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 西藏两人死于鼠疫 当局警告对疾病 “散布谣言”将被惩罚

2022.10.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西藏纵览: 西藏两人死于鼠疫  当局警告对疾病 “散布谣言”将被惩罚 网传有两名藏人在西藏南部一个县死于由老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传播的肺鼠疫
推特截图

自由亚洲电台近日获悉,两名藏人在西藏南部一个县死于由老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传播的肺鼠疫,中国当局现在命令该县居民待在家里,并威胁对疾病 “散布谣言”者进行惩罚。而根据国际西藏网络(ITN)的一份最新报告,中国当局制定了一项详尽的公共关系战略,以便在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去世后终止国际社会对西藏的支持。该报告着眼于中国政府通过任命继任者来控制西藏宗教认同的战略,其中包括任命一名傀儡领袖接替达赖喇嘛的位置。

除此以外,美国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乌兹拉·泽亚近日表示,由于中国在西藏地区的政策威胁到西藏的民族认同,该地区现在面临着其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语言遗产能否得以保存的“关键时刻”,并请求国际社会帮助结束北京对西藏的“镇压”。本期节目中我们就进一步来了解有关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居住在该地区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两名受害者住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错那县,都于 9 月死亡,并补充说,两位死者均未公开身份。

这位要求匿名以便自由发言的消息人士还说,“此外,人们不允许讨论此事,但我们了解到,这两个人一直在帮助其他出现鼠疫症状的人,其中一人在错那县的一家医院死亡”。

消息人士又称,错那县现在实施了严格的封锁,该县居民被告知不要离开家园。他说,

“当局警告人们不要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如果他们被抓到,他们将被指控散布谣言。”

西藏自治区疾病控制中心(TAR)9 月 27 日的一份声明和其他中国官方报告已证实了迄今两人中的一人死亡,并称患者在出现呼吸困难和高烧后于 9 月 25 日死亡。

在被询问有关详情时,错那县公共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证实了其中一人死亡,但拒绝提供有关鼠疫传播或现在感染人数的更多细节。要求匿名的该工作人员说,

 “我们现在已经控制了鼠疫,所以如果有人想前往错那县,他们只需要遵循已经制定的法规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官方消息来源十月十日报告了西藏自治区有 18,501 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消息来源报告了严酷的封锁条件,包括食品和医疗保健不足的隔离区,以及受感染和未受感染的人被迫混在一起。

据官方《环球时报》于4月3日报道,中国内蒙古当局在包头市发现一只死老鼠后, 4月该地区的包头市发布了鼠疫警告,警告居民远离老鼠和其他野生动物。

此外,根据国际西藏网络(ITN)近期的一份报告,中国当局制定了一项详尽的公共关系战略,以便在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去世后终止国际社会对西藏的支持,其中包括任命一名傀儡领袖接替达赖喇嘛的位置。

在题为“西藏、达赖喇嘛和转世的地缘政治”的 30 页报告中,国际西藏网络基于两个以前从未见过的中国政策文件,发现了中国政府计划利用达赖喇嘛逝世作为“战略”和“历史性”机会来巩固其对西藏的控制。

这份报告于十月四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第 51 届联合国人权会议的会外活动中发布,此次活动由美国赞助,英国、加拿大、捷克共和国和立陶宛共同赞助。该报告称,此计划的核心是中国有意选择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并任命一位亲北京的领导人。

国际西藏网络的研究人员发现,在一篇论文中称,达赖喇嘛的去世是中国“摆脱在西藏问题上的被动沟通的“一个机会”,而另一篇论文则指出,转世问题“将是不可避免的,但也应该被视为一个机会”,并承认该事件有可能导致“敌对的西方势力在‘西藏问题’上制造更多噪音。”

国际西藏网络表示,这两份政策文件“揭示了一种不祥的战略,旨在挪用和控制西藏宗教认同的核心问题”,并引用了文件中的措辞,其中阐述了北京的目标是“确保在西藏的权威,并在整个藏传佛教世界建立影响力”。

对现年 87 岁的达赖喇嘛年事已高的担忧,在他去世后可能继任者的问题上,近年来再次出现不确定性,北京声称有权任命他的继任者,而达赖喇嘛本人则表示,任何未来的达赖喇嘛都将诞生在中国以外。

藏人仍然对中国干预 25 年前于 1989 年去世的班禅喇嘛的选拔感到不满。

根敦确吉尼玛于 1995 年 5 月 14 日被认定为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是他的前任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班禅喇嘛是西藏的第二大精神领袖,与高僧团一起负责寻找下一任达赖喇嘛。

流亡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承认激怒了中国当局,三天后,中国当局将这名男孩和他的家人拘留,然后任命另一名男孩坚赞诺布作为他们自己的候选人。

北京任命的班禅喇嘛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在流亡藏人和国内的藏人中仍然不受欢迎。西藏传统认为,高级佛教僧侣和其他受人尊敬的宗教领袖死后会在孩子的身体中转世。                                          

北京近年来一直试图控制其他西藏宗教领袖的身份,并表示,在 1959 年西藏反抗中国统治失败后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继任者的选择,必须“遵守中国法律”,而达赖喇嘛本人则表示,如果他转世,他的继任者将出生在一个不受中国控制的国家。

国际西藏网络在报告发布时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鉴于中国政府的无神论立场,人们可能已经预料过北京会试图完全结束达赖喇嘛转世的制度,然而,他们却制定了对藏传佛教转世制度施加控制的策略,包括坚持承认下一任达赖喇嘛是中国的特权。”

国际西藏网络在报告中呼吁世界各国政府通过制定立法以确认达赖喇嘛的继任完全是藏人、藏传佛教界,尤其是达赖喇嘛的事情,为预期的中国干预做好准备。

美国 2020 年 12 月的西藏政策和支持法案规定,美国官方政策认为,达赖喇嘛的继任者是严格的宗教事务,只能由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界决定。根据该法案,如果中国领导人试图确定未来的达赖喇嘛,他们将面临制裁,包括冻结其资产和拒绝其进入美国。

国务院还负责与全球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反对中国设置自己的冒名顶替者为达赖喇嘛的计划。

在举办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达赖喇嘛继任者的会外活动之前,负责民事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副国务卿兼美国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乌兹拉·泽亚(Uzra Zeya)在一条推文中重申了华盛顿在继任者问题上的立场。

泽亚在推特上写道, “我们将继续支持西藏社区成员的宗教自由,包括选择自己的宗教领袖的能力”。                                           

活动结束后,印度作家和达赖喇嘛的学生拉吉夫·梅赫罗特拉(Rajiv Mehrotra)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采访时称赞国际社会准备就一个将决定西藏和藏人未来的问题做出协调一致的反应。

同时也是达赖喇嘛普遍责任基金会的受托人和秘书的梅赫罗特拉说,

“他们正在从更大的角度看待西藏文明的重要性及其对世界的价值”。

《洛杉矶时报》特约撰稿人、记录当代西藏历史的《吃佛》一书的作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说,从中国政府就继承问题发表的大量声明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它正在制定一项计划,以便在达赖喇嘛死后维护对该地区的控制,因此“其他所有人也需要进行计划”。

国际西藏网络报告的作者、美国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前传播总监凯特桑德斯表示,在中国化运动中,藏人正在为保护和捍卫他们的宗教文明而斗争,北京希望通过中国化运动以中国人的文化与民族主义取代他们的信仰。 

凯特桑德斯说,“达赖喇嘛的影响力超越国界。藏人希望他参与其中。显然,当达赖喇嘛不在时,中国势力和外部势力将步入真空,这是一种明显的恐惧”。

“因此,我们一直在敦促欧盟其他成员国和联合国机制采取与美国类似的语言,支持达赖喇嘛,保护西藏人的身份,并在此过程中支持西藏人的合法性。”

与此同时,美国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乌兹拉·泽亚近日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间隙举行的一次集会上说,“中国当局继续对藏人社区进行镇压”。

乌兹拉·泽亚十月四日表示,由于中国在该地区的政策威胁到西藏的民族认同,西藏现在面临着其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语言遗产得以保存的“关键时刻”。

这位美国外交官补充说:“美国将继续声明中国当局镇压西藏社区”,并呼吁国际社会中“志同道合的政府、民间社会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加入美国的行列,推动改变北京对西藏的政策。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