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八十六)王力雄著

2022.03.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八十六)王力雄著
Photo: RFA

艾沙沒回頭,似乎不在意,目視前方,走過如同鬼城的街道。百靈的信號已從定位儀上消失,無疑是被藏進了屏蔽空間。艾沙不急,他知道信號還會出現。他對麥加方向做了祈禱,便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席地而坐,讀隨身帶的古蘭經。他讀得很認真,困了在街上躺一會,枕着雙肩包,醒了再接着讀。當黑夜降臨,他戴上額頂燈照明,繼續讀經。他的雙肩包似乎是個什麼都有的百寶囊,也有飲水和食物。周圍全黑,只有他的一小團光亮,卻有無數眼睛從不同的方向觀察。頭頂不時掠過的無人機把他的影像傳回臺方,同時用擴音器重複警告百靈將在失去信號後二十四小時爆炸。周功人沒有反應,既因爲有蘇建軍的憲兵管制,更堅信教主不會讓災難發生。

早晨,艾沙做完禮拜,新一天的太陽昇起。周功佔領區仍無活動跡象。倒計時數字開始在所有公共廣告屏上閃動,報時語音的聲調越來越緊迫。離二十四小時還差差三十分時,周功區內的防空警報器在臺方的遙控下響起,由低音到高音再由高音到低音往復循環,無任何停頓。警報聲音讓時間變得極其漫長,每秒鐘都真切凸顯,十分鐘長得足像一年。

在第十一分鐘時,周功人的神經終於被壓垮,開始出現集體性或者說羊羣般的潰散。蘇建軍的憲兵平時兇狠,這時卻最先逃向納米罩外,帶動了周功信徒逃散。而被周功當成人質的臺北居民發現不再有人看管,也趁機外逃。各種交通工具都被用上,汽車、機車、單車,甚至滑板車,短短十幾分鍾,納米罩裏的人逃掉了大半。蘇建軍氣急敗壞,連他從大陸帶出的軍官也有趁亂溜的,身邊只剩下幾個隨從。更惱火的是周馳始終沒有露面,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蘇建軍不擔心百靈會爆炸,周馳無論如何會在最後一刻放出百靈的信號。只是一向詭祕的周馳從不透露自己計劃,蘇建軍只有緊盯艾沙,才能知道周馳到底要做什麼和怎麼做。

果然,還差兩分鐘到二十四小時,百靈的信號出現了。照理說百靈的信號與艾沙聯絡後就可再度屏蔽,將百靈迅速轉移,艾沙找得到轉移前的位置,仍會找不到轉移後的位置。但是百靈的信號一直保持,明擺着就是要讓艾沙追蹤,說明周馳已經做好了準備。
按着定位儀的指引,艾沙先進入一棟日治時期老建築,進入下水道口。裏面漆黑無光,老鼠、蟲類爬行,沿着排列各種管路的曲折通道前行,進入滴水的地下空間,再向上行,似是建築物地下室,信號逐漸接近。額前燈照出前方一排鋼柵,根根鋼條粗如棍棒。當定位儀顯示距離百靈已不到十米時,艾沙感到了周圍有人,很多人,個個都在屏住呼吸。兩側皆是厚重的鋼板,抬頭看頭頂也是柵欄,而柵欄上方的黑暗中,看得到額前燈的光在眼鏡片上反射。一聲巨響,艾沙的身後落下了一道鋼板鐵閘。數盞強光燈同時在高處亮起,艾沙發現自己已被關進鐵籠。鐵籠分成兩部分,中間有一道鋼柵,鋼柵的另一側,燈光照亮躺臥的百靈,護理牀連結着各種儀器。

「歡迎你!」周馳輕柔的聲音從上方落下。上面是總統府的正門門廳。周馳坐在一把紅木椅上,探究地向下俯視鐵籠。鐵籠所在的地下室與門廳間樓板被切開,隔着鋼柵。周馳稍微有些誇張地嘆了一口氣。「世上的D-2都在這裏了,還真讓我感到有些重負啊。好在做好了這個容器。只要蓋上防輻射的鋼板,你們的信號外面不會發現,你倆卻能始終關聯,這纔是最安全的方式……不過,我的目的不是不讓人發現,而是需要時發現,不需要時不發現,纔會有最佳的效果。你倆在這裏是暫時的,不會總讓你們在一起。我正在考慮一個人去環遊臺灣,一個人留在臺北,這種組合的作用大得多。現在拿不定的是讓誰去環遊?你的身體狀況好,可是你不適合當媽祖……」。圍着周馳的一圈周功人對他的每句話都頻頻點頭,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時蘇建軍大叫大嚷地闖了進來,警衛不敢攔他。「……人都跑光了!跑光了!……」。

周馳瞟了他一眼,聲調沒變。「人算什麼,有他們兩個就夠了……」然而話說半截戛然中斷,蘇建軍也停止了叫嚷,在場人的目光都轉向籠子。艾沙從雙肩包中取出設備,開始安裝,有的戴在手上,有的綁在身上,都是市面上見不到的設備,只有開啓後才能看出功能。最先使用的看似一張小弓,弓弦細到幾乎看不清,卻能像切面一樣把籠子間的鋼條一根根切斷,只有切下的鋼條扔到地上的聲音才能讓人相信是金屬而不是麪條。劉道明低聲呻吟:「納米鋸……」。只有他明白那玩意兒無堅不摧。鋸開相隔的鋼柵,艾沙進入百靈的籠子。那些禁錮百靈肢體的機關更不在話下,片刻就被拆開或切斷。對周馳威脅地亮出能引爆百靈的遙控器,艾沙正眼都不看一下,拆掉了綁縛在百靈身上的炸彈,從上方柵欄的空隙間扔出去,落到了門廳地面,讓人羣炸鍋般驚叫四散,連周馳也起身退了幾步。

從跟周馳回到臺灣,百靈第一次身上不再有束縛。但此刻的她尚不能感受自由,身體虛弱難以自己行動。艾沙一隻手臂抱着消瘦如紙的百靈,右手腕上射出連着納米絲的細小抓鉤掛住籠子上方的鋼柵。身上的安全帶幾個節點都有微型捲揚器,按照他的動勢收放納米絲,讓他如蜘蛛人般升到籠子頂部,開始用納米鋸切割頂部鋼柵。

「蓋上!蓋上!……」周馳的聲音不再像平時那樣四平八穩。操作者忙把懸空吊起的鋼板隆隆落下,壓在頂部鋼柵之上,讓籠子成爲封閉的鋼箱。那鋼板的厚度似乎連穿甲彈都打不透。劉道明卻在低聲嘮叨:「……沒用的!沒用的!……」。

果然,鋼板上無聲地出現一條細縫,細得不易注意,吸引衆人目光的是那細縫不斷變長,魔幻般地在鋼板上走出一個圓。就在那個圓首尾相接之時,中間部分的鋼板猛然墜落,在籠子的鋼鐵底座上砸出巨響,讓總統府地面都感到震動。鋼板上出現了一個圓洞。「不許開槍!」周馳尖聲制止。其實端槍的周功人只是本能反應,誰都知道對艾沙開槍等於自殺。

蘇建軍抄起一根棒球棍俯身靠近圓洞,不能打死總可以打半死吧!圓洞內射出牽着納米絲的抓鉤,鉤住了門廳高處的大吊燈。當那圓洞中剛剛露出艾沙頭戴的棒球帽,蘇建軍掄起棒球棍狠狠地砸上去,然而卻如砸在彈簧上,棒球棍砰地彈起,反彈之大幾乎從蘇建軍手中脫出。艾沙卻毫髮無傷,帶着百靈繼續升起,穩穩地站到鋼板頂蓋的上面。在場人對這場景皆目瞪口呆,只有劉道明想得到艾沙帽子裏裝了可逆轉受力的納米墊。當蘇建軍再次揮動棒球棍時,艾沙甩手射出的納米絲纏住了他。雖然納米絲細得肉眼難辨,卻強韌異常,人若掙扎會割入肉中,所以蘇建軍立刻呆若木雞,不敢再動,好似被瞬間凍住。

艾沙抱着百靈走上門廳地面,向外走去。周馳嘶啞地喊了一聲:「一起上,按住他!」被這喊聲驚醒的衆人剛衝上去,伸在最前面的那隻手便像個物體般掉下,砸在了手主人的腳上。手主人驚駭地看着切面光潔的手腕,沒有痛感,沒有血流,只是因爲撞到艾沙的納米鋸上。那手腕的切面警告所有人,不管是多少脖子、腦殼或肥肚腩排在一起,納米鋸揮一下都會如此。不能用槍便沒有其他辦法制服艾沙,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艾沙走出門廳,下了臺階,走到街上。這次甚至沒人敢於跟上去,萬能的教主也沒再做出任何指示。

從無人機傳回的影像看到艾沙和百靈一道離開了總統府,臺方指揮部頓時一片沸騰,興奮地歡呼起來,連藏身在山區地下作戰中心的臺灣總統也打破沉默,從終端另一頭傳來叫好的喝彩,振奮地命令軍隊馬上行動,掃平周功,恢復臺北秩序。周功一旦沒了D-2什麼都不是,臺灣軍隊早就迫不及待,恨不得將其踩成泥才能出這一段的窩囊氣!

李克明未被情緒感染,反倒擔心這正是危險關頭。然而此時臺方已不再需要他,無非是把人接出和隔離,用不着李克明再當與艾沙的中介,他被晾在一旁。臺方出動了十輛裝甲車護送被派去接應的救護車。李克明從醫生休息室拿了件白大褂穿上,趁亂跳進救護車的駕駛室。上年齡的司機搞不清他是什麼人,這種場合當然也不會刨根究底。

入境臺灣時李克明的槍已被收走,但是他在頭腦中反覆演習過的方案不需要用槍,有幾個消防隊演練火災現場的發煙罐就夠,他已經備在手邊。他希望自己是多慮,現在的擔心與艾沙進周功區前一樣,只是方向相反,那時擔心艾沙進納米罩前遭到射殺,現在變成了擔心艾沙走出納米罩後遭到射殺。面對臺軍的出動,周功此時更可能會孤注一擲。穩妥方式本應是讓艾沙出納米罩前先進到空建築中轉移位置,使周功人失去目標後再接他出來。然而臺方恨不得立刻將艾沙百靈控制在手,不能冒再出意外的風險。用十輛裝甲車圍住救護車難道還不足以掩護?李克明卻不那麼有信心。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