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七十七)王力雄著

2022.01.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七十七)王力雄著
Photo: RFA

周功人很会利用留下的台湾居民,一方面怀柔洗脑,做好社区服务,不让他们感到生活不便;另一方面不允许他们离开,根据需要让他们对台湾政府发出呼吁或指责,台湾政府便只能答应周功的要求,甚至还得维持周功占领区的医疗系统。

与留下的台湾居民多是妇孺老弱不同,周功人全是强壮男女。他们按军事化方式组织。女性做服务工作,男性维持秩序,看管本地居民,建立周功控制区的边界。来台的周功信徒中男性占到四分之三,相当于在台湾的心脏进驻了一支两万人的军队。虽然只有在占领区搜罗到的少量枪支,多数人用棍棒和刀具,但他们的教主掌握着能致死百万人的D-2,比台湾的所有武器加在一起都强大。台湾当局起初以为放周功人进台北会使D-2成为不可使用的摆设,直到周驰邀请媒体进入总统府采访后,才知当初想的太简单。

正逢美国总统大选的新闻热点,使得周功占领台北没有得到国际媒体的最高关注。毕竟台湾长期被中国排挤在边缘,不太进入世界的视野。艾沙的新闻大热一阵后似乎不了了之,也减弱了人们对D-2的关注。加上周驰言辞动听,除了巩固地盘没有更多行动,连中华民国的国旗都一直飘扬在总统府中央塔顶,百灵则不再对外露面。周驰允许BBC和中视新闻台进入总统府采访,但是要求采访内容经过审查才可送出,虽不符合新闻原则,对媒体而言也比没有采访强。

总统府的日字形建筑围着中间两个内部庭院。周驰在北庭院接受采访。他和颜悦色,保持一贯的阴柔气质,聊天似的说起台湾政府安慰民众的说法之一是大批周功信徒到台北使D-2成为摆设,不可能真被使用。「这是误导,对台湾民众没好处,我必须把实际情况告诉民众。看到这个小盒子吗?」周驰指指藤椅边的茶几,按下盒子上的绿按钮。「看到出现了什么?」

一个微微反射阳光的大号肥皂泡把茶几和周驰罩在其中。那是纳米材料形成的薄膜,完全透明,触摸不到,却能挡住污染大气中的细颗粒物。直观形容,这种纳米罩就像由无数纳米级别的机器人手拉着手构成,人车自由穿越,纳米罩会瞬间复原。周驰接待采访时没有坐在几步远的油松阴影下,就是为了让记者能拍摄到在阳光下看得到七彩反光的纳米罩。

「……只要随身带着这个盒子,纳米罩把人罩在里面,做什么都不妨碍,却能挡住空气中飘逸的D-2。周功人每人都配备。在有风的干燥气候下,大部分D-2会随风扩散而不是就地增殖,因此不会对周功人造成伤害。只是没有纳米罩保护的人,近到跟我们住在一起的台湾居民,远到风能波及的其他地方,吸进呼吸道一个D-2就能致命。妈祖娘娘释放的D-2是以亿计。到底多少亿我算不清,哪怕只有一亿不也足够全台湾人分的吗?所以台湾政府对自己的人民粉饰太平太不负责了!这样的政府没有资格继续执政。」

周驰说的不是真话。他用的盒子只是刘道明以前针对大陆人受雾霾困扰做的商业开发,因为一家德国公司抢先用同类产品占领了大陆市场,实验室只做出少量产品便中止。这种纳米罩挡住PM2.5没有问题,能挡住D-2只是刘道明的说法,没有实际测试证明。目前仅有少数周功高层人员配备。不过不妨碍周驰这样宣称,他要的是心理效果。

中视摄制组成员的家人都在台湾,被震惊得说不出话。BBC记者通过翻译问周驰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周驰应该就在等着这个提问,伸出食指指向上方。「请把镜头转到那儿。」

周驰指的是总统府中央塔顶那面在微风中无力飘动的青天白日旗。周功人事先肯定排练过,当BBC的摄像机镜头转到了那个方向,青天白日旗开始缓缓落下,随后扩音器响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一面五星红旗随那节奏在总统府上空升起。

81. 宏平台

发生的事件多了,柳鸿就没了感觉,那些大事毕竟都不在眼前。跟她有直接关系的只是股市暴跌和金融混乱。好在她的主要财产都在美国,没像国内其他同行那样伤筋动骨。

如果柳鸿自己不说,没人能看出刚过二十九岁生日的她出身湖北农村。她可以打扮成时尚美女,多数时间貌似不修边幅,却是精致的嬉皮风格,亦与她的千万身家相配。她常提起自己在农村的家和父母。小时候靠爸爸打工供她上学,同学中用功的孩子不少,只有她考上了县重点中学,随后考上全国重点高中,毕业拿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奖学金。在读计算机科学硕士时获得一项区块链技术的美国专利,被脸书公司以两千五百万美元购买。然后拒绝了她称的扎克伯格大叔聘职邀请,回国创业。

柳鸿将区块链用于农民合作机制的尝试引起了欧阳中华的注意,将村治会开发层议制平台的活包给了她。她在开发中意识到,层议制原理与区块链结合,可以给互联网创立一种新秩序,有广阔的商业前景。她以敏锐的生意眼光马上与欧阳中华达成交易——免费给村治会开发层议制平台,换取她利用平台从事商业项目的权利。她把开发的层议制平台取名「宏平台」,有人说是她自己名字的谐音,她解释中国四十万个居民小区,七十万个行政村都可免费利用这个平台自治合作,才是「宏」的真义。

她在宏平台上最先搞的商业项目是合作消费。规模是最大的市场力量,在传统模式中,合作规模大了就得靠人主持,而主持人会在大规模中脱离监督和制约,反过来得不到信任,导致合作规模无法真正大起来,成为合作消费的主要瓶颈。层议制靠随时监督和更换主持人保证信任,再藉助移动互联网的宏平台,合作消费便可以无限扩大规模,因此得到前所未有的市场力量。柳鸿的公司通过服务企业在宏平台上给合作消费批量供货,从企业销售中提成,成效卓著,她相信未来可以超越亚马逊和阿里巴巴。

欧阳中华给王锋制作的层议制教材重点推荐了宏平台,王锋直播吸引的注意力在网络封锁解除后,让宏平台迎来了爆发期,注册的居民小区达到二十五万,行政村三十万。欧阳中华也离开昌都来深圳,把推广层议制的重点转移到宏平台。昌都卫视讲座使欧阳中华成为明星,吸引了不少深圳IT业技术人员为宏平台当义工。柳鸿则开放源代码,以层议制方式整合开源,以区块链记录参与者的贡献,变成股份,都让宏平台的发展突飞猛进。

科技原本是专制的武器,与层议制结合后才能被民主利用。柳鸿赞赏以科技民主战胜科技专制的理念,也有自己的顾虑。「欧叔,」柳鸿这样称呼总是让欧阳中华建议不如叫「欧爷」,柳鸿仍是我行我素,「等你的层议制全面实现后会不会搞共产?就像当年共产党先说分土地,掌了权又收回去。我的公司是不是也得搞层议制,那时我还是不是老板?」

欧阳中华解释层议制把社会组织分三类——政权是公权组织,必须实行层议制;合作团体是众权组织,由成员选择是否采用层议制;私营企业或机构是私权组织,不实行层议制。不过他没说等到宏平台承载的层议制组织有了公权性质后,是否还能由私营企业运营,毕竟那似乎还比较遥远。

鲁时加当总理让北京获得了主动。虽然只是换了一个总理,却是异议人士上台,中共官员下台,理所当然被视为中国的民主化转型。欧美国家纷纷祝贺,对中国的信心开始恢复。看上去一切都在变好,艾沙放弃了要求新疆独立,D-2危机看上去已在收尾,中国前一段的政局动荡似乎走出峡口,步入光明。了解内幕的人当然知道鲁时加不过是摆设,权力都在四个中共副总理手中,实质没发生任何变化。蒋强让鲁时加做的只是学习外交礼仪,准备出国巡访欧美,通过那些国家对鲁时加的接待宣示北京政府的合法性。在北京对国际社会的宣传中,层议制被混淆为向代议制过渡的中间阶段,一直困惑的西方社会容易理解,王锋的电视直播也被描述成类似代议制竞争的政治行为。

对于层议制,省级自治已可解决大部分问题,不太有继续提升层次的迫切需要,现在却发现若不成为一体,得到国际承认,就不会具有作为政权的合法性。目前实现层议制的十三个省区在人口上已超过全国一半,王锋主张这些省区的委员长就可以制定国家决策和行使国家职能,遭到原本一直按代议制框架规划政治前途的民主人士和自由派学者反对。他们认为代议制的一人一票可以清楚表达每个投票者的选择,层议制是由当选者代表其行政范围的所有人,与号称代表人民的共产党有什么区别?现在的当选者中又有不少与原体制划分不清的「双面人」,更让人不信任。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建政党,也因为层议制会让他们失去用武之地而反对。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