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美国会通过法案禁新疆强迫劳动产品;专访维吾尔法庭主席

2021.12.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解读新疆:美国会通过法案禁新疆强迫劳动产品;专访维吾尔法庭主席 美国参议院通过了《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图为维吾尔人在抗议强迫劳动。
AFP

近日美国国会通过立法,禁止新疆地区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进入美国,突显出美国反对中国针对维吾尔人的政策。决议还通过将中国的政策定义为“种族灭绝”,并反对北京冬奥会。而英国维吾尔独立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的采访时,讨论了独立法庭关于中国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的裁决,并质疑中国政府“他们真的需要做这些可怕的事情吗?”, 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有关情况。

签署成为法律的《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将禁止进口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

该措施还将授权对被认定应对新疆强迫劳动中严重侵犯人权负有责任的外国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

美国国会众议院以 428 比 1 的多数票通过了两党投票,该法案早些时候已于 7 月 15 日在参议院一致通过,众议院法案需要与参议院法案进行协调,然后才能提交给拜登总统,签署成为法律。

国际人权组织很快对该法案的通过表示欢迎,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呼吁迅速采取行动将该法案签署成为法律。艾沙说

“我们希望拜登总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 签署为法律,因为这项立法对于阻止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具有历史意义,” 艾沙说。

“这对维吾尔人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天,” 艾沙补充道。

国会于十二月八日还通过了一项决议,正式承认中国对待维吾尔人是种族灭绝,这是美国国务院和几个欧洲国家立法机构今年采取的立场。同时通过了一项谴责国际奥委会支持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决议。

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立陶宛都宣布外交抵制2022年北京奥运会,并称虽然允许这些国家的运动员参赛,但不会派政府部长或其他官方代表出席。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副主席努里·特克尔 (Nury Turkel) 对国会“两院和两党支持结束在中国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人进行奴役的努力”表示赞赏。特克尔说,

“在一个自由的国际秩序中,不存在构成现代奴隶制的强迫劳动,这种劳动应该震惊消费者、政策制定者和商界领袖的良心。”

“我们不应该为了商业利益或我们对廉价消费品的沉迷而牺牲维吾尔人的生命”。特克尔并指出。现在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完成强迫劳动法案的细节,然后才能提交总统签署。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近期投票前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正在审议的立法向北京发出了“明确而直接的信息”。佩洛西表示:

“美国国会在两党和两院制基础上团结一致,要求追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责任并立即停止侵犯人权的行为:从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到对西藏人的长期镇压,及其对香港和大陆基本自由的侵犯。”

“作为众议院议长,我赞赏总统在白宫宣布,2022 年冬季奥运会上将没有美国官方代表出席。”

自 2017 年以来,中国在北京声称是职业培训中心的再教育营网络中关押了多达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

这些再教育营是镇压运动的中心,镇压运动还包括强制节育和强迫劳动,并在西方国家被指控为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中方否认有关指控。

今年早些时候,华盛顿以对强迫劳动的担忧为由,加强了对制造太阳能电池板材料、假发、电子产品、西红柿和棉花的中国公司的审查和进口管制,这些公司涉嫌强迫维吾尔人劳动。

此外,维吾尔法庭主席、英国著名律师杰弗里·尼斯 (Geoffrey Nice)近日发表了专家组的判决,称中国正在新疆地区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该决定是在独立法庭评估中国涉嫌侵犯穆斯林少数群体权利的证据之后做出的。尼斯和该小组于 6 月和 9 月在伦敦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听证会,他与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主任阿里木·塞托夫就仲裁庭的判决及其对维吾尔人和中国的意义进行了访谈。

塞托夫首先问道:今天,在您的领导下,维吾尔法庭宣布中国正在犯下种族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判决的含义是什么?

尼斯回答:显然,如果这样的发现对政府制定与中国有关的行动的决策有用,如果它对大学、企业和旅游公司的决策有价值,对所有其他那些必须与中国互动的人,那也是一件好事。如果它能产生让中国改变现状的效果,那将是非常棒的。但是我们法庭工作的结果永远不会被承认,所以我们当然永远不会知道它是否更好。

塞托夫接着问:维吾尔法庭已邀请中国政府为其立场辩护,并提供其部分故事和证据,但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拒绝了。中国政府从未承认维吾尔法庭。相反,它制裁了你和法庭,并对你进行人身攻击,称你为间谍。你的回应是什么?

尼斯回答:很遗憾他们选择那样做。对此我无话可说。我不担心这个。这无关紧要。但遗憾的是,他们不应该考虑对批评他们所作所为的个人、组织和国家开放的替代方案。如果它们是开放的,特别是如果它们以其他大国不开放的方式开放,正如我们在判决中所解释的那样,它们可以以身作则,带领世界走向更美好的方向。所以,我不担心他们会怎么评价我们或我个人。

塞托夫继续问:中方还指责维吾尔法庭是伪法庭,有这种情况吗?

尼斯表示:他们可以这么说,但除非他们用一些关于这类事情的证据来支持他们所说的,否则我没有什么需要回应的,他们也没有用任何证据来支持任何这些指控。我再说一遍我之前说过的:他们应该建设性地和公开地参与,遗憾的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世界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已经告诉他们了,从长远来看,中国更加开放只会带来一些好处。

塞托夫又问:英国政府没有宣布中国正在实施种族灭绝或危害人类罪,您认为维吾尔法庭今天的判决能否说服英国政府承认中国对维吾尔人的暴行?

尼斯指出:这可能有助于他们认清事情的本质。今天在座的很多议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非常热衷于运用判决来迫使政府出手。但是回到你的问题,政府表示,只有在法官做出决定的情况下,才会允许以重大方式发现种族灭绝。但他们说,知道没有法官可以做到这一点。除非他们试图根据《灭绝种族罪公约》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告上国际法院以指控其违反《灭绝种族罪公约》,否则在任何系统中都没有法官可以帮助他们做出决定。我认为他们永远不会有勇气这样做。

因此,他们实际上使用了只有法官才能做出决定的规则,以避免不得不做出决定。

塞托夫随即问道:150 多个国家是《种族灭绝公约》的缔约国,它们有法律义务防止和制止种族灭绝。根据仲裁庭的判决,国际社会应该怎样做才能阻止中国对维吾尔人持续的种族灭绝?

尼斯回答:有趣的是,尽管美国政府本身,而不仅仅是立法机构,已经宣布种族灭绝,并做了某些事情,例如与欧盟、英国和其他国家一起实施制裁,但从未说过是根据《灭绝种族罪公约》义务而行事的。

现在,在这种情况下,《灭绝种族罪公约》的职责是什么?这是由政府决定的,当它做出决定时,它必须向公众宣布它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它没有做更多,或者为什么它没有做更少。不得不说,鉴于我们有责任阻止种族灭绝的发生,这是对种族灭绝的适当回应。政府可能采取的行动将包括他们实施的那种制裁。

但几乎可以肯定,您可能会想,如果您坐在国务卿布林肯 (Antony) Blinken 的位子上,并真诚地问自己,美国为履行这一职责必须做的最低限度是什么?这将不仅仅是他们施加的那种制裁。它必须是对那些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那些应对其负责的人产生真正影响的东西。政府将如何塑造这些行动,我真的无法给出建议。但仅仅实施他们的制裁,而不是说这是根据《灭绝种族罪公约》,这还不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