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網絡博弈:中國人權律師新年賀辭:不在絕望中沉淪

2022.01.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網絡博弈:中國人權律師新年賀辭:不在絕望中沉淪 旅居美國的原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
(大紀元網站)

聽衆朋友,在這辭舊迎新的時刻,社媒羣中國人權律師團在海外博客網站發表2022年新年賀辭。在中國,不僅弱勢羣體人權受侵害的案例屢屢發生,爲這些弱勢羣體辯護的律師也遭受打壓。這個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新年賀辭不是一般的新年賀辭,它長達13頁,將近3900字,都寫了什麼?這樣的新年賀辭顯然在中國網絡和社媒上無法發表,因爲許多人權律師在中國社媒上都被禁聲,這又說明了什麼?

今天的《網絡博弈》節目就爲您詳細介紹這篇在中國社媒上無法看到的《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新年賀辭》的主要內容,以及對現在旅居美國的原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先生的採訪。

中國人權律師團微信羣名存實亡
這個賀辭是去年12月31號首發在陳建剛的海外博客建剛博客上的。陳建剛在北京爲執業律師時,曾代理多個敏感案件,爲2015年709被捕入獄律師李和平等人辯護、爲周永康兒媳黃婉辯護,受到當局的監控打壓,2019年被迫攜帶家人輾轉逃離中國來到美國。陳建剛介紹說,中國人權律師團是一個社交聊天羣,由關注中國司法、人權現狀、辦理人權案件的律師組成,微信羣名存實亡,已無法使用。

這個中國人權律師團最早是2013年由王成、唐吉田、江天勇三位律師發起成立,包括數百名律師。2015年7月9日起,中國23個省份的數百位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遭逮捕、傳喚,這就是709事件。

陳建剛說,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2022年新年賀辭已經過多次修改,降低火氣,使行文語調更爲溫和,但是即使如此,在中國也會被壓制。

絕望的吶喊是對絕望的控訴
這些人權律師給他們的長篇新年賀辭起的標題是《春風定能起漣漪》。2021年結束了,哪些中國人權事件讓這些人權律師感到特別揪心?2021年更爲嚴酷的打壓令他們倍感挫折,之後的新年裏他們是選擇放棄希望,不再關心人權問題,還是要冒險繼續爲促進中國人權自由狀況而努力?帶着這些問題,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新年賀辭的如下內容。

1925年,26歲的新月派領軍人物聞一多先生髮表詩作《死水》: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

1946年,由青年詩人而爲名流賢達的聞一多先生在死水般的絕望中被暗殺於昆明街頭。

自西方列強先以商貿、繼以槍炮叩關以來,昏睡千年、滯如死水的中央帝國終不得不睜眼看世界,被迫接受己不如人的殘酷現實。一輩輩先知先覺者被迫邁開痛苦而必須的近代化、現代化進程,一代代人都以更新的角度或更高的視野推動着中國的求富、求強即轉型進程。然而,對於中國這個人類唯一的數千年治權不曾中斷的老大帝國,轉型實在是困難重重。民間有志之士雖熱望變法、轉型,然變法之路卻總被在朝者顢頇阻絕;一代代弄潮兒,不斷嘗試、探索,雖每有進步,卻總是縮手縮腳、畏首畏尾,終不免悲觀絕望。中國百餘年轉型失敗的教訓表明,不是落後就要捱打,而是固守落後、閉關鎖國纔會捱打,而是抗拒先進政治文明纔會捱打,而是抵制普世價值纔會捱打。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就是聞一多先生針對1920年代國勢衰頹、前路渺茫之無邊絕望而發出的吶喊。這吶喊,不是對絕望的屈服,而是對絕望的控訴;不是時代的悲歌,而是力圖刺破絕望並振奮人心的時代強音。

同樣的絕望和吶喊並不只適用於聞一多先生的那個時代。在他身後,絕望依舊如影隨形,一次、兩次、多次降臨在他的國人身上……

一百年後的2021年,令人絕望的處罰和刑罰一樁又一樁。

2021年1月中、下旬,知名人權律師盧思位、任全牛同時分別被四川、河南司法廳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幾不旋踵,2月初,春節前,襲祥棟律師又被山東司法廳吊銷律師執業證書;10月,北京市司法局非法註銷了知名人權律師藺其磊的執業證書,而藺其磊擔任主任的北京市瑞凱律師事務所早已於1月4日被非法註銷。

維權律師任全牛。(Public Domain)
維權律師任全牛。(Public Domain)

2月14日,大年初三,出獄不久的甘肅農村青年、原北京大學保安張盼成再次被抓,據傳已被判刑三年,罪名不詳。

5月18日,被貴州大學“開除”的經濟學教授楊紹政先生被祕密抓捕,以顛覆政權罪被指定監視居住、逮捕;5月28日,王愛忠先生被以尋釁滋事罪拘留、逮捕;6月4日,廣州高恆先生因言論被抓,後以尋釁滋事罪逮捕。

7月20日,長沙富能程淵、劉永澤(劉大志)、吳葛健雄被以顛覆政權罪強判刑罰。

7月23日,著名獨立知識人李悔之(李立羣)先生在“沒有人能看清前途和希望!從來沒有那樣絕望過”的無邊絕望中服毒而逝。

8月31日,大午集團案二審定讞,孫大午先生全家幾近“滿門抄斬”。

10月29日,知名公民活動人士張寶成先生二審維持原判三年六個月刑罰。

前檢察官沈良慶先生被以尋釁滋事罪強判三年,歐彪峯案被多次惡意退查,徐秦女士被以煽動顛覆罪逮捕,公民記者黃雪琴、王建兵被以煽動顛覆罪逮捕,

12月8日,以尋釁滋事罪被抓捕的知名維權人士和獨立知識人陳雲飛先生忽被以強制猥褻罪、猥褻兒童罪重判四年。顯然,不是陳雲飛先生犯有猥褻罪,而是法律、常識和人類智商遭到猥褻。

12月14日,人權律師陳家鴻被以煽動顛覆政權罪強判三年。

這個原本高大上的罪名多年來被隨意使用,氾濫成災,民間和國際社會視其爲褒獎和榮譽,民間戲言“這年頭不蹭一個顛覆罪名都不算坐牢”。與衆多被強加顛覆罪名者相比,陳家鴻律師獲得這一罪名的獎勵似乎稍有“碰瓷”、“蹭熱度”之嫌,對早年僅被以尋釁滋事、破壞秩序之類普通罪名判刑的人士也稍顯“不公”。陳家鴻律師這筆買賣實在是賺大發了,理當慶賀!

同一日,北京司法局舉行了吊銷知名人權律師梁小軍執業證書的殺豬式聽證會;16日,司法局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決定吊銷梁小軍律師的執業證書。

12月15日,知名詩人王藏(王玉文)及妻子王利芹夫婦煽動顛覆政權案在雲南楚雄州中級法院開庭,王藏發表了激情洋溢、極富浪漫主義的詩歌體最後陳述,提出了元宇宙級別的“未來的原告”、“今天的被告”之前瞻追問。夫妻同罪,亙古未有,堪稱傳奇!

12月14日,大學女教師宋庚一因課堂言論被學生舉報,後被校方除名,師生倫理再受拷問;12月19日,小學女教師李田田因聲援宋庚一而被精神病,全網譁然。被精神病之蠻橫手法屢屢上演,人神共憤!

廈門案許志永、丁家喜、常瑋平、李翹楚最長已被關押兩年。

人權律師李昱函、覃永沛和公益法律人郝勁松案久拖不決,公檢法爭相“創新”,將補充偵查、延期審理等形式“合法”而實質違法的程序花招用盡用足。12月31日,年度收官之日,覃永沛案開庭。丈夫覃永沛被煽顛,妻子鄧曉雲擔任辯護人,夫妻聯袂對決公檢法聯手,足爲荒誕年份的一出法律喜劇。

王藏、王利芹,覃永沛、鄧曉雲,兩對南國夫婦將一併進入中國法律史冊!

從年初、經年中、到年末,知名維權活動人士郭飛雄(楊茂東)先生、知名人權律師唐吉田先生均被無端禁止出境陪護病危的妻子、女兒,並於近日雙雙失聯。

2021年,人權律師、公民記者張展女士繼續牽動着全球華人乃至全世界的目光。寧爲玉碎、絕食抗爭,其決絕、其從容、其空靈而高遠,可歌可泣!

2021年,疫情已肆虐整整兩年、三個年頭,運用健康碼、行程碼、大數據對個體的過度管控,對個人隱私的公開刺探,均以疫情防控之名大行其道,國家級別的疫苗自願接種在地方層層加碼爲強制接種,接種不良事件時有所聞。

2021年1月28日,臘月十六,知名藝術家、“吶喊”系列作品創作者劉進興(追魂)先生出獄。

2021年8月4日,我們迎回了蘇州維權公民羣體的標杆人物戈覺平先生。戈覺平先生以癌症之軀扛下四年半牢獄,身體嚴重受損。

2021年,人權律師先驅之一高智晟先生的強迫失蹤進入第五個年頭;武漢市民、公民記者方斌繼續下落不明。

不在絕望中沉淪

中國司法部原部長傅政華。(Public Domain)
中國司法部原部長傅政華。(Public Domain)

除了回顧了2021年中國律師、異議人士遭受打壓的案例以外,《中國人權律師團新年賀辭》還提到了,他們怎樣理解中國高官被查的轟動大案、提到了對香港局勢的擔憂和對未來的期望。他們是這樣寫的:

2021年,我們目睹了政法王之一傅政華的落馬。他的落馬早在包括律師在內的法律界的意料之中,唯其落馬的日子10月2日頗爲意外,然傅之類酷吏、墨吏任何一日落馬都不失爲正常。律師羣體苦傅久已!我們難掩心中竊喜,我們有理由幸災樂禍,因爲我們無法理解也不能原諒他對律師的那種莫名仇視和迫害;同時,作爲律師,我們的專業視野提醒我們不必大喜過望,因爲他的落馬,正如周永康、王立軍等等惡吏的落馬一樣,並不能根除積重難返的法治亂象,我們對法治前景依然憂心忡忡。

2021年,香港局面令人揪心。12月29日,何韻詩等六人突然被抓;臺海局勢、中西關係亦是愁雲暗淡。

更多的荒誕案件和事件不必一一列舉……

凡此種種,怎不令人深深地絕望?怎不令人萬念俱灰?怎不令人心如死水?

絕望始於覺醒,覺醒源於理性的煥發,人必理性煥發而後方能覺醒、絕望、死心,才能遁世或棄世,如縱身蹈海的鄒容,如奮筆發出《死水》吶喊的聞一多,如“義無再辱”的王國維,如與塵世決絕、自沉太平湖而不留一字的老舍,如飲毒而逝的李悔之……
絕望至極而後希望生。

近代以來的絕望史可以回溯得更早。郭嵩燾,實質的醒眼看世界第一人,僅因不畏毀謗、出任中國第一位駐外(英)公使而被守舊衛道士誣爲漢奸,兩年後鎩羽而歸,晚年以“拿舟出海浪翻天,滿載癡頑共一船。無計收帆風更急,那容一枕獨安眠”一詩,表達了極度的落寞和絕望。

這種絕望絕非僅僅個人的絕望,而是國人整體的絕望。這種絕望源於理性、理想與現狀的碰撞,源於轉型之艱難甚至不可能,即黑格爾所論斷的“中國的歷史本質上看是沒有歷史的”那種中央帝國特有的千年循環和靜滯。

我們絕望,我們與郭嵩燾、聞一多同此絕望!我們的絕望,和郭嵩燾、聞一多的絕望,雖時空相隔,卻一脈相承!

我們可以絕望,我們有理由絕望,因爲這是歷史性、羣體性、轉型時期必有的絕望。

我們所處的是個乍一看繁花似錦的時刻,也是道德潰敗、人人自危的時刻;是許多“高端人士”自信滿滿的高光時刻,也是衆多中底層人口生計艱難、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絕望低谷時刻;是立法已較爲完善、基本實現有法可依的時刻,也是紙上的法律難以變爲現實、有法不依相當普遍的時刻……

怎麼辦?怎麼辦?是任憑絕望吞噬我們,從絕望走向更深的絕望,還是振奮精神,驅趕、擺脫並戰勝絕望?
我們確信,“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所表達的不是對絕望的無奈,而是對戰勝絕望的深切期待;“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所蘊含的也不是對絕望的束手無策、無可奈何,而是對青萍起風的強烈憧憬。

1925年1月1日,稍早於聞一多先生的《死水》,魯迅先生“因爲驚異於青年之消沉”而作《希望》一文,疾呼“希望,希望,用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虛中的暗夜的襲來”。

每一時代、每一代人都有其時代的和一代人的絕望。同樣,每一時代和每一代人也都其時代的和一代人的希望。這是人類進步的鐵定路徑。

絕望如無底深淵,使糟糕變得更加糟糕,我們不能一直絕望,不能聽憑絕望之淵把我們吞噬;我們必須心懷希望,希望如巍峨的高山,如無垠的大海,如浩渺的雲天,給我們以激勵、遐想和指引,使我們戰勝絕望,走向理想和未來。

作爲法律人,我們的希望和理想就是法治、憲政,這是全人類法律人的共同希望和理想。

我們希望,有法不依、權力任性的亂象終將改觀;我們的職業使命就是以法律、法理制約權力、保障權利。爲踐行這一使命我們已飽受挫折,我們仍癡心不改、無怨無悔,雖傷痕累累、損兵折將,仍飛蛾撲火、屢敗屢戰。我們確信,法治、憲政必將在華夏神州落地生根,中華民族能夠像所有法治先行民族一樣學會法治、享受法治,能夠躋身法治國家之林,受到世界各法治國家的尊重。

2022年,我們將迎來余文生律師、周世鋒律師的迴歸。

2022年,我們希望困擾人類三年的疫情能夠平息,經濟活動和日常生活迴歸常態。

我們,全體中國人,振奮精神,抖落掉2021年的絕望,疫情的絕望,法治亂象的絕望,生計艱難的絕望,滿懷希望走進2022年。用我們的希望告慰聞一多先生:我們不在絕望中沉淪。

在2022年來臨之際,讓我們齊聲朗誦:

等待春暉灑落,法治含苞待放。
等待春月高掛,守望直到天明。
等待春雷乍響,山河草木清新。
等待春風吹拂,死水也起漣漪!

聽衆朋友,在今天的《網絡博弈》節目裏,您聽到了來自一個在中國社媒上無法發聲的羣體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所寫的2022新年賀辭。這個賀辭不僅是簡單的新年祝福,它更是中國人權律師用希望戰勝絕望的宣言。

關注人權問題的律師在中國受壓制,無法發聲,這說明什麼?陳建剛表示,這說明中共統治根本不會給人言論自由。

《網絡博弈》節目廣播音頻版由於節目時間限制,對這個新年賀辭內容略有刪節。

感謝各位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網絡博弈》節目。
歡迎大家在網上轉推《網絡博弈》節目聲音鏈接。

主持人小安的社交媒體:
推特賬號:https://twitter.com/XIAOAN000
臉書賬號:https://www.facebook.com/pei.an.58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