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兵团后代” 是中共新疆维稳的最可靠力量

2022.0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兵团后代” 是中共新疆维稳的最可靠力量 前新疆区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朱海仑
(Public Domain)

我们本专栏播出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听众们介绍了日前刚刚发生的中共驻港部队换帅,证明了多维新闻网的相关分析文章总结出的习近平“用人理念和斗争性格” -- 把一个前新疆武警部队的参谋长,任命为中央军委第九任驻港部队司令员。

这所谓的“用人理念和斗争性格”,按笔者本人的理解,就是指习近平的“用人理念”即是把是否好斗、是否敢斗、是否会斗,作为提拔和重用干部的首要标准。

《人民日报》去年9月5日刊登的该报评论员文章《坚持原则 敢于斗争 -- 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重要讲话》中说: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年轻干部坚持原则、敢于斗争,指出“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能含糊、决不能退让,否则就是对党和人民不负责任,甚至是犯罪”,强调“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要有不信邪、不怕鬼、不当软骨头的风骨、气节、胆魄”。该文章还说:“坚持原则是共产党人的重要品格,是衡量一个干部是否称职的重要标准。”对共产党人来说,“好好先生”并不是真正的好人。

听明白了吧,不会斗争、不敢斗争、不善斗争的干部不但谈不上“称职”,连“好人”都不是。这就是为什么,处在“反美斗争第一线”和“反西方斗争第一线”的中共当局大大小小的外事官员们,个个都以被外部媒体讥讽和羞辱为“战狼”为傲,因为这是他们日后在统治当局内部得到赏识的资本,有机会得到晋升的起码条件。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得知自己被美国政府列入制裁名单之后,那些在对新疆实行种族灭绝政策的主要执行者们个个都像中了大奖一样,表现得异常兴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明山。(Public Domain)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明山。(Public Domain)


新华社中文账号“China Xinhua News”2020年7月21日曾发布消息称,美国近日宣布对4名新疆官员及新疆公安厅实施制裁,宣布禁止这些人及其直系亲属入境美国,冻结在美资产和实体,禁止美国人同被制裁对象及其拥有的实体进行商品或服务交易。这四名官员就此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首当其冲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新疆自治区委书记的陈全国,利用这一机会的表态内容是:“我本人根本没有兴趣去美国,在美国也没有一分一厘的资产”,制裁“是美国政客的丑陋闹剧和令人作呕的拙劣把戏”。陈全国还表态说:“这些更丝毫动摇不了我们推进反恐和去极端化工作、维护新疆长治久安的坚强意志和坚定决心。我们将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继续坚定不移地打击暴恐势力、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任何外部势力的干扰阻挠都是徒劳无效的。”

出现在制裁名单中的前新疆区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朱海仑则表示:“我不会去美国,在美国也没有任何资产,所谓的制裁只不过是美国政客们的闹剧而已。”

同时被美国制裁的时任新疆公安厅长王明山更是喜形于色地表示“对于制裁感到很荣幸”,并向党中央保证他自己和他的家人“根本不愿去、也不会去美国”。

另外一位名列美国政府制裁名单的时任新疆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也表示“被制裁感到非常自豪”,而且还煞有介事地“奉劝美方不要再违背良知、无事生非,否则必将自取其辱、自食恶果!”

如上除陈全国之外的3人里,出生于1958年1月的朱海仑是新疆出生的汉族人。前几年有中共官方媒体奉命对他进行宣传表彰时,特别强调了他的父母都是中共建政之初的所谓“援疆”人员。而王明山和霍留军据说也是“兵团后代”。

有一位到南疆地区采访过的内地记者曾对笔者说,时任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朱海仑的父母退休前都是农三师的,在“新疆棉”的主要产地之一、南疆的喀什地区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了。

在中国大陆曾有一部电视“军旅剧”《八千湘女上天山》。官版的剧情介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为了镇压边疆叛乱和分离势力,同时为了开发边疆沃土,更重要的是解决镇守边疆的2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的婚姻问题,中共新疆党组织筹划从湖南省抽调已经成年的女性前往边疆组建“革命家庭”……。

朱海仑应该就是这种“革命家庭”的产物。他日后从中共新疆基层政权开始从政,起点就是他父母的“第二故乡”,南疆的喀什地区。

电视剧《八千湘女上天山》是一部为中共当年治疆政策歌功颂德的政治宣传剧。而此前公开出版的文字作品《八千湘女上天山》一书的内容则相对客观。

当年王震率部入疆之后,为解决部下官兵们的“个人”问题,提出“家里有老婆的、订了婚的,可以送来;家里既没有结婚又没有订婚的,父母亲戚能给你订一个的也可以送来;路费等一切由公家负担。”但最终解决办法,是从内地 “吸引”女性进疆。

《八千湘女上天山》一书介绍说:1950年,王震委派手下熊晃前往湖南招收女兵。当时王震给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的信中,表明了征招女兵的目地、要求:解决在新疆屯垦、戍边部队军人的婚姻问题。女兵最低年龄18岁,初高中文化程度,未婚,有过婚史但已离婚的也行。不计家庭成分。女兵入疆后,参加新疆建设,“繁衍人口,与我部队将士同建繁荣富强的新疆。”

当年的这些女兵抵达新疆后,通过“组织介绍”结成夫妻是常见现象。《八千湘女上天山》一书提及的女兵大都遇到此类“联谊”式的相亲。

当时,那些相对18岁左右的女兵,结婚对象的年龄通常在30岁以上,是年纪大十余年的男人。是否接受结婚对象的年龄,结成夫妻,因人亦异。书中提及进疆军人在甘肃张掖成婚的个案,出生贫苦、年轻的地主家“丫环”高兴的接受45岁的结婚对象。但是,亦存在“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愿接受年龄过大结婚对象的现象。被“组织决定”和谁结婚,就不得不从,有拒绝的女兵被枪杀,也有女兵被逼嫁丧偶的老干部,结婚当晚就疯掉的。

有相关回忆揭露说:当年王震在新疆的部属们,对不愿接受组织包办婚姻、坚持自由恋爱的女兵处理方式不一,有些部队通过不断地劝说,进行心理施压;有些部队通过岗位调动,以处境艰苦的岗位惩罚不情愿被组织上分配的女兵。

“八千湘女”对当时的王震部队来说实在是“狼多肉少”,远远不够分配。于是,王震又在1951年冬,派人到华北和华东地区招收女兵。其中,单是一次从当时的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医院征调山东籍未婚女医护军人就有2000余名。

前新疆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Public Domain)
前新疆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Public Domain)


1952年初,王震的手下、第22兵团的总务处长刘锡宪向王震诉苦,说是湖南女兵过于年轻,与部队老同志并不适合,不愿结婚。所以刘锡宪建议,找农村姑娘,最好是丧偶妇女。因山东是老战场,很多男人在战争中死亡,王震决定在山东寻找农村丧偶妇女。但此批招入的山东女兵也还多是18岁左右的女孩子,出现过与湖南女兵同样不愿意接受“分配婚姻”的问题。

到了1953年,当时的中共驻疆部队开始整编,分编为国防军和生产部队。国防部队4.15万人,生产部队13.5万人。当年6月,一份《新疆军区请求输送妇女入疆的报告》称:部队人员年龄偏大,未婚,强烈要求解决婚姻家庭问题。生产部队13.5万人,家属小孩1.95万人,未婚女青年0.6万人,因此要解决部队婚姻问题尚缺10万妇女。

当年7月,中共中央军委做出《军委关于输送妇女入疆的五年计划之初步意见》,要求1953 - 1958五年内,从川、鄂、湘、豫、冀、鲁、陕、甘等省输送10万妇女入疆。年龄18至30岁,寡妇可以带孩子。路途住宿、就餐、医疗等费用,由新疆军区预算向总后勤部报销。1953年以后,进疆妇女除知识分子参军的状况外,不再给予军籍。

当年那批所谓的“军垦战士”们,与被组织分配的“援疆妇女”在所有被“屯垦”的新疆地域里组建了几十万个汉族家庭。无论这些汉族家庭的组成过程中经历过什么样的人性扭曲,但这些家庭的成员,无论男女,相对当地的维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而言,都是统治阶级的一分子。这些家庭繁衍出来的后代们,汉人优越感和优势感,以及对新疆那块土地的所谓“主人翁姿态”,都是与生俱来。所有的所谓“兵团后代”出身的新疆汉族干部,虽然在其填写个人简历时还是习惯把自己的“原籍”写成自己父辈、祖上曾经的居住地,但他们本人以及他们的父母早已经把新疆视为自己的“家园”,把新疆维族和其他当地少数民族视为天然的被统治者。所以他们是中共当局非常放心的,以暴力防范维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中坚力量。

去年1月8日,《人民日报》还发表过一篇标题为《重大斗争既是磨炼石也是试金石》的文章。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多次对在重大斗争一线考察识别干部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在重大政治任务中、在火热社会实践中锻炼干部、培养干部;要有组织、有计划地把干部放到重大斗争一线去真刀真枪磨砺,强弱项、补短板,学真本领,练真功夫。

而这位朱海仑在中共政坛经历中的最得意之时,就是2009年乌鲁木齐的“七五事件”发生后,以时任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身份“临危受命”,接掌了乌鲁木齐市委书记一职,以及日后又伴随着陈全国的到任,以新疆自治区委副书记身份亲自兼任区政法委书记。

2019年12月底,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曾刊登《被“机密文件”点名的朱海仑 在新疆扮演什么角色》一文。文中说:近日,媒体网络中再度传出几份被指新疆“机密文件”的影印图片,曾任新疆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的朱海仑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其中一份文件里,并因此遭受一些长期批评中共治疆政策的媒体、组织和人士的指责。

“机密文件”之一是《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工作的意见》,该文件本有9页,网传版本共有8页,只在前期12条指导意见的基础上又提出5项,囊括对所谓“教培中心”的各方面细致入微的管理事项。例如第一项为“确保培训场所绝对安全”,要求“严格落实防逃跑、防闹事、防地震、防火灾、防疫情措施要求”,并提出了5个“决不允许”,分别是:绝不允许发生逃跑事件、决不允许发生滋事闹事事件、决不允许发生袭击工作人员事件、决不允许发生非正常死亡事件、决不允许发生食品安全和重大疫情事件。

该文件的发电单位是时任新疆党委政法委,签批盖章者的姓名为“朱海仑”。朱海仑在2016年11月至2019年1月间,担任新疆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以及网信党工委书记。

多维的文章中承认:据信,这份文件就是在这一时间段里所发。如果文件属实,确实可以大体推断出朱海仑对教培中心的运作和管理承担着相当的责任。仔细观察朱海仑的履历,“也可以发现他是新疆近年反恐局势转变过程中的一位重要人物”。

关于朱海仑,以及其他几个陆续被美国和西方国家宣布实施制裁的那些中共治疆官员的罪行和出路,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还会继续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