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七十)王力雄著

2021-11-23
Share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七十)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李克明的职业生涯见过太多阴谋,即使不能确定这次是不是阴谋,也不可没有防范心。不过对付这种规格的阴谋少不了配合,平时他信不过体制内的人,这次不一样,事关所有郑州人的安全,体制内外就不再有分别。李克明向郑州市公安局的吴宁局长提议一块到院里散步。

吴宁与李克明年龄相仿,强势精干,有仕途野心,但是比一般官员多了些江湖帮主风格。他生在本地,父母和多个兄弟姐妹家都在郑州。艾沙进入河南后吴宁每天跟随部署防范,与李克明意气相投,两人一见如故。当李克明聊天似的透露了孙副部长命令时,吴宁立刻把李克明没说出口的猜疑挑到明处。「是不是要在这引爆啊?军用机场靠黄河,怕D-2堵塞河道造成洪水,所以才降落新郑机场。」吴宁在手机上查孙国祥指定安排王锋和艾沙见面的度假村,距离黄河和郑州市中心的距离都超过三十公里,应该是考虑在那里引爆造成的伤亡相对低。然而那儿的人口也相当稠密。吴宁老婆的家乡就离新郑国际机场不远,亲戚在那一带一大堆。

李克明做出被吴宁点醒的样子,像是才想到孙国祥的指示有玄机。「……我说怎么偏选下雨天来,看来是为了避免D-2进大气……」。

「我的地盘绝不允许!」吴宁猛踢一块石子,石子打碎了前方地灯的太阳能板,新皮鞋磕出一道深痕。处置艾沙危机的默认规则是以当地官员为主,毕竟封路清场和疏散民众都得靠地方。郑州境内的负责人是吴宁。李克明好像要平息吴宁的怒气,帮忙似的说了个方案,让吴宁眉头展开,大拇指一竖。李克明叮嘱不可再让他人知晓,他嫌啰嗦地瞪了李克明一眼,不屑回答地立刻去安排。

当军用机在跑道上停稳,三辆汽车停到机前。李克明在雨中撑伞接下王锋,立刻驶出机场。加长型商务车的后部空间中只有李克明陪同。李克明一边如正常见面那样问候,同时向王锋展示事先准备的纸板。第一块纸板写着「只讲客套话」。王锋笑:「这阵子晒黑了。每天骑车爽吧?」

李克明谢谢首长关心,展示第二块纸板「换衣服」,指车座上的新衣,开始讲一个老段子——部队首长阅兵的标准问候是「同志们辛苦了」,士兵回答「首长辛苦」。一次首长在烈日炎炎下把问候临时改成「同志们晒黑了」,士兵回答「首长更黑」……,李克明边讲边帮王锋。王锋穿的是白色短袖衫和军服裤,脱到内裤时停下,李克明做坚决手势要求脱,差点伸手扒。王锋哈哈大笑,像是被李克明的段子逗乐。此时后车赶上,两车同速并行,左车打开右侧滑动门,右车打开左侧滑动门,两车间的空隙搭上了踏脚板。李克明说:「首长飞行辛苦,请稍微眯一会儿,到了就叫您。」然后展示纸板请王锋换车。行驶中换车为的是避免对方通过王锋身上的定位器发现停车。另一辆车上的吴宁不声响地扶王锋过去后,立刻分开驶向另一路口,去艾沙所在的安全屋。

独自留下的李克明一路检查王锋衣物,没发现异常。以他的经验绝不相信没有定位器,必是用了自己没见过的手段。他把王锋衣服穿到自己身上,皮鞋至少大两号。要是知道窍门在鞋上他就不会把王锋内裤也套上,即使套在自己内裤外也感觉怪怪。正是他的这种小心才没让鞋联网发现,那种新研发的技术不止笼统地定位人的位置,还能测得出每只鞋的空间位置变化。如果李克明下车后是把王锋的鞋和衣服一块抱进房子安放,鞋联网就会从两只鞋没发生交错换位,察觉到未穿在脚上,识破李克明的招数。

那是度假村内一幢三面皆是落地窗的宴会厅。李克明让司机到度假村外的停车场等待,自导自演地一边向假想的王锋说话,进大厅后脱下王锋衣服,上衣挂在椅背,裤子从椅面垂下裤腿,鞋摆在裤腿下。自己只穿内裤到外面回廊。此时雨下得更大,阴云翻滚的天空电闪雷鸣。无论卫星还是侦察机在这天气都看不到地面。李克明拨通手机,压低声音告诉孙国祥,王锋和艾沙已在一起,他就守在宴会厅外。孙国祥让报他与两人的距离方位。「东北三十度,距离二十米。」李克明说完,挂断手机扔在铁椅下,便以最快速度向西南方向猛跑。吴宁已提前派人清空了度假村,不会有人看到他这副狼狈样。六七十米外是个人工湖。李克明跑到湖边时已能听到军用无人机的轰鸣穿透云层。他扑进湖水,无人机射出的导弹准确击中宴会厅,威力巨大,冲击波在湖面拍起迸射的水浪,摇得李克明像沸水锅里的汤圆,无数玻璃碎片夹在雨水中落下,把他露在水面外的皮肤割出数道伤痕。

待爆炸平静下来,李克明拒绝了开车赶来看究竟的司机带他去医院,让司机去找他扔在铁椅下面的手机。他当时是怕对手机的定位能看出他跑开,识破作假。不过孙国祥虽然的确定位李克明的手机,为的是验证与王锋的鞋之间是不是李克明报告的方位。在判断方位没错后,才下令在云层上方待命的无人机发动攻击。导弹目标不是李克明手机,是王锋的鞋。

铁椅挡住了爆炸坠物,手机被司机找回时竟还能响起铃声。破碎的手机屏幕看不到来电,接通电话后那端传出试探的「喂」,是孙国祥。李克明不知那边还有什么人同时在听,更不知道苏建军作为白冀武的代表在现场指挥。李克明这次直接把话说明:「孙副部长打过来,是看到了我的手机还在移动吧?没错,本人还活着。如果我没放下手机玩命跑,就跟王将军的衣服一块炸成碎片了!如果艾沙真在那,我跑再远也活不成,所以就当李克明已经死了吧,和几十万河南老乡还有几十万台湾同胞一块死了,再也不会为你们效力了!」

说完,李克明按下手机专设的快捷键,手机的全部信息,包括他刚和孙国祥的电话录音都在三十秒内传到5G网络云上,然后把手机扔进湖中。从此他与体制彻底切割,一辈子归属明确的他虽然不知道此刻该归属哪里,该服从谁,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楚,眼下他还能做和必须做的就是解决艾沙危机。这是他的责任,不能放弃。做完这事他便去找个安静地方过自己日子,永远不再归属任何势力。

75. 双面人

吴宁安顿好王锋后赶到度假村,在被炸现场怒火万丈。他让封锁现场的警察把闻讯赶到的河南卫视采访车放进,不但允许拍摄,还主动表示自己要直播。电视台的人对公安局长当然不会有戒心,立刻将现场插入向全国播放的节目。吴宁对着镜头说,这不是安全事故的煤气爆炸,也不是恐怖分子的炸弹袭击,而是来自北京的导弹攻击。如果攻击达到了目的,方圆几十公里的上百万人就会被D-2埋掉。这样的惨剧没有发生,只是因为他吴宁提前做了防范,被毁的只是几栋房子,却证实了北京为解除自身危险让地方承担牺牲。下句话「这次未达到目的不意味就会罢手……」还没说完,猛地意识到会引发民众逃难郑州,立刻收口,灵机一动地补了句:「现在恐怖分子已经前往邻省,下次就该轮到邻省了!」对记者追问恐怖分子去了哪个邻省,他的回答也算机智:「恐怖分子要是让我们知道路线就不是恐怖分子了!」说到这儿他像刚发现一样指着摄像机大叫:「谁让你们直播的!能不能播得省委审查!关掉!给我立刻关掉!」

吴宁带着李克明离开爆炸现场,为了避免被跟踪,数次换车,路线绕来绕去,等赶到艾沙所在的安全屋,首先惊讶地听到欢快的维吾尔音乐,接着看到王锋和艾沙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维吾尔经典音乐十二木卡姆。艾沙从自己的电脑调出不同音乐段落给王锋播放解说。被置于静音的壁挂电视机上放的是河南卫视画面,可以相信他们刚才看到了吴宁的直播,也知道他们本是导弹的目标。

看到吴李二人欲言又止,艾沙起身要去他的房间,王锋说:「大家都坐下吧,我们已经是一个共同体,有事一起商量,不分彼此了。」

李克明对共同体的说法是接受的。在理性上他把艾沙当作要解决的危机,内心却不自觉地忘记他是恐怖分子,反而跟艾沙在一起时有种平和的安全感,甚至有了某种兄弟般的情谊。李克明对王锋表示:「我已经切断了和公安部的关系,下面做什么和怎么做都听您的指挥。」

吴宁没坐下,点燃香烟,在厅里转圈看墙上那些市公安局老干部的字画,突然哈哈一笑,自我解嘲:「我今天干的事儿就不用自己去切断关系了,先保自己脖子不被切吧!王将军是真正的国家栋梁,我早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要您能保我们河南一亿人民的安全,我这个河南人的儿子拚了命也跟着您!」说罢看向艾沙:「抱歉艾先生,我在电视上一直称您是恐怖分子……」。

艾沙摆了一下手:「您说的没错,我本来就是。」

「可是您现在已经失效了!只要北京不怕您在外省释放D-2杀死外地的老百姓,您就失去了威慑力!您再像前面那样骑车前进,北京有各种方式可以干掉您。所以您现在只能隐藏,除非是先秘密到北京,然后再现身……」。

「他们不怕死外地的上百万老百姓,也不会怕毁掉北京。」王锋插话。「他们自己不会死,中国到处都是他们的地方,北京毁了的责任只需推给恐怖分子。」

「所以艾先生现在对我们不再是恐怖分子,不是我们要打击的对象,同时他也不能成为我们制约北京的筹码,反而要提心吊胆保护他,保护不好就酿成大灾,成了我们的负担!」吴宁说。

吴宁直率的表达让艾沙明白,只要不伤害到专制者本人,再大的恐怖活动也不会真起作用。前面北京之所以顾忌艾沙,是出于要保证Z计划,甚至会不惜同意新疆独立。现在Z计划被王锋破了局,艾沙又要求中国实行层议制,已经把中国当成弃船的Z集团就不会在乎D-2有什么后果了。

王锋不像吴宁那样悲观。「层议制不是非得北京接受。只要各省实行,北京想不实行也挡不住。D-2对任何一个省都是全面毁灭而非局部受损,所以哪个省都不会像北京那样『舍局部』。吴宁今天的电视讲话伏笔做得不错,艾沙先生去北京可能走山西,也可能走山东,环绕北京的河北更是必经地,也可能走天津。这些省市都会害怕艾沙先生经过引来北京的导弹。如果艾沙先生声明不进入实行层议制的省,就会促使各省实行层议制。算一算,哪怕只有河南周边几个省市实行层议制,也覆盖了五亿人口,形势便会完全不同。」

「对呀!」王锋的话让吴宁眼光亮了起来。「这么说,恐怖分子所在的河南不是得最先变吗?」他为「恐怖分子」称谓向艾沙抱了一下拳,心思停留在刚萌生的思路上。

王锋会意地鼓励:「一亿人口的河南在世界都排得上大国了。」

「我明白了!」吴宁把空了的烟盒用力捏扁摔进纸篓。「我负责河南变,全国变就得靠将军您了!」

王锋发出他特有的爽朗笑声。「你能让河南变,我就能让全国变!」

「三天见结果!」向门外疾走而去的吴宁甩下的这句话,那时没有人真相信。然而的确第三天就有了结果,虽未达到整个河南都变,吴局长却变成了郑州的吴市长,更神奇的是吴宁还同时当上了郑州市层议制委员会的委员长,不是自封的,是被选上的。

完成这神奇的魔术,正是吴宁充分利用了艾沙效应。郑州市当局被艾沙和北京夹在中间,又面对市民集聚抗议。亏得吴宁在电视直播中加了那句恐怖分子已前往邻省,也因为层议制组织方式能在基层进行整合,尚未发生大的混乱。当郑州市的中共书记兼市长听说恐怖分子已去邻省只是吴宁为了稳定民心编的谎时几乎崩溃。吴宁坚决拒绝透露艾沙的行踪,别说市委书记不能信,导弹攻击说明了连中央总书记都不能信。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