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九十)王力雄著

2022.04.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九十)王力雄著
Photo: RFA

對着無人把守的新華門,圍觀人羣中的膽大者往裏探頭。那兒從來被嵌着毛澤東手跡「爲人民服務」的影壁擋得死死,讓人想象後面的森嚴壁壘,現在卻是沒有崗哨也沒有便衣,毫無動靜。有人開始試探地向裏深入,更多人縮手縮腳地尾隨。直到發現影壁後面沒有伏兵,仍然空蕩,人們一下膽大起來,變成一股腦地往裏湧,直至爭先恐後。新華門成了開放給民衆參觀的入口。北京市民、外地遊客、學生、媒體記者、甚至還有尋求刺激的外國人,不到半小時就湧進了幾千人,遠遠多於白冀武剩下的兵員。

如果說這也是一種佔領中南海的話,卻與層議制政權沒關係。表面不理睬中南海的王鋒其實一直關注那裏的動向。他喜歡目前的結果,既不是攻陷巴士底獄的民衆暴力,又是地道的人民佔領。從衛星視頻看到進入中南海的人們東張西望,擺出各種姿勢自拍,如同遊園。這樣的佔領實在平庸,卻是最完美的革命。此時已經不能不介入,一旦出現偷竊或搶掠就會破壞完美。王鋒讓一直在公安部大院內待命的數百警員趕赴中南海維持秩序、保護文件檔案和避免武器失散。要做好參觀民衆不斷增加的準備,必要時限制參觀時間和分批放行,但是要始終保持開放,不能禁止參觀,同時派人進去了解情況。

派去的人不久送回報告,中南海內尚有一千三百名保持編制的軍人。指揮官在私下接觸中表示官兵已無人願意堅守,唯一的阻礙是動輒要槍斃動搖者的白冀武。指揮官表示如果王鋒同意,他可以逮捕白冀武,率領全體官兵列隊行至天安門廣場,向層議制政權投降,將白冀武交給王鋒。

王鋒眼前出現士兵槍口朝下軍旗垂首的陣列,在廣場上向他繳槍的場面。哪個將軍不想親身經歷受降的榮耀?他這輩子還未曾有過。做爲兩個時代的交接點,有這樣一個萬衆矚目的儀式也不爲過。可是他知道層議制的當選者不能追求個人榮耀,不能企望獲得英雄崇拜,甚至不能有代議制政客的作秀表演,因爲層議制中讓他得到總統位置的是省市區的委員長們。他們與總統只差一層,怎麼會喜歡頭頂上存在一個卡里斯馬型的傢伙?他們只需要不圖個人名利執行他們決策的服務者,總統相當於是給他們打工,且隨時在他們監督下。代議制還有強人總統頤指氣使的空間,分分鐘能被炒魷魚的層議制總統卻只能將榮耀歸於下面的老闆。而總統的老闆——省市區委員長們又是給選舉他們的地市委員長打工……層層如此,最終的大老闆便是此刻正在中南海里玩自拍、在皇城根下侃大山、以及在中國各個角落爲衣食忙碌的芸芸衆生。

王鋒這樣回覆:「告訴指揮官,不存在投降,我們不是敵人,相互沒開過一槍,沒有責任可追究。把武器收好後交給在中南海維持秩序的警方看管,官兵解散回家,放假半個月後回原駐地待命。凡是回來的就仍然是軍隊的人,一切不變……至於白冀武,不用管他,即使他動槍也只需繳械,不得傷害。」王鋒這個回覆給這場後人譽爲「人類歷史上最深刻的革命」畫上了句號,雖無聲無息,卻比什麼都能體現這場革命的不同境界。而王鋒本人並未意識到這一點,也算得上是無聲無息的一部分。

此刻佔據王鋒思緒的皆是眼前具體問題。雖然事務繁多,他還是用了兩小時把大會堂內轉個遍,調來了建築圖在上面勾勾畫畫後,搞出個提案交給國家委員會。提案建議中南海從此作爲免費向公衆開放的公園和文史館,而層議制不再需要人大的橡皮圖章,大會堂便可以作爲層議制中央政府的辦公地。其中的萬人會場和五千人宴會廳那類誇張場所可以分隔,動輒十幾米的層高也可以再隔數層,作爲辦公空間綽綽有餘。那些以省市區命名的地方廳,當作各省市區委員長在國家委員會的常駐辦公廳。

提案如需做較多協商,層議制委員會將約定時間通過宏平臺討論,直至形成決議。如果是隻需表示贊成或反對,每個委員便可即時表態,只要贊成的票權達到三分之二,便自動通過。王鋒的提案是後一種,得到了全票通過,隨即向全國公佈,迎來舉國讚譽。中南海將成爲免費公園的消息使得中南海的洶湧人流立刻趨於平緩,既然以後有的是時間,何必現在人擠人。

進入中南海的參觀者有人闖進了秦邦的院子,認出秦邦後興奮地要求合影自拍,並告訴秦邦中南海已經可以隨便進出。秦邦向合影者藉手機打給妻子,知道家中平安後,說了句「我這就回家」,便豎起領子壓低帽子,騎上平時繞湖健身的自行車,逆着人流騎向中南海外,融入北京街頭的市井。

身邊一個兵都沒了的白冀武卻拒絕離開菊香書屋,表示除非抬走他的屍體,否則他就要留在這裏天天給毛主席掃院子。他還真找出了一把掃帚,時而劃拉幾下青磚地面上的落葉,再任落葉被風吹散,大部分時間是向參觀者揭露王鋒一類叛徒的亡黨行徑。王鋒讓北京衛戍區派個炊事員給他做飯。畢竟白冀武一輩子服務軍隊,到這把年齡也得有人照料。什麼時候他覺得沒意思了就會自己回家。在這之前,就當他是爲參觀中南海的民衆提供的舊時代現場秀吧。

魯時加最初也不肯離開,稱自己是合法當選的總理,人民投票送他進了中南海,也只能由人民投票讓他出去。採訪他的電視記者先把他這番話直播出去,再告知他白冀武政變時讓蔣強在電視上供認了怎樣操縱讓魯時加當選,全國人民都已知道,只有被切斷信息的魯時加還以爲沒人知道內幕。鏡頭中的魯時加被這個消息打垮,呆若木雞好一會後便扭頭離開。鏡頭一直對着他走出中南海的背影,隨着遠去顯得越發瘦小,直到消失在歡快的人羣中。

91. 一些結局和開始

臺灣抓捕的周功人中有上萬中國居民,除了認定在臺灣犯下罪行者,皆被遣返大陸,在廈門海域交接給中國層議制政府。層議制政府只要求警方從中查找周馳,其他人一概釋放,唯一限制是不得再以周功名義公開活動,個人願意繼續修煉不受干涉。然而周馳始終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無論是大陸還是臺灣都未找到,通過國際刑警組織進行全球通緝也沒有任何線索。

審覈國庫中的買地資金後,收回的國民財富約爲兩萬億美元,成爲層議制政府重整國家經濟的基石。從此不再需要供養龐大的共產黨及其附庸,又無須花費每年上萬億的維穩經費,並且大大降低軍費開支,使得層議制政權不但有能力化解中共時期積累的經濟危機,還能規劃實施全民免費醫療和免費教育。零增長高幸福被確定爲國家的經濟綱領。當經濟發展到了能夠滿足全社會的基本需求時,更本質的幸福便是經濟以外的因素——公平、安全、方便、舒適、健康、和諧等。追求幸福首先是消除污染、競爭、焦慮、攀比、道德敗壞等非幸福的因素,在這方面,層議制本身能提供遠比增加消費更多的幸福。

邢拓宇去了與武拉分手的折多山,走遍秋色絢爛的方圓百里,見人就問,有房舍或帳篷就進去看,有時還會對着羣山高聲喊武拉名字,希望她能碰巧聽到。他向武拉的媽媽做了允諾,一定要找到武拉。

邢拓宇最終選擇了去成都市公安局自首。從法律角度,政權變化不影響以前的刑事案,武拉仍是被通緝的對象,邢拓宇自我供認協助武拉逃跑,因此是同案犯。他的目的是通過法律程序撤銷對武拉的通緝,以及爲她殺死武警軍官免除刑事追究。

對於公安系統,邢拓宇的自首表現了尊重法律的延續性,可以敦促新政權重視這一點。國家離不開司法,此時新憲法尚未形成,舊司法又不能沿用,交替時期需要遵循怎樣的司法原則?中共時期往往把政治案件辦成刑事案件,現在既要解決那時的冤假錯案,又不能一概推倒,如何掌握標準和平衡?這些問題普遍存在,迫切需要解決。武拉案是個典型案例。

國家委員會臨時決定——凡是不能拖後處理的案件,由案發地的層議制委員會進行臨時判決,不一定依據法律條文,不要求嚴格取證,通過直接聽取各方陳述,把動機和結果放在一起考慮,最終以三分之二多數表決結果爲判決。當事人若不服,可待新憲法及配套法律形成後要求重審。這被觀察者類比爲陪審團方式,承認常識、良心和直覺推理。委員會成員比普通陪審團成員有更多經驗與智慧,更像傳統社會的家族長老、鄉村士紳或社區領袖。這雖是臨時措施,卻顯現了層議制司法改革的新路。很多民事糾紛也隨之尋求以基層層議制委員會的裁決代替打官司。司法機構只認教條,不講情理,過程曠日持久,律師收費高昂。委員會的審理裁決卻是免費的,很快成爲被廣泛接受的「初審」,不取代法律,不強制接受,當事雙方都接受即算得到解決,若不接受再去打官司。相當於在人與法律間加了一層緩衝,既不損害法律,又合理通情。不過這是後話,是在審理了武拉案之後才展露出苗頭並逐步形成趨勢的。

邢拓宇對武拉案提交的重審證據還是他的手機視頻,因爲清晰度太低不可採信。好在成都市公安局被要求開放過去的檔案,可以找到當時的現場視頻,清楚地看到軍官打死武拉父親在先,武拉刀捅軍官在後,軍隊屠殺工人的證據更是海量。若是按傳統司法,武拉可否因此刀捅軍官,或部隊受命清場是否屬於犯罪等,一定會有曠日持久的法律糾纏。成都市層議制委員會的審理卻是簡單清晰,當場決定撤銷武拉的通緝名單,免除刑事責任,並判決立刻釋放事件所有相關人員,責令市公安局進一步查明事件真相和死難者情況,再定處置。
此案立刻成了網上熱點,也成了解決類似案件的範例。一位流亡美國的六四學生領袖在北京向警方自首,當年對他的通緝始終沒有明確撤銷,年至花甲的學生領袖所要求的重審,被人們期待成爲解決六四問題的開端。

邢拓宇摹仿早期互聯網在六小時被轉發了四十萬次的一個無厘頭網帖——「賈君鵬你媽媽喊你回家喫飯」,發了一條「武拉你媽媽喊你回家喫飯」。案件的廣爲人知使得武拉成爲衆多網友心目中的英雄,這個帖子在六小時內被轉發了四百萬次。

西藏航空公司的專機爲這次特殊飛行在機身上噴塗了雪山獅子旗,從昌都飛臨拉薩時,專機先在布達拉宮上空盤旋數圈,引起整個拉薩的沸騰。提前知道達賴喇嘛將回拉薩的各地藏人從草原、農村和城鎮湧來,在拉薩周邊紮下古代軍營般的帳篷城,人們向空中飛來的達賴喇嘛跪拜,頌念祈願達賴喇嘛長壽的經文,把五色紙隆達拋灑向天空。

提前從昌都來打前站的丹增率圖伯特層議制政府要員在貢嘎機場接機,陪同達賴喇嘛進入拉薩。幾十公里的道路兩側到處是經幡彩旗,煨桑煙火繚繞,海螺長鳴,僧侶唸經祈禱,人羣載歌載舞。進入拉薩城內,裝扮得五彩繽紛的馬隊在前開道,車隊在夾道人海中緩行。轎車打開了敞篷,達賴喇嘛在拉薩陽光下向兩側民衆頻頻招手,微笑點頭,不斷雙手合十。

圖伯特委員會已決定層議制政府仍留在昌都,那是多衛康三區的地理中心,適於全藏的行政管理。拉薩將作爲達賴喇嘛駐地和藏傳佛教的中心,如海外媒體比喻的「東方梵蒂岡」,成爲全世界藏傳佛教的聖城和了解西藏宗教文化的旅遊聖地。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