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前警察死于酷刑;吹哨人呼吁对联合国人权办进行独立调查

2021.12.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一名新疆维族警察在执勤。
AFP

知情人士称,一名维吾尔警察努尔买买提.玉素甫因擦拭再教育营中被拘留者脸上的血而被捕并死于酷刑,并非当局所称的自杀。此外,一名联合国举报人指控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OHCHR) 与中国政府分享活动人士信息,而她因反对这种做法而遭该联合国机构解雇。本期节目中,我们就进一步来了解相关情况。

一名消息人士称,中国一名据称自杀的维吾尔警察被酷刑折磨致死。

当地官员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努尔买买提.玉素甫Nurmemet Yusup 于 8 月死亡,但他们表示死因尚不清楚。与此同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警察说努尔买买提在审讯中自杀了。

努尔买买提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的赛马场派出所工作,7月下旬因涉嫌同情犯罪分子而被捕,此前他曾在“再教育”营工作。据说,他“擦掉了一名再教育营被拘留者脸上呕出的血”。

自 2017 年以来,中国在再教育营网络中关押了多达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北京表示,这些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中心,并否认广泛存在并有记录的指控,称其虐待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

一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努尔买买提被折磨致死,施虐者已受到纪律处分。

乌鲁木齐市乌兰贝区的一名警察说,努尔买买提的死是国家机密,已发出特别通知,要求警察不要透露死因。他说,

“我们知道这个案子,但这是国家机密,关于这件事,我们不能告诉你任何事情。”

一名当地官员将努尔买买提的一名审讯者确认为一名名叫哈米提 Hamit 的警官。消息人士称,他因在讯问时过度使用武力而被警方处分。

自由亚洲电台致电乌兰贝区和赛马场派出所,询问有关名叫哈米提的警官的信息。一名警官说,他在努尔买买提死的那天晚上被传唤到他的派出所。他最初被要求继续执勤,但后来被命令回家。他说他在派出所时没有被告知努尔买买提的情况。这名警官说,

“之后,我们接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的通知,任何与当晚有关的信息均不得泄露,应予以保密”。

这位警察还提到,一位名叫哈米提的警官是努尔买买提的审讯者之一。他并说,哈米提过去四年一直是模范警察,但由于他过度使用刑罚的事件,上级撤销了他获得的模范工作奖。

此外,一名联合国举报人艾玛赖利表示,“中国希望确保永不讨论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她并呼吁对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进行独立调查。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原雇员、人权律师艾玛·赖利 (Emma Reilly) 表示,与中国政府分享异议人士的姓名已危及他们的生命和家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示,它在 2015 年停止了这种做法,尽管 2017 年的一份新闻稿称,日内瓦的中国当局经常要求联合国人权办确认某些人是否参加了人权理事会的会议。人权办说, “在认证程序正式开始之前,办公室永远不会确认这些信息,直到确定没有明显的安全风险”。赖利向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的记者努里曼·阿卜杜拉希德 (Nuriman Abdurashid) 谈到了她的指控,并呼吁进行独立调查。

采访中努里曼问:你为什么被解雇?

赖利回答:我因为工作而被解雇。因为联合国人权办向成员国和在公共场合说真话是行不通的。因为我告诉人们联合国将姓名交给中国政府的政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法庭上,联合国的论点是该政策是公开的。所以,我因为公开一些事情而被解雇,当他们在法官面前时,联合国说政策是公开的。

努里曼接着问:这些名字是应中国的要求提供的,还是联合国自行将它们交出的?它是如何进行的?

赖利回答:发生的事情是中国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会议或其他联合国会议前几个月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中国代表团总是把它说成是一种恩惠。他们知道他们绝对没有权力获得这些信息,但他们要求得到这个帮助,然后联合国回复并提供帮助。他们询问特定的人,名单上的人数有时会有所不同。然后联合国会告诉他们这些人会来。当然,他们会派中国警察到他们家、逮捕他们、把他们的家人关进集中营、他们让人消失、他们折磨人。中国政府让他们打电话给他们的家人。为什么联合国人权办要这样做?

努里曼随即又问:总共有多少个名字被移交给中国当局?

赖利说:我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但我能看到的是,在他们收到后,中国给联合国安全部门写了一封信,说:“我们不希望这些人来”。当我可以浏览这些信件时,我知道谁的名字已经被移交了,这些 位于联合国的中央数据库中,您可以在其中查看成员国与联合国之间的通信 。

努里曼紧接着问道:哪些维吾尔人的名字交给了中国?是那些即将向人权理事会提交信息的人,还是那些要求协助寻找其在新疆家人的信息的人?

赖利回答:我知道是有人申请参加人权理事会和一些条约机构。我有证据表明,一些机构,例如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上次给了中国需要的名字。我认为这不会影响任意拘留问题的工作组,这是人们最有可能询问特定家庭成员的情况。但我不能排除它。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调查它,人们需要确切地知道。人们需要能够有信心地联系这些机构。

努里曼随后问道:你现在已经把让联合国对这种情况作出回应当成你的毕生工作,那么你期望什么样的结果?

赖利指出:没有人真正关注他们认为可以牢牢掌握的事情,因为在举报人案
件中往往会发生这种情况。但不同的是,其他举报人一直在报告个人的不当行为,而这是每个人都同意的联合国政策——我们为中国破例,因为中国想要这些信息,而人们想要轻松的生活或金钱。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认为它不会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容易消失。

最终要靠成员国做点什么,要对联合国进行监督,须追究正在移交名字的人的责任,并最终对其范围进行调查。想象一下,如果他们目前的故事是真的,他们在 2015 年就停止这样做了。即使那是真的,我们基本上也有联合国记录在案,“是的,我们交出了人们的名字已经十多年了”,但我们不会让任何人为此负责。我们不会就原因进行任何形式的调查。

努里曼再问:维吾尔人是否应该继续通过联合国发送信息或就其家人的下落请愿?他们这样做安全吗?

赖利警告说:不要让这个情况阻止你在联合国论坛上发布信息。这就是中国想要的。中国希望确保维吾尔人种族灭绝,永远不会在联合国的任何地方被讨论。只是在你如何做的时候要非常小心。

其他选择是,如果你真的想自己发表演讲,请尝试作为联合国工作人员的受邀嘉宾进入。对于某些会议,有一些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直接与委员会成员、工作组成员和特别报告员联系。没有理由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参与了这件事。当我告诉他们这件事时,我遇到的那些人总是非常震惊。你通常可以直接写信给他们。如果你只是谷歌搜寻他们,很容易找到他们的个人电子邮件。他们通常隶属于大学或有工作,您可以直接写信给他们并解释您不想通过秘书处,因为秘书处至少会交出人权理事会和一些条约机构。不要停止试图迫使联合国履行其职责,我也不会停止试图迫使成员国对它们进行调查。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