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三名維吾爾人因 “宗教極端主義”罪名被分別判刑,一人已死亡

2022.03.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一名推着孩子的維吾爾婦女。
AFP

新疆一名維吾爾女性退休人員因“非法宗教活動”正在服刑10年。另一位維吾爾農民爲了救妻子免遭強制墮胎而遭到判刑並死在獄中;阿不都熱西迪. 奧布力(Abdureshid Obul)因生了第四個孩子,被指控犯有宗教極端主義罪。此外,一名曾擔任中國 2008 年夏季奧運會火炬手的維吾爾知名排球教練阿里木江.買合木提(Alimjan Mehmut),因“與大鬍子男交往”被判入獄8年。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進一步來了解有關情況。

新疆地區一名退休的維吾爾郵政工作人員巴依姆罕.馬木提(Ba’imhan Mamut 於)2017 年首次被拘留,後來因健康問題從再教育營獲釋,據她居住在美國的女兒和該地區的官員說,她於2020年再次被捕,並因參與“非法宗教活動”而被判處10年徒刑。

她的女兒努爾比婭(Nurbia)說,巴依姆罕.馬木提是和田地區的一名退休郵政工人,她於 2017 年首次被拘留,並於獲釋前在一個再教育營裏待了兩年。努爾比婭因安全原因拒絕透露她的全名, 她說,她在 2017 年與父母失去了聯繫。巴依姆罕·馬木提的身份證上寫着
她的最後住址是烏魯木齊市賽巴格區青峯路297 號。

努爾比婭說,此前,巴依姆罕曾在和田市居住多年,當時她在縣郵電局工作。

努爾比婭通過她在中國境內社交媒體上的聯繫網絡發現,她的母親於 2017 年被帶到再教育營,後來在健康危急的情況下被釋放。她被告知,她的母親和其他被拘留者被關押時,在冰冷的牢房中不被允許穿襪子和鞋子。努爾比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後來我被告知我的母親被帶到了一個集中營,並得知那是和田的一個集中營,但我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個。”

努爾比婭認爲她母親的健康可能受到營地內條件的影響,她說,

“她後來因健康狀況被釋放,特別是無法站立或行走。 我瞭解到集中營裏的被拘留者,即使是襪子也沒得穿,更不用說鞋子了。”

努爾比婭表示,巴依姆罕.馬木提在 2019 年獲釋後,因健康問題接受了治療,但當局在 2020 年再次將她帶走,並於 2021 年判處她 10 年刑期。

努爾比婭說,她的母親正在喀什的一所女子監獄服刑。

自由亞洲電臺報道說,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若生病,會在當地警察的監督下接受治療,一旦康復就再返回營地。

當自由亞洲電臺聯繫烏魯木齊市賽巴格區警方以瞭解有關巴依姆罕的更多信息時,工作人員拒絕通過電話提供信息,並表示需要以書面方式詢問有關她的下落,該工作人員說,

“如果你想尋找她的消息,你必須攜帶相關政府部門的通知。”

和田郵局的一名安全官員表示,他不知道巴依姆罕的現況,他說,

“她入獄已經一年了”。

烏魯木齊市青峯路派出所的一名民警,得知巴依姆罕原籍爲和田後,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聯繫和田有關部門,以瞭解有關巴依姆罕的信息。該民警說,被帶到再教育營的人,已經被移交給他們原來家鄉的警察。

和田縣郵局附近派出所的一名官員證實,巴依姆罕因“參與非法宗教活動”被判處10年徒刑,但表示不知道她被關押在哪裏。他說,

“她已經 60 多歲了。 她因宗教極端主義罪被判處10年徒刑。”

而一位瞭解情況的維吾爾人和當地警方官員向自由亞洲電臺證實,一名維吾爾農民,因爲將懷孕的妻子從新疆家鄉搬走以防止當局強迫她墮胎而被判入獄,他在服刑 8 年期間於 2020 年死亡。

據一位現居住在國外的同縣維吾爾人說,2012 年夏天,中國於田縣蘭幹鄉的阿不都熱西迪. 奧布力從和田搬來,將他的妻子從強制墮胎中解救出來。

阿不都熱西迪 和他的妻子在孩子出生一年後返回家鄉。他們回來後,村警察拘留並審訊了他一個星期。消息人士稱,他在接受“政治再教育”後被釋放,並因違反政府計劃生育政策支付了 2 萬元人民幣(3,150 美元)。

在政府的政策下,居住在農村地區的少數民族家庭只能生育兩個孩子。

阿不都熱西迪和他的妻子在懷上第四個孩子,並是一個兒子時,已經生了三個孩子。

消息人士稱,2017 年,隨着中國官員加大對維吾爾人的鎮壓力度,以“宗教極端主義”罪名拘留了數十萬穆斯林社區的成員,當局重新認爲阿不都熱西迪的行爲是一項需要更嚴厲懲罰的罪行。

消息人士並稱,儘管阿不都熱西迪已經支付了罰款,但當局再次將他送往再教育營,該消息人士要求不具名,以便他可以自由發言。

消息人士還說,當年計劃生育政策的執行突然激增。

阿不都熱西迪在再教育營裏待了兩年,之後因搬遷妻子以避免強迫墮胎而被判處八年徒刑,政府稱這是反政府行爲,是宗教極端主義的一個例子,是對社會資源與秩序的破壞。

消息人士指出,他在服刑僅一年後就在於田監獄去世,當局將他的屍體交給了他的家人。

自由亞洲電臺聯繫到的于田縣的中國政府官員證實,阿不都熱西迪在獄中死亡。

當被問及最近在監獄中死亡的居民時,一名沒有透露姓名的賽巴格村警察提到了阿不都熱西迪的名字,並證實了流亡維吾爾人提供的信息。該警察表示,他因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被判處八年徒刑,並且已經因病去世兩年了。”

警察並說,阿不都熱西迪去世時大約 50 歲。

新疆當局在執行計劃生育政策時前後不一,時而嚴厲打擊,時而放過。但觀察人士說,近年來,該地區維吾爾人的強迫墮胎人數已達到創紀錄水平。

作爲 2017 年開始的鎮壓行動的一部分,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實施了人口控制措施,包括強制絕育和墮胎。

此外,一名流亡維吾爾人和一名當地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在對伊斯蘭習俗和文化的日益嚴厲打擊下,一名國家級維吾爾排球教練因“與大鬍子男子交朋友”而被判處 8 年徒刑。

根據總部位於挪威的維權組織 “維吾爾援助” Uyghur Hjelp 提供的信息,阿里木江.買合木提正在阿克蘇的一個拘留中心服刑,該組織記錄了在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失蹤和被監禁的維吾爾人。

他的名字也在 2008 年北京奧運會的維吾爾火炬手名單上,這些火炬手近年來因對少數民族羣體的更廣泛鎮壓而被監禁。

自由亞洲電臺此前的報道發現,新疆當局以打擊宗教極端主義爲幌子,越來越多地限制受穆斯林影響的維吾爾人傳統,例如留鬍鬚和各種服裝、婚禮和葬禮、施捨以及以穆罕默德或其他伊斯蘭人物的名字給孩子命名。

運營“維吾爾援助”網站的維吾爾語言學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阿里木江是過去幾年被當局帶走的喀什體校至少六七名教練之一。被捕者中還有另外兩名排球教練。他表示, 通過他們的消息來源,他們瞭解到喀什體育學校的 阿里木江.買合木提和他的同事依濟孜江(Ezizjan) 和依濟斯克日(Ezisqari)都被捕了。

自由亞洲電臺聯繫了體校以獲取有關阿里木江的信息,但一名官員表示,當局沒有逮捕任何教練,並在提及阿里木江的名字後,拒絕回答有關前教練的問題。他說,他們學校沒有一個叫 “阿里木江.買合木提”的人。

但喀什當地一名中國政府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阿里木江因“與大鬍子男人較往”而被捕,這意味着他通過手機或其他方式與當局認爲可疑的穆斯林維吾爾人聯繫。 該警察說,阿里木江兩年前被判刑。

阿不都外力指出,作爲喀什體育學校的教練,阿里木江不僅在體育界享有盛名,而且在更大的維吾爾社會中也因其在社區中的積極性而享有盛譽和尊重。

他說,阿里木江是維吾爾社會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中國政府在 2017 年開始的嚴厲鎮壓中逮捕了他。

許多人以“從事宗教極端主義” 或分裂活動爲名被帶走,阿里木江是至少八名來自喀什的維吾爾人之一,他曾擔任奧運火炬手,但多年後被捕。

最近幾周,自由亞洲電臺做了阿不都克尤木.薩買提和阿迪力·阿不都熱衣木的報道,在與新疆當局確認他們被拘留後,證實已遭逮捕並被判刑。

作爲一名維吾爾人,曾在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會上擔任火炬手,並且是一名醫生,阿不都克尤木.薩買提正在服刑 18 年。 阿迪力·阿不都熱衣木也是前奧運火炬手和前中國政府官員,因觀看反革命視頻而被判處 14 年監禁。

美國和其他數個西方國家的立法機構,因這些對維吾爾人的宗教習俗和文化的嚴厲限制,以及過去五年來任意逮捕和拘留約 180 萬人在再教育營中爲由,指控中國犯有種族滅絕罪。

北京方面否認這些指控,但幾乎不允許外界進入新疆;這是一個面積與伊朗或美國阿拉斯加州相當的大山和沙漠地區。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