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男子在青海寺院附近自焚下落不明;阿壩藏人自焚身亡

2022.04.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男子在青海寺院附近自焚下落不明;阿壩藏人自焚身亡 兩百多人在多倫多爲藏人自焚表達哀悼
西藏青年會多倫多分會提供

西藏和印度的消息人士3月31日表示,一名西藏男子在中國西北部青海省玉樹州公安局前自焚,並立即被當局帶走,有關他的情況沒有任何進一步消息。另一位西藏的81歲老人在阿壩縣格爾登寺附近的派出所前自焚身亡,以抗議中國當局對西藏的鎮壓。此外,丹麥一個委員會近日批評哥本哈根當局非法壓制西藏反華示威者,在 2012 年和 2013 年的中國代表團訪問期間,警方沒收了西藏旗幟並將示威者藏在公共汽車後面。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一名西藏男子在青海省玉樹州公安局前自焚,有關他的情況沒有任何進一步消息。

被確認爲次仁桑珠的自焚男子的命運和動機仍然未知。西藏消息人士在事發後第二天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3月30日下午,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結古鎮一座佛教寺院附近的公安局前自焚的這名男子,名叫次仁桑珠(Tsering Samdup)。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

“自焚的藏人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他立即被中國警方帶走,不允許任何人會見或詢問自焚者的情況”。

消息人士補充說:“中國當局目前對結古鎮沒有特別限制,以呈現非常正常的氛圍。”

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的一份報告證實了事件發生的時間和地點,但補充說:“無法獲悉自焚藏人的姓名和自焚原因等任何可覈實的信息。”

3月30日的事件已證實,自 2009 年以來,已有 159 名藏人自焚,主要是爲了抗議中國當局在藏區的統治,另有 8 人在擁有大量西藏流亡人口的家園尼泊爾和印度自焚。

此前已知的自焚事件發生在 2 月 25 日,當時 25 歲的當代流行歌手才旺羅布在西藏地區首府拉薩標誌性的布達拉宮前高喊口號並自焚。

自 2012 年 從22歲 至 62 歲的男性接連發生六起自焚事件以來,次仁的嘗試是玉樹州的第一起案例。作爲西藏傳統康巴地區一部分的遊牧民族和寺院地區,玉樹位於青藏高原東部山區邊緣海拔 3,700 米(12,100 英尺)的地方。

藏區對電話和在線通訊的高科技控制往往會阻止西藏抗議和逮捕的消息傳到外界,而在中國境外分享自焚消息可能會導致入獄。

另外,一名81歲的藏族男子近日在四川省一座主要寺院阿壩縣格爾登寺附近的派出所前抗議中國的統治後自焚,格爾登寺印度分院的消息來源4月2日晚間告訴自由亞洲電臺,3 月 27 日,一名被確認爲名叫扎彭的男子自焚身亡,使自 2009 年以來,被證實自焚死亡的藏人人數增加到 160 人,幾乎所有人都是爲了抗議中國在西藏自治區以及歷史悠久的四川和青海地區的統治。西藏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駐錫地的達蘭薩拉的格爾登寺西藏境內緊急情況聯絡小組發言人坎雅次仁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的藏語組,

“3月27日凌晨5點左右,81歲的扎彭在格爾登寺附近的派出所前自焚,抗議中國政府的鎮壓。他立即被中國警方帶走。雖然我們得知這件事時已經過去了幾天,但現在可以確認他已經去世了”。

擁有 550 年曆史的格爾登寺位於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該地區在被中國吞併之前是西藏安多地區的一部分。消息人士指出,扎彭長期心繫藏人命運,他在去年自己的80歲大壽慶典儀式上表示,在西藏人民至高無上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的帶領下,西藏一定將重獲幸福之日。因此扎彭呼籲西藏的青年不要對西藏的現狀氣餒。

流亡的格爾登寺發言人次仁補充說:“扎彭自焚的地方就在格爾登寺入口外的派出所前。對於藏人來說,三月通常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月份,過去我們經常看到許多阿壩藏人自焚。這段時間的限制和警察比平時更多,藏人經常被中國警察任意拘捕審訊和騷擾,使當地藏人忍無可忍。”。

3 月 10 日是西藏起義日,這是 1959 年反對中國統治的武裝抗暴失敗的日子,導致對西藏人的暴力鎮壓,迫使達賴喇嘛穿越喜馬拉雅山流亡印度。

雖然在 4 月 2 日披露,但扎彭事件發生在最近一次已知的自焚事件前三天——一名僅知爲次仁桑珠的男子在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結古鎮 (Kyegudo)一座佛教寺院附近的警察派出所前自焚。他的命運和其他細節仍然未知。

自 2008 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廣泛的抗議活動席捲該地區以前,挑戰北京當局對這個在 1950 年遭中國入侵原本獨立的國家的統治的零星示威活動,在中國的藏族聚居區持續進行。

2009年,阿壩縣格爾登寺僧人扎白以自焚的方式抗議中共侵略統治西藏半個世紀、打壓西藏的宗教文化和任意拘捕藏人等的惡行。扎白是西藏境內的首位自焚抗議中共的藏人。自2009年至今,西藏境內已有超過一百五十多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鎮壓西藏,僅在阿壩縣就有數十人。阿壩縣也是西藏境內自焚事件最多的地方。

除此以外,丹麥政府近日任命的一個委員會批評該國外交部在 2012 年和 2013 年中國代表團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屈服於中國壓力並阻止反北京示威,警方當時沒收了西藏旗幟,並將示威者藏在公共汽車後面。

西藏委員會發現,丹麥情報和安全部門利用壓力說服哥本哈根警方停止所有反華示威,違反了該國憲法。

抗議者被禁止在來訪的中國代表團視線範圍內聚集。警察把他們藏在公共汽車後面,沒收了西藏國旗。

在 2009 年時任首相拉斯·洛克·拉斯穆森 (Lars Løkke Rasmussen) 與達賴喇嘛舉行“非正式”會晤後,中國取消了對丹麥的多次正式訪問。該委員會發現,取消訪問導致哥本哈根奉行對中國友好的政策。

2011 年達賴喇嘛訪問丹麥就管理和生命的意義進行講座時,這一點就很明顯了。那次訪問的組織者明確表示,達賴喇嘛在該國逗留期間不會舉行政治會議。丹麥西藏支持委員會主席安德斯·霍伊馬克·安徒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

“媒體正在討論這個問題,許多部長和政治家也在處理這個問題。幾位部長已經評論說,他們將努力糾正這些錯誤。這是西藏委員會的第二份報告,從1995年到2015年,涵蓋了20年。在此期間,中國已對丹麥進行了 200 多次正式訪問,但它也涉及藏人對丹麥的訪問,就像達賴喇嘛的訪問一樣”。

安徒生指出,雖然支持藏獨的團體被允許示威,但他們經常被安置在來訪的中國官員永遠不會遇到的地區。他補充道,這就是問題所在。 2012年胡錦濤訪問期間,警察甚至在街上拿走了藏族國旗,但幸運的是,他們仍然成功地向中國國家主席展示了藏族國旗。安徒生說,他認爲現在中國官員在高級別訪問丹麥之前會猶豫不決。而且他也認爲中國將來只會派低級領導人到丹麥,因爲現在他們知道無法說服警方再隱藏抗議者。

安徒生並說,自2008年北京與哥本哈根建立戰略伙伴關係以來,中丹關係一直很好,但最近情況有所惡化。他說:

“丹麥政府已經意識到中國不斷惡化的人權記錄以及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試圖擔任終身領導職務的企圖。”

總部位於英國的國際西藏網絡執行董事曼迪·麥姬溫 (Mandie McKeown) 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中國經常向外國政府施壓,要求其壓制對北京的批評。她說,

“我們之前已經多次看到這種影響。最值得注意的是在 1999 年,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倫敦警察廳在處理示威者時違反了英國法律”。麥姬溫還說,自由西藏運動提起的一宗高等法院案件中,警方同意他們“非法”監管自由西藏示威者,僅僅因爲他們抗議中國國家主席的訪問,就從人們身上移除了自由西藏的橫幅和西藏國旗。”

麥姬溫指出,北京試圖脅迫其他政府使其保持沉默,“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已經看到中國通過加倍建設軟實力及其影響其他國家、社區和個人的能力,朝着建立影響力的更復雜計劃邁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