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中國限制境內外藏人聯繫;作家貢卻纔培被提前釋放

2022.03.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西藏縱覽:中國限制境內外藏人聯繫;作家貢卻纔培被提前釋放 西藏作家貢卻纔培在服刑13年後被提前獲釋 。
(Public Domain)

根據自由亞洲電臺的調查顯示,由於中國政府限制了海外和境內藏人之間的聯繫,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聯繫完全中斷。此外,中國當局禁止在學習應用程序和視頻媒體服務中使用藏語,消息人士稱,此舉旨在讓藏人進一步融入中國占主導地位的漢族文化。另外,西藏作家貢卻纔培在服刑13年後被提前獲釋 。貢卻纔培曾是一個推廣古典和現代西藏文學的網站的編輯。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像大多數流亡在印度的藏人一樣,格桑嘉措長期以來一直依靠免費的社交媒體聊天應用程序與他在西藏自治區芒康縣的家人交談。

但這種情況在去年發生了變化,中國政府加強了監控措施,限制了藏人與其在國外的家人和朋友之間的在線交流。格桑嘉措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

“我可以使用社交媒體聊天應用程序與我在西藏的家人和親戚交流,[但] 由於更嚴格的監控和限制,幾個月前交流完全被切斷了”。

芒康縣位於西藏自治區東南部,昌都市的最東部,是一個農業,水和礦產資源豐富的地區,居民以農牧業爲生。格桑嘉措說,

“沒有任何關於他們現況的音訊非常令人擔憂,我敢肯定他們也不知道我的情況” 。格桑嘉措在 2000 年逃離了位於西藏自治區西部與中國四川省和雲南省接壤的遙遠的貧困家鄉。

西藏自治區和鄰近省份藏區的當地政府限制宗教、言論、行動和集會自由,並無視居民對地方官員採礦和土地掠奪的擔憂,人權組織表示,當地官員經常依靠武力制服抱怨或抗議的人。

在 2011年到2016 年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陳全國的領導下,當局在過去十年中加強了對藏人的監視。陳全國與在西藏北部的動盪地區新疆建立的一個大規模穆斯林維吾爾人集中營系統有關,他從 2016 年到2021年擔任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 2018 年 12 月的一份報告中說,陳全國的政策將高度安全化和軍事化,與加速當地人民的政治與文化轉型相結合。它的既定目標是“斷斷續續、斷根、斷聯、斷源”。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該人權組織表示:“由於在新疆使用而引發國際憤怒的監視技術,在西藏進行了試驗。”

西藏是一個曾經獨立的喜馬拉雅國家,1950年被中國入侵,此後一直由中國執政的共產黨統治。大約有 630 萬藏人生活在中國,多達 20 萬人生活在印度、尼泊爾和不丹。

人權觀察的最新世界報告是對全球人權實踐和趨勢的年度回顧,該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在 2020 年 11 月宣佈加強其對聲稱破壞國家統一的在線通訊的控制,據報道,隨後2021 年被拘押的藏人涉嫌網絡犯罪。

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組織的報告稱:“無論通訊內容如何,與中國境外人士聯繫的藏人,都會受到騷擾和懲罰。”

該地區的藏人知情人士稱,當局日益強硬的政策,使流亡藏人更難與家鄉的家人和朋友交流。

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最近對 215 名居住在印度的藏人,進行了關於他們與西藏自治區境內親友之間的溝通交流的調查,其中一半的受訪者表示,近年來由於中國加強限制和監控,他們的聯繫完全中斷。

44 名受訪者表示,在過去兩年中,與西藏自治區內的人保持聯繫,變得非常具有挑戰性。

居住在印度的藏人主要依靠中國的即時通訊應用微信與西藏自治區的家人交流。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達蘭薩拉噶爾喀寺的西藏協調員格西洛桑.耶西同意這一點。他說,

“如今,不僅是政治敏感的談話,連你在外面與藏人討論的任何事情都受到監管。 例如,在西藏自治區阿壩地區設立了一個專門的辦公室,負責監管和檢查當地藏人的手機。”

更糟糕的是,自 2020 年 6 月以來,印度政府已經禁止了 200 多箇中國應用程序,首輪關閉了包括微信在內的約 59 個熱門應用程序,稱它們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此舉阻礙了一些流亡藏人與西藏自治區人民之間的交流。自由亞洲電臺的調查發現,有 10% 的受訪者受到影響,主要是年長的藏人或不知道如何使用虛擬專用網絡繞過中國互聯網審查和封鎖的人。

據向海外社區提供信息的藏區消息人士稱,中國一直在追蹤西藏的藏人與流亡藏人的交流,以切斷與外界的信息流通。

他們說,中國政府還開始禁止西藏自治區藏人向境外收款人匯款。

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於 2020 年 10 月報道稱,一名藏族牧民拉莫和她的表弟商人丹增塔巴因向居住在印度的家人和其他人匯款而被拘留。 拉莫在拘留期間遭受酷刑後死亡,而她的表弟至今仍被警方拘留。

調查結果表明,參與政治活動和抗議中國政府及領導人的流亡藏人,與在西藏的家人聯繫更加困難。一位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居住在印度的藏人記者說,

“事實是,中國當局專門騷擾和監視通常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以及任職記者的流亡藏人的家屬。過去,我的家人也曾多次受到中國當局的盤問,這些盤問仍在繼續。”

三名居住在青海省的受訪者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接到了中國當局的電話,敦促他們搬到西藏自治區。

青海藏人說,當局告訴他們,中國政府的一項新政策將允許他們在西藏自治區與家人團聚,官員將負責處理所需文件並提供其他必需品。而一名現居印度的藏人說,

“最近,我一直接到來自西藏官員的電話,要求我回家”。

出於安全原因拒絕透露姓名的這名男子表示,中國政府還派官員到他在西藏的家中審問他的父母,給他們拍照和錄像。他說,

“現在我很擔心,而且由於越來越多的審查,我也很害怕”。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稱,隨着北京繼續推動中國少數民族融入占主導地位的漢族文化,中國政府對使用藏語的限制,現在已擴大到視頻服務和其他在線平臺。

消息人士稱,根據中國政府最近的指令,總部位於中國的語言學習應用程序 全球說Talkmate 和視頻彈幕網站嗶哩嗶哩 Bilibili 現已從其網站上刪除了藏語和維吾爾語。

根據 12 月 20 日宣佈的政府命令,從 3 月 1 日起,外國組織和個人不得再在中國或西藏在線傳播“宗教內容”。

《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由國家宗教事務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部聯合發佈。

西藏境內的一位消息人士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現在西藏地區的各種社交媒體平臺也實施了限制。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人士說,

“具體來說,那些讓用戶進行現場表演並與觀衆交流的平臺已經看到了更多的限制。藏族人在交流時被禁止說藏語,如果任何藏族藝術家試圖在他們的社交媒體平臺上代表藏族文化和傳統,他們的賬戶就會被封閉,如果這樣的表演上線,他們會立即被政府打斷”。

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彭托克也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證實,中國的新限制措施已於 3 月 1 日生效。

消息人士在早些時候的報道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西北部青海省當局已經禁止了與宗教有關的藏族社交媒體羣組,並警告羣組成員,如果他們繼續使用這些社交媒體,他們將受到調查和監禁。

消息人士稱,在測試和考慮就業方面對漢語水平的要求,同時使藏族學生處於不利地位,因爲中國試圖促進中國文化和漢語在藏區的主導地位。

除此以外,西藏消息人士稱,因寫作被中國當局視爲分裂主義而被判入獄15 年的西藏作家貢卻纔培在刑滿前兩年被釋放,目前尚無關於他健康狀況的消息。

印度藏人維權組織表示,1970年出生的貢卻纔培於3月18日被釋放,並已回到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的家中。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主任次仁措莫援引西藏消息人士的話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貢卻纔培提前獲釋的原因包括在監獄中的“良好行爲”記錄,並挽救了一名囚犯的生命,次仁措莫對此沒有詳細說明。

瓊邁藏族文學網Choemei (Butter Lamp) 是貢卻纔培與詩人佳卜慶·德卓(Kyabchen Dedrol)於 2005 年成立的網站,旨在推廣西藏文學。貢卻纔培於 2009 年 2 月 26 日被中國安全人員逮捕,他們搜查了他的家並沒收了他的電腦。被捕時,他在在瑪曲縣畜牧局負責環境工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