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被制裁和未被制裁的四任新疆自治区政法委书记

2022.01.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被制裁和未被制裁的四任新疆自治区政法委书记 19届中央委员袁曙宏
(Public Domain)

我们在上期节目中,回顾了本专栏去年去年11月播发的《司法部党组书记提前下岗是因为其真博士学历刺痛了“习博士”的玻璃心?》一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19届中央委员袁曙宏虽然是中共司法系统正部级以上所有官员中,不可多得的真正的“专业人才”,但却在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被迫从司法部党组书记位置上提前退居二线,给习近平的浙系亲信唐一军让位。有人调侃说,这都是因为袁曙宏的个人简历中特别注明了他自己的法学博士学位是凭“脱产学习”拿到的,因而刺痛了当今圣上“习博士”的玻璃心。而我们本专栏上期节目中着重介绍的中共前新疆自治区政法委书记、现任司法部副部长熊选国,则是中共政坛高官中被习近平雪藏的另外一位法学真博士。

说起来,这位熊选国2011年8月被从最高法院副院长位置上空降新疆,接任自治区常委兼政法委书记时还不满47岁,比被他接替这一职位的符强年轻17岁,比符强的前任朱海仑也要年轻近7岁。而若论党内资历的话,朱海仑升为副省部级的时间是2006年,而熊选国开始享受副省部级待遇则是从2002年成为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就开始了。

曾任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美联社)
曾任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美联社)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有如下一个自然段:“2002年4月,升任副院长级待遇的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熊选国还未满48岁,从博士毕业后正式‘参加工作’,只用了11年时间即熬成了副省部级。这个晋升速度无论在中共司法部门和其他党政领导部门里,都可用罕见二字形容。”

这里出了一个重要的错误,即把38岁写成了48岁,特向读者和听众致歉。

2016年8月29日,中共当局对外宣布了陈全国接任张春贤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职务的消息。与此同时,也决定把一直配合张春贤“柔性治疆”政策的熊选国调离新疆,并把青海省政法委书记出身的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常委兼组织部长李鹏新调往新疆,准备接替熊选国的新疆政法委书记职务。但陈全国到任之后,认为曾经担任过新疆政法委书记的“老新疆”朱海仑惩治维族人即有经验又有魅力,所以向中央建议,把原来安排朱海仑和李鹏新在区党委常委会内的工作分工对调:由朱海仑取代熊选国兼任政法委书记,新到任的李鹏新则接替朱海仑的专职党务工作分工并兼任教育工委书记。

这位李鹏新出生于1960年,去年年满61岁时退休离开了新疆。而比他年长两岁的朱海仑则是于2019年2月,被宣布不再担任自治区政法委书记。此时的朱海仑已经年过61岁,所以安排转任了新疆人大的副主任。

当时接替朱海仑的自治区政法委书记职务的,是从吉林调过去的王君正。

早年的国务院部长和省委书记秘书出身的王君正是如何进入习近平“法眼”的故事有好几个版本,但笔者较为倾向于相信的是李鸿忠推荐的版本。

和大多数没有在习近平进入中央领导层之前工作过的福建、浙江及上海,担任过中基层职务的中共政权“60后”官员一样,至少是在进入副省部级之前的各自晋升途径都和“日理万机”的习核心搭不上关系。在当年的国务院劳动部和日后的云南省主要领导“贴身大秘”的背景而一步步晋升的王君正,从云南省的丽江市委书记升任湖北省副省长的过程一直都是按部就班。接下来的幸运是,他在2012年9月调升湖北省副省长后,与也是领导秘书出身的时任省委书记李鸿忠很是投缘。在李鸿忠的推荐下,王君正担任湖北省副省长不足一年,即升任了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兼襄阳市委书记。

前新疆区委书记张春贤。(美联社)
前新疆区委书记张春贤。(美联社)


更幸运的是,进入湖北省委常委才10天,就赶上了总书记习近平巡幸。当时被李鸿忠特别向习近平推荐的时任省委常委中,除了王君正,还有一位就是那个与习近平的“学历”一样都是“法学博士”、日后被习近平提拔为云南省长却竟“目不识滇”的阮成发。

日后召开19大时,李鸿忠晋升政治局委员;已经是18届中央候补委员的阮成发晋升中央委员;王君正则是以吉林省委常委兼长春市委书记身份,被安排为中央候补委员。

当时被王君正接替了长春市委书记职务、已经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的高广滨,日后被安排为省委分管党务的专职副书记,在十九大上只是继任中央候补委员。

日后的王君正在奉调“援疆”一年多后,即被升为正省部级。而显然是未能进入习近平法眼的吉林团省委书记出身的高广滨,则仍然是原地踏步。这位高广滨与王君正同龄,都是1963年生人,如今年近60仍未能获得晋升正省部级的机会,明年转任省人大副主任,以把政治生命延续至63岁也许已经是最好的出路了。

自李源潮下台、令计划被抓之后,共青团省委书记出身的中共高官们私下里都会自嘲“出身不好”。所以虽然许多专职省委副书记在不能获得晋升一线正省部级领导职务的前提下,大都会被犒赏一届省政协主席,同样能享受正省部级待遇。但高广滨能否有这个福分,真的很难说。

回过头来,继续说王君正和新疆政法委。

朱海仑在陈全国手下担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的几年里,该政法委设了一个常务副书记叫王明山。此人是新疆的“老公安”,朱海仑担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阶段,他是市公安局局长,后又升任中共乌鲁木齐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担任自治区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的同时,这个王明山还被委以自治区公安厅厅长、督察长和省政府副主席职务;和朱海仑一起,都是陈全国在新疆实行少数民族灭绝政策的最主要执行者。

王君正2019年2月进入新疆后,先是接替了已经年过61岁的朱海仑的自治区政法委书记兼职;一年两个月后,即于2020年4月,升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和政治委员,以及中国新建集团公司董事长的行政职务,步入正省部长级行列。

当时,王君正升职并主管兵团后仍然暂时还兼任自治区政法委书记的原因,是原本被作为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兼公安厅长接班人培养的时任自治区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的重大贪腐问题已经被举报。因为案情重大,涉案金额达数十亿计,中纪委直接派工作组坐镇新疆公安厅,要求霍留军在公安厅的搭档王明山配合调查。

2020年7月9日,美国财政部根据时任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2月依照《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签署的行政命令,对时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在任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以及新疆前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时任新疆政府副主席兼公安厅长王明山,还有新疆公安厅的党委书记霍留军四人进行制裁。王明山一手把持的新疆公安厅本身,亦在制裁名单之列。

当时外界有所不知的是,此时的霍留军已经被中纪委工作组宣布采取“留置”措施几个月了。美国政府的制裁令公布后,中共当局这才在内部宣布霍留军“不再担任自治区公安厅党委书记和自治区政法委委员职务”。

但也就是因为霍留军“有幸”进入了美国政府的制裁名单,按照习近平“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的对美斗争原则,霍留军虽然贪腐败金额“实在是过于庞大”,但仍然还是被内部宣布免予刑事处理。而王明山则被中组部下令,升任新疆自治区常委。大外宣多维新闻网随即发表《为反恐立下“战功” 新疆公安厅厅长王明山晋升》一文,说是王明山任职公安系统期间,参与过很多重大案件。比如2002年7月,中国央视《新闻调查》曾播出纪录片《东突恐怖势力罪行纪实》,时任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公安局副局长的王明山曾出镜。他当时介绍,“4·6”偷运武器案是中国建国以来,从口岸最大批量的一次武器偷运案。

熊选国。(百度百科)
熊选国。(百度百科)


多维的文章中还罗列了王明山更多的“功劳”,比如2020年6月,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播出新疆反恐纪录片,片中首次公布了不少画面……。

升任自治区党委常委不出一个月,王明山就正式接替了王君正兼任的自治区政法委书记职务。日后王君正又被欧洲议会列入制裁名单。习近平当局的“坚决反击”措施就很快宣布,委以王君正以更重要的压迫少数民族的职务 -- 西藏自治区的党委一把手。

如此说来,近些年来陆续和正在担任新疆自治区政法委书记的熊选国、朱海仑、王君正、王明山四人中,只有熊选国一人没有被美国和西方国家制裁。也只有他一人,不但没有提升重用,反而是正当盛年就被习近平当局下令“雪藏”,跟随张春贤黯然回京后,连最高法院都已经没得回,只是被安排了一个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司法部副部长职务委屈至今。原因就是,他在新疆追随张春贤期间,身为“对敌斗争”一线指挥的自治区政法委书记,居然不会斗争、不敢斗争、不善斗争。用习近平的话说,不会斗争、不敢斗争、不善斗争的干部不但谈不上“称职”,连“好人”都不是。所以能够在没有降级使用的前提下,给他熊选国一个国务院部委的副职也是在比照对张春贤的处理方式。张春贤在十九大上被从政治局里除名后,被安排了一届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虽无权势,但毕竟还是继续挂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头衔。

需要提示的是,我们已经在过去的文章中介绍过,朱海仑虽然因为年龄原因错过了被晋升正省部级实职的机会,但习近平当局显然是念他“反恐”有功,所以才在他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63岁年龄上限达到后,又安排他进京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并被明确为享受正部长级待遇。

至于熊选国从新疆回到北京进入司法部之后,至今已经经历了吴爱英、张军、傅正华和唐一军四任部长。

熊选国2016年下半年到司法部任职没有几个月,他当时的顶头上司,农村妇女队长出身的吴爱英即被宣布到龄退休,但退休半年多后即被宣布开除党籍,撤消部长级退休待遇。当时接替吴爱英司法部长职务的张军日后升任了最高检察长,习近平给熊选国安排的下一个顶头上司是从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调过去的傅正华。现如今,这个傅正华正在“接受调查”,从当局暗示出的涉嫌罪行看,此公未来的下场肯定要比吴爱英惨得多得多。

傅正下台后,时任司法部党组书记、十九届中央委员,我们本节目开始时提到的法学真博士袁曙宏居然都轮不上接掌司法部长职务,习近平当然更不会把这个职务交给另外一个法学真博士熊选国了。

结果是,熊选国从此开始继续在司法部副部长职位上伺候第四位部长,时任辽宁省长、因为其浙江省委纪委出身而被视为习近平“浙帮”的重要组成人员唐一军。更多的介绍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们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