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九十)王力雄著

2022.04.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九十)王力雄著
Photo: RFA

对着无人把守的新华门,围观人群中的胆大者往里探头。那儿从来被嵌着毛泽东手迹「为人民服务」的影壁挡得死死,让人想象后面的森严壁垒,现在却是没有岗哨也没有便衣,毫无动静。有人开始试探地向里深入,更多人缩手缩脚地尾随。直到发现影壁后面没有伏兵,仍然空荡,人们一下胆大起来,变成一股脑地往里涌,直至争先恐后。新华门成了开放给民众参观的入口。北京市民、外地游客、学生、媒体记者、甚至还有寻求刺激的外国人,不到半小时就涌进了几千人,远远多于白冀武剩下的兵员。

如果说这也是一种占领中南海的话,却与层议制政权没关系。表面不理睬中南海的王锋其实一直关注那里的动向。他喜欢目前的结果,既不是攻陷巴士底狱的民众暴力,又是地道的人民占领。从卫星视频看到进入中南海的人们东张西望,摆出各种姿势自拍,如同游园。这样的占领实在平庸,却是最完美的革命。此时已经不能不介入,一旦出现偷窃或抢掠就会破坏完美。王锋让一直在公安部大院内待命的数百警员赶赴中南海维持秩序、保护文件档案和避免武器失散。要做好参观民众不断增加的准备,必要时限制参观时间和分批放行,但是要始终保持开放,不能禁止参观,同时派人进去了解情况。

派去的人不久送回报告,中南海内尚有一千三百名保持编制的军人。指挥官在私下接触中表示官兵已无人愿意坚守,唯一的阻碍是动辄要枪毙动摇者的白冀武。指挥官表示如果王锋同意,他可以逮捕白冀武,率领全体官兵列队行至天安门广场,向层议制政权投降,将白冀武交给王锋。

王锋眼前出现士兵枪口朝下军旗垂首的阵列,在广场上向他缴枪的场面。哪个将军不想亲身经历受降的荣耀?他这辈子还未曾有过。做为两个时代的交接点,有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仪式也不为过。可是他知道层议制的当选者不能追求个人荣耀,不能企望获得英雄崇拜,甚至不能有代议制政客的作秀表演,因为层议制中让他得到总统位置的是省市区的委员长们。他们与总统只差一层,怎么会喜欢头顶上存在一个卡里斯马型的家伙?他们只需要不图个人名利执行他们决策的服务者,总统相当于是给他们打工,且随时在他们监督下。代议制还有强人总统颐指气使的空间,分分钟能被炒鱿鱼的层议制总统却只能将荣耀归于下面的老板。而总统的老板——省市区委员长们又是给选举他们的地市委员长打工……层层如此,最终的大老板便是此刻正在中南海里玩自拍、在皇城根下侃大山、以及在中国各个角落为衣食忙碌的芸芸众生。

王锋这样回复:「告诉指挥官,不存在投降,我们不是敌人,相互没开过一枪,没有责任可追究。把武器收好后交给在中南海维持秩序的警方看管,官兵解散回家,放假半个月后回原驻地待命。凡是回来的就仍然是军队的人,一切不变……至于白冀武,不用管他,即使他动枪也只需缴械,不得伤害。」王锋这个回复给这场后人誉为「人类历史上最深刻的革命」画上了句号,虽无声无息,却比什么都能体现这场革命的不同境界。而王锋本人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也算得上是无声无息的一部分。

此刻占据王锋思绪的皆是眼前具体问题。虽然事务繁多,他还是用了两小时把大会堂内转个遍,调来了建筑图在上面勾勾画画后,搞出个提案交给国家委员会。提案建议中南海从此作为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公园和文史馆,而层议制不再需要人大的橡皮图章,大会堂便可以作为层议制中央政府的办公地。其中的万人会场和五千人宴会厅那类夸张场所可以分隔,动辄十几米的层高也可以再隔数层,作为办公空间绰绰有余。那些以省市区命名的地方厅,当作各省市区委员长在国家委员会的常驻办公厅。

提案如需做较多协商,层议制委员会将约定时间通过宏平台讨论,直至形成决议。如果是只需表示赞成或反对,每个委员便可即时表态,只要赞成的票权达到三分之二,便自动通过。王锋的提案是后一种,得到了全票通过,随即向全国公布,迎来举国赞誉。中南海将成为免费公园的消息使得中南海的汹涌人流立刻趋于平缓,既然以后有的是时间,何必现在人挤人。

进入中南海的参观者有人闯进了秦邦的院子,认出秦邦后兴奋地要求合影自拍,并告诉秦邦中南海已经可以随便进出。秦邦向合影者借手机打给妻子,知道家中平安后,说了句「我这就回家」,便竖起领子压低帽子,骑上平时绕湖健身的自行车,逆着人流骑向中南海外,融入北京街头的市井。

身边一个兵都没了的白冀武却拒绝离开菊香书屋,表示除非抬走他的尸体,否则他就要留在这里天天给毛主席扫院子。他还真找出了一把扫帚,时而划拉几下青砖地面上的落叶,再任落叶被风吹散,大部分时间是向参观者揭露王锋一类叛徒的亡党行径。王锋让北京卫戍区派个炊事员给他做饭。毕竟白冀武一辈子服务军队,到这把年龄也得有人照料。什么时候他觉得没意思了就会自己回家。在这之前,就当他是为参观中南海的民众提供的旧时代现场秀吧。

鲁时加最初也不肯离开,称自己是合法当选的总理,人民投票送他进了中南海,也只能由人民投票让他出去。采访他的电视记者先把他这番话直播出去,再告知他白冀武政变时让蒋强在电视上供认了怎样操纵让鲁时加当选,全国人民都已知道,只有被切断信息的鲁时加还以为没人知道内幕。镜头中的鲁时加被这个消息打垮,呆若木鸡好一会后便扭头离开。镜头一直对着他走出中南海的背影,随着远去显得越发瘦小,直到消失在欢快的人群中。

91. 一些结局和开始

台湾抓捕的周功人中有上万中国居民,除了认定在台湾犯下罪行者,皆被遣返大陆,在厦门海域交接给中国层议制政府。层议制政府只要求警方从中查找周驰,其他人一概释放,唯一限制是不得再以周功名义公开活动,个人愿意继续修炼不受干涉。然而周驰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未找到,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进行全球通缉也没有任何线索。

审核国库中的买地资金后,收回的国民财富约为两万亿美元,成为层议制政府重整国家经济的基石。从此不再需要供养庞大的共产党及其附庸,又无须花费每年上万亿的维稳经费,并且大大降低军费开支,使得层议制政权不但有能力化解中共时期积累的经济危机,还能规划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零增长高幸福被确定为国家的经济纲领。当经济发展到了能够满足全社会的基本需求时,更本质的幸福便是经济以外的因素——公平、安全、方便、舒适、健康、和谐等。追求幸福首先是消除污染、竞争、焦虑、攀比、道德败坏等非幸福的因素,在这方面,层议制本身能提供远比增加消费更多的幸福。

邢拓宇去了与武拉分手的折多山,走遍秋色绚烂的方圆百里,见人就问,有房舍或帐篷就进去看,有时还会对着群山高声喊武拉名字,希望她能碰巧听到。他向武拉的妈妈做了允诺,一定要找到武拉。

邢拓宇最终选择了去成都市公安局自首。从法律角度,政权变化不影响以前的刑事案,武拉仍是被通缉的对象,邢拓宇自我供认协助武拉逃跑,因此是同案犯。他的目的是通过法律程序撤销对武拉的通缉,以及为她杀死武警军官免除刑事追究。

对于公安系统,邢拓宇的自首表现了尊重法律的延续性,可以敦促新政权重视这一点。国家离不开司法,此时新宪法尚未形成,旧司法又不能沿用,交替时期需要遵循怎样的司法原则?中共时期往往把政治案件办成刑事案件,现在既要解决那时的冤假错案,又不能一概推倒,如何掌握标准和平衡?这些问题普遍存在,迫切需要解决。武拉案是个典型案例。

国家委员会临时决定——凡是不能拖后处理的案件,由案发地的层议制委员会进行临时判决,不一定依据法律条文,不要求严格取证,通过直接听取各方陈述,把动机和结果放在一起考虑,最终以三分之二多数表决结果为判决。当事人若不服,可待新宪法及配套法律形成后要求重审。这被观察者类比为陪审团方式,承认常识、良心和直觉推理。委员会成员比普通陪审团成员有更多经验与智慧,更像传统社会的家族长老、乡村士绅或社区领袖。这虽是临时措施,却显现了层议制司法改革的新路。很多民事纠纷也随之寻求以基层层议制委员会的裁决代替打官司。司法机构只认教条,不讲情理,过程旷日持久,律师收费高昂。委员会的审理裁决却是免费的,很快成为被广泛接受的「初审」,不取代法律,不强制接受,当事双方都接受即算得到解决,若不接受再去打官司。相当于在人与法律间加了一层缓冲,既不损害法律,又合理通情。不过这是后话,是在审理了武拉案之后才展露出苗头并逐步形成趋势的。

邢拓宇对武拉案提交的重审证据还是他的手机视频,因为清晰度太低不可采信。好在成都市公安局被要求开放过去的档案,可以找到当时的现场视频,清楚地看到军官打死武拉父亲在先,武拉刀捅军官在后,军队屠杀工人的证据更是海量。若是按传统司法,武拉可否因此刀捅军官,或部队受命清场是否属于犯罪等,一定会有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缠。成都市层议制委员会的审理却是简单清晰,当场决定撤销武拉的通缉名单,免除刑事责任,并判决立刻释放事件所有相关人员,责令市公安局进一步查明事件真相和死难者情况,再定处置。
此案立刻成了网上热点,也成了解决类似案件的范例。一位流亡美国的六四学生领袖在北京向警方自首,当年对他的通缉始终没有明确撤销,年至花甲的学生领袖所要求的重审,被人们期待成为解决六四问题的开端。

邢拓宇摹仿早期互联网在六小时被转发了四十万次的一个无厘头网帖——「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发了一条「武拉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案件的广为人知使得武拉成为众多网友心目中的英雄,这个帖子在六小时内被转发了四百万次。

西藏航空公司的专机为这次特殊飞行在机身上喷涂了雪山狮子旗,从昌都飞临拉萨时,专机先在布达拉宫上空盘旋数圈,引起整个拉萨的沸腾。提前知道达赖喇嘛将回拉萨的各地藏人从草原、农村和城镇涌来,在拉萨周边扎下古代军营般的帐篷城,人们向空中飞来的达赖喇嘛跪拜,颂念祈愿达赖喇嘛长寿的经文,把五色纸隆达抛洒向天空。

提前从昌都来打前站的丹增率图伯特层议制政府要员在贡嘎机场接机,陪同达赖喇嘛进入拉萨。几十公里的道路两侧到处是经幡彩旗,煨桑烟火缭绕,海螺长鸣,僧侣念经祈祷,人群载歌载舞。进入拉萨城内,装扮得五彩缤纷的马队在前开道,车队在夹道人海中缓行。轿车打开了敞篷,达赖喇嘛在拉萨阳光下向两侧民众频频招手,微笑点头,不断双手合十。

图伯特委员会已决定层议制政府仍留在昌都,那是多卫康三区的地理中心,适于全藏的行政管理。拉萨将作为达赖喇嘛驻地和藏传佛教的中心,如海外媒体比喻的「东方梵蒂冈」,成为全世界藏传佛教的圣城和了解西藏宗教文化的旅游圣地。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