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權力平衡-基辛格理論對俄烏局勢管用嗎?

2022.06.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軍事無禁區:權力平衡-基辛格理論對俄烏局勢管用嗎? 基辛格主張烏克蘭以領土換和平維持歐洲平衡,引起議論與風波。
(視頻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今年99歲高齡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上週對俄烏戰爭局勢與美中關係發展發表看法,引起議論與風波,也考驗基辛格的”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理論能否在後俄烏戰爭時代引領新的國際秩序。

戰前狀態

先來看俄烏局勢。5月23日基辛格受邀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022年會以視頻方式發言指出,烏克蘭衝突可能永久重塑全球秩序。他認爲各方應該在未來兩個月內進行和平談判,以免造成更難克服的動盪和緊張局勢。俄羅斯可能被完全孤立,與歐洲疏遠,並在其他地方尋求永久聯盟,導致類似冷戰的情況,使各方關係倒退幾十年。

基辛格說,8年前烏克蘭加入北約(NATO)的想法提出時,他寫了1篇文章指出,烏克蘭最好能夠成爲一箇中立國,作爲俄羅斯和歐洲之間的橋樑,而不是歐洲的前線,這樣俄羅斯不會被迫與中國結成永久聯盟。事隔多年,他認爲當年的提法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目標。

爲重新建立歐洲平衡,基辛格認爲俄烏兩國的分界線應該恢復到“戰前狀態”(status quo ante)。戰事若超過這條分界線,就不再是烏克蘭的自由問題,而是北約針對俄羅斯的一場戰爭。世人希望烏克蘭人的智慧能與他們在戰爭中表現出的英雄主義相匹配。

世界經濟論壇這樣介紹基辛格:他以現實政治(Realpolitik)而聞名,冷戰期間鞏固實用主義者的全球聲譽,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指導美國的外交政策。作爲緩和政策(policy of détente)的先驅,基辛格尋求降低美國與蘇聯的緊張,並精心策劃美國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可以說,基辛格被公認是世界具有頂層實務經驗的“權力平衡”理論大師。他從赤裸裸、血淋淋的地緣政治和權力結構角度處理國際事務,不帶感情地衡量國家利益,爲他帶來譭譽參半。有人認爲基辛格的現實主義更適用於今日的外交局勢。但也有人批評他把地緣戰略視爲可以交換的外交籌碼,爲了在賭局中獲益,輕易地將他國視爲籌碼,隨意更改遊戲規則。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但他的理論仍在現實中發揮作用,考驗時代也被時代所考驗。

對於俄烏局勢,基辛格主張應該恢復到“戰前狀態”,應指俄羅斯今年2月開戰前,正式控制原屬烏國的克里米亞(Crimea),以及在烏東地區被俄羅斯承認而未正式控制的盧甘斯克(Luhansk)和頓涅茨克(Donetsk)這兩個共和國。換言之,烏克蘭需用領土讓步換取和平,以此維持歐洲地緣戰略平衡。

問題是,恢復到”戰前狀態”,就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而言,一切回到原點,俄羅斯還賠上巨大傷亡和代價,恐怕不會同意這樣的安排。除非,烏克蘭的領土讓步能滿足普京想要達到的”輝煌勝利”,這又談何容易呢!

姑息主義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堅決反對基辛格的言論,在預料之中,對任何一位正在艱苦奮戰,能獲取外援又重挫敵人的總統來說,不可能做出這種喪權辱國的事。關鍵是,澤連斯基從什麼角度,或說基於何種理念反對基辛格所奉行的權力平衡理論。

澤連斯基5月25日在總統辦公室發表講話指出,無論俄羅斯做什麼,總有人說:“讓我們顧及俄羅斯的利益。今年在瑞士達沃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會場),又聽到這個說法。” 世界上有許多人沒有習慣把烏克蘭考慮在內,而習慣考慮俄羅斯的利益。問題是,烏克蘭被數千枚導彈攻擊、數萬名烏克蘭人被殺、許多城市被摧毀,殺人、折磨、強姦和羞辱天天發生,這些都是俄羅斯人乾的。

澤連斯基堅持寸土不讓。(烏克蘭總統辦公室)
澤連斯基堅持寸土不讓。(烏克蘭總統辦公室)

澤連斯基說,基辛格從遙遠的過去走了出來,說應該把烏克蘭的一部分交給俄羅斯,如此俄羅斯就不會與歐洲疏遠。然而,今年是2022年在達沃斯,不是1938年在慕尼黑。當年基辛格的家人逃離納粹德國時,他只有15歲,對發生的一切都很瞭解。當時沒有人會從他那裏聽到要去適應納粹,而是選擇逃離或與納粹戰鬥。

1938年英法兩國爲避免戰爭爆發,與納粹德國和義大利簽署《慕尼黑協定》(Munich Agreement),犧牲並出賣捷克斯洛伐克的利益,但這種領土讓步仍未阻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侵略擴張。這種姑息主義又稱綏靖政策。澤連斯基以此爲例,暗諷基辛格的言論有時空顛倒、助紂爲虐之嫌,美其名爲權力平衡。

澤連斯基還說,類似基辛格這樣“偉大的地緣政治學家”,總是不願看到普通百姓或數以百萬計的普通烏克蘭人,把他們生存之地讓出換取和平,根本就是幻想。價值觀不僅僅是一個名詞,而必須經常關注普通百姓。

高昂鬥志

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Kyiv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ology)是烏克蘭一家知名的民營研究諮詢與市場調查公司,5月中旬就烏克蘭全境(克里米亞除外)進行一項手機民意調查,隨機樣本2,000名18歲以上的烏克蘭公民。民意調查顯示,82%的受訪者不允許領土讓步,只有10%的人認爲可以放棄某些領土換取和平並保持獨立。即使在目前正處於激烈戰鬥中的烏克蘭東部,反對領土讓步的比例有68%,19%準備讓步。在烏克蘭南部地區,反對領土讓步的比例高達83%,只有9%準備讓步。

同樣重要的是,目前居住在被佔領區的受訪者當中,77%的人反對任何領土讓步,18%準備讓步。除此,俄烏戰爭開打後,離開被佔領區的受訪者當中,82%的人反對任何領土讓步,只有5%支持讓步。整體來看,烏克蘭人的抗敵意志高昂而堅定。俄羅斯若不鬆手,戰爭將持續相當時間。這應該是澤連斯基底氣十足的主要原因。

民調顯示82%的烏克蘭受訪者不允許領土讓步。圖爲民衆接受訓練隨時加入戰鬥。(法新社)
民調顯示82%的烏克蘭受訪者不允許領土讓步。圖爲民衆接受訓練隨時加入戰鬥。(法新社)

澤連斯基的公開講話沒有高談闊論,而是發出對國際社會普遍默認“強權即公理”的義憤,以及對國際道義的一種呼喚。權力平衡的本意應該是抑強扶弱,否則叢林法則橫行,弱肉強食,如何維持穩定的國際秩序。

以小搏大

權力平衡能否發揮真正的作用,關鍵不在於理論本身,而在於對象和手段。顧及侵略者俄羅斯的利益,等同姑息養奸,歷史經歷了慘痛教訓;協助烏克蘭不僅符合道義,也有望阻滯強權擴張,達到一定的權力平衡。若烏克蘭不堪一擊,或喪失鬥志,協助烏克蘭也是枉費,發揮不了平衡的作用。

然而在事實上,烏克蘭人在戰爭中的表現已經看出其具備一定的平衡潛力,而需要更多外援,持續增強這種潛力。而且,俄烏戰爭的性質和手段也發生巨大變化,遠遠超出基辛格早年提出權力平衡以物質爲主要基礎的界線。以小搏大、以弱擊強,只要資源運用得當,不僅成爲可能,還大有希望。這也許就是澤連斯基發表講話的用意,也是基辛格理論在烏克蘭案例行不通的原因。

再來看美中關係。基辛格以他的親身經歷指出,在打開美中關係的一開始,美中兩國就臺灣問題進行談判。雙方外交官就此一問題舉行數百次會晤,但總是在第一天就結束,因爲中方要求立即移交臺灣,而美國也有自己的堅持。

基辛格說,今天的中國是一個具有重大經濟和戰略利益的強國。“美國和中國應該避免直接對抗,而臺灣不能成爲談判核心。”根據他的理解,美國應堅持一箇中國原則,但是現在出現兩個中國的解決方案。他認爲,美國不應該以託詞或循序漸進的方式來發展某種兩個中國的解決方案,而中國至今仍對此保持耐心。

對於談判的核心,重點是美國和中國要討論影響雙方敵對關係的原則,以及至少爲合作努力留有一些餘地。臺灣問題不會消失,但作爲對抗和敵對行爲的直接議題,有可能會演變成軍事衝突,這不符合世界利益,也不符合美中兩國的長遠利益。

一致價值觀

基辛格的這番話,聽起來就像他對俄烏局勢看法的翻版,中國很強大,不要招惹一直保持耐心的中國。無論中國做什麼,總是要顧及中國的利益,而不問中國對臺灣究竟做了什麼,從政治、外交到經濟全面打壓臺灣,還頻繁在臺灣周邊海空域實施脅迫性聯合軍事演練,並且不斷威嚇美國不要介入臺灣事務,否則將使美國面臨不可承受的代價。

基辛格曾在其書中指出,17世紀歐洲歷經一系列宗教戰爭結束後維持200年的和平,並不是靠力量維持權力平衡,而是靠各方一致的價值觀。當時維護歐洲秩序的政治家是一批宮廷貴族,講同樣的語言(法語),出入同樣的沙龍,有相互理解的價值觀。他們有不同的國家利益,各爲其主,但是對國際法規和世界秩序的合法性有心照不宣的認知。

然而,海峽兩岸的情況有着根本性的不同,一邊是民主,一邊是專制,沒有一致的價值觀。權力平衡可以維持兩岸相對穩定,若權力平衡偏向專制,將爲地區乃至世界帶來災難;偏向民主不僅能恢復國際道義,也能爲地區乃至世界帶來和平與穩定。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