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八十八)王力雄著

2022.03.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八十八)王力雄著
Photo: RFA

行进路线两侧都有事先安排的层议制队伍,表面与自发民众没区别,任务是保护王锋一行的安全,防止军警袭击。核心队伍是跟随王锋的三百名退伍兵,没有情况时队形散开,王锋可以与其他民众交流、握手、攀谈、亲吻孩子,一旦感觉威胁,退伍兵便会用数层身体把王锋一行围在中间。这种保卫能应对公开的威胁,却无法防范高层建筑上的狙击手。前面讨论方案时王锋表示不考虑这一点,因为除非放弃步行,否则防不胜防,这个险必须冒,他相信自有天佑。

这一路步行是盛典又是狂欢,所过之处人群沸腾,沸腾中又有着某种秩序。王锋内阁到哪里,层议制人链便会在挤满人的街道提前开出一条通道,既保持畅通,又不和民众有距离。待王锋内阁走过,欢迎群众便会跟随,成为越来越大的游行队伍,如同席卷的洪水,把一路军警挤在一边。

距离六里桥客运站两公里的北京西站南口部署了最多军警,几十辆装甲车和数百持枪士兵横在路上,如一道大坝。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游行队伍的喧嚣降低了音量。退伍兵们围住王锋一行。王锋对这场面早有准备,甚至是期待。他脱掉风衣,里面是上将军服,戴上宋秘书递给他的军帽,从人墙中走出,示意其他人不要跟随,在万众凝视下走向士兵和武器组成的大坝。

当年拿破仑登陆法国向巴黎进发的路上,曾在两军之间敞开大衣向对方士兵高呼:「如果想向你们的皇帝射击,开枪吧!」王锋不要那么戏剧,用不着高呼,他不是皇帝,也无需敞开大衣。按他本意应是穿西服走这一路形象更好,正是想到要应对这个时刻才穿军服,好让士兵们看清他们面对的是自己军队的上将,比指挥他们的军官军阶高得多。如果此时哪个默默无闻的年轻士兵向王锋开了枪,便会与王锋一起成为历史记载的人物。然而士兵没有动作,军官也未发令,无论是站在后排的上校还是站在前排的上尉,全如凝固一般。王锋步步接近,直视站在士兵队列前的上尉。那张年轻的脸苍白,紧抿嘴唇,喉头微抖,右手一直放在腰间枪套,应该是个农村出身上军校的孩子,一向服从命令,从不含糊,此刻他会执行什么命令呢?

王锋在离上尉几步的位置站住,游行队伍和街道两侧的民众都陷入无声,空气似乎凝结。此时上尉闪开眼睛,猛地转向队列,高声发令。那可能是他此生最困难也最具历史性的发令,他肯定意识到这一点,发令虽然高亢得声嘶力竭,尾音却听得到紧张的颤抖。

「全体——敬礼!」

上尉以军校的标准动作转向王锋,挺胸立正,举手敬礼。他身后的所有士兵集体行举枪礼。后排上校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敬礼。

在周围群众爆发的欢呼声中,王锋向军官和士兵还礼。他似乎听到当年的反戈士兵对拿破仑的欢呼夹杂其中。大坝打开,士兵和装甲车让到路边。王锋摘掉军帽,在军服外重新穿上风衣,继续走向天安门。接下来的一路军警都不再拦阻,而是像他们在公共屏幕上看到的北京西站军队那样,向经过的层议制总统列队敬礼。

一旦不再有流血的威胁,游行队伍变得欢快起来,人们唱歌,年轻人跳起队列舞,用轮滑、滑板代步的人开始表演技巧,获得喝彩,玩杂技的人也对众人展现身手。笑声喝彩此起彼伏,逐渐变成狂欢。

宋秘书通报,北京卫戍区和武警总队皆由双首长表态效忠层议制政府。虽是最新消息,王锋却早可想到。既然其他战区都已表态效忠,北京街头展示出如此民心向背,士兵已经开始倒戈,那几个将军再不转变就将永无机会。白冀武此时躲进了中南海。他失去了北京军队,只剩身边的铁杆师。那个师取代中央警卫局后一直在中南海内构筑工事,部署重型武器,把中南海搞成了军事要塞。北京卫戍区司令为了弥补表态太晚,主动请战,保证两小时拿下中南海,抓捕白冀武,只是对方若开火,要求批准动用武器。

王锋让宋秘书回复,不要碰中南海,不理睬,不接触。北京军队和武警眼下的任务是维护秩序,下一步做什么和怎么做等待命令,下命令的唯一管道是宋秘书。为了防备落到困兽地步的白冀武从中南海里向他和人群开枪,王锋临时调整了步行路线,不走经过中南海的长安街,而是走平行的前门大街到天安门。

全长三小时的行走,王锋竟有没走够的感觉,全身精力充溢,毫无疲劳。同样感觉只在年轻时玩长跑时体会过,像要飞起,可以无穷尽地延续下去。绕过正阳门西侧,王锋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前收住了脚步,不管多想继续走,这是预定的终点,设计好的情节要在这里上演。

游行队伍并未停下,天安门广场有足够空间,在广场上更适合如潮人群的狂欢。平时的安全检查此刻已无,封锁的铁栅栏被人群搬开,六四事件后就被封闭了的英雄纪念碑基座挤满了人。广场舞大妈们终于能到梦想的天安门广场来跳了,放舞曲的喇叭此起彼伏,连大秧歌锣鼓也敲起来。天安门管委会负责人邀请王锋在这个历史时刻登上天安门宣布正式完成层议制转型。要说王锋不想这样做不是真的,他从少年时就常想象自己有一天能在天安门上宣告新时代到来,尽管那时他对新时代是什么根本没概念,想要的只是万众欢呼的个人辉煌,如他曾崇拜的毛泽东那样。现在新时代的确来了,却不是能跟个人辉煌挂在一起的。看着对面的毛泽东纪念堂,一个问号闪过王锋头脑,毛若此时有知,会怎么评价这个新时代呢?不过没有时间多想,面对着一堆直播设备,他的任何细微反应都正在展现给全国和世界。

「……不,新时代不该由哪个个人宣布,创造新时代的是人民,只能由人民宣布。」王锋说到这,像是灵光突现想到的点子,兴奋地转向天安门管委会负责人。「人民是由个人组成的,现在就开放天安门,让人们自由上去用自己的声音宣布吧!」

这当然也是早设计的方案,天安门管委会已做好准备,只待王锋这句话说出后便启动。很快天安门下排起折迭的长队。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引导市民登上天安门,鱼贯沿着所有中共大人物曾经手扶过的栏杆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国徽之下毛泽东像之上的中央位置是核心热点,上了天安门的市民们挤在那里向下面的广场挥手,大声呼喊——那是历届最高领导人站的位置,毛泽东当年就在那宣布共产党中国的成立。人们开始还是摹仿领导人的姿态喊「新中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层议制万岁」,「人民万岁」等口号;也有人以文革式的激昂喊「打倒专制」或「毛主席万岁」,但是各喊各的,不发生冲突;没过多久口号便混杂进「我要好好生活」,「祝我父母健康」,「我爱小芳」,「让我发财」等一类个人的心愿和祈福,很快变成了主流,反而让喊政治口号显得是异类。人们不再摹仿领导人的端庄姿态或是造反派的握拳瞪眼,而是又蹦又跳,手舞足蹈,充满活力。工作人员不断催促人们加快步伐,让后面的排队者尽快上来。在那么短时间要发泄所有热情,人们尽可能放声呼喊,使天安门上始终维持最高音量,直到夜深。

王锋在大会堂顶层选了间能看到整个天安门广场的房间做办公室。天安门今夜会通宵亮灯,广场狂欢持续到黎明。人群汹涌使得今日国旗仪仗队未能例行降旗,旗杆顶风中飘动的五星旗在夜空中与沉默无灯的毛泽东纪念堂遥对。新时代和旧时代该如何衔接?需要继承哪些遗产,又该避免震荡地扬弃哪些?这广场见证过的激情与荒谬,理想与欺骗,鲜血与屠戮,千万死者与生者的情感和希望又该如何梳理与论定……好在这些难题不需要由他承担。想到这些都将是国家委员会而非自己做决定,王锋由衷地感到心里轻松。

在大会堂的不同大厅安置下内阁各部,满地是临时拉扯的通讯线路和电缆。王锋发出通告,要求原政府各部门立刻向层议制内阁报到,在内阁指挥下履行职能。目前首要是完成对国家机器的接管。通告说明政府部门和官员一律原班使用,待遇不变,不咎既往,运作亦按原规则,不会马上调整。通告没提人大和政协。在王锋心中那两个系统对层议制政权毫无用处,只是如何善后的问题;旧的法院和检察院系统暂时不碰,等待国家委员会考虑方案。几小时内,国务院系统的八十个部委局和直属机构都向王锋内阁报到,只差一个社会科学院没反应。那里的人不论是左是右都极其排斥层议制,也是王锋眼中最该撤的无用机构。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