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當局限制爲曲珠達瓦仁波切舉行葬禮;中國政府警告尼泊爾留意 “外部勢力干預”

2022.04.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西藏縱覽:當局限制爲曲珠達瓦仁波切舉行葬禮;中國政府警告尼泊爾留意 “外部勢力干預” 西藏喇嘛曲珠達瓦仁波切日前去世。
藏人行政中央官網

自由亞洲電臺近日獲悉,今年年初,中國警方阻止了一位受尊崇的西藏喇嘛曲珠達瓦仁波切的葬禮,當局禁止信徒參加,並刪除了網上分享的這位宗教領袖的照片。另據媒體消息人士稱,在尼泊爾批准美國的發展撥款後,中國政府警告尼泊爾不要進行所謂的外部勢力干預,而在該國與中國相關的項目繼續停滯不前。此外,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訪問印度,多名藏人展開活動,抗議中共打壓西藏在內的各民族,活動人士們並指出,緩解中印衝突的前提是解決“西藏問題”。本期節目中,我們就進一步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西藏的一個消息來源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西藏那曲“夏榮布寺”第五世86 歲的曲珠達瓦仁波切,於 1 月 30 日在他位於西藏首府拉薩的住所中圓寂,並立即進入了“入定”(thukdam)的狀態。入定爲一種佛教現象,修行大成就者,圓寂時進入甚深禪定狀態,雖然死亡,但肉體仍像活着一樣,心識沒有離開肉體,並處於一種禪定的狀態,同時肉體不會有腐壞、散發異味的跡象,也沒有“死亡”應該有的變化的狀態。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人士說,

“但中國政府試圖對曲珠達瓦仁波切的死儘可能保密,並警告人們不要在網上分享他的死訊。此外,已經在網上發佈的仁波切的照片和視頻,很快被中國政府刪除”。

西藏自治區那曲縣夏榮布寺的高級導師曲珠達瓦仁波切於 2010 年因在其寺院與流亡印度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討論事務而被判處七年徒刑。

消息人士說。“在他獲釋後,他的餘生一直受到中國當局的密切監視”。

消息人士並指出,當曲珠達瓦仁波切的“入定”於 2月 13日結束時,中國保安人員被派去守衛他的住所,並禁止信衆朝拜,只允許拉薩居民進入該住所。據西藏之聲報道,2月15日,當局還強迫仁波切的信衆做到“四不做”,即不得乘車前往瞻仰、不得在房間外展示哈達、不得挑起事端和不得在瞻仰期間拍照和錄像。當局並警告民衆若不遵守上述“四不做”,將會面臨被拘捕的遭遇,而且將不允許達瓦仁波切遺體從拉薩轉移到那曲“夏榮布寺”。消息人士補充說,

“然後,經過曲珠達瓦仁波切弟子的多次呼籲,中國政府於 2月 18 日允許將他的遺體從拉薩轉移到那曲的夏榮布寺。然而,只允許兩輛車護送他到那裏。後來只有少數藏人獲准參拜,導致藏人信徒與中國警方發生短暫的衝突”。據瞭解,曲珠達瓦仁波切的遺體被送往夏榮布寺後,當地民衆前去瞻仰遺體,隨着瞻仰的人數越來越多,當局又禁止民衆瞻仰,並與民衆發生了爭執,最後在夏榮布寺僧人的勸阻下才平息了衝突。在25日火化達瓦仁波切的遺體時,當局也只允許夏榮布寺的僧人蔘加,並對這些僧人進行來全身搜檢。

消息人士補充說明,2月 25 日,只有來自曲珠達瓦仁波切自己寺院的僧侶被允許參加他的火化,並在儀式開始前搜查了手機,以確保沒有拍照。第五世曲珠達瓦仁波切於1937年出生在西藏那曲。1960年中共侵佔西藏後的民主改革時期,曲珠達瓦仁波切因抗議中共的暴政而遭當局關押判刑五年。在中共的文化大革命時期,曲珠達瓦仁波切再次遭到中共拘捕,並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曲珠達瓦仁波切的兩個兄弟曾與共軍作戰而犧牲,他的妹妹也曾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中共當局毒打致死。

曲珠達瓦仁波切資料圖片。(藏人行政中央官網)
曲珠達瓦仁波切資料圖片。(藏人行政中央官網)

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西藏縱覽,我是陳愛禎,與您一同縱覽西藏。中國當局在美國政府撥款後,警告尼泊爾注意“外部干涉”,有關專家表示,這一警告反映了北京對尼泊爾可能向美國靠攏的擔憂。

這一警告是在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3 月 25 日至 27 日訪問尼泊爾期間發出的,而就在一個月前,尼泊爾議會批准了一項 5 億美元的美國無條件贈款,用於在這個貧困的喜馬拉雅國家建設輸電線路和改善道路。

華盛頓和加德滿都於 2017 年簽署了名爲“千禧年挑戰公司尼泊爾契約”(MCC-Nepal)的協議,該協議在該國議會多次拖延後於 2 月 27 日最終獲得尼泊爾的批准。

根據總部位於印度的 ANI 在線新聞服務機構 3 月 28 日的報道,王毅近期在加德滿都的會談中表示,對尼泊爾事務的“外部干涉”現在可能威脅到中國和尼泊爾的“核心利益”。” 在線新聞服務機構援引王毅的話說,

“中國支持尼泊爾奉行‘獨立的內外政策”。

近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的地區專家表示,王毅在尼泊爾的聲明反映出北京越來越擔心加德滿都可能不再完全依賴中國來支持其發展。

總部位於印度德里的在線報紙 “印刷”The Print 的中國問題專家阿迪爾·布拉爾說,北京希望讓尼泊爾政界人士相信,中國仍然是尼泊爾的朋友,他表示,

“現在中國內部存在一定的擔憂,也就是尼泊爾可能會向美國靠攏,所以我認爲這是王毅爲期三天的訪問的主要目標。如果我們看看中國提供的支持,主要是在尼泊爾正在建設的基礎設施項目方面。但尼泊爾政客通常喜歡贈款而不是貸款,因爲這有助於他們確保不會依賴中國。”

尼泊爾消息人士稱,中國將尼泊爾視爲“一帶一路”倡議(BRI)的合作伙伴,旨在通過基礎設施建設促進全球貿易,但在王毅訪問期間,沒有簽署任何關於“一帶一路”項目的協議或貸款條款。

尼泊爾人權組織 HURON 副主席桑波喇嘛說:“我們在尼泊爾看到許多政治家和專家不贊成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認爲它對尼泊爾構成威脅。中國的原則是以貸款的形式爲尼泊爾的一帶一路項目提供資金,而不是贈款”。

尼泊爾特里布萬大學教師、尼泊爾政策研究所聯合創始人桑託什·夏爾馬說,自從尼泊爾與美國批准 “千禧年挑戰公司尼泊爾契約”以來,北京一直感到擔憂。夏爾馬說,

“尼泊爾需要國際撥款和支持來建設該國的基礎設施,而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美國的“千年挑戰公司尼泊爾契約”撥款都符合這一目的。然而,通過簽署協議,尼泊爾已經證明了美國贈款的重要性”。

尼泊爾《國家報》外交和戰略事務特約記者帕舒拉姆·卡弗勒補充說,王毅聲稱對尼泊爾“主權和獨立於外部勢力”的擔憂,只是掩蓋了北京對美國在尼泊爾影響力的更大擔憂。卡弗勒說,

“然而,中國和美國都無法像印度那樣與尼泊爾建立關係。尼泊爾和印度之間有着天然的聯繫。在地緣政治上,印度也將在尼泊爾的未來中發揮巨大作用。”

人權團體表示,儘管尼泊爾的“一帶一路”項目迄今未能啓動,但尼泊爾政府已承諾中國投資數百萬美元,以限制居住在該國的約 2 萬名西藏難民的活動,使許多人不確定他們的身份,並容易受到侵犯其權利的影響。

王毅訪問尼泊爾會見尼泊爾首相謝爾·巴哈杜爾·德烏帕(Sher Bahadur Deuba)。(Twitter/MoFANepal)
王毅訪問尼泊爾會見尼泊爾首相謝爾·巴哈杜爾·德烏帕(Sher Bahadur Deuba)。(Twitter/MoFANepal)

另據西藏之聲報道,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訪問印度,多名藏人展開活動,抗議中共打壓西藏在內的治下各民族,活動人士並指出,緩解中印衝突的前提在解決“西藏問題”。

3月24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抵達印度首都新德里,並在25日先後與印度國家安全顧問阿吉特•庫馬爾•多瓦爾(Ajit Kumar Doval)和外交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進行了會晤。自2020年中印兩國在“印藏邊境” 勒萬河谷發生衝突以來,王毅這次的訪問是中國到訪印度的最高級別官員。

中印外長在於3月25日會晤時 ,“西藏青年會”和“自由西藏學生運動”組織的數十名成員,在中印外長會晤地點酒店外展開活動,抗議中共當局打壓西藏、侵犯藏人人權,以及任意拘捕藏人的惡行。

活動主辦方“西藏青年會”並提出三項呼籲指出,中共要對當局打壓西藏、新疆、南蒙古、香港和臺灣等地惡行負全責,以及將解決“西藏問題”視爲緩解“中印衝突”的唯一前提。活動主辦方並呼籲中共立即無條件釋放被當局非法拘捕的藏人政治犯。

此外,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印北達蘭薩拉,於2016年入選印度政府的“智慧城市”打造計劃名單,將花費數億美元來大力提升交通等基礎設施,以方便那些慕達賴喇嘛之名而造訪達蘭薩拉的各國遊客。

達蘭薩拉每年吸引無數藏傳佛教信徒、西藏運動支持者,或者只是前來避暑賞景的遊客,但因住戶與外來人數突增之際,卻未配備有效的發展規劃,使得當地在交通與用水等方面一直存在各種問題。

達蘭薩拉被入選“智慧城市”打造名單後,制定了多項發展規劃,規劃還包括一條下達蘭薩拉至麥羅肯基鎮的纜車通道。纜車站將以西藏建築風格修建。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