内容详细得多的简历,特别是他的“学历”部分。

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站上截止目前一直都是使用的唐一军被浙江宁波市委书记调升辽宁省长后,由当时的《辽宁日报》发布的由唐一军本人亲自审定的简历。和学历有关的那部分内容是:1977.07-1980.10浙江省青田县石溪公社、丽水县富岭公社、永康县寮湖公社知青;1980.10-1986.07浙江省丽水地委党校资料员(其间:1984.09-1986.07浙江省委党校理论本科班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2005.10-2010.04浙江省宁波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2003.09-2006.07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在职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

笔者数年前曾在本专栏发表《中共官场从政策源头鼓励伪学历、假学历》,和《习近平用人为何对“黑五类”情有独钟?》等文章,介绍了中国大陆各级官员们的各类伪学历和假学历的各种名目。

中国大陆自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之后,所谓“成人高等教育”规模也日益扩张,夜大学,广播电视大学、职工大学、函授大学应运而生。

当时的所谓“再职大学”学历,包括了所有的“不脱产“的成人教育学历,当时主要是由广播电视大学、夜大学,函授大学和职工大学这四类“大学”组成,其中的广播电视大学和职工大学从体制上讲相对独立,只是大部分师资都是从正规大学里高薪聘请的兼职人员,而许多中共现职领导人,比如栗战书等人当年“毕业“的所谓的夜大学和函授大学基本上都是寄生于一些以“创收”为目的的正规大学,简单说来就是正规大学以赚钱盈利为目的开办的“函授班”和“培训班”。如上四类“大学”的生源都有“在职”和“非在职”两类。在当年被统称为“四大生”。

在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中共官方媒体都承认,“四大生”被社会歧视性的称为“黑四类”。其中的“非在职生”毕业之后仍然会面临找不到工作的窘境。不少单位的招聘公告上都赫然注明,“四大生除外”。上述“四大生”加上“文革”中产生的“工农兵大学生”一共五类,鄙视他们的称他们为“黑五类”,他们自己面对恢复高考后的历届全日制正规大学毕业生也自觉矮人一等,故戏谑自己是“五大郎”学历。

不过,无论是“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的“脱产学习”,还是“文革”后在恢复高考之后随之推广进来的“成人教育”的“脱产学习”形式,学员的学习经历无论是两年还是三年,都是“全日制”的在校学习。

而相对于“脱产学习”,“文革”结束后那些通过“不脱产学习”,或者说是“业余学习”所取得的“学历”,其“含金量”还不如“文革”中的“工农兵大学生”们的“大学普通班学历”。

具体到本文所介绍的唐一军唐部长,1961年出生的他16岁下乡插队,从年龄上看应该是没有高中毕业的基础学历。

1977年开始,此公用三年时间,分别在浙江省的三个不同县份的不同公社里当知青,不知道是怎么运作的。然后就是所谓“知青回城”,直接进入浙江省当时的丽水地委党校,“官职”为党史资料员。期间或者是没有参加高考,或者是参加了高考但没有被录取。

在丽水地委(即现在的丽水市委)党校工作的6年(1980.10-1986.07)时间里,通过两年时间(1984.09-1986.07)的“不脱产学习”,取得了本省省级党校的“理论本科班”的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学历”。

一个省委党校的“理论本科班”会是个什么水平,在这种“本科”里进行“不脱产学习”和凭高考进入正规、正经大学里生活四年的区别是什么尚且不论,更关键的问题是他唐一军怎么只花了两年的“工余时间”就读完了一个“本科”?而且还是就凭这个“本科”学历,一“毕业”立马就从地委党校的资料员升任省委宣传处的理论干事,“毕业”一年后即又升任副处级待遇的副主任干事。

在这个“理论本科班”学历的基础上,唐一军的“在职研究生学历”虽说也只是从党校下属的“函授学院”取得的,但前后经历时间是3年,比他取得“本科”学历的时间还多了一年。

相比于唐一军这种非正规、不正经的党校“理论本科班”学历,同为习近平的“浙系”或曰“之江新军”班底,与他唐一军当年同在浙江宁波任职、现如今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的陈敏尔,虽然也有过一段浙江省党校“理论班”的“在职”学习经历,但人家陈敏尔一是不敢说这种“理论班”是“本科”,其次是人家陈敏尔在这次党校“深造”之前,是已经有了正规、正经的大专学历的。从陈敏尔的简历内容中可以清楚看出,他是在1978年参加了高考,可能是因为成绩不够而未能被“大本”录取,所以进入了绍兴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在校学习了三年。他简历中特别注明的“19818月参加工作”,也证明了他在此前是全日制学校的学生。

与之相区别的是唐一军的简历中注明他是“19777月参加工作”。这是他16岁下乡插队的起始时间。不过这不属于简历造假,因为当年的“插队知青”在农村或者农场的务农时间无论长短,都是被日后的政策允许“计算工龄”的。比如习近平简历中的“参加工作”时间也是从他到陕北梁家河插队的19691月算起。当时的他满打满算的年龄是15岁半。

而相比于唐一军唐部长的如上“学历”,他手下的所有副部长们的学历,不但个个正规、正经,而且还全都是“专业对口”。

我们过去的节目中已经详细介绍过了,相比于习近平的“法学博士”头衔,唐一军到任后,在司法部副部长中排名第一的熊选国是货真价实的法学博士。而熊选国之下的另外三位副部长,刘志强、刘炤和左力(女),首先全都是货真价实的,均获得了学士学位的大学本科学历,其次是他们的研究生学历都是靠全日制学习拿到的,均获得了正经的硕士学位的;再次是他们在晋升司法部副部长之前,都是一直在政法系统内持续积累长达十几甚至二十几年工作经历的。

如此说来,这位被习近平从辽宁省长位置上调任国务院司法部长的唐一军,不但没有过高中以上的正经学历,从未受过哪怕是半天时间的与司法有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训练,而且更没有过哪怕半天时间的与司法相干的工作经历。习近平如今的这种人事操作,完全是对邓小平当年在否定“文革”之后倡导的干部“专业化、知识化”的反其道而行之。这不能不令人联想起中共建政之初的首任司法部长史良大律师,在当年的司法领域,纵观全中国大陆,那真可以说没有比她更专业的了。日后的她,也是中共执政中上最著名的“大右派”之一,当时被罗列的“右派反党罪行”之一就是鼓吹“外行不能领导”。

 “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毛泽东政权“反右派“运动所坚决打击的右派言论之一。毛泽东于1958520日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中特别强调了“再讲一个外行领导内行问题”。

毛泽东说:外行领导内行,是一般规律。差不多可以说,只有外行才能领导内行。过去右派提出了这个问题,闹得天翻地覆,说外行不能领导内行。

“只有外行才能领导内行,是否可以这样讲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处于被动地位。过去报纸在这个问题上,对右派的批判不系统,讲的不透。为什么说外行领导内行是一般规律?因为人人是内行,人人是外行。

“政治家是搞人与人的相互关系的,是搞群众路线的。这个问题我们要很好研究一下。因为有许多工程师,科学家看我们不起,我们有些人也看不起自己,硬说外行领导内行很难。要有点道理驳他。我说外行领导内行是一般规律。”

到了“文革”时期,更是大批“专家统治”和所谓“白专道路”,并把坚持“外行领导内行”与“党领导一切”并列。

197673日的《人民日报》曾刊登标题为《党必须领导一切----批判邓小平反对党领导卫生工作的反动谬论》的署名文章,说是“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在去年大刮右倾翻案风的时候,也没有放过卫生领域。他气势汹汹地叫嚷‘不懂业务‘的人,不能领导卫生工作……,说穿了,就是“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翻版。对这种谬论,我们并不陌生,它是一九五七年右派分子向党进攻时使用过的恶毒语言。它的实质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取消无产阶级专政……。”

日后邓小平复出工作后,愤怒指斥当时招收习近平和陈希等“工农兵学员”的清华大学应该改名为“清华小学”,并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恢复高考,继而将“知识化、专业化”作为选拔中共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的硬性标准。

但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习近平上台之后,本来因为自己的伪学历和假学历在有正规、正经学历的同仁面前说话都不硬气的“五大郎”们纷纷昂首挺胸,而且“外行领导内行”也已经成为习近平在重要岗位上的一大用人特色。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们可以参照阅读笔者曾经在本专栏发表的《习近平长兄习正宁对外交部党委书记齐玉的知遇之恩》,或者上网搜索阅读一篇标题为《习近平王岐山清洗外交部 “习家人”跨界监军部长王毅》的外部评论文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