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男子在青海寺院附近自焚下落不明;阿坝藏人自焚身亡

2022.04.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男子在青海寺院附近自焚下落不明;阿坝藏人自焚身亡 两百多人在多伦多为藏人自焚表达哀悼
西藏青年会多伦多分会提供

西藏和印度的消息人士3月31日表示,一名西藏男子在中国西北部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前自焚,并立即被当局带走,有关他的情况没有任何进一步消息。另一位西藏的81岁老人在阿坝县格尔登寺附近的派出所前自焚身亡,以抗议中国当局对西藏的镇压。此外,丹麦一个委员会近日批评哥本哈根当局非法压制西藏反华示威者,在 2012 年和 2013 年的中国代表团访问期间,警方没收了西藏旗帜并将示威者藏在公共汽车后面。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一名西藏男子在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前自焚,有关他的情况没有任何进一步消息。

被确认为次仁桑珠的自焚男子的命运和动机仍然未知。西藏消息人士在事发后第二天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3月30日下午,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一座佛教寺院附近的公安局前自焚的这名男子,名叫次仁桑珠(Tsering Samdup)。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说,

“自焚的藏人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立即被中国警方带走,不允许任何人会见或询问自焚者的情况”。

消息人士补充说:“中国当局目前对结古镇没有特别限制,以呈现非常正常的氛围。”

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的一份报告证实了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但补充说:“无法获悉自焚藏人的姓名和自焚原因等任何可核实的信息。”

3月30日的事件已证实,自 2009 年以来,已有 159 名藏人自焚,主要是为了抗议中国当局在藏区的统治,另有 8 人在拥有大量西藏流亡人口的家园尼泊尔和印度自焚。

此前已知的自焚事件发生在 2 月 25 日,当时 25 岁的当代流行歌手才旺罗布在西藏地区首府拉萨标志性的布达拉宫前高喊口号并自焚。

自 2012 年 从22岁 至 62 岁的男性接连发生六起自焚事件以来,次仁的尝试是玉树州的第一起案例。作为西藏传统康巴地区一部分的游牧民族和寺院地区,玉树位于青藏高原东部山区边缘海拔 3,700 米(12,100 英尺)的地方。

藏区对电话和在线通讯的高科技控制往往会阻止西藏抗议和逮捕的消息传到外界,而在中国境外分享自焚消息可能会导致入狱。

另外,一名81岁的藏族男子近日在四川省一座主要寺院阿坝县格尔登寺附近的派出所前抗议中国的统治后自焚,格尔登寺印度分院的消息来源4月2日晚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3 月 27 日,一名被确认为名叫扎彭的男子自焚身亡,使自 2009 年以来,被证实自焚死亡的藏人人数增加到 160 人,几乎所有人都是为了抗议中国在西藏自治区以及历史悠久的四川和青海地区的统治。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驻锡地的达兰萨拉的格尔登寺西藏境内紧急情况联络小组发言人坎雅次仁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的藏语组,

“3月27日凌晨5点左右,81岁的扎彭在格尔登寺附近的派出所前自焚,抗议中国政府的镇压。他立即被中国警方带走。虽然我们得知这件事时已经过去了几天,但现在可以确认他已经去世了”。

拥有 550 年历史的格尔登寺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该地区在被中国吞并之前是西藏安多地区的一部分。消息人士指出,扎彭长期心系藏人命运,他在去年自己的80岁大寿庆典仪式上表示,在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的带领下,西藏一定将重获幸福之日。因此扎彭呼吁西藏的青年不要对西藏的现状气馁。

流亡的格尔登寺发言人次仁补充说:“扎彭自焚的地方就在格尔登寺入口外的派出所前。对于藏人来说,三月通常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月份,过去我们经常看到许多阿坝藏人自焚。这段时间的限制和警察比平时更多,藏人经常被中国警察任意拘捕审讯和骚扰,使当地藏人忍无可忍。”。

3 月 10 日是西藏起义日,这是 1959 年反对中国统治的武装抗暴失败的日子,导致对西藏人的暴力镇压,迫使达赖喇嘛穿越喜马拉雅山流亡印度。

虽然在 4 月 2 日披露,但扎彭事件发生在最近一次已知的自焚事件前三天——一名仅知为次仁桑珠的男子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 (Kyegudo)一座佛教寺院附近的警察派出所前自焚。他的命运和其他细节仍然未知。

自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广泛的抗议活动席卷该地区以前,挑战北京当局对这个在 1950 年遭中国入侵原本独立的国家的统治的零星示威活动,在中国的藏族聚居区持续进行。

2009年,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扎白以自焚的方式抗议中共侵略统治西藏半个世纪、打压西藏的宗教文化和任意拘捕藏人等的恶行。扎白是西藏境内的首位自焚抗议中共的藏人。自2009年至今,西藏境内已有超过一百五十多名藏人自焚抗议中共镇压西藏,仅在阿坝县就有数十人。阿坝县也是西藏境内自焚事件最多的地方。

除此以外,丹麦政府近日任命的一个委员会批评该国外交部在 2012 年和 2013 年中国代表团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屈服于中国压力并阻止反北京示威,警方当时没收了西藏旗帜,并将示威者藏在公共汽车后面。

西藏委员会发现,丹麦情报和安全部门利用压力说服哥本哈根警方停止所有反华示威,违反了该国宪法。

抗议者被禁止在来访的中国代表团视线范围内聚集。警察把他们藏在公共汽车后面,没收了西藏国旗。

在 2009 年时任首相拉斯·洛克·拉斯穆森 (Lars Løkke Rasmussen) 与达赖喇嘛举行“非正式”会晤后,中国取消了对丹麦的多次正式访问。该委员会发现,取消访问导致哥本哈根奉行对中国友好的政策。

2011 年达赖喇嘛访问丹麦就管理和生命的意义进行讲座时,这一点就很明显了。那次访问的组织者明确表示,达赖喇嘛在该国逗留期间不会举行政治会议。丹麦西藏支持委员会主席安德斯·霍伊马克·安徒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

“媒体正在讨论这个问题,许多部长和政治家也在处理这个问题。几位部长已经评论说,他们将努力纠正这些错误。这是西藏委员会的第二份报告,从1995年到2015年,涵盖了20年。在此期间,中国已对丹麦进行了 200 多次正式访问,但它也涉及藏人对丹麦的访问,就像达赖喇嘛的访问一样”。

安徒生指出,虽然支持藏独的团体被允许示威,但他们经常被安置在来访的中国官员永远不会遇到的地区。他补充道,这就是问题所在。 2012年胡锦涛访问期间,警察甚至在街上拿走了藏族国旗,但幸运的是,他们仍然成功地向中国国家主席展示了藏族国旗。安徒生说,他认为现在中国官员在高级别访问丹麦之前会犹豫不决。而且他也认为中国将来只会派低级领导人到丹麦,因为现在他们知道无法说服警方再隐藏抗议者。

安徒生并说,自2008年北京与哥本哈根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来,中丹关系一直很好,但最近情况有所恶化。他说:

“丹麦政府已经意识到中国不断恶化的人权记录以及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试图担任终身领导职务的企图。”

总部位于英国的国际西藏网络执行董事曼迪·麦姬温 (Mandie McKeown)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经常向外国政府施压,要求其压制对北京的批评。她说,

“我们之前已经多次看到这种影响。最值得注意的是在 1999 年,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伦敦警察厅在处理示威者时违反了英国法律”。麦姬温还说,自由西藏运动提起的一宗高等法院案件中,警方同意他们“非法”监管自由西藏示威者,仅仅因为他们抗议中国国家主席的访问,就从人们身上移除了自由西藏的横幅和西藏国旗。”

麦姬温指出,北京试图胁迫其他政府使其保持沉默,“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中国通过加倍建设软实力及其影响其他国家、社区和个人的能力,朝着建立影响力的更复杂计划迈进”。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