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塑料大军润(run)向何方?(上) 亚洲小鱼干沦陷

2022.05.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绿色情报员:塑料大军润(run)向何方?(上) 亚洲小鱼干沦陷 当亚洲小鱼干集体出现“微塑料”新口味,亚洲海域的塑料污染风暴不容小觑。
(路透社)

“数十年来,化石燃料行业的欺瞒行为带来了灾难性后果。”美国加州检察长邦塔(Rob Bonta)杠上石油巨头,今年4月底破天荒展开塑料犯罪行为调查,他戳破回收可以解决塑料污染的神话,“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大多数塑料无法回收,全球回收率从未超过9%。”

3月初,联合国环境大会也聚焦塑料议题,“塑料污染已成为一场瘟疫。”挪威气候与环境部长兼大会主席艾德(Espen Barth Eide)一针见血点出危机,因为迄今全球总计生产约90亿吨塑料,每年丢弃和填埋在环境的塑料垃圾不断增加,预估到了2050年将达到120亿吨,这次大会各国达成历史性决议“终结塑料污染”,2024年前将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减塑协议。

塑料小鱼干席卷亚洲

不过,塑料污染的祸害早已渗入大海,海洋垃圾有6至8成是塑料,长年累月碎化形成微塑料,国际研究陆续发现塑料残留在海洋生物体内,最近台湾中山大学研究团队发表在国际期刊《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的研究显示,亚洲7个国家生产的小鱼干产品全都中镖,微塑料含量依序为日本、中国、斯里兰卡、南韩、越南、台湾和泰国。

亚洲小鱼干含塑量排行榜,日本、中国、斯里兰卡名列前三名。(台湾中山大学提供)
亚洲小鱼干含塑量排行榜,日本、中国、斯里兰卡名列前三名。(台湾中山大学提供)

台湾中山大学海洋科学系教授兼海科院院长洪庆章指出,日本小鱼干的微塑料含量最高,打破大家对日本产品的普遍印象,虽然微塑料含量可能因小鱼的种类和大小而有差异,不过,这次研究检测的日本3种不同鱼种,微塑料含量相对都偏高,平均值为75.9%,相当于吃一条鱼就有机会吃到0.7个微塑料,中国含塑鱼占比为40%左右,等于是吃两条半的鱼就会吃到一个微塑料。

这些小鱼干制品的来源主要是鳀科(Engraulidae)和鲱科(Clupeidae)鱼类,洪庆章表示,这些滤食性鱼类具有细密的鳃耙,主要摄食水体中的藻类和浮游生物,而金枪鱼(又称鲔鱼)、旗鱼等大型鱼,从幼鱼生长到体长15至20公分前,也是先摄食肉眼看不到的浮游植物,接着吃浮游动物,这些小鱼连带从食物链中吃进了微塑料。

“海洋有80%的浮游动物都是桡足类,我们把微塑料添加染色剂,发现牠们会吃微塑料,微塑料也可能沾附在浮游动物的体毛上面。”洪庆章说明实验结果,“这间接证实了我们的想法,小鱼可能是从水体直接误食微塑料,或是吃了浮游动物,间接导致体内累积微塑料。”

北太平洋陷入污染热区

从各国小鱼干的含塑量光谱,隐约投射出当地海域的微塑料污染情形。洪庆章分析,南海海流和黑潮终年由南往北流,这一带也是人口稠密地区,东南亚人口大概有6亿多,印度和中国也各自约有13、14亿人口,这些没有妥善处理好的塑料进入海洋后,慢慢被分解变成小碎片,沿着海流往北输送,过程中愈分解愈小,所以可能滞留在西北太平洋,最近一些研究也显示,台湾北部的东海、靠近日本海域,鱼类的含塑量确实比较高。

以中山大学的小鱼干研究来看,东海、黄海和渤海都是小鳀鱼的主要渔场,鲱鱼每年4、5月从北太平洋群集至黄、渤海产卵,这次研究分析的中国小鱼干为玉筋鱼(又称银针鱼),也分布在黄、渤海沿岸,且喜欢栖息在近海沙地。微塑料不仅在海洋表面漂流,也悬浮在水体中,甚至沈降在水底,这些海域出产的小鱼干无可避免集体出现“微塑料”新口味。

在太平洋环流作用下,西北太平洋和东北太平洋形成两大海洋垃圾带,塑料污染问题也格外突出。(路透社)
在太平洋环流作用下,西北太平洋和东北太平洋形成两大海洋垃圾带,塑料污染问题也格外突出。(路透社)

今年2月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的《塑料污染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归纳出相同趋势,研究人员检视全球2590份塑料污染研究,发现2144种海洋物种的栖息环境受到塑料污染,如果不采取有效的减塑措施,海洋食物链中的微塑料会持续累积并达到危险水平,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海洋生物学家伯格曼(Melanie Bergman)也点名,地中海、黄海、东海受到的影响尤其明显。

套句流行语,塑料大军大举“润”(run)向亚洲海域,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台湾海洋大学海洋生物研究所助理教授何撄宁指出,2017年海洋清理基金会(The Ocean Cleanup Foundation)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的研究估计,亚洲地区河流排放塑料废弃物入海的占比非常高,大约占全球总排放量的86%,亚洲海域的塑料污染问题不容轻忽,同时在海流影响下,有机会在某些地方形成污染热区。

洪庆章说,科学家关心的议题包括塑料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以及它最后的宿命在哪里,海水密度是每立方公分1.025克,假设比海水密度大,它可能会沉降下去,比如PET材质的饮料瓶,质量轻的塑料袋理论上会浮在海面,不过,它慢慢分解后会有生物膜,也就是生物会附着在上面,密度跟着变大,最终沉入水体,此外,塑料也会随着洋流移动,北太平洋就有两大垃圾带,一个在日本外海,另一个是从夏威夷延伸至加州外海,形成“海洋塑料坟场”。

亚洲海域捕捞的海产微塑料含量偏高,大多检验出生活塑料。(路透社)
亚洲海域捕捞的海产微塑料含量偏高,大多检验出生活塑料。(路透社)

从海鲜窥见塑料日常

2020年一篇刊登在《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的研究也显示亚洲海域的塑料污染问题突出,英国研究人员检视2014年至2020年间超过50篇研究,发现亚洲沿海采集的软体动物(如牡蛎、贻贝等)受到微塑料污染最严重,海产检测到的主要聚合物有聚乙烯(PE)、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和聚丙烯(PP)等。

何撄宁认为,从目前的综合统计研究来看,亚洲海域的塑料污染情形确实相对明显,然而这也要看各国研究人员对塑料污染的关注度,亚洲地区做了不少相关研究,因此在沿岸或海产上面都找到塑料污染的佐证。

中山大学研究团队也进一步检视小鱼干的微塑料型态,洪庆章指出,从物理上来看,80%是塑料纤维,其次是塑料碎片,化学种类则以聚乙烯(PE)、聚苯乙烯(PS)、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聚氯乙烯(PVC)为主,由于小鱼生命史不长,理论上可以反映出当地的塑料使用和污染情形。

以中国的小鱼干样本来看,种类以聚苯乙烯(PS)为主,这类聚合物常用于食品包装材料,聚乙烯(PE)和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的占比也不少,前者广泛用在塑料袋和包装薄膜,后者使用在饮料瓶和食品容器。

以饮食习惯来看,亚洲人吃进微塑料的风险相对来得高。(路透社)
以饮食习惯来看,亚洲人吃进微塑料的风险相对来得高。(路透社)

亚洲餐桌浮现高风险

洪庆章推估,亚洲小鱼干的微塑料来源可能是河川或排水沟的塑料废弃物被冲刷入海,或是弃置在大海的塑料残骸所造成,此外,人为废水排放也是被忽略的一环,洗衣服脱落的塑料纤维,尽管进入城市下水道,但目前污水处理厂并未能有效过滤挡下,最后还是流入大海。

“从饮食习惯来看,亚洲人摄入微塑料的风险相对来得高。”洪庆章提醒,“西方国家主要食用鱼片肉,因此鲜少接触容易累积微塑料的鳃、肠胃及内脏,亚洲人不但喜欢喝鱼头汤、鱼骨汤,小鱼干也是常见的开胃小菜或零食,整尾吃下肚,吃进微塑料的风险连带增加。”

微塑料很容易就溜上亚洲餐桌,何撄宁认为,当务之急是从源头减塑,同时要想办法防堵塑料进入海洋,让海洋中的微塑料愈来愈少,这才是釜底抽薪之计。

撰文:麦小田 责编:陈美华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