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著名宗教藝術畫家去世;西藏僧人因持有達賴喇嘛法相遭判刑

2022.09.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著名宗教藝術畫家去世;西藏僧人因持有達賴喇嘛法相遭判刑 著名的西藏宗教畫卷唐卡畫家丹巴繞旦的一幅作品
Gelukpa

著名的西藏宗教畫卷唐卡畫家丹巴繞旦近日去世,享年82歲。一位消息人士稱,丹巴繞旦的逝世是對“西藏傳統無法彌補的損失”。而兩名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巴榮寺的藏族僧人丹增達傑和熱次,因在手機上存有達賴喇嘛法相而分別遭到三年零六個月與三年的徒刑。除此以外,9月2日是 “西藏民主日”,藏人行政中央與流亡藏人在印北達蘭薩拉大乘法苑內舉行官方紀念儀式,共同慶祝西藏民主62週年紀念日。與此同時,人權觀察揭露了中國政府大規模採集藏人DNA的新證據。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同來了解有關詳情,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自由亞洲電臺獲悉,西藏唐卡繪畫大師丹巴繞旦於近日在西藏首都拉薩去世,得年82歲。據該地區消息人士稱,丹巴繞旦將他的傳統藝術形式的知識傳授給數百名學生。西藏丹巴繞旦唐卡藝術學校在他辭世當日發佈訃告表示,“丹巴繞旦大師因年老衰竭,經多方醫治無效於8月29日22點50分在家中逝世。”

丹巴繞旦1941 年出生於一個藝術家家庭,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到了唐卡繪畫。他的祖父次熱嘉吾是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的宮廷畫師,也是爲 1951 年中國接管西藏之前使用的西藏紙幣設計圖像的衆多藝術家之一。

丹巴繞旦的父親格桑羅布( Drungtok Kelsang Norbu) 是西藏接管前管理委員會 噶廈(Kashag) 下屬的創意培訓學院的教授。 

在中國 1966-1976 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間,西藏的大量文化遺產遭到破壞,像丹巴繞旦這樣的西藏藝術家被禁止創作傳統的宗教藝術。然而,丹巴繞旦後來寫了數千篇關於西藏傳統繪畫的文章,並於 2014 年開始擔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的導師。  

1980年,丹巴繞旦創辦了一所家庭唐卡學校,爲貧困學生提供免費教育,最終培養了約200名藝術家。1958年拉薩的西藏大學成立後,該校唐卡專業聘請丹巴繞旦爲導師,他著有《西藏繪畫教材――實踐精華》、《西藏美術史略》等書籍,並獲得國際認可,包括在中國和日本頒發的獎項,以表彰他對藝術的貢獻。 

居住在紐約的藏人布瓊羅嘉Buchung Nubgya 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他自己的許多老師都是丹巴繞旦的密友,對他們的職業有着同樣的熱情,而他本人也曾多次見過丹巴繞旦,布瓊羅嘉說,

“唐卡畫的老師有很多,但丹巴繞旦在他的親自指導下培養了數百名學生,爲西藏傳統繪畫的保存做出了巨大貢獻。他的逝世是西藏傳統無法彌補的損失。”

唐卡繪畫可以追溯到公元 7 世紀。它們不僅因其美學美感而受到重視,還可以作爲教育和冥想的輔助工具,因爲每個細節都具有與佛教哲學概念相關的含義。

唐卡也有儀式用途。一些西藏寺院擁有巨大的唐卡卷軸,在某些節​​日展開供公衆觀看和舉行儀式。

傳統藝術在唐卡大師及其弟子的傳承中得以保存和傳承。有時,唐卡畫藝屬於家傳,由父親傳給兒子。原版唐卡畫非常稀有,根據其大小和複雜程度,售價在 1,000 至 15,000 美元之間。

據西藏之聲報道,藏傳佛教噶瑪噶舉傳承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在聽到這個消息後致函悼念和緬懷丹巴繞旦大師。據噶瑪巴官方臉書發佈的消息稱, 仁波切向已故丹巴繞旦大師的家屬和學徒致以誠摯慰問與悼念。

慰問函中寫到丹巴繞旦大師一生致力於西藏唐卡藝術的傳承和發展,使得唐卡繪畫工藝能夠在今天仍然獲得新一代的熱愛。慰問函中還寫到丹巴繞旦的離世對西藏藝術,尤其對唐卡工藝來說是一大損失。而仁波切也在函中表示,丹巴繞旦所培養出的新一代唐卡繪畫藝術家在各地延續唐卡繪畫工藝的發揚,是對大師的最大敬意。

另據自由亞洲電臺報道,中國當局判處兩名西藏僧人至少三年徒刑,罪名是持有達賴喇嘛的法相。達賴喇嘛是西藏最重要的佛教精神領袖,自 1959 年以來一直流亡。

自由亞洲電臺於 2021 年 12 月報道稱,30 多歲的僧人丹增達傑已於 2020 年 9 月被捕,知情人士稱,與他一起被捕的還有其他幾名僧侶。自那以後,自由亞洲電臺還獲悉,年齡不詳的 熱次也在其中。丹增達傑遭判處三年零六個月徒刑; 熱次被判處三年徒刑。

兩位僧人都是居住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巴榮寺的 250 名僧侶中的一員。一位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西藏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他們的手機上都有達賴喇嘛的法相,並在過去兩年被當局拘留。知情人士說,

“今年5月,他們都因持有達賴喇嘛的法相而被判犯有‘分裂主義’行爲。他們都被石渠縣人民法院定罪,沒有人知道審判有多公平,因爲他們的家人和親屬不被允許見他們。西藏人受到中國當局的威脅,因此他們不會分享或討論有關他們的任何信息,因此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健康狀況或他們被關押在哪個監獄。”

一位要求匿名以便自由發言的流亡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很難獲得有關他們的更多信息。第二位消息人士說,“由於該地區的嚴格限制,很難獲得中國當局逮捕的記錄。自2021年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積極檢查每一個家庭並威脅藏人,告訴他們擁有達賴喇嘛的法相就像擁有武器和槍支一樣的重罪。”

除此以外,9月2日是第62個“西藏民主日”,據西藏之聲報道,藏人行政中央代理司政塔蘭卓瑪、西藏人民議會議長堪布索南丹培與達蘭薩拉僧俗民衆一同出席了在印北達蘭薩拉大乘法苑內舉行的官方紀念儀式。                        

藏人行政中央代理司政塔蘭卓瑪宣讀了噶廈的聲明。噶廈在聲明中指出,“今天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但是最近西藏境內不少地區遭到洪澇、泥石流等的災害,同時也面臨着新冠疫情的蔓延。中共的極端防疫政策已經嚴重影響境內藏人的正常生活。在此噶廈呼籲境內同胞保持社交距離,做好預防措施。”

聲明中對美國衆議院爲促進解決藏中紛爭提出法律議案表示了感謝。同時鼓勵有同樣意識形態的歐洲民主國家也採取行動。

西藏人民議會議長堪布索南丹培在宣讀議會的聲明時指出,“世界各國在民主轉型中,都是經歷了諸多戰爭、或不斷的流血犧牲後才得以實現真正由人民統治的理想。而西藏人的民主歷程卻與衆不同,是得益於達賴喇嘛尊者的賜予與引導。”

達賴喇嘛在西藏時試圖推行民主改革,這一宏願因中共入侵而受阻。達賴喇嘛帶領藏人流亡印度後,旋即於藏人社區着手推動民主化、建立民選議會。首批代表傳統三區及不同佛教傳承的流亡議會成員,於1960年9月2日宣誓就任,正式開啓西藏的民主制,這一天因此被設爲“西藏民主日”。 

在達賴喇嘛不懈努力地推動下,2001年,藏人社區產生首位民衆直選的首席部長,2011年,達賴喇嘛更是將全部政治權責移交給民選領袖,民主制度在流亡藏人社區獲得不斷完善。 

另據西藏之聲報道,人權觀察九月五日在官方網站上發佈報告指出,中國當局大幅擴張警務活動,包括在西藏自治區各地市鎮與農村任意採集居民DNA。經過人權觀察的長期調查顯示,西藏自治區所有居民都被強迫接受DNA採集。在昌都市,官方說明採集DNA是爲了 “提高查覈效率,幫助抓捕逃犯”。自治區其他地方對居民的說明均大同小異,指採集DNA有助偵查犯罪。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中國政府早已使藏人遭受無所不在的壓迫,現在當局更是爲了提升監控能力,不經同意就對藏人進行採血。”

人權觀察的報告指出,拉薩市2022年4月曾宣佈,包括幼兒園學童在內的基層民衆都需要接受DNA血液樣本採集。青海瑪沁縣也於 2020年12月發佈通知,要求所有5歲以上男童都要被採集DNA。

人權觀察在報告中還指出,兒童的隱私對於維護他們的安全、主體性和尊嚴至關重要,對兒童隱私的任何限制必須符合合法、必要與相稱的標準。當局未經兒童或其照顧者知情、有意義且自由作出的同意即採集其DNA,而且在教育場所進行抽血,以致兒童無法有意義地選擇退出或拒絕提供個人健康資料,這是對兒童隱私的侵犯。再者,當局聲稱相關數據將用於偵辦犯罪,並不構成符合兒童最佳利益的正當且相稱目的。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珍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