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綠色情報員:英國女王留給地球的遺產 中國也有份

2022.09.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綠色情報員:英國女王留給地球的遺產 中國也有份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靈車緩緩進入溫莎城堡,黑色小馬“艾瑪”靜靜站在草地旁,等待女王“回家”。
路透社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辭世,一場全球注目的國葬,意外打開了女王留給地球的遺產,一件件以有形或無形的方式藏在細節之中,也以“家人”的身份出現在送行陣容。

溫莎城堡是女王心中最愛的家,也是最後長眠的居所。9日19日倫敦西敏寺的國葬儀式結束後,靈車緩緩踏上“回家”之路,成千上萬的民衆守在靈車路線旁送行,女王生前鍾愛的柯基犬米克(Muick)和珊蒂(Sandy)也站在城堡院內,靜靜等待女主人回家,陪伴女王20餘載的小馬艾瑪(Emma)同樣沒缺席,靈柩經過時,牠心有靈犀似跺了跺腳,一幕幕“跨物種”情誼惹得人鼻酸。

女王生前疼愛的兩隻柯基犬也出現在送行行列。(路透社)
女王生前疼愛的兩隻柯基犬也出現在送行行列。(路透社)

牠們默默爲女王送行

伊麗莎白二世是英國史上在位最久的君主,溫莎城堡有着“一家人”溫暖依存的記憶,女王常帶着艾瑪散步,一輩子親養過30多隻柯基,皇室居所有如動物莊園,她曾感性告白,“我的柯基就是家人。”

“告別式把陪伴在女王身邊的動物安排進去,可以看出當中的緊密關係。”旅居英國26年的“行動亞洲ACTAsia”創辦人蘇佩芬深有所感說,她從動物保護者、環境生態工作者的視角來看待國葬儀式,也以社會觀察者來解讀女王的影響力,“動物的位階在皇室和女王的關係中,牠們不是動物,而且不是上下的關係,而是透過親情、友情和陪伴的關係不斷去呈現,讓人細細體會中西方社會的不同。”

伊麗莎白女王關懷動物的形象深植人心,蘇佩芬指出,女王是30多個動物保護組織的支持者,當中具代表性的組織如“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倫敦巴特西伴侶動物救助中心”(Battersea Dogs & Cats Home)。“皇家防止動物虐待協會”是全球第一個動物保護組織,近200年來影響力遍及海內外,從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到香港都有分支機構,近年來也在中國推展動物福利項目。

蘇佩芬認爲,這些都散發出很清楚的訊息,英國是一個喜愛動物的國度,從女王的親身示範到帶給國家的影響是如此深遠,對當前沒有動物保護法或是動物福利還在發展階段的國家來說,非常值得向英國來學習。

老奶奶和小馬的情誼

女王從小與馬爲伍,本身也是“費爾小馬協會”(Fell Pony Society)的贊助人,致力培育本土小型馬。蘇佩芬表示,費爾小馬是屬於英國高地的特有品種,非常有韌性且耐寒,女王積極支持費爾小馬的保育工作,2020年新冠疫情後,皇家推特發佈一張女王騎小馬的照片,94歲的老婆婆坐在馬背上,這張照片讓很多人震驚,也說明了女王和動物的深刻情誼。

新冠疫情稍緩,女王在溫莎城堡騎着小馬,人馬情誼展露無遺。(圖片來源:英國皇家推特)
新冠疫情稍緩,女王在溫莎城堡騎着小馬,人馬情誼展露無遺。(圖片來源:英國皇家推特)

現身在國葬的艾瑪也是費爾小馬,“我的很多朋友說,他們看到費爾小馬參與告別式,這一幕讓英國人掉眼淚。”蘇佩芬同樣忘不了艾瑪的孤獨身影,“這種感情是同理這隻馬的角色,同理女王的情感,真正把動物當作生命體。”

從女王、皇室家庭到民間社會,在動物陪伴下成長是共同的生活經驗。“在亞洲部分地區還是把伴侶動物當作物品,去寵物店買一隻狗,跟買皮包沒有太大差異,所以最後會丟棄,這是在認知上沒有把動物當作一個生命體。”蘇佩芬對比東西方的差異,“對於動物照護,西方國家不是宣教式,而是在生活中從小有養寵物的文化,在過程中讓孩子學習到什麼是生命,動物福利也在生活中滲透進來。”

蜜蜂捎來皇家故事

女王生前也是蜜蜂愛好者,皇家莊園特別設置蜂箱,盛夏時羣蜂飛舞,女王過世後,皇家養蜂人依傳統“通知”蜜蜂。蘇佩芬指出,這是一項古老的傳統,告知蜜蜂女王離開人世、新國王即將繼位的消息,微小的告知背後同時帶來另一個訊息:即使是昆蟲,他們把蜜蜂也當作一個生命體。

女王逝世後,皇家養蜂人依傳統通知蜜蜂女王辭世的消息。(路透社)
女王逝世後,皇家養蜂人依傳統通知蜜蜂女王辭世的消息。(路透社)

英國文化把蜜蜂視爲“上帝的小使者”,生態學界也對蜜蜂非常重視,蘇佩芬說,因爲很多植物要靠昆蟲傳播花粉,蜜蜂扮演重要的角色,前幾年英國由於環境和氣候變遷,造成蜜蜂大量消失,很多生態工作者和組織也呼籲民衆在自家後院種植開花植物,爲蜜蜂打造充滿食物的院子。

蘇佩芬感嘆,對於昆蟲這般微小的生命體,牠們的感知能力常被漠視,甚至被認爲沒有感知能力,以亞洲來說,人們對於蜜蜂某種程度抱持負面態度,像是“蜜蜂爲我們工作、蜜蜂會螫傷人”,大不同於英國人對蜜蜂的喜愛和友善關係。

悼念鮮花化作綠肥

伊麗莎白女王在位70年,有人說,如果她不當女王,肯定是一位出色的自然生態工作者。英國政府也提醒民衆用環保和永續的方式跟女王道別,包括去除花束的塑料包裝、不要點燃蠟燭,避免危及野生動物,國葬落幕後,皇家花園將悼念的鮮花做成堆肥,迴歸土地,滋養大自然。

來自四面八方的民衆以鮮花追悼女王,皇家花園將凋萎的花束堆肥,呼應女王的環保精神。(圖片來源:英國皇家公園臉書)
來自四面八方的民衆以鮮花追悼女王,皇家花園將凋萎的花束堆肥,呼應女王的環保精神。(圖片來源:英國皇家公園臉書)

蘇佩芬表示,女王生前關注氣候變遷議題,她曾經提到“大家都講得太多,但是行動太少”,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也在蘇格蘭舉辦,從國葬安排到民衆對女王的告別行動,整個過程不斷強調每個人都可以在生活中體現對環境和動物的關懷,在付出行動之際,人類也是最大的受益者。

在女王的影響下,愛好動物和環境生態也成爲皇室的家族傳統。蘇佩芬指出,從查爾斯國王到威廉王子都是愛狗人士,親身實踐以“認養代替購買”,查爾斯國王在過去幾年也不斷強調對抗氣候變遷的重要性,威廉王子同樣加入遏制氣候變遷的行動行列,皇室跟大家一樣要面臨到自然界的挑戰,比如環境氣候的變化、生物多樣性的消逝,皇室也是要與時具進。

從數天鵝到零皮草

事實上,查爾斯國王也繼承了女王的獨特頭銜“天鵝的領主”(Seigneur of the Swans),每年夏天,皇家天鵝大隊在泰晤士河展開“天鵝普查”(Swan Upping)活動,清點天鵝數量,並監測健康狀況。

天鵝是英國皇家資產,每年展開獨特的“鵝口”普查活動。(路透社)
天鵝是英國皇家資產,每年展開獨特的“鵝口”普查活動。(路透社)

蘇佩芬說,這項傳統可以追溯至中世紀,當時只有皇室有特權可以獨享天鵝,演變至今,英國所有的天鵝都被法律保護不準獵殺、食用,這些野外無主的天鵝依舊屬於皇室的資產,天鵝普查進化爲保育行動,這也展現出主人的責任感,女王或國王有責任確認天鵝數量和健康情形,就像每年要爲自己養的動物做健康檢查,對生命負責的態度已經融入英國的文化傳統之中。

伊麗莎白女王是第一位拒絕皮草的英國王室成員,2019年,這位全球最時尚的奶奶表態後還帶動了“同理時尚”風潮。蘇佩芬指出,英國是全球第一個立法禁止皮草養殖的國家,皇室的表態具有表率作用,這也代表從上到下都支持動物福利,零皮草生活才能走向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女王留下的自然遺產

“甘地曾說,一個國家對待動物的態度,可以展現他們的文明程度。”蘇佩芬提起印度政治和精神領袖的名言,“這真的值得我們好好去思考。”

伊麗莎白女王畢生致力環境公益,她身後也留下無形的“自然遺產”。(路透社)
伊麗莎白女王畢生致力環境公益,她身後也留下無形的“自然遺產”。(路透社)

英國也是全球第一個通過《動物保護法》和《動物福利法》的國家,去年5月伊麗莎白女王主持國會開議大典,英國政府提出《動物福利行動計劃》,蘇佩芬表示,英國已經把“感知動物”(sentient beings)的概念寫入法律之中,從中國乃至亞洲卻仍存在迷思或誤區,以人爲主體,依舊把動物當成資源。

當前中國也正着手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法》,今年9月公佈的第二次審議稿讓不少動保專家痛批開倒車,“整個立法的主體價值建構在利用上,把野生動物的商業化利用和飼養,在新冠疫情之後不是給予限制,而是給予支持的態度。”蘇佩芬不諱言對草案的失望,“這不只是一部法律,立法也反應了民風支持度沒有到位,從人民對動物的認知、對待動物的素養提升,以及對待關係的改變,纔能有更好的立法。”

女王留給後人的“自然遺產”,中國能繼承嗎?

撰稿、製作和主持:麥小田    責編:陳美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