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镇压力度升级 藏族儿童被送至寄宿学校

2021.12.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镇压力度升级   藏族儿童被送至寄宿学校 一些西藏学生在上课。
AFP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西藏纵览》邀请您与我一同纵览西藏。据西藏人权组织的一份最新报告,中国当局在西藏建立了覆盖整个地区的藏族儿童寄宿学校网络,将他们与父母和家庭分开,以减少他们与母语和西藏文化的接触。此举推进了中国政府将西藏儿童与他们原生文化分开的计划。与此同时,一位西藏僧人因无视官方禁止分享流亡西藏精神达赖喇嘛教义的警告,被当局判处5年徒刑。而另一位西藏僧人被捕一年多后仍然行踪不明,当局对他的下落或审判日期保持沉默。此外,西藏那曲的一位环保人士因长期在监狱遭受酷刑而导致身患多种疾病,濒临死亡。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根据流亡藏人组织西藏行动中心12 月发布的题为《与家人分离,与世界隔绝》的报告,这些学校的课程主要以中文授课,并以强烈的政治灌输为特色。该报告说,这些学校被当局描述为向分布在广大地区的藏人提供教育的一种方式,但实际上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推动的“通过消除种族差异,来消除对中国共产党控制威胁”的同化运动的一部分。

该中心将寄宿学校描述为中国的“殖民项目”,称目前约有 800,000 名 18 岁以下的藏族学童住在学校里,他们因被迫与家人和原生文化分离而遭受心理与情感创伤。报告说,“这对整代藏人以及藏人身份的长期存续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报告并援引一位藏族教师的话说,西藏东部的中国当局现在要求四岁及以上的儿童住在学校里, “老师们只讲普通话,所有学校课程都用普通话进行,包括童谣和睡前故事。当他们七岁上小学时,几乎没有人会说藏语。”

报告还引述一名前寄宿学校学生的话说,“三年来的每一天,无论是一天的开始或是去上课,我从来没有觉得很开心。我唯一的想法是,回家。”

西藏消息人士表示,与此同时,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私立学校也被警告可能会关闭,因为中国正在采取措施规范藏区的教育。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青海现在受到特别审查的学校包括资源与环境学院(Ragya)和 达拉(Tadrak) 私立学院,传统上讲课的西藏僧尼现在被禁止在这些学院任教。出于安全原因而不愿透露姓名的该消息人士说,“从今年开始,在藏族学校教授汉语的力度已经升级,现在学校正在教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政治意识形态,想要了解这些学校每天发生的事情也变得非常困难。”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学校的所有教科书最终都将被翻译成中文:“师生必须‘转变思想’,不允许僧人为师,学校不开设藏传佛教课程。”

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彭托克指出,中国在西藏的教育计划是试图 “通过将藏人与其语言、文化和宗教,尤其是他们对达赖喇嘛的虔诚分开的政策,使西藏人的生活中国化”。

消息人士还表示,语言权利已成为近年来藏族努力维护民族认同的一个特别关注点,寺院和城镇中非正式组织的语言课程则被视为“非法团体”,教师被拘留和逮捕。

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西藏纵览,我是陈爱祯,与您一同纵览西藏。

自由亚洲电台近日获悉,中国西部四川省的一家法院判处一名西藏僧人5年监禁,罪名是分享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书籍和教义。

消息来源指出,洛桑陈列是一位 20多岁的噶举派僧人,于 7 月 1 日在阿坝县麦尔玛乡遭阿坝警方拘留。被捕后数月,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流亡巴黎的藏人吉萨罗珠 (Kisar Lhudup) 援引在阿坝地区的知情人士的话说,“他被指控传播达赖喇嘛的教义,并分享有关他的书籍。事件在9 月曝光,他目前被关押在四川绵阳监狱。当局在一封信中通知他的家人,他被判处5年徒刑。家人还被告知可以探望他并给他带些食物。”

罗珠并补充说,在洛桑陈列的审判中,没有家庭成员或法律代表在场。洛桑陈列曾在西藏拉萨学习英文时遭当局拘捕,被没收了所有身份证件,并遭监禁在阿坝县。过去,他也曾因分享达赖喇嘛的教义而与警方发生冲突,并曾多次被拘留。罗珠表示, “这引起了他的家人和其他亲属的极大关注,但他并没有被警方的警告吓倒,仍继续他的活动,直到他于 7 月被捕。”

罗珠还表示,洛桑陈列的5年刑期是在中国当局加大对阿坝的政治镇压力度之际。他指出,“由于害怕遭到报复,他的亲属一直对洛桑的判决守口如瓶。因此,有关他的信息在被延迟了一段时间后才为外界所知,目前很难确定阿坝的现状。”

拥有或展示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照片,以及分享他的教义或有关他的信息在西藏受到严厉惩罚。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说,他希望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获得更大的自治权,保证西藏的语言、文化和宗教得到保护。

中国当局严密控制西藏和中国西部藏区,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动与和平表达民族和宗教身份,并对藏人进行迫害、酷刑、监禁和法外处决。

与此同时,自由亚洲电台另外获悉,一名一年多前在中国西部四川省被捕的西藏僧人遭单独关押,警方没有向他的家人透露他的下落或可能的审判日期。

一名流亡藏人引述在该地区的联系人的话说,丹增达吉是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甘丹达吉林寺的一名 30 多岁的僧人,于 2020 年 9 月被拘留。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丹增达吉被指控将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照片和其他政治敏感材料保存在他的手机上。

消息人士说,“现在他被捕已经一年多了,但他的家人仍然不知道他被关押在哪里,或者他是否已经受到审判,”

消息人士并说,其他几名僧人也可能与丹增达吉一起被捕。他表示,“由于我家乡的监控严密,现在很难获得更多信息”。

中共统治下的石渠县警方于2020年9月,任意拘捕了丹增达吉与另一名身份不明的僧人,当局指控他们拒绝参加庆祝所谓“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的活动。

消息来源进一步指出,丹增达吉强烈反对该纪念日,并多次表示不应该有所谓的西藏和平解放 70周年纪念。人们普遍认为,他可能还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被中国政府视为政治敏感的信息和文章而被捕。

温波镇目前的局势正在持续恶化中,由于中共当局加大对当地的管控力度,有关丹增达吉的确切下落一直无法获悉。许多人严重关切他在关押期间的身体健康状况。

中国政府近年来在西藏各地展开消除达赖喇嘛影响力的运动,对藏人的镇压力度正在升级。丹增达吉是众多被中国政府监禁和强迫失踪藏人中的又一起案例。

另据西藏之声报道,西藏那曲环保人士顿杰于2018年遭中共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拘捕,至今仍被监禁。据最新消息指出,顿杰因长期在监狱遭受酷刑导致身患多种疾病,濒临死亡。

据了解,2017年,中共当局在西藏那曲市比如县夏曲镇玛尔阔村修建通往“斯茶杂甘”神山的公路,计划在那里开采矿产资源,并要求当地民众签署一份同意书。玛尔阔村村长噶玛拒绝签字,并与民众抗议当局在神山一带采矿,遭到中共拘捕。

玛尔阔村村长噶玛被捕的消息于2018年传出境外后,中共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拘捕了西藏那曲环保人士顿杰在内的30多名藏人。顿杰被指控向流亡藏人透露有关比如县抗议采矿活动的信息,以及反对中共当局开采西藏神山的计划。他至今仍被监禁在那曲的一所监狱。

据藏人行政中央消息,顿杰因长期在监狱遭受酷刑而导致身患多种疾病,濒临死亡。

现年54 的环保人士顿杰是西藏那曲果曲村村民,他曾多次组织过环保活动,也获得过环保奖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